<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37 兵发洛阳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并州牧兼征北将军陆海空,目无法纪目无朕,蛊惑三公主行凶,德行有亏今特下此召,撤回与三公主婚约。命其今日内赶赴洛阳,不准带一兵一卒,不准携寸铁入城,进城之后三步一叩首直达皇宫!”

    很简短的一份诏书,这是汉灵帝那边休息了一下之后,自己奋笔疾书愤而写下的一份诏书,这一份诏书写完,汉灵帝直接就让人给百里之外的陆海空送了过去。

    而几乎在这一份诏书离京的同时,诏书的内容基本就大白于天下了。

    一方面是皇宫当中,各方的眼线众多,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很多人立刻就知道了,更重要的一点是,从一开始汉灵帝就没有想要隐瞒诏书内容的意思。所以这一份诏书发出去的同时,洛阳城中的文武大臣几乎都知道了。

    看到这一份诏书的时候,那些满朝的文武大臣都知道,陆海空就要完蛋了。

    算起来,王允这边还是这一方面比较不灵通的,别人都知道得差不多了,他这边才看到那一份诏书的副本。

    看到那一份诏书的时候,因为知道是汉灵帝写的,所以王允也没有计较诏书的格式问题直接关注内容,看完那一份诏书之后,虽然对于陆海空的羞辱稍稍有些皱眉之外,对于诏书的内容并无异议,特别是在陆海空和三公主的婚约被撤销一事。

    这一件事在王允看来,更是在正确不过的事情,只从【赤霄剑】暴露之后,三公主的身份就完全变了。

    在此之前,三公主仅仅只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公主,甚至在三个公主当中相当不起眼,如果不是因为和陆海空的婚事的话,估计根本就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她。

    但在三公主剑斩将军府,在皇宫当中差点一剑带走何氏三兄妹,而且暴露了是【赤霄剑】现任主人之后,那三公主的身份就完全不一样了。

    因为是【赤霄剑】主人的原因,三公主做出这一系列的事件甚至可能汉灵帝都没有办法给她与惩罚,三公主的身份已经变得相当特殊了,变成【赤霄剑】的执剑者身份及其高贵在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这一种山贼出身的小瘪三怎么可能配的上公主?

    再说了,为了【赤霄剑】的秘密,他们也不能让三公主嫁给陆海空。

    所以王允在看到三公主和陆海空的婚事被撤销之后,心中还是松了一口气的,觉得汉灵帝总算是做了一回英明的事情。

    而这一件事上,边上的蔡邕也保持了沉默,毕竟这一个世界当中,所谓的帝道之剑可不是说说而已的,它不仅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同时在皇室士大夫乃至于民间都有它的神话。

    可以说这一把剑对于整个大汉来讲,意义非凡,三公主一旦和这一把剑联系在了一起,那就证明陆海空和三公主基本就无缘了,如果这时候陆海空还想娶三公主的话,那几乎可以划到叛逆那一层去了。

    不过对于陆海空的羞辱之上,蔡邕还是很有话讲的,陆海空从一开始就是受害者,他只是接到汉灵帝的诏书直接就过来,人家什么事也没有干,光是被人刺杀了一次,他直接就一点一点的掉入这般田地了,这很不合适吧。

    虽说雷霆雨露俱是君恩,但你真的要变脸如撕画,这样跟陆海空来玩很不好吧?别忘人家怎么说也是并州牧,手握几十万大军的存在,而且以蔡邕和陆海空短短的几天相处对于陆海空的了解来讲,陆海空绝对不是那一种可以忍气吞声,更不是你汉灵帝一句话就乖乖三步一叩首进京的人,你这么跟他弄搞不好是要出大问题的。

    但很可惜的是,蔡邕的意见并没有人重视。

    一方面是蔡邕身无官职人微言轻,还有一方面是在这一件事的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推着,很多人想要看到陆海空被羞辱的那一幕,这一种情况下,当然不会有人重视蔡邕的话。

    那一份诏书之后,所有人都在那边静静的等着陆海空的反应,在一些自认对于陆海空还有些了解人看来,陆海空最有可能的一个反应是起身返回并州,最不可能的是如同汉灵帝的诏书一样,老老实实的三步一叩首进京。

    关于这个的话,他们倒是猜对了一半,陆海空确实是不可能老老实实不带一兵一卒进城,然后三步一叩首的跪着到皇宫领死。

    陆海空那一边,在他得知到月儿的情况,写了两封长信之后,直接就带着浴血军团开始往洛阳这边过来了。

    不过陆海空在过来的时候,倒是派人把蔡文姬送到并州去了,一方面是接下来他估计会很忙,而且也会跟危险这丫头跟在身边很不方便,另外一点是把这丫头送到并州那边去,以后想要攻略蔡邕也简单一些。

    把蔡文姬那边送走之后,陆海空麾下的军团就直接开拔了,带着这几天他们从附近各个山寨劫掠过来的粮食,陆海空坐着一辆马车直接开往洛阳。

    他完全没有回撤的意思,对于他来讲,他也没有必要回撤。

    在一路前行的过程当中,坐在马车上的陆海空也一直在奋笔疾书着。

    刚刚穿越那一会,陆海空的毛笔字并不行,不过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熏陶,特别是在他武力过了80之后,对自己的四肢掌控力的提升,陆海空的字也越写越好了。

    陆海空的字带着这一种霸气,特别适合他现在在写的这一种东西。

    而巧合的是,正好在陆海空写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的军队正好跟汉灵帝派来宣指的小黄门不期而遇。

    一开始那一个小黄门还挺高傲的,端着一个架子开口就是要陆海空过来跪接圣旨。

    结果把小黄门拦下的那一群士兵一听这个,在得知他是来送圣旨的之后,那一群人直接就把他给拉下马来,把小黄门和他随行的那一群护卫痛揍一段,在把这一个高傲的小黄门打得鼻青脸肿之后粗暴的手中的圣旨抢了过来。

    领头的那个红头发的将领两眼看完那一份圣旨之后,那小黄门发现周围的温度突然就高了十几度刚刚被痛虐一顿的他浑身一颤,所幸的是那红头发的将军直接拿着那一份圣旨转身进入他们军团当中的那一辆马车当中。

    陆海空看到赵二递过来的那一份圣旨,尽管一开始已经有所预料了,但真正看到撤了他和月儿的婚约的时候,他的脸色还是忍不住一冷,虽然在他眼里汉灵帝答不答应都不重要,但不代表汉灵帝可以肆意的撤掉这一份婚约。

    不过陆海空倒也没有说什么,扫了一眼之后,直接把那份圣旨扔到一边了,把自己手中写好的那一封书信交给赵二。

    “让那一个小黄门把这封书信交给那一个昏君!”

    赵二从陆海空的手中接过那一封书信之后,出来直接将那一封信甩到了小黄门的身上之后,就不再理会那一个小黄门了,派人把小黄门赶了回去。

    那可怜的被打得惨兮兮的小太监在这一种情况下,只好拿着那一封书信回到皇宫当中去,把那一封书信交给汉灵帝了。

    其实汉灵帝在看到那一个小黄门如此迅速就回来,而且看上去还鼻青脸肿的似乎很是受了一阵虐待之后,心中隐约就有些不好的预感了。

    这一点上,在他打开了陆海空送过来的那一封书信之后,立刻就被验证了,只看了两眼,汉灵帝恨不得直接把手中的书信就给撕了。

    陆海空虽然学了一阵儒学,但他在古文这一方面的造诣其实根本可以说基本没有,所以陆海空这时候也没有卖弄一下的意思,这一封信上来直接就是大白话了。

    那一封书信的意思很简单,意思大概就是‘老子接了你的圣旨立刻就赶了过来,对你如此忠心耿耿何进刺杀我你不给我一个一个交代,直接当做没有发生过,你居然还该欺负我媳妇,还把老子的婚约给撤了,你这样对得起老子吗?老子彻底跟你摆了,别说老子不给你机会,给你一点时间,你自己弄死何进他们给老子一个交代,如果你不能给老子一个交代,老子自己带兵踏平了这洛阳城!’

    当然,意思虽然是这一个意思,陆海空用的也确实是的大白话写的,在表述的方面肯定是没有这么直白了,在用词方面会斟酌很多,但意思跑不离的就是这一个意思。

    汉灵帝看完之后,顿时气得三尸神暴跳,他从来没有想到陆海空居然会这么放肆。

    在他的眼中,陆海空能够有今天完全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如果不是他的话,陆海空怎么可能有今天。

    而在今天,自己一手提拔起来,自己培养出来的一条狗居然反过头来要咬他了,你说这让他怎么能够忍下这一口气?

    “好,好一个陆海空!来人传我命令,让司隶八校出动给我拿下这逆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