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25 路遇蔡邕
    陆海空虽然不知道何进那边的谋划,但他心中也清楚他这一趟洛阳之行绝对不会轻松的,甚至有人可能在半路上就对他动手,毕竟不想陆海空过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相比于阴谋诡计和向月儿出手方面,对于刺杀,陆海空反而是最不忌惮的。

    开玩笑,他陆海空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身上的道具更是多得数不清了,对于刺杀什么的他那里会有什么忌惮,他反倒是很有信心的,只要刺客敢来他就能够让刺客有来无回。

    当然底气归底气,陆海空在前往洛阳的这一路上,在警戒上还是很谨慎的。

    在明知道有人可能会来暗杀自己的情况下,如果还不谨慎一点的话,那就不是什么自信不自信的问题了,而是脑残不脑残的问题了。

    而在陆海空谨慎前行的情况下,一直到陆海空要出了并州了,都没有遇到什么刺客,甚至就连一个可疑的人都没有。

    直到陆海空一行出了并州,进入司隶的地域之后,陆海空这一行才遇到一点有意思的事情。

    在行军的过程当中,斥候传来消息,有一支数百人山贼在围攻一辆马车。

    听到这一种消息的时候,陆海空眼中精光一闪,他这一路过来好几天的时间都没有遇到什么山贼马贼之类的,怎么进了司隶的地域就遇到了这一种事情呢?

    这一件事明显透着诡异,原本陆海空是不打算理会的,那一群山贼和马车所在的也正是在官道上,陆海空一行人要过去无论如何都是要经过的,这也就意味着这一件事情就算是陆海空想要避开都没有可能避开,除非他下官道绕路。

    这就有点硬了,陆海空眼中寒光一闪,既然人家想玩的话,他倒是不介意陪他们玩玩,陆海空亲自带兵杀了过去。

    陆海空这一过来看到现场的话,稍稍有些意外。

    那一辆马车并不大,看上去有些朴素,并不像什么大富大贵之人的马车,不过马车的护卫实力到是不错,十来个人基本都是武力30左右的存在,领头的那一个武力更是有70左右。

    而对面的山贼装备精良,陆海空一看就知道是【卓越】级别的山贼刀扑手,看上去应该是一支异人山贼的队伍。

    当然这些都不是让陆海空意外的因素,真正让陆海空意外的是,发现这一辆车后面居然还拉着一车书,而这马车的主人在这时候也提着一把长剑出来准备加入战斗。

    虽然那马车的主人实力不堪一击,不过陆海空看到那家伙的时候,眼中忍不住精光一闪,这可是一个历史名人啊!

    混战中,车内的蔡文姬有些畏惧的和自己的小丫鬟偎依在一起。

    虽然蔡文姬跟自己的父亲走过不少的地方,见到过不少的事情,但像这样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听着外面不断传来的兵器相击的声音,各种利刃入肉的声音,以及一声声的惨叫咆哮,蔡文姬的小脸一阵苍白。

    不过尽管是这样,在她父亲提着长剑出去的时候,她还是强忍着畏惧,伸出小脑袋来掀开马车的窗帘担心地看着她的父亲。

    然而在窗帘掀开的瞬间,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各种血腥的场面映入眼帘让这一个丫头的脸色一阵苍白,吓得赶紧将窗帘放了下来。

    毕竟对于她而言,窗外是她没有经历过的恐怖世界。

    不过她并没有就这么被恐惧打倒,在收拾了一下情绪之后,这丫头再一次把窗帘打开。

    这一次尽管外面的场景依旧如之前那边的血腥恐怖,尽管她的脸色依旧苍白着,但她却没有像上一次一样把窗帘放下。

    她用纯真懵懂的目光看着外面的世界,寻找着那一个她最熟悉的身影。

    然而很遗憾的是,她并没有看到她的父亲,她看到的,是平日里她属性的哪一些护卫一个一个在围攻之下死去。

    当她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很奇怪的是,涌上她心头的并不是恐惧,在她的心中除了哀伤之外,还有一股信心和希望,她总觉得在这时候会有人来就她的,而且还会是一个她很憧憬的大英雄。

    这一种感觉没有来由,但她就是这么坚信着。

    所以尽管外面的场景依旧恐怖血腥,尽管那些山贼似乎已经注意到了她,她都没有把窗帘放下去的意思。

    她在等着,等着那一个她所憧憬的身影出现的那一刻。

    然而在那一个身影出现之前,先一步出现的却是一把不知道谁的朴刀,那一把朴刀激射而出,向着她打了过来。

    面对那一把直冲她脑门的朴刀,她也不知道是那里来的勇气,不仅没有躲避,反倒是睁大了眼睛,因为在那一把朴刀飞过来的同时,她很清楚的知道她所期待的那一个人就要来了。

    果然,当那一把朴刀即将要劈在她的小脑袋上的时候,一支紫色的箭矢射了过来,‘叮’的一声,那把即将要落在她小脑袋上的朴刀被箭矢带走,下一刻一道身影杀了进来。

    一个身穿一身金色的战甲,手中拿着一把巨大的战斧,坐下是一匹神骏非常的战马,仿若战神一般的身影降临战场!

    事实上,在这一个战场上他就是战神。

    高达90的武力,恐怖至极的力量,在战场上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撑过他手中一斧。

    数以百计的山贼,在他面前不过是几百只待宰的羔羊一般,甚至他们连羔羊也不如,最多就是一群篙草,在他的战斧当中一个一个倒下去。

    他的战斗场面相当之血腥,被他劈中的,最轻也要被劈成两半,更甚者甚至会被一斧子抽爆了。

    然而这一种血腥的场面在那一个小丫头的眼中却并不恐怖,不得不说,女孩子在看着自己憧憬着的偶像的时候都是自带滤镜的,这种恐怖血腥的画面,在这时候在她看来却好像是一种很正常的,特殊的绮丽的风景一般。

    所以当陆海空单人轻松杀退了那一群山贼,在回过身来看着这一个满脸兴奋的小丫头的时候,忍不住会轻轻说了一句。

    “你真是一个特殊的女孩!”

    其实陆海空的原话是‘真是一个奇怪的小孩’,不过在经历了家中两个小祖宗的洗礼之后,陆海空在对这些小丫头的话语当中学会了斟酌。

    于是逆着光,倒提着战斧光芒四射的来到她面前,所处这一句话的这一个场面,一如她第一次见到他的场面一样震撼,也将一样成为她一辈子回忆的一幕。

    对于这一种小女孩的那一种少女情怀陆海空不懂,也没有了解的意思,毕竟这时候的蔡文姬还是一个小萝莉,他陆海空真的不是萝莉控,尽管这小萝莉长得精致可爱,但陆海空并没有在她这边过多的停留。

    在说完那一句话之后,陆海空稍微有些奇怪地看了眼陷入自己的世界的女孩,然后转身离开了。

    自从家里有了那两个小祖宗,并且在了解两个萝莉凑在一起的恐怖程度之后,陆海空下意识对萝莉就敬而远之了,而且相比于这一个小萝莉陆海空更看重的是她的父亲。

    从蔡文姬那边过来,陆海空三两步来到蔡邕面前。

    不得不说,蔡邕虽然是文人,但也有几分血性,在之前那一种情况下,这家伙直接提起长剑就出来。

    而且他这家伙还不是出来看的,提着剑真的就跟人砍了起来。

    奈何虽然勇气可嘉,但实力真的是不计,他才跟人战斗没有几下子,就被砍了几下。

    还好陆海空及早出手,要不然这老家伙那一把老骨头估计直接就报销了,陆海空过来的时候,蔡邕正在接受陆海空麾下的火字营成员的包扎。

    简单的战场医疗手段也一直都是火字营当中的一门必修课,很多出色的火字营成员,在这一方面上的手艺可一点也不比中级医师差。

    而这时候帮蔡邕医治的就是这么一个手艺精湛的火字营成员,经过他的护理蔡邕的伤势已经基本得到了控制,他受的基本都是皮外伤简单的包扎一下就可以了,并没有什么大碍。

    蔡邕见到陆海空过来之后,赶紧准备起身见礼。

    虽然他此前对陆海空总有些看不上,但这时候他对于陆海空是什么感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救了他一命。

    “蔡邕见过陆大人,救命之恩……”

    “老先生有伤在身,不用多礼!”见蔡邕要行礼,陆海空赶紧大步向前阻止了。

    不过这老头倒很是固执,不管陆海空怎么阻止坚持要向陆海空行礼拜谢,于是两人就在这边有些僵持不下的意思。

    看到这一种情况,蔡邕的那一个护卫队长走了过来。

    “陆大人,我家老爷就是这一脾气,您要是不让他行这个礼,他怕是连觉都睡不着。”

    那护卫队长说着走到陆海空和蔡邕身边,似乎是要搀扶蔡邕。

    然而就在他靠近陆海空的同时,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悄无声息的向着陆海空的后心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