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27 咒杀
    刘辩年幼的时候,因为怕夭折,所以按照皇室的惯例,在刚出生不久之后被抱出宫外,在平民家被养过的这一段。

    汉灵帝要废除他,处于是因为对于刘协的愧疚感和喜爱之外,也和刘辩没有多少感觉基础不无关系。

    不过刘辩虽然没有得到汉灵帝的关爱,却得到了养他的那一个道人的关爱。

    其实刘辩在民间的这一段是何皇后安排的,那一个姓史的道士其实也算是是何皇后或者说是何进的人,而少有人知道的是这一个一手将刘辩养大的道人是一个身怀绝技的道人。

    这一个道人姓史,最精通的就是一种咒杀之术,有传闻当初刘协的母亲就是死在他的咒杀之术下的。

    而如今,何进为了防止陆海空进京,阻止汉灵帝废长立幼,最终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还是请动了他出手,让他出手咒杀陆海空。

    陆海空麾下诚然是兵强马壮,但是面对这一种无影无形的咒杀之术,何进还真就不信这小子能够有什么手段可防范了。

    不过虽然在请动史道人方面,他倒是很轻松就能够搞定了,毕竟废长立幼的利弊关系在那里,史道人又和刘辩的感情身后,想要请动他并不难,但想要使用咒杀之术的话,还是需要一些先决条件,除了需要各种各样的道具之外,还需要得到陆海空的身体上的东西作为咒引才行。

    道具方面倒是好搞定,道士自己本身就有,就是咒引方面比较困难一点。

    为了拿到这咒引,何进底下人的人用计,利用蔡邕来吸引陆海空的注意,然后派人潜入陆海空的身边。

    陆海空虽然在这一方面有所防范,但他在怎么防范也不可能想到人家接近他,不是想要杀他而是仅仅只单纯的想要他毛发而已。

    所以一不小心的,陆海空就中标了,被人取走了毛发。

    当那一只黑色的鸽子来到山谷的时候,一个一身黑色道袍的男人结果那一只鸽子,从鸽子的脚下取下一个竹筒把里面藏着的那一根头发取了出来。

    看到那一根头发的时候,史道人眼中冷芒闪烁脸上杀机爆闪,大步向着那一个法坛走了上去。

    “征北将军并州牧陆海空吗?既然你拦了殿下的路,那么我也只能请你下黄泉走一朝了,我到要看看这所谓的大汉第一名将能不能够挡得住我的咒杀之术!”

    史道人说着,将陆海空的那一根头发绑在了那一个稻草人上。

    将头发绑好之后,那一个稻草人身上散发出一身诡异的黑光,以后绑在它身上的头发突然融进了稻草人当中。

    稻草人在融合了陆海空的头发之后,立刻变得诡异了起来,隐约间似乎有一点若有似无的陆海空的气息,看着这一个稻草人,史道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这稻草人放置在香炉边上,然后取来一炷香稍微有些肉疼的点了上去。

    可别小看这一柱香,这一柱香可是【半神话】级别的物品,这东西是他能否咒杀陆海空的关键。

    虽然咒杀之术相当的诡异,但也难逃一个等价的规则,想要咒杀一个朝廷大臣,一个武力90以上的存在需要付出的代价绝对和咒杀普通人不能比的。

    别看史道人这一个法坛相对简陋,但上面的东西全部都不一般,那一根刚刚被点上的香就不说了,就说那一个稻草人和那一个香炉,以及那一个血淋淋的猪头甚至是盛放着这些东西的桌子都不是寻常之物。

    这些东西都是史道人的压箱底的物品,品级最低的包括那一刻猪头也是传奇级别的,可见他为了拿下陆海空也真的是下了血本了。

    在把那一支香点上之后,史道人就在这一个桌子前盘坐了下来,嘴里不断的张张合合着,似乎在念着咒语。

    他口中的咒语晦涩难懂,听起来充满古老和神秘的气息,当然更多的还有一种彻骨的阴寒,这一种咒语念出来,尽管在附近并没有什么变化,却也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史道人的咒语一直念着,一直念着,整个两个小时的时间他都在重复的念着那些咒语。

    而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周围的环境一点一点变得阴冷可怖起来。

    两个小时前,这里虽然黑暗,但在月光的照射下还显得有几分宁静,但现在而天空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月光已经被乌云遮住了,附近的气氛变得无比阴森,别说是在他这里,就算是离着数百米往这看一眼,都会感觉浑身发寒。

    而史道人在念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咒语,终于在他面前的那一个香炉的香燃烧殆尽的最后一刻,原本闭着的双眼睁猛地跳了起来,指着那一个稻草人开口中怒喝道。

    “陆海空,魂归来兮!”

    随着史道人的一声暴怒,远在十几里之外以打坐代替睡眠的陆海空猛然惊醒,恍惚间他似乎知道有人对自己出手,一支黑色的无限大手向着自己抓了过来,似乎想要把自己的灵魂拉出去,而那一张大手在出来之前,但却被一股他很熟悉的力量挡住了。

    在陆海空惊醒的那一个瞬间,史道人恍惚间听到一身蛟龙的怒吼,于此同时,他面前的那一个血淋淋的猪头直接爆开,他本身也喷出了一口鲜血,连退了好几步脸色一阵苍白。

    “蛟龙护体?好一个蛟龙护体!虽然知道这陆海空肯定不好对付,却没有想到由此际遇,不过蛟龙护体又怎样?它能护你一次还能护你两次不成?”

    史道人擦干嘴角的血迹再一次站了起来,手中指着那一个稻草人再一次喝道。

    “陆海空,魂归来兮!”

    随着又一声的怒喝响起,一阵黑的的光芒在法坛上闪烁,无形的力量再一次向陆海空发动进攻。

    而就在这时候一阵月光突破云层袭来,下一刻他面前的香炉直接碎裂,史道人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倒飞了十几米。

    这一次史道人就没有那么轻松了,挣扎了好半响才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时候的他面如金纸,满脸的不可思议。

    上一次没有成功是陆海空又蛟龙护体他也没有办法,结果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还失败,在他使用咒杀之术的时候,又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为陆海空挡了回来。

    接连两次的失败,让他损失了两件传奇级别的道具不说,两口鲜血可是代表着他二十年的寿命。

    “好一个陆海空,果然不凡,蛟龙护体,月光防身,连当我两次咒杀,贫道还真就不信了,你这一次能够挡得住我第三次咒杀!”

    史道人满脸的疯狂,双手合十身上的道袍无风自动。

    “陆海空,贫道舍了三十年命数不要,也要让你魂飞魄散!”

    随着史道人的一声怒喝,史道人一脸的决然,只见他双手一阵手印变换,最后一指落在那一个稻草人身上。

    在他把手指点在那一个稻草人身上的时候,那一个躺在桌上的稻草人突然跳了起来,这一个原本平平无奇的稻草人身上开始散发出一阵黑的的光芒,原本又墨笔点开的双目和嘴巴突然间挣了开来,看上去相当的阴森恐怖。

    而在那一个稻草人的睁开双目的瞬间,史道人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而后肉眼可见的,史道人原本紧致的皮肤变得松弛了下来,满头的乌发也一点一点泛白了。

    片刻的功夫,史道人的一头乌发变成华发,让他整个人看上去至少老了五十岁。

    “陆海空果然不同寻常啊,本来以为贫道舍了三十年的命数应该可以拿下他,没有想到最终需要舍掉五十年的命数,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直接凭着反噬咒杀刘协。”

    史道人脸色露出一抹无奈,不过很快的无奈就变成了狰狞的笑意:“五十年就五十年吧,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后悔了,只要殿下能够登上皇位就足够了,陆海空为了殿下请你去死吧!”

    史道人说着,向着那一个稻草人吹了一口气。

    那一口气吹出去的同时,那一个稻草人身上直接燃起一阵黑色的火焰燃烧了起来,片刻的功夫就被烧成灰烬了。

    那稻草人被烧毁的同时,史道人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奇怪怎么陆海空好像没有死?”

    “算了算了,这一次并没有别的力量帮他挡住这一击,他这一回就算是不死的话至少也要重伤,这样的话勉强算是完成任务了吧。”

    耗费了五十年的寿命,毁了四件传奇级别以上的道具,最终居然还没有把陆海空弄死,这史道人像毕了狗一样的难受。

    有心在起来给陆海空补上一击,但他现在所有的道具已经用光了,就连稻草人和陆海空的咒引都没有了,他这时候也只能算了。

    “送我去大将军府!”

    史道人的话语声落地,黑暗中一个身影站了出来,那人行动僵硬来到史道人面前将史道人抱起,离开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