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36 震怒
    洛阳皇宫,汉灵帝的寝宫当中。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这时候谁都有些懵逼,更搞不懂月儿怎么会突然就这么直接消失不见了。

    在疑惑之后,他们的目光都落在汉灵帝的身上,比较这时候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只有汉灵帝了。

    然而这时候在汉灵帝的表情当中,却很难看出什么来。

    不过在月儿消失的那一瞬间,汉灵帝手中的传国玉玺到确实是亮了一下,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不知道可能不是传国玉玺的问题,月儿的消失绝对和和系统脱不了关系,她在消失之前接收到一条系统提示。

    【恭喜您激活赤霄剑认主任务,零点三秒之后您将被强制传送进特殊任务副本当中!】

    这一条系统提示,是月儿在想要斩杀何进之前得到的一条系统提示,这其中系统强势干涉的意图相当之明显。

    月儿的这一件事情上,咋一看,好像系统方面相当之强势,对于它剧情方面有影响的因素它都会强势抹掉,但实际仔细推敲的话,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一个游戏或许说这一个世界的系统并不是真的强势。

    如果是真的强势真的对于这一个世界有绝对的掌控力的话,它有无数种办法在不知不觉当中消除这一件事,比如最简单的直接不让月儿得到赤霄剑就可以了,毕竟如果月儿不是得到了赤霄剑的帮助的话,她最后根本就不可能走到了那一步,系统也不需要这么强势的插手。

    从这一件事情来看,至少可以得出两个结论,一个是系统无法完全掌控这一个世界甚至隐约有一种逐渐要崩溃的感觉,这一点上从张角的反抗,魔兵的出世,还有最近的月儿这一事情上都可以看出端倪来。

    还有一点就是系统似乎是遵循着某种规则在运转的,比如月儿的消失,它并没有像对张角或许对魔兵一样一道紫雷就完事了,反倒是给了一个强制的任务副本。

    这样的行为,怎么看都有点像是干涉月儿行为的一种补偿,当然它也可能是想困住月儿这一种太早得到她不该得到的东西的异人,不过总体来讲,系统对于异人方面好像格外的宽容。

    当然在这一方面上,是真是假也无从了解,而且汉灵帝寝宫的那些人都不清楚,也不了解这一方面的事情。

    这时候汉灵帝寝宫的这些人,除了何进和何皇后有些劫后余生侥幸,以及对于被月儿一指带走的何苗的悲痛之外,所有人包括张让在内的所有人都匍匐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因为谁都知道这时候汉灵帝的心情相当的不好。

    毕竟虽然三公主最后被镇压了,但是在刚刚短短的几分钟里,汉灵帝可是被打了好几次脸,谁知道汉灵帝会不会恼羞成怒直接将他们处死了。

    “陛下神威,挥手间轻松镇压三公主!”

    就在这气氛有些诡异的时候,张让二话不说马屁高呼,说实话他并不知道刚刚是什么情况,但眼下不管是什么情况高呼这一个,保全照顾好汉灵帝的颜面总是没有错的。

    果然他这话一出,汉灵帝的脸色虽然还是不大好,但也稍稍缓和了一些。

    “三公主已经被朕拿下,这事就到此为止了,给我传令给陆海空让他给朕滚进京来,朕倒要问问他,他是怎么蛊惑三公主的!”

    汉灵帝说完,转头看了何皇后一眼之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他这么急着走,主要是他身体方面快承受不住了,虽然这一种爆发对他来讲并不需要什么消耗,但汉灵帝的身体本身就不太好,简简单单一波爆发他就有些承受不了了需要到一个地方休息一下。

    而汉灵帝这边的寝宫在之前已经被打破了,根本就不能住人了,不过他是皇帝,整个皇宫都是他的所以这个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他随便找到宫殿休息就是了。

    在汉灵帝转身离开张让小心翼翼的跟上之后,今天的这一件事情就到这里落下了帷幕,然而这一件事的后续影响正在发酵。

    皇宫这么大的事情发生,洛阳的那些大臣们根本不可能不知道,而且这一件事可不是只有张让他们那几个目击者,在月儿进入汉灵帝寝宫,以及她和汉灵帝两人短暂交手的时候,汉灵帝的寝宫毁了大半。

    在这一种情况下,扑过来的御林军以及寝宫中的太监宫女都把这一件事情看了个清清楚楚。

    这其中有太多太劲爆的消息了,当然那些劲爆的消息当中,洛阳的大臣们最关心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赤霄剑】!

    原本那些个大臣还在疑惑着,三公主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单人独剑直接就毁了一个将军府还差点在皇宫当中把何氏三兄妹都给杀了,这【赤霄剑】的消息一出来一切就都有了解释了。

    在这一个世界当中,【赤霄剑】可不仅仅只是一件象征性的兵器,它是真正具有强大力量的神兵,它和传国玉玺一样被视为大汉帝国皇权的象征。

    不过相比于传国玉玺【赤霄剑】已经有几百年没有出世了,这时候再出现是不是意味着什么特殊的含义?

    很多对于汉室忠心耿耿的大臣眼中,那几乎是中兴汉室的预兆了,只是很可惜的是,最终【赤霄剑】和三公主消失不见了,这让很多人惋惜不已。

    不仅那些大臣惋惜不已,汉灵帝同样也是。

    在月儿消失之后,汉灵帝那边刚找一个寝宫休息下来,立刻就传出命令,派人去将月儿的宫殿翻个底朝天,为的就是想要找到【赤霄剑】的线索,不过【赤霄剑】的线索他们是没有找到,倒是找到了相当多的陆海空那边送过来的东西。

    从秘籍兵器,再到各种宝石宝物,陆海空那边给月儿送过去的东西足有好几车。

    虽然这些年陆海空给汉灵帝这边同样送了不少东西过来,但他送往洛阳的精品全部都在月儿那边,尽管那些东西对于月儿来讲根本就没有用,也不止一次跟陆海空说过不要送了,陆海空依然还是死性不改,看到什么好东西就往月儿这边送。

    这样直接导致了汉灵帝在看到月儿宫殿里的那些东西的时候,对陆海空彻底没有了好感。

    亏他一直以为陆海空是什么忠臣呢,有什么好东西他是送得最勤的,也是最有新意的,现在一看什么狗屁新意,其实就是那差的东西敷衍他,好的全部给月儿那边送过去,宁可在月儿那边发霉都不给他。

    汉灵帝倒不是稀罕那点东西,但他最受不得的就是他觉得自己之前赤诚待他陆海空,结果陆海空居然敷衍他,这就让他很受不了,再加上刚刚发生了月儿的那一件事,汉灵帝盛怒之下,直接下旨撤了陆海空和三公主的婚约,要陆海空进京负荆请罪。

    而在汉灵帝盛怒的同时,在陆海空的军营当中,月影正跪在陆海空的营帐外面。

    从她回来到现在,已经在哪里跪了整整三个多小时了。

    月影原本是要跟月儿一起进皇宫当中,但很遗憾的是,一方面皇宫在汉灵帝盛怒拿起传国玉玺的时候,已经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以她的鬼属性力量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去。

    还有一方面是月儿在没有进皇宫之前就把她赶出来了,月影在皇宫之外苦等到结束了,从张让的手下那边得到第一手消息之后才回来的。

    回来之后,月影在汇报完了之后,就一直跪在哪里。

    帐篷内的陆海空知道她跪着,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就让她一直跪在哪里。

    陆海空这时候并不知道月儿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其实包括亲眼目睹的张让都不清楚,月儿到底是不是被汉灵帝镇压了,毕竟她的消失方式太诡异了一点。

    对于月儿情况的担忧,让陆海空少见的对月影有些迁怒,另外还有一方面的是,陆海空在得到月影那边的消息之后就一直在忙活着。

    由于他这时候和后方并在的距离太远了一些,以这一种扩大的十倍的面积来讲,这里离并州至少上万里之遥,所有的远程通讯的道具用不上了,所以陆海空在这时候只能写信了。

    在月影跪在哪里的三个小时里,陆海空分别给戏志才和荀攸写了两封信。

    两份信之所以写这么久,一方面是因为这两封信的内容很长,还有一方面在写这两封信的时候,陆海空需要确保自己一直都保持着理智,所以这两封信写得稍微有点慢。

    “行了,别跪了,进来吧。”

    在月影跪在帐篷外满三个小时的时候,帐篷内陆海空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在陆海空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月影立刻就站了起来,掀开帐篷走了进去。

    帐篷中,陆海空大马金刀的坐着,看上去生龙活虎完全没有半点重伤的样子,对于陆海空的情况月影似乎一早就知道了,也没有半点惊讶进来之后,就老实地站在陆海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