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95 田易
    幽州,辽东郡守府外。

    一个来自于并州的人,在寒风凛凛的冬季,被绑在了柱子上。

    这一个人是陆海空派来人的使者,不过到不是李雄,毕竟对于劳苦功高的李雄,陆海空还是很心疼的,这寒冬腊月的,陆海空还是舍不得让他跑这一趟注定不可能有什么好的招待的一趟,这一种事情,只需要随便派一个人过来就行了。

    在这一种情况下,眼前这一个青年书生自己站出来,把这一个苦差事接了过去。

    这一个青年书生叫做田易,是一个从【立才学宫】毕业的土著npc出身的学子,实际上他虽然是从【立才学宫】毕业,但他在外事方面甚至是政事并没有展现出什么才能在这两个方面他很平庸,他也知道,自己比同学在这两方面要差很多,所以如果没有特殊的际遇的话,他注定只能够当一辈子的基层官员了。

    田易算是一个有点野心的人,而且他很早就清楚,自己进入【立才学宫】或许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他在学习的过程当中,发现自己相比于政务方面更合适军略方面。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田易知道了陆海空麾下火字营的存在,他隐约觉得那里才是最合适自己地方。

    只是他一个普通的毕业学子,想要转到火字营谈何容易,所以当这一个机会出现的时候,田易立刻就冲上去,在一众愿意为陆海空赴死的学子当中,被偶然看到他的戏志才所选中来出使幽州。

    在出使之前,田易倒是抱着满怀的期待,幻想着自己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轻松完成这一个任务赢得陆海空的注意,顺利进入火字营从此以后平步青云,然而事实远远比他想象当中的要残酷很多,田易在来到辽东的时候,他甚至都还没有见到公孙瓒,直接就被公孙瓒下令绑在了郡守府之外了。

    寒冬腊月,田易那一身棉衣被公孙瓒的人粗暴撕开,暴力的将他绑在郡守府之外,边上的士兵提着一桶捅冒着寒气的水,来到田易的身边。

    公孙瓒对于陆海空这一个必死他弟弟的仇人可谓是恨之入骨,对于陆海空麾下的人同样也是没有什么好感。

    之前在冀州,公孙瓒或许还忌惮陆海空的恐怖实力,如今他在辽东,陆海空在并州两人之间隔着好几个郡他还真就不信陆海空能够把他怎么样了,所以他肆无忌惮的把陆海空购买的矿物扣下来。

    不过原本对于田易他还没有打算这么羞辱的,但当他听到陆海空派来的田易仅仅只是一个书生,没有半分功名在身的时候,公孙瓒觉得自己受到了严重的羞辱,所以直接下令要将田易绑起来。

    公孙瓒到也没有想要这么弄死田易,将他绑起来之后,就给田易两个选择,要么辱骂陆海空,要么就直接被冻死!

    面对这样的选择【立才学宫】出身的田易,在寒风当中瑟瑟发抖,被冻得嘴唇都白了,头发上眉毛上都结成冰渣的他始终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在这一种情况下,公孙瓒麾下的士兵,开始往田易的身上泼水。

    那冒着寒气的冰水,泼在田易身上的时候,那刺骨的冰寒让田易的脸色又是一白,这一种体验如同身在炼狱一般。

    然而尽管是这样的痛苦,田易始终还是要紧牙关一言不发,就算是因为痛苦把自己嘴唇咬破了,也绝不出言说陆海空哪怕是一个字的不是!

    田易在辽东郡守府门外,被折腾了整整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在这两个多小时里,田易展现除了一个【立才学宫】学子应有的风骨。

    这一种不屈不饶的铁骨铮铮,就连下令折腾他的公孙瓒也稍稍有些动容。

    最后,郡守府当中传出了这么一句话‘既然他又这样的风骨,那就成全他吧!’

    这话几乎是等于宣判了田易的生死了,面对死亡,田易有过挣扎,但却没有背叛,最终闭着双眼慷慨赴死!

    然而就在公孙瓒麾下的士兵准备一刀带走这一个可敬的书生的时候,一身雪白斗篷的女人带着几十个黑衣人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

    领头的那一个女人那一双冰冷的双眸在看到田易的时候,稍稍流露出一丝赞赏,她欣赏任何对于陆海空死忠的人。

    实际上,田易也是倒霉,他如果不是遇到月影亲自主管这一件事的话,他是不需要吃这么大的苦,或许在他被绑上去的那一刻,就有人将他救下来了。

    但他遇到的偏偏是月影,所以他就倒霉了,需要用这漫长的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来证明自己的忠诚。

    不过尽管煎熬了两个都小时,但当田易看到那一个一身雪白,如果雪中精灵一般的女人出现,并且挥手间解除了他的捆绑,顺手将一颗丹药塞进他的嘴中的时候,田易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就这么死了貌似也无怨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这一个可怜的书生昏迷了过去。

    而田易昏迷了,公孙瓒麾下的那些士兵可没有,他们在看到田易被月影救下之后,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围了上来。

    “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众目奎奎之下劫人!”

    “你们错了,大胆的不是我们,而是公孙瓒!”

    而几乎就在他们这话说出来的同时,那雪白色的身影动了起来,顷刻间的功夫,这围上来的几十个士兵的脖子全部被划开了。

    在他们脖间绽放出血色的花朵,一个个倒下去的同时,月影的身影和鬼影卫的身影已经从他们面前消失了。

    公孙瓒天真的以为自己和陆海空之间隔着几个郡上千里的距离陆海空就拿他没有办法了,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陆海空想要对付他,其实根本就不用出动军队,单单一支鬼影卫就足够了。

    由武力突破90的月影亲自出手,公孙瓒在羞辱折腾这田易的同时,彻底断了和平解决的渠道,他的噩梦也正式开始了。

    公孙瓒的郡守府有防御系统,一般刺客近不了,但月影并不是一般的刺客。

    虽然她并没有拿下郡守府的能力,但在郡守府当中活动的能力总是有的,既然公孙瓒作死的话,那刚刚突破武力90的月影倒是不介意试一下身手。

    从月影救下田易开始,公孙瓒就活在噩梦当中。

    月影也不去破坏暗杀公孙瓒麾下的武将,她就专门盯着公孙瓒身边的人杀。

    三天的时间,从公孙瓒身边的侍卫开始,伸展到婢女小妾,一个一个的将公孙瓒身边亲近的人,用各种千奇百怪的方式在公孙瓒的面前杀死。

    月影这家伙在突破90的时候,虽然没有得到荆轲的传承,但是她得到了一把神话级别(伪神兵)的【残虹】,还有一套刺杀手段的传承。

    于是乎,月影就把她得到的这一套传承在公孙瓒的身上练手了。

    那一种千奇百怪的死亡方式在公孙瓒面前一一展开,这时候公孙瓒才发现,那一种直接被划开脖子而死的,其实是相当温和的死法。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公孙瓒见到了太多的死亡。

    有中毒在他面前吐血而死的,有在他面前被看不见的丝线割喉而死的,最恐怖的是公孙瓒最宠爱的小妾在他面前,一点一点啃食着自己的双手而死。

    这一次次诡异的暗杀,仅仅三天的时间,就让公孙瓒这一个沙场宿将差点崩溃了,

    不是公孙瓒太怂了,而是月影实在是太恐怖了。

    那一个试炼视乎放开了她心中的恶魔,让她每一次出手,让月影的手段变得更加的过激。

    在试炼之前,月影的任务更倾向于杀人,而在试炼之后,月影似乎更加倾向于诛心,比起弄死公孙瓒来,她似乎更加享受一点一点把公孙瓒逼疯的那一种感觉。

    如今的月影除了外表,和面对陆海空的时候,她已经越来越像一个恶魔了。

    或者说,她已经是一个恶魔了,只是这一个恶魔和一般的恶魔不一样,她有陆海空这一个她作为自己存在的意义。

    实际上,公孙瓒应该庆幸才是,如果不是陆海空在月影出发前要她似可而止,别把公孙瓒弄死弄疯了,他还指望从公孙瓒手中掏点好处过来的话,他现在可能已经被月影逼疯了。

    不过尽管月影留了手,公孙瓒还是差点崩溃了,仅仅撑了三天公孙瓒就撑不住了,不得不对陆海空服软了!

    在第四天来到田易的面前,不仅跟田易道歉,还在田易不可思议的目光当中,签下了巨额的赔款。

    公孙瓒这边在月影的阴影之下顺利解决了,不过在另一边,在陆海空的领地当中,那一个巨大的矿脉那边的事情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其实这一个世界有一种隐性似有若无的法则,想要得到什么样的收获,即必须付出相应的考验,那一条铁矿方面就是这一种情况。

    陆海空干掉乌延霸能够得到的只有地图,而他想要得到那一个巨大的矿脉的话,陆海空就要接受另外的考验了。

    而铁矿那边的考验是一只boss,一只实力过了100的蛟龙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