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93 惊人的收获
    域外草原,陆海空自从回了北封之后,草原这边陆海空麾下的兵马就停下了对于乌鲜两族的屠戮在也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任由胡引文那边在行动着。

    胡引文在见过陆海空之后,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把草原当中散落一地的乌鲜两族的部落集中二三十个部落,共计四五十万人。

    半个月的时间里,能够聚集起这么多人,胡引文的本事固然不可小视,但其中也有陆海空的功劳。

    如果不是陆海空把乌鲜两族彻底打趴下了,杀怕了,胡引文也不可能扯起陆海空那边的大旗就能够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拉起这么多人。

    当然胡引文在收拢着乌鲜两族的散落一地的部落之外,也没有忘了完成陆海空交给他的任务。

    半个月的时间里,胡引文从这几十个部落当中,以及那些原本的大部落没有来得急带走的物资当中,收集起了一笔相当惊人的财富出来。

    草原乌鲜两族的实力在陆海空看来不堪一击,但实际上,在陆海空崛起之前,他们一直都是并州边境头上的饿狼,时不时的就会入侵一下边境,没一次入侵都会抢点人,抢粮食还有金子。

    陆海空这时候一朝把他们打趴下了,从他们的手中得到的,那是很多部落几十年上百年的积蓄,虽然可能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但也是一笔相当惊人的财富,这一笔财富惊人程度连胡引文自己都不敢相信。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他收集起了的财物光是金就多达一两亿金之多,再加上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算起来至少有将近三亿金左右,这几乎相当于陆海空并州一年五分之一的收入了。

    当然这是一笔相当巨大的财富,当然这绝对不会是草原各部落当中的全部财富,甚至可能在五分之一都不到。

    不过在乌鲜两族看来,这样的付出已经足够多了,应该足以满足陆海空的胃口了。

    在乌鲜部落的很多人看来,陆海空和古往今来那些征服草原的强者一样,打完了就走不会在他们草原这边久待的,既然他们打败了,那就拿出一点家底满足一下陆海空把陆海空打发走了就好了。

    绝大多数的乌鲜族人都觉得,只要打发了陆海空满足了陆海空的胃口,接下来大家就能够各过各的回到原本的生活当中去了。

    这样的想法很好,也很甜,但注定不可能实现的!

    域外草原,王替的临时军营内,胡引文将自己聚拢,或者说,应该是乌鲜两族的战争赔款来到了这里。

    胡引文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再次见到陆海空,然而这一次他见到的确实一个清秀的青年。

    这时候已经快要进入腊月了,草原之外的温度已经相当的寒冷了,所以这时候那一个清秀的青年身上穿着的是一身稍显臃肿的棉衣,浑身上下包裹得很是严实,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风度可言。

    然而对于眼前的这一个男人,胡引文却丝毫不敢小看,毕竟两人见面之后对方仅仅只是寥寥的几句话,就在不知不觉当中掌握了主动。

    而且面对这一个男人,胡引文总有一种赤裸的感觉,仿佛自己的任何掩饰,任何谎言在他的面前都不可能奏效。

    这一种感觉下,让胡引文在把自己带过来的礼单递给荀攸的时候,心中稍稍有些担心。

    荀攸接过胡引文手中的礼单,从头看了下来。

    或许由于是天赋或者说性格的原因,荀攸在了解一些数据的时候,总会很仔细,对于胡引文递过来的那一份礼单,荀攸是一行一行的看下来。荀攸可不仅仅只是看这一份礼单,以他的天赋他的能力,他在看着眼前的这一份礼单的时候,他有能耐有本事顺推出如今乌鲜两族的真正家底。

    诚然,眼前胡引文送过来的这一笔‘战争赔款’确实是相当巨大,但这‘区区’三亿可远远满足不了陆海空的胃口。

    之前在黄巾之乱的时候,陆海空因为是在大汉的土地上,因为身上披着官皮的原因,没有真正的出手收刮,到后来带回去的也仅仅只是摸金校尉的那些成果,所以一战下来带回去的只有一两亿。

    这一次可不一样,他这一次下来的可是草原,是外族人,从这些的手中收刮战利品对于陆海空这一个胜利者来讲可是应有之义,再加上并州那边确实是出现财政困难了,所以回到并州之后不久,陆海空就传令给荀攸,绝对要让鲜卑族和乌桓族这几十年来从并州抢走的全部还回来!

    所以荀攸格外认真的看着手中的这一份礼单,这一看下来就是一两个小时。

    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荀攸的眼睛一直盯着眼前的这一份礼单一言不发,荀攸不说话,胡引文当中也不会更不敢站在这时候打扰人家,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胡引文虽然是一个鲜卑族人,但由于身体瘦小的原因,从小就弃武从文学习汉家的文化,被汉家文化滋润了一二十年下来,这个时候的胡引文其实跟一个汉家的书生也没有什么差别了。

    而胡引文最引以为傲的,是他养气方面的功底,他虽然不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在生死危局面前他还是能够做到不被情绪所左右的。

    但这时候在荀攸面前,在这短短的两个小时里,胡引文却感觉到自己的心境正在崩塌,他从来没有感觉到无言是这么恐怖的事情,两个小时会是这么的漫长。

    终于,在漫长的等待当中,荀攸把那长长的礼单合上了,在那一份礼单被合上的同时,胡引文感觉自己吊在胸前的一口气终于是被轻轻的放了下来。

    “荀先生,我……”

    憋了两个小时,心中稍稍显得有些慌乱的胡引文这时候准备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的时候,却看到荀攸摆了摆手。

    “胡引先生,我有一事不明想向您讨教。”

    “荀先生说笑了。”胡引文胸中刚刚舒缓下去的那一口气,又提了上来,心跳稍稍加快了一些。

    荀攸眼中精芒一闪:“我是应该称呼你为胡引首领呢,还是应该称呼你为胡引大人呢?”

    听到这话的时候,胡引文当场愣住了,一开始还有些不明白荀攸的意思,但胡引文确实也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人物,下一刻立刻就明白了荀攸这话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胡引文当即站了起来:“胡引文当是愿意为陆大人赴汤蹈火!”

    说这话的时候,荀攸可以看到胡引文的额头细小的汗珠冒了出来,心中知道,胡引文是听懂了他这话的意思了。

    “这样的话,我希望胡引大人在多尽一份力!”荀攸说着,将手中的这一份礼单推了回去。

    胡引文似乎早有觉悟,在荀攸把礼单推过来的时候,立刻就把那一份礼单接了过来。

    看到胡引文把那一份礼单接过去之后,荀攸淡然一笑直接端茶送客了:“胡引大人事务繁忙就先去忙吧,希望下一回胡引大人过来能够给主公献上一份让他满意的礼单!”

    然而胡引文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这一个帐篷当中站了一下。

    “怎么,胡引大人还有什么事情吗?”

    胡引文迟疑片刻:“想向先生借点人!”

    胡引文这话一出,荀攸的嘴角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三个小时后,胡引文将送过来的数百车财物尽数放下之后,带着自己手下的人,还有一千浴血骑兵离开了军营!

    胡引文是一个聪明人,他在荀攸问出那一个问题的时候,就知道荀攸是什么意思了。

    荀攸是要让他摆正自己的位置,同时也是在给他一次机会,很明白的告诉他‘你送上来的这些东西不够’!

    而荀攸也不仅仅只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战利品,胡引文自己跟陆海空承诺过,要帮陆海空管理草原,而这差事那里有那么容易的。

    胡引文的身份如今往大了,往通俗的地方讲就是一个‘函奸’,陆海空是不可能让他在乌鲜两族有什么声望获得什么拥戴的,既然要帮陆海空做事,胡引文就要彻底倒向陆海空,就要当陆海空的白手套,这一种脏活累活他得干!

    如果胡引文不能成为乌鲜两族都惧怕唾弃的人,走出去要是不能被恨得戳脊梁骨,那陆海空怎么会放心用他呢?

    胡引文也清楚的知道了这一点,明显在那两个小时的等待当中摆正了心态,所以他带了赵二带了一千浴血骑兵回去。

    回到部落的胡引文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为陆海空收刮草原的财物。

    这时候的他一反之前的温和,直接以最血腥最残酷的方式来进行。

    半个月后,当胡引文再一次回到军营的时候,他带来的是上一次四倍的物资!

    而胡引文没有带道王替军营的,还有那数千滚滚的人头,和留在自己身上的那乌鲜两族的痛恨。

    从这一刻起,胡引文就知道,自己彻底上了陆海空的船了,一旦他从这一个船上下来,或者被陆海空抛下,那他就将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