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29 君心难测(感谢‘扯了蛋疼’的万赏支持!)
    汉灵帝或许并不英明神武,但他也不是一个昏庸至极的人,他的智商至少是在常人之上的。

    当他听到陆海空的重伤垂死的时候,一股怒意直冲天灵盖,当场连王允蔡邕都没有理会直接去找何皇后了。

    毕竟这一种事情相当之明显,他这边还有废长立幼的想法,自己计划的核心人物就让人给弄了,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这一件事到底是谁动的手,所以他这时候不去找何皇后找谁去?

    汉灵帝是带着盛怒而去的,一副何皇后要是不给他一个交代,他绝不善罢甘休来着。

    然而跟在他身后的张让却很清楚的知道,汉灵帝这一去估计不仅不会有任何的成果,甚至陆海空遇刺这一事很有可能直接不了了之了。

    在宫中几十年,和那一位打交道过不知道多少次,那一位的手段和对于陛下的把控能力他是深有体会的。

    当初在弄死刘协的生母的时候,那比这一次更要证据确凿,汉灵帝当时对于王美人的恩宠程度,比现在的陆海空要高不知道多少,但最终怎样?

    在那般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何皇后不照样一点事情没有,继续当着她的皇后吗?

    连那一种荒唐的事情都可以无视,张让并不认为汉灵帝真的会为陆海空和何皇后撕了脸面。

    所以这一次张让不仅对于汉灵帝在的质问不抱有什么希望,甚至隐约清楚的知道,陆海空在汉灵帝的面前可能要失势了。

    要问为什么?很简单!

    陆海空在接到汉灵帝的旨意之后快马加鞭的过来,这是对于汉灵帝的忠诚,但这样忠心耿耿的臣下在途中遇到如此刺杀,而且凶手相当明朗的情况下,汉灵帝不仅没有能够给陆海空一个交代,还让这一件事不了了之了,在这一种情况下,你说汉灵帝会怎样?

    对陆海空满怀愧疚吗?或许会,但更多的会对陆海空失去信任。

    因为他对不起人家陆海空,所以汉灵帝心中会担心陆海空对他心生怨恨,如此这般的话,当然心中会对陆海空多几分戒备,虽说雷霆雨怒俱是君恩,但汉灵帝可没有那一种自信能够这般驾驭陆海空。

    在这一种情况下,汉灵帝甚至会考虑现在准备安排给陆海空的事情,要不要换别人?否则如果陆海空等他驾崩之后对新帝不利,或者对何皇后不利那该怎么办?从这开始汉灵帝对陆海空就会逐渐的失去信任,最终失宠。

    这些虽然是张让的猜测,但却并不是无端的,而是凭借他几十年来对于汉灵帝的熟悉得出的结论。

    虽然这很颠覆三观,但这确实就是最真实最符合的人性!

    而事实上也如张让所预料的一般,汉灵帝在见到何皇后之后,一开始虽然是带着雷霆之怒去的,但仅一晚上的功夫,汉灵帝的雷霆之怒就消了,对于陆海空遇刺的事情,汉灵帝这边居然硬生生就保持了沉默了。

    既没有要拿何进给陆海空一个说法,甚至连象征性的要查一下的意思都没有,更没有甩一个替罪羔羊给陆海空消消气。

    因为这汉灵帝骨子里就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帝王,陆海空这一事,既然已经水落石出了,他又没有办法狠下心来那何进给陆海空个交代,那就保持沉默好了,至于给陆海空一个替罪羔羊什么的,这也不在汉灵帝的选项当中。

    因为一直到现在,汉灵帝潜意识里都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陆海空那边虽然是受伤了,受了点委屈,委屈你就委屈着呗,怎么还得他这一个皇帝来讨好一下吗?

    这不是笑话吗?所以汉灵帝直接就保持了沉默,他既不想处理,同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全程目睹了解到这一种情况之后,张让对于何皇后的忌惮又深了几分。

    这一个女人能够以爬到皇后的这一个位置上果然不是侥幸的,以她对于汉灵帝的掌控能力,汉灵帝那刚刚起来的一点想法怕也是要消散掉了。

    张让甚至可以预见到,接下来那一位为了彻底绝了汉灵帝的心,估计会对陆海空直接下手了。

    她未必要杀了陆海空,以她的能力,只需要稍稍推波助澜一下,就能直接将目前处于云端的陆海空直接打落凡尘。

    所以张让也开始在犹豫,在准备着是不是要跟陆海空划清界限了,不过这一个想法刚刚出来张让似乎想起了什么顿时一身冷汗,立刻就绝了那些乱七八的想法,老实地跟着汉灵帝身边伺候着。

    而皇宫当中,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一件事情是瞒不了人的,第二天,甚至还不到第二天这一件事情已经传遍洛阳了,至少满朝文武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

    所有人在了解到这一件事情的始末之后,脸上都流露出了别样的表情。

    有的是不解甚至是不忿,陆海空遇刺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去,汉灵帝不给陆海空一个说法就算了,第二天居然就硬生生保持了沉默了,这不是让陆海空这一种忠臣寒心吗?

    不过这一类的人终究不多,最多只有蔡邕王允还有一些对于陆海空比较亲近的官员,更多人在了解到这一个情报之后都是眉开眼笑幸灾乐祸的,因为在这些人看来是陆海空失信的预兆了。

    看到这一点之后,再加上公共隐约出来的声音,那些个官场的老油条,那些对于陆海空之前屠戮四郡世家身怀不满的,以及和陆海空有根本利益冲突的人在这时候纷纷出手了。

    第二天一整天的朝廷上下似乎都只剩下一个主题了,那就是开始弹劾陆海空。

    这时候各种脏水,或者各种事件,他们稍加改造一下之后,直接甩到汉灵帝的面前。

    比如昨天赵二强势轰开洛阳城门,視国家法度为无物了。

    比如陆海空贪图钱财屠杀四郡世家,无法无天。

    再比如陆海空擅自修建城市,把并州的行政中心改自北封城了。

    陆海空这人本来就不是什么纯洁无暇的白纸,之前不过是因为有着汉灵帝的恩宠,所以他们才没有怎么给陆海空上眼药,现在一看陆海空要失势了,他们当然不介意上来踹陆海空一脚了。

    那小山一般的弹劾奏折往汉灵帝那边一送,汉灵帝看到这些奏折的时候,一开始是呲之以鼻的,但看到越来越多的奏折过来,他的心中也开始在犯嘀咕。

    如果是昨天晚上之前,他绝对是毫不犹豫的打回去的,但是在见了何皇后那一面,在对陆海空遇刺的一事保持沉默之后,汉灵帝潜意识里也在为自己的行为寻找正确性。

    眼前这一大堆的奏折过来了,汉灵帝虽然表明上嗤之以鼻,但是边上的张让已经看出来了,陆海空的在汉灵帝的心中已经开始失去分量了。

    虽然第一天汉灵帝把这些奏折全部都扣下来了,没有回应,但他的这一个行为恰恰说明了,他对陆海空已经不信任了,如果他真的还信任陆海空的话,他就不应该是扣着这些奏折,而是把它们全部驳回去,甚至是选几个比较过火的拉出来杀鸡儆猴。

    汉灵帝现在这一种做法,立刻就引起了第二轮奏折的狂潮。

    很快的第三轮第四轮一波一波的过来,对于陆海空的弹劾也越来越过火,最后甚至有说陆海空拥兵自重,要去汉灵帝撤掉陆海空和三公主的婚约的。

    汉灵帝原本在为自己的行为找正确性,现在又这样一波一波奏折轰了过来,让汉灵帝对陆海空的感官不断在下降,而在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那边的军队始终驻扎在洛阳城外百里处,似乎还在等着汉灵帝的一个交代。

    而且这一段时间陆海空麾下的人也不是安心的等着,底下的士兵大波大波的涌出去,以他附近十几里内所有的山寨改剿的一个不留,甚至向附近的县城直接要粮。

    看到陆海空这一种情况,汉灵帝心中对陆海空仅有的那一点情谊也直接消失,他心中不可避免会有些想法。

    ‘你陆海空这是什么意思?跟我老别扭是吧?我是君你是臣,你有什么资格跟我闹的?’

    常说君心难测,伴君如伴虎,这话一点也没有错。

    当初陆海空凭借着自己的震撼登场,轻轻松松的赢得了汉灵帝的信任和恩宠,而现在陆海空也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刺杀,不仅没有得到汉灵帝的平反,反倒是直接有失去一切的意思。

    汉灵帝现在甚至在想要不要直接把陆海空和三公主的婚事给免了,甚至把陆海空的职位都给免了。

    张让一了解到汉灵帝这一种想法,那是差点吓得小心脏都要出来了。

    他一直有一种预感,陆海空那边的重伤或许并不严重,而陆海空对三公主的情谊他是知道的,一旦汉灵帝走到了这一步,他可不敢保证陆海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所以张让在汉灵帝有这想法的时候,赶紧出来极力劝阻汉灵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