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22 圣旨
    对于汉灵帝的身体状况陆海空一直都是相当上心的,毕竟汉灵帝的身体状况如何,预示着洛阳乃至于天下还有多少安稳的时间。

    然而今年以来,汉灵帝那边的身体状况是一天不如一天,甚至好几处都差点撒手归西了,每一次都是汉灵帝用皇室的秘药续命强撑着的。

    但皇室的秘药虽然强大,甚至并没有多少副作用,但架不住多次使用啊,次数多了汉灵帝的身体也受不了,每一次用秘药续命汉灵帝的身体都不可避免的会留下一些暗伤,一次又一次下来,汉灵帝的身体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洛阳那边又一次送过来的消息又是汉灵帝又一次病危的消息,据张让送过来的消息,汉灵帝这一次怕是要无力回天了,就算是汉灵帝这一次再一次侥幸续命了,他的这一次也撑不住半年了。

    尽管一开始就有所觉悟,但当张让把这一个消息送过来的时候,陆海空还是难免有些惊叹。

    太快了一点,汉灵帝的身体状况恶化的比他预料当中的还要快一点,比历史要早两三年的时间,一旦汉灵帝死亡的话,那董卓进京的剧情将很有可能立刻出现,天下大乱就在眼前!

    所幸的是,陆海空自己这边基本准备完成了,并州境内基本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在各方各面上也处于发展阶段,汉灵帝就算是这时候驾崩了,对于陆海空来讲虽然有影响,但影响也不是很大。

    毕竟如今纵观天下,不管是异人还是npc势力,陆海空都能够算得上是最强大的一个。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陆海空当然是希望汉灵帝尽可能晚一点驾崩,多给他一些发展的时间,但很可惜的是天不遂人愿。

    张让送过来的消息,虽然让陆海空很是一阵忧心,但也没有做什么反应。

    但毕竟陆海空远在并州,汉灵帝的身体状况跟陆海空来讲虽然有影响但陆海空也没有办法左右,所以陆海空与其去操心汉灵帝的身体状况,倒不如做好他该做的事情,比如捞钱的什么的。

    而陆海空在捞钱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似乎知道了汉灵帝身体状况的人远远不止他一个。

    在陆海空得到消息之后不久,原本在土豆番薯的价格上还想要跟陆海空扯皮一段时间的异人领主们,突然就有很多人松口了,直接给陆海空把钱送过来。

    而不仅仅只是土豆和番薯的交易上,在这一段时间,陆海空手中突然就多了很多异人领主那边的装备和战马的订单。

    这一个个磨拳搽掌的样子,很明显都是要备战诸侯讨董的剧情的。

    这即让陆海空感叹这些异人领主的情报网络强大的同时,也让陆海空笑开怀了,果然对于军火商来讲,没有什么比战争更容易赚钱了。

    然而陆海空这边开开心心的赚着钱呢,很快的洛阳那边又有消息过来了。

    然而这一次的消息却并不是张让或者是陆海空自己麾下的情报网络,而是一道圣旨,一道出手汉灵帝手的圣旨,他要召见陆海空!

    看到这一份圣旨的时候,陆海空稍稍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汉灵帝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召见他。

    陆海空原本可没有打算趟这一趟浑水,实际上如果不是某些原因的化,陆海空甚至都没有多少想要参加诸侯讨董的这一个剧情,毕竟没有什么比安心的躲在后面当军火商更加愉快的!

    但事实证明,陆海空的想法太简单了,从他开始搭上张让的时候,陆海空就已经入局了,尽管他这时候和张让的关系上,甚至他还处于主导的位置,但陆海空依然还是在这一个局中。

    当汉灵帝濒临驾崩的时候,不管是汉灵帝自己还是张让都希望陆海空能够坐镇洛阳。

    汉灵帝希望陆海空这一个自己最信任的大臣能够为新帝保驾护航让他的政权平稳交接,而张让他们则希望陆海空能够在即将要到来的暴风雨当中,在洛阳当定海神针一样的存在,保他们平安。

    陆海空不傻,里面的这一层意义陆海空很容易就可以理清了,但理清之后,陆海空又从当中看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来了。

    所以陆海空拿着那一份圣旨,直接来到了镇北阁,在镇北阁的五楼陆海空召见了戏志才荀攸田丰还有王均。

    这四人是陆海空目前麾下最依仗的文臣,在这一种事情上,陆海空只有也只能找他们商量了。

    陆海空在没有动身的时候,陈平已经将陆海空的命令发出去了,所以当陆海空来到镇北阁五楼的时候,戏志才他们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陆海空进来之后,随手止住了他们的行礼,把手中的圣旨交到戏志才的说上直入主题!

    “我刚刚得到圣旨,陛下让我进京面圣,并很隐晦的特意交代了,希望我带军进京这是圣旨你们看看吧!”

    陆海空说着来到他的主位上坐了下来,等着戏志才他们传阅那一份圣旨。

    很快的四人就看完了那一份圣旨,圣旨再一次回到了陆海空的手中,而看完圣旨的底下四人的眉头都是一皱,当然王均那家伙皱眉只是凑数的,他对于这一种事情根本就不擅长,陆海空把他叫过来只是表示一种尊重而已。

    这家伙的皱眉并不是因为他从圣旨当中看到了什么,这家伙仅仅只是单纯的在想着他的工作而已。

    “说说你们的看法吧。”陆海空在他们看完之后,直接开口发问了。

    底下的几个,戏志才眼观鼻鼻观心,手里抓着滚滚没有说话的意思,边上的荀攸则低着头一副沉思的模样,至于王均的话这家伙基本可以无视,他在这一方面上陆海空根本就不指望他发言,这一种情况下先发言的倒是田丰。

    “主公,此事颇有蹊跷,陛下为什么会突然下令让你进京面圣呢?而且还特意让您带着军队,莫不是……”

    “据我所知,陛下的圣体欠安!”陆海空这才想起来,田丰忙于政务,这一方面的情报他掌握的并不多,所以在田丰疑惑的时候,陆海空直接把这一个重要的线索直接给补上了。

    听到陆海空说这一句话,田丰的眼中顿时精芒一闪,原本湊不到一起的逻辑链条突然被拼起来了:“难不成陛下想要您坐镇洛阳,为新帝登基保驾护航?”

    田丰这话说完,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尽管一直都知道陆海空很得汉灵帝的恩宠和信任,但没有想到居然达到了这一种层度,居然连这一种事情都要交给陆海空的地步了。

    但很快的,田丰又摇了摇头,因为他的逻辑又串不起来了。

    新帝继位的化,比起让陆海空这一个封疆大吏回去保驾护航,不应该是让何进来比较靠谱吗?不管怎么说何进也是新帝的舅舅,让他来不是更好好吗?

    “传闻,陛下素有立贤之心。”

    这时候,边上的荀攸的一句话,直接帮田丰把线索再一次补上了。

    这倒不是田丰比不上荀攸,只是田丰这几年来都是忙于政务,陆海空整个并州繁重的政务都压在他和王均的身上,他根本就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再去关注别的什么东西,所以他在情报上在对于大势的了解上都不比荀攸他们。

    不过田丰的智商也不是吹的,单单陆海空和荀攸的两次提醒他就大概的猜出汉灵帝的想法了,看样子汉灵帝应该是打算立幼子刘协为帝了。

    实际上这一件事很早就有苗头的,汉室特别是东汉末年的皇帝基本都短命,而且就连子嗣也经常夭折了。

    所以皇室就有一个传统,会把生下来的皇子放到民间去养,汉灵帝的大儿子刘辩就是交给一个道士去养大的。

    所以汉灵帝对于他的感情基础就没有对于从小在皇宫当中,在董太后手中养大的刘协来的亲。

    而且刘协由于在皇室中成长,不管是行为举止还是谈吞言行上都比被道士养大的刘辩要得体得多,再加上刘协的母亲是刚刚把他生出来没有多久就被何皇后毒害的,对于这一个幼子汉灵帝或许一直都有一种亏欠感在。

    所以汉灵帝在这一种时候,也是很有可能会选择背弃汉家的传统立幼的。

    但相比于刘辩在朝廷当中有这么一个大将军的舅舅作为靠山助力,刘协就显得很势单力孤了,虽然有董太后的护持,但想要把他扶上皇位还是有很大的难度的,所以汉灵帝这很明显是把注意打到陆海空的身上了。

    这就让陆海空很头疼了,你说这一种皇家的事情,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兴趣想要掺和进去,现在汉灵帝不仅要他参加进去了,甚至还给他指定了阵营了,这情况就别提有多操蛋了。

    理清了这一张圣旨被背后的意义的荀攸和田丰等人也是一阵皱眉,这件事可不是什么好差事。

    然而圣旨已经下来了,这时候干还是不干已经不在陆海空的选项当中了,只要天下一天没有大乱,只要汉灵帝一天没有死,对于汉灵帝的命令陆海空就不可能公然违背的。

    眼下陆海空把戏志才他们召集起来,想要商量的也是这一件事他到底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