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32 斩杀史道人
    其实一开始对于月儿提着剑去何进府上这一件事,一开始除了张让之外,谁都是把这当作事一件闹剧来看的。

    汉灵帝派人把月儿押回来之后,除了考虑是不是真的要撤了陆海空和月儿的婚事之外,开始在头疼这,接下来该怎么应付那些大臣们的弹劾,这一次他们估计会是冲着三公主去的。

    堂堂一个公主,居然为了一个还没有过门的驸马做出提剑大闹将军府的事情,尽管月儿并不算是成年人,但这一种就连汉灵帝这么荒唐的人看了都是一阵摇头的,这一次月儿如果真的被压回去的那一顿责罚是免不了的。

    而就在汉灵帝想着怎么责罚月儿的时候,月儿那边的消息又过来了。

    原本以为事把月儿押回来来的汉灵帝,汉灵帝在听到月儿那边的消息时候,被惊得合不拢嘴。

    于此同时,北宫,何皇后的寝宫。

    “你说什么?”

    一声略微高昂的声音响了起来,何皇后被底下传来的消息惊得站了起来。

    “禀娘娘,三公主单人独剑,杀进大将军府,半个时辰不到将大将军府摧毁大半,死在三公主剑下的怕是有数百人之多,大将军派人过来向您求救,说您在不想想办法大将军就要被三公主杀了!”匍匐在她脚下的那一个宫女道。

    “她敢!”何皇后柳眉横竖,煞是威严霸气。

    不过随即她自己心中就有些犯嘀咕,这一种提着剑就敢杀进大将军府的疯丫头,还真没准就敢把何进给杀了。

    一想到这个,何皇后就有些慌乱了,自己可还指望这一个哥哥能够为她儿子遮风挡雨呢,可不能就这么让那疯丫头给杀了,何皇后想了想直接摆驾往汉灵帝那边赶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何进的将军府中,月儿终于是遇到了一个像样一点的对手了。

    在她一剑将何进劈进史道人的小院之后,史道人的小院当中冲出一个两米多高,浑身上下的皮肤全是古铜色的汉子,这汉子出来之后直接向着月儿攻了过来。

    “铜甲尸?居然是这一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月儿在看到那汉子的时候,眼中寒光一闪,手中长剑又是凌空一舞,一道剑芒再一次激射而出落在那一只铜甲尸的身上。

    从月儿进入大将军府以来,几乎没有什么是她一剑不能斩杀的,眼下的这一只铜甲尸却是一个意外,月儿这一道剑芒落在铜甲尸的身上虽然响起了一阵金石之声,铜甲尸确实也后退了几步,但随即好像屁事没有一样,再一次生龙活虎的向着月儿扑了过来。

    看到这一种情况,刚刚被月儿一剑劈进史道人的小院的何进顿时松了一口气。

    “道长请务必帮我拿下着疯女人,生死无论!”

    何进这时候已经把何皇后的话扔到耳边了,什么给个教训就好了,别伤了她的性命。

    就冲着月儿之前的那一剑,他何进都不敢留下她。

    太疯狂太肆无忌惮了,他在怎么说也是堂堂的大将军,她说动手就动手了,这还有一点王法没有?这样的女人要是不弄死的话,鬼知道她还会不会有下一次。

    何进这时候俨然已经忘了,如果不是他先刺杀陆海空的话,月儿根本就不会过来找他。

    而就在何进的话语声刚刚落下,史道人还没有回应他呢,那边月儿又是一剑轰击在那一只铜甲尸的身上了。

    从这一场战斗就可以看出来,转生前和转生后的月儿在战斗风格上有很大的改变,转生前的月儿使用的是枪法,走的是近身搏斗以命搏命的那一种风格。

    而转生之后,从月儿开始杀进何进的府内开始,就没有见她近身搏斗过。

    明明使用的是一把长剑,但是每次都是凌空斩击,每一次都是剑芒攻击的,如果说她前世是以技巧和疯狂的搏命意识压人的话,这一次她直接是堂堂整整的大势压人。

    也不知道她是经历了什么奇遇,怎么会在转生之后,在战斗风格上直接有这么大的转变,而更让人不解的是,月儿的攻击力极其强大,你很难知道她的极限在那里。

    之前那一剑仅仅只是铜甲尸倒退几步,她第二剑轰出去直接把铜甲尸轰出数十米外。

    在何进刚刚请史道人务必弄死月儿的同时,那一具铜甲尸直接砸了过来,将史道人的院子的围墙又砸塌了一段。

    看到这一种情况,刚刚叫嚣着要弄死月儿的何进脑袋忍不住一缩,这一个女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与此同时,脸色苍白满头华发的史道人在看到月儿手中的长剑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明悟。

    “居然是它!难怪这三公主如此厉害。”

    史道人在惊叹的同时一脸的灰败,转头对何进说道:“何大人我只能为您抵挡片刻,想要活命的话就逃吧,逃到皇宫当中,只有逃到了皇宫你才有可能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说完史道人不在理会何进,双手合十,口中又是一阵古老而神秘的咒语念动了出来。

    那咒语出来的同时,刚刚被月儿一击轰退的铜甲尸再一次站了起来,尽管他胸前被劈开了一道口子,但看上去好像并不是很严重的样子。

    “就你是对他出手的!”

    这时候,月儿缓缓的向着这一个院子走了过来,小小的不到一米五的身子却似乎带着无以伦比的煌煌威势,在这时候她的目光落在史道人的身上,对于那一只站起来的铜甲尸视而不见,甚至就连边上那一个何进也置之不理。

    她着眼点和别人不同,她首先关注的,是这一个对陆海空动手的人。

    何进看到走来的月儿,浑身一颤,赶紧转身向后门逃走。

    月儿身边的月影见状,忍不住要上前将他拦下,月儿转头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

    “我说过,我为我的男人报仇,不许你插手。”

    “但是他要逃了。”

    “我知道他要逃那去,去找谁,到时候一起杀了就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一个对他出手的人。”

    月儿说完转过身来,继续看着史道人,精致带着稚气的脸上霸气绝伦:“你想好怎么死了吗?”

    说是问人想好怎么死了吗?月儿其实压根就没有给他选择的余地,说话间直接一剑了过去,这时候正在念着咒语的史道人也没有回应的余地,疯狂的念动着咒语,在月儿剑芒临身的瞬间,把最后的那几个咒语吼出来之后,直接被月儿的剑芒劈成两半了。

    “死了?”

    月儿见状,眉头一皱,比她预料的稍稍简单了一下。

    而就在这时,史道人那一只铜甲尸原本双目顿时有了阴冷的气息,紧接着铜甲尸趁这月儿没有注意,向着月儿扑杀了过去。

    之前在月儿一剑将史道人斩杀的同时,史道人临危把自己的灵魂转移到这一只铜甲尸身上,躲过了一劫。

    不过他很清楚的知道,不能够击败月儿的话,他躲过那一劫也是没有用的,终究还是要死所以他才毫不犹豫的向着月儿扑击了过来。

    “看她的年纪也不大,能够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完全是靠着那一把剑的,只要能够近身了,甚至把那一把剑抢下来的话那就一定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抱着这一种想法,铜甲尸或者说史道人疯狂的扑了过来。

    他的计划很顺利,月儿一开始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他很轻易的就杀到了月儿身边来。

    铜甲尸原本有些僵硬的动作,在史道人附身之后,变得灵活了起来,在靠近月儿十步之内的时候,他原本僵硬的脸色甚至露出得意的微笑。

    史道人对于自己的近身搏斗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在他看来,在他近身月儿的十步之内的时候,他基本上已经是胜卷在握了。

    他已经期待着月儿一脸慌乱,手忙脚乱的样子了。

    然而当他近身的时候,当他看到月儿的眼睛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一丝慌乱,能够看到的只有平静还有一丝丝似有若无的战意。

    下一刻,悲剧发生了。

    你说一个道人,闲着没事费尽心思的靠近一个在尸山血海里爬了一世的武者这是想要干什么?犯蠢卖萌吗?

    这时候月儿第一次展现出她恐怖的近身剑术,面对扑过来的道人,月儿不仅没有后退直接迎了过去。

    下一刻,一手极致凶残的,带着浓厚的血腥味的剑法被展现了出来。

    她手中的长剑燃烧起一阵赤色的火焰,在那一阵火焰的加持下,史道人身上的防御力一点也展现不出来,月儿向热刀切牛油一般,轻松的将史道人劈出数段。

    “我的男人,不是你能伤的。”

    随着最后一句,陆海空听了估计会找个地缝钻下去的话响起,月儿一剑刺进史道人的头颅结束了这一场战斗。

    【恭喜您击杀史道人(分身),获得传奇级别宝箱一个。】

    解决掉史道人之后,月儿随手把长剑拔了起来,对系统提示置之不理,转身向着宫中走了过去。

    动手的死了,谋划的也不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