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09 收服
    云中郡外,巨大的矿脉当中。

    寒潭对面山头的那一群散人在看到蛟龙被陆海空,或者说被王越拿下的时候心情一片沮丧,既有因为boss被陆海空推到的嫉妒和不甘,又有因为重注投在陆海空身上回不了本的悔恨。

    不过倒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很不高兴的,至少开赌局的那几个人倒是很开心的。

    在陆海空拿下蛟龙之后,他们立刻就高高兴兴的把一地的财富收了起来。

    看着这几个家伙转赚个盆满钵满的当然会有散人眼红了,不过那几个人既然敢开赌局那必然是有绝对的信心的。

    以他们几个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松护住他们的财富,所以那些散人虽然眼红,但也没有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来,他们都只能看着这几个家伙把那一地的财富收起来,往肩上一扛过直接下山往陆海空的营地去了。

    这几个家伙,很明显的就是跟陆海空一伙的,是陆海空麾下【异人之家】的成员。

    不过他们的赌局倒不是陆海空让他们设立的,毕竟散人出门在外带不了多少钱,这一种小赌局也用赚不了多少陆海空可看不上,是那几个家伙自己赚的外快。

    而在那几个【异人之家】的家伙赚个盆满钵满的时候,在寒潭边上陆海空在一脚步顿之后,大步向着王越那边走了过去。

    “王先生,辛苦了。”

    王越一直都是陆海空麾下一个比较特别的存在,尽管王越这时候已经认主了,但陆海空对于王越始终保持客气的态度。

    这一种客气你可以理解成为一种尊重,当然也可以理解成为一种疏远,不过以陆海空的这一种情况来看的话,应该是属于后者。

    在此时此地,陆海空和王越两人之间隐约的有一种古怪的氛围。

    在陆海空走来的同时,王越对陆海空一礼退了下来,来到陆海空的身边把手中的那一颗冰蓝色的内丹交给陆海空。

    “幸不辱命!”

    陆海空看了看王越手中的这一颗内丹,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此丹功效不凡,能够拿下这家伙王先生出力不小,此丹合该你所得。”

    陆海空这话听着真心实意的,但在说这话的同时,一双眼睛却紧盯着王越,似乎想要从王越的身上看出点什么。

    然而王越这时候却没有半分的异色,很坚定的摇了摇,再一次把手中的内丹递给陆海空:“若是早几年,这内丹对于我还有些作用,如今的话已经基本没有什么功效了,交到我手中是一种浪费。”

    王越这话一出,陆海空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随即两人之间陷入一阵稍稍的沉默当中。

    很有一会之后,陆海空这才收回深深看着王越的目光,伸手从王越的手中接过那一颗内丹:“如此的话,陆某就不客气的。”

    王越在陆海空接过那一颗内丹之后,再一次对陆海空一礼,随后恭敬的退下了。

    从头到尾,王越的表现称得上是模范下属。

    恭敬有礼,不抢功,不求赏,但对于这一个部下,陆海空却始终抱着一种戒备,在此之前陆海空甚至都没有怎么给王越重任过,一直都只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最多也就是之前不得已的情况下对于戏志才的保护。

    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三言两语间也很难说清楚。

    而且他们这一种关系估计还要维持一段时间,所以陆海空在王越退下之后,暂时也先把这一件事情放到一边,专心对付起眼前的这一头蛟龙了。

    眼下的这一头蛟龙内丹被夺,身上还中了【醉生梦死丹】几乎是已经没有半点的反抗能力了,这时候陆海空想要干掉它也就是对着它脑袋几斧的事情,不过陆海空这时候却没有多少想要干掉这家伙的想法。

    毕竟干掉它,陆海空能得到的最多也就是一个神话级别的宝箱还有蛟龙爆出来的东西,这些对于普通人可能是求之不得的,但对于陆海空这一个连续进了一年的神秘小屋,搬宝物搬得系统不得不对神秘小屋进行重置升级的家伙来讲,这些东西也就那样了,远远比不上这一条蛟龙本身。

    这蛟龙可是一头武力破百的存在,而且这小家伙还小,未来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如今它的武力就已经破百的,未来谁知道这小家伙能够成长到什么变态的地步呢?如果能够收服这小家伙的话,那对于陆海空来讲将是极大的助力!

    陆海空抱着收服这小家伙的想法,陆海空捧着这小家伙的内丹来到它面前,陆海空这时候倒是没有开始收服,而是先抓住这蛟龙把它往拖着离寒潭远点。

    虽然这小家伙现在是奄奄一息的,但鬼知道这小家伙会不会突然恢复过来,万一在陆海空收服它的过程当中,这小家伙恢复过来一头往寒潭里钻陆海空的乐子就大了。

    陆海空这家伙不愧是玩斧头的暴力人士,那一条蛟龙长二十来米,粗差不多有一米,那重量光看体型就能猜出大概了,结果陆海空一上手居然轻轻松松就把这蛟龙拖了起来。

    后面典韦他们加入了进来,三两下的,直接把这一条蛟龙拉到远离寒潭的被它的术法毁得差不多的小树林边上了。

    这条蛟龙明显具备很好的智慧了,在被陆海空一行人暴力拉拽过去的过程当中,这小家伙似乎知道自己的的悲催命运了,所以一路疯狂挣扎,但不知道是因为内丹的缘故,还是因为身上中了【醉生梦死丹】的缘故,这小家伙的挣扎没有作用。

    在陆海空一行人的暴力拉拽下,这一条蛟龙反倒显得十分的可怜。

    而更让陆海空目瞪口呆的是,这小家伙在挣扎无果之后,这一条蛟龙居然哭了。

    那一双大眼睛里不断的有泪水涌出来,嘴里不断的发着十分委屈悲鸣的咆哮。

    这一幕的出现,陆海空就算是在怎么见多识广也会目瞪口呆的,谁能告诉他眼前这是什么情况?这家伙是一条凶神恶煞的蛟龙好不好?是那一种一个大招方圆一里之内变为废墟的凶悍存在,这家伙怎么这时候哭得跟一个孩子似的。

    不过转念一想,以这小家伙身上处处带着的那一种稚嫩,这小家伙对于蛟龙来说也可能确是就是一个小孩子。

    稍稍理解了一下这小蛟龙之后,陆海空的眼中也流露出一抹喜意。

    这小家伙这时候既然哭了,那就证明这小家伙不是什么打死不投降之类的家伙,这样的话他想要收服这小家伙还是很有可能的。

    了解到这一种情况之后,陆海空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提着蛮荒斧来到小蛟龙的面前。

    看到走过来的陆海空,小蛟龙满含泪水的眼睛圆瞪,非常凶恶的瞪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这一个两脚兽,嘴里还咆哮着想要把自己威严强悍的一面表现出来。

    结果因为眼睛里的泪水,它这时候不仅说不上有什么凶恶,还给人一种稍有点蠢萌的感觉。

    看到这一条蛟龙的这模样,陆海空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自己不会又遇到一只不正经的战宠了吧。

    不过想想这蛟龙的年纪,陆海空觉得它应该还是有调教的空间的,以后应该不会被养成银月那二货的模样,所以陆海空就义无反顾的扑上去进行收服的大业了,只是这家伙浑然忘了,他真把这蛟龙收服过来的,如果真能带走调教的话,那调教的也不会是他而是某人。

    而在某人的手中这小蛟龙真能养成陆海空想要的那样子吗?想一想银月,总感觉有点悬啊!

    这时候的陆海空全然没有这一种顾及,他正一心向着收服这蛟龙呢。

    只见陆海空上去,就是一斧背的敲在这蛟龙的脑袋,把那小家伙敲得晕乎乎的。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跟我混,要么我就抽了你的筋来做弓弦,扒了你的皮来做铠甲,拿你的血来炼药,挖了你的心和脑来做菜!”

    陆海空还是很有当坏人的潜质的,当然,在小蛟龙面前可能陆海空就是实打实的坏人。

    听到陆海空说的话,那本来就很害怕强撑着威严凶相的蛟龙瞬间就怂了,那好不容易停下来的眼泪又开始流了。

    “不许哭!”陆海空脸上一扳大喝倒。

    这蛟龙顿时就不敢哭了,泪眼巴巴的看着陆海空,一副委屈害怕的模样。

    没有想到这小家伙这么容易对付的陆海空一阵摇头:“老实点,待会不许动,也不许反抗,不然我就吃了你!”

    看到蛟龙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陆海空才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来,这一块令牌一套出来,陆海空直接把它激活了。

    在令牌被激活的瞬间,一股神秘的能量出现,形成一条线将陆海空和这一条蛟龙联系在了一起。

    在陆海空和蛟龙的精神力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一阵稚嫩带着的哭声响了起来。

    “呜呜呜……妞妞不好吃,不要吃妞妞!”

    听着那明显的稚嫩的女童声线,陆海空顿时就愣住……。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