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30 月儿
    在针对陆海空的狂风暴雨刮起来的时候,在汉灵帝甚至隐约琢磨着要不要干脆把陆海空的婚事撤了的时候,在张让忙着给陆海空疯狂救火的时候。

    王允的府上,王允和蔡邕两人正一脸忧色的对坐着。

    对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他们两个都有些懵,更有些搞不清楚这一件事情是怎么一点一点发展到现在这一种局面的。

    眼下不是陆海空遇刺的吗?该安抚的不应该是陆海空吗?该有麻烦的不应该是何进吗?为什么被弹劾的反而是陆海空,怎么好像陆海空才是最大的罪人似的,甚至好像连陆海空的官职和驸马都要撤销掉。

    听到这一个消息的时候,不仅蔡邕为陆海空抱不平,王允也在那边愤慨不已。

    倒不是王允对陆海空有多看重,只是他的着眼点和别人不同而已。

    从陆海空的这一次事件当中,他看到了外戚势力的猖獗,一个封疆大吏他何进说刺杀就刺杀,完了还一点事情也没有,反倒是那一个被刺杀的眼看这要倒霉了。

    这算是什么事?这还像话吗?还有法度吗?

    他何进这也太无法无天了一点,再着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现在何进就如此猖獗了,日后汉灵帝万一驾崩了把帝位传给太子之后,那何进不是更加是无忌惮了?到时候这天下还是汉家的天下吗?是不是皇帝就要改姓何了?

    王允担心是这个,是外戚势力的猖獗,至于陆海空嘛?说实话王允真正的只是顺带的,如果不是这一次事件的话,王允对于陆海空也没有多少好感,这也很正常,像他这一种传统的士大夫,对于陆海空这一种从山贼一步一步爬起来的枭雄,不可避免的总会带着有色的眼光去看待。

    所以他到没有真心为陆海空担心,反倒是觉得陆海空要是真死那才叫好。

    让陆海空底下的士兵闹一闹,最好把这事情搞大一点,最好搞到汉灵帝不得不拿下何进的地步才好。

    至于陆海空底下的人会闹成什么样子,这个王允还真不怎么在意,一方面是在他的眼中没有什么比汉家正统的延续更加重要,还有就是他也并不觉得陆海空能够跟大汉匹敌。

    这一点上蔡邕倒是和他恰恰相反,他对于现在的情况相当担心,陆海空底下的士兵的怒火他是看见的,他麾下士兵的精锐他也看见了,他很担心这一件事情如果不能给他们一个圆满的答复的话,别的不说光是陆海空带过来的那三千骑兵就是一个极大的麻烦。

    然而蔡邕这时候身无官职,他说的话也没有多少人放在眼里,就连王允对于他的担心也是呲之以鼻。

    这一种情况,蔡邕除了叹息之外,也不能做些什么了,只能希望陆海空能够尽快脱离险境,这一件事能够尽快平息下来。

    然而蔡邕的这一个愿想注定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在这时候有人抱着和他完全不同的想法,她不仅不想让这一件事情平息下来,还要将它越弄越大。

    ………………

    北宫当中,大汉的大公主那一个和陆海空见过一面的异人公主来到了月儿的宫殿当外。

    月儿的宫殿,一直都是皇宫当中比较特殊的存在,这一个宫殿常年紧闭着,很少有人能够进入月儿的宫殿当中,月儿也常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如果不是因为她和陆海空的婚事的话,或许宫里的人会把这一个存在感薄弱得可怕的公主直接忘掉了。

    而月儿自己也把自己和这一个纷扰的皇后切割开来,她对于外界也没有多少兴趣,除了和陆海空的书信往来之外,她几乎都沉浸在武道当中,所以这几天关于陆海空的风暴她并不清楚,更不知道陆海空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大公主觉得,陆海空的这一件事情很有必要让月儿知道一下,这一件事如果让她知道的话,或许接下来会相当有意思的展开,所以她直接过来拜访月儿了。

    对于这一个异人公主的拜访,正好刚刚结束闭关的正要招待一个陆海空那边的来客的月儿稍稍有些意外,不过最终还是让人开门放她进来了。

    月儿有些好奇,这一个大半年没有见的名义上的姐姐,这时候过来见她想要做什么。

    “妹妹还在练功呢?”

    那大公主在看到月儿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很热情的过来拉住月儿的手,对于这人的热情月儿不是很适应,轻轻的把手从她手中拉了过来,点了点头就算是回应了。

    “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真好,可惜我天赋不行我不不然我也试试。”大公主一脸向往羡慕地说道,随即她的脸上的表情稍微有些变化:“不过妹妹忙于武道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吧?”

    月儿看着她,忽闪着大眼睛,以眼神代替了回答。

    “最近你家的那一位可是遇到了大麻烦了,先是被刺客行刺重伤垂死,接着又被满朝的大臣弹劾,他现在的情况可是相当的不妙啊,甚至很有可能连驸马的位置都保不住了。”大公主似真似假的担心道。

    大公主这话落地,月儿第一次有了话语的回应。

    “你说什么!”

    随着这一句清越的声音想起,一股冲天的剑气冲天而起,那锐利而恐怖的气势直接压在大公主的身上。

    这一瞬间,她仿佛感觉自己置身于锐利而恐怖的尸山血海当中,周身是密密麻麻的长剑在指着她,只要月儿一个念头就能够让她似无葬身之地,这一种生命毫无安全的感觉让她的脸色一阵苍白,一脸震惊!

    尽管一直都知道月儿精于武道,但她却没有想到月儿的实力居然这般恐怖,这一种气势摆在那里月儿的武力最少也是90以上的存在。

    “谁动的手?”

    在她震惊的时候,月儿皱着眉头又问道,一双眼睛从刚刚的懵懂忽闪着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双眼,瞬间切换了形态,眼眸当中透着滔天的杀意。

    眼前的月儿明明是一副可爱无比的小萝莉的模样,却给大公主一种如果修罗一般的感觉,再加上她身上的气势,在这一种压力下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不过感受到月儿的恐怖实力,她的嘴角更是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越强大代表着越好玩不是吗?

    或许接下来会发生些远超她想象的那一种有趣的事情,她很期待那一幕的发生。

    “据我所知,是何进出的手!”

    “何进是吗?我知道了!”月儿深深地砍了一眼大公主,然后点了点头。

    大公主当场就有些懵了,尽管对于自己的说服能力很是自信,很有信心能够说服月儿,月儿这么干干脆脆的就相信了是不是有些太缺心眼了?

    “你不想问一下前因后果什么的吗?”大公主下意识问道。

    “你的眼神没有骗我,既然知道是谁动的手就够了,我过去砍了他就可以,原因什么不需要!”

    月儿的语气平淡,但平淡的语气却给充满霸道的萧杀之气,恍惚间大公主似乎在她身上看到了陆海空的影子,她第一次感觉这一个看上去萌萌的呆呆的妹妹或许极不简单。

    不过简不简单都无所谓了,既然她已经被调动起来了,那接下来应该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的吧?

    “既然这样的话,那妹妹就忙去吧,姐姐就不打扰了。”大公主眯着眼睛,笑眯眯地说了一句,转身准备离开,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等一下。”

    随着月儿的声音再次响起,刚刚转身准备要走的大公主明显感觉到月儿的气机已经将她仅仅缠绕住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涌了过来,似乎她只要在走一步就有可能横尸当场。

    “妹妹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大公主有些僵硬的转过身来,讪讪的问道。

    “我没有问题了,不过你来都来了,接我一剑在走!”

    月儿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已经握起了一把剑,身上的气机仅仅将她缠绕住。

    大公主顿时一脸委屈:“我好心好意过来通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因为你来,所以我要砍你,因为你带来了他的消息,所以我只砍你一剑!”

    很绕口的一句话,但表达出来的意思很简单,月儿很清楚眼前这一个公主的来意绝对不单纯,绝对是抱着利用她的心情而来,想要利用月儿可以,但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不过她终究还是带来了月儿必须知道的消息,所以月儿给她一次活命的机会,只要接她一剑不死就能活下去。

    月儿这话说完,二话不说直接拔剑,长剑出鞘直接向着大公主劈了过去。

    这一剑斩出,丈长的剑气洒了过去,大公主脸上原本还有的似有若无的轻松和自信在这一个瞬间被彻底粉碎。

    面对这恐怖的一剑,大公主很清楚如果应对不好的话,她真的有可能会死的!

    “这个疯女人!”

    大公主恨恨地骂了一句,然后把自己的所有压箱底全部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