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63 胜负
    从一开始,其实从一开始长孙弘就知道,自己的这一大盘棋都是要为他人做嫁衣的。

    这一点上,从他以长孙弘的身份出场之后,他的心中就有数了,因为这原本就是他设计的。

    他兢兢业业的在组织着,在下着这一盘的棋,他甚至不惜把自己当作别人的棋子来用,帮助6海空帮助戏志才清洗并州的那些不安分的势力,让6海空能够更加轻松牢靠的掌握并州。

    他之所以这么做,为的就是眼前的就是眼前的这一刻。

    他从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6海空麾下的产业,也不是6海空的势力,他从一开始瞄上了的就是6海空麾下的席谋士。

    一方面是他很清楚,一旦他把6海空的谋主除掉了,6海空基本也就废了一半了。

    没有一个顶尖的谋主为6海空在背后操持的话,6海空怕是想要掌握麾下的势力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他看来,戏志才就像是6海空一面最为坚强的后盾,想要动6海空那就必须要先把戏志才除掉了。

    而除了这一个原因在之外,另一方面,作为异人当中最顶尖的谋士,,他没有np那一种想要辅佐一位明主成就一番事业的想法,他们更像是春秋时期的纵横家,这一群人当中,往往更加享受的是那一种以天下为棋纵横天下的那一种感觉。

    所以他更想要和戏志才面对面的来一场对决,他想要看看到底是他魔高一尺,还是戏志才道高一丈,正如戏志才所说的,他想要的是击败戏志才的成就感!

    而眼下他终于做到了这一点,在他把戏志才的脖子捏在手中的时候,长孙弘知道自己成功了。

    尽管身为异人,长孙弘很清楚,相当多的反派都是死于话多,但是尽管是这样,在这时候控制住戏志才的他还是没有第一时间就下杀手将戏志才斩杀了。

    一方面是作为胜利者,而且还是颇为艰难的胜利者,对于他来讲,如果在胜利之后不能享受一下胜利者的殊荣的话,品尝一下胜利者的成就感的话,他苦心谋划一年,甚至不惜以自己为棋子的胜利将没有任何意义。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在那拿住戏志才的时候,他清楚的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落在了他的身上,这一刻长孙弘很清楚的知道在这一个房间附近的防护绝对是天罗地网级别的,他这时候只要敢杀了戏志才他自己也绝难活下去。

    对于长孙弘来讲如果是同归于尽的话,那他就不算是胜利。

    作为一个胜负心极强的人来讲,他要做的不仅是要拿下戏志才还要安稳的离开这里,在这一种情况之下,长孙弘不能也不会在这时候弄死戏志才的。

    一把捏住戏志才脖子的长孙弘,无视那满身的压力,以胜利者的姿态笑着问道:“意外吗?”

    戏志才点了点头,在脖子被人捏在手里的情况下,有些艰难的回应道:“有点!”

    长孙弘淡然一笑:“我也没有办法,正如你说的,你手中掌握的资源优势太大!鬼影卫、你麾下的情报组织,甚至还有投靠你们的世家,掌握着这么绝对资源的你,我想要赢下来并不容易。”

    “现在这个并不是,或者说不只是你最终的目的吧?”脖子被拿住的戏志才道。

    “你猜到?也是,都图穷匕见了,以你的智慧不可能察觉不到的,你面前这一盘棋只是我摆出来的一半,真正的好戏从现在才开始上演呢!”长孙弘指了指面前的那一个棋盘说道。

    “你怎么就确定你面前的这一盘棋,不是你想要下的那一盘呢?!”

    听到这话,长孙弘的脸色一变,他当然不可能挺不错戏志才的话外之音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此,戏志才也没有直接回应什么,只是把目光落在了那一个棋盘上。

    长孙弘在看到戏志才的目光落在棋盘上的时候,脸色不由得一变。

    “你为什么不试着把这一盘棋翻过来看看?”戏志才在这时候,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长孙弘的脸色彻底变,他毫不怀疑戏志才这话的真实性,尽管没有把那一个棋盘翻开,但他很清楚的知道,棋盘的背后绝对会是另外的一局棋局。

    这也就意味着,自己这一年所有的算计全部都在人家的掌握之中,不管是明面上的还是暗面的。

    这样的情况,对于自己的智商相当自负的长孙弘打击不小。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小心谨慎了,明面上下了一盘大棋甚至是不惜以自己为棋子,背面上同样也下了一局,这一种一环扣一环的棋局花费了他相当多的精力。

    没有想到到最后居然全部被人看破了,这一种打击怎么可能小呢?

    要知道,对于他来讲,他这一年可完全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干的,就专心准备怼这戏志才,而反观戏志才那边,虽然长孙弘不知道他这一年的时间里在做什么,但绝对不可能是专心致志准备应付和镇压自己的。

    一方面是全力而为,一方面是分神镇压,他居然还是以完败收场,这让他长孙弘情何以堪?

    不过长孙弘的脸色很快的又恢复了一丝血色,嘴角也再一次露出一抹有些勉强的笑容:终还是没有能够在智力上斗过你,不过看起来我貌似幸运了一点,最后的胜利还是属于我的!”

    对于长孙弘的这话,戏志才淡然一笑,从始至终戏志才一直保持这淡然的态度,就算是脖子被人捏住,人家只需要轻轻的一捏就能够将他的脖子扭断他也完全没有一丝动容。

    “如果你说的是捏住我的脖子不放算是胜利的话,那么确实是如此,不过我猜你不会动手杀我!”

    “哦?你就这么确定?”长孙弘冷笑着,捏住戏志才脖子的手紧了紧。

    他能够感觉到,戏志才这时候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一丝防护力,以自己高达8o的武力在手,只要自己轻轻的一捏完全可以将这一个顶级的历史谋士带走了。

    但正如戏志才所说的,他暂时不打算动手,因为一旦动手也就意味着他彻底失败了,他虽然还有最后的手段可以用,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要用那一种手段逃生。

    在长孙弘用劲那一刻,戏志才的脸色一阵潮红,看上去很是痛苦,戏志才的脸上却始终挂着微笑。

    “长孙兄,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用这一种方式来交谈。”

    “不,作为一个失败者,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估计连和你平等对话的权利都没有。”

    长孙弘摇了摇头,在回应的同时思考着如何摆脱眼前的困境,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在摆脱困境的同时也要把戏志才带走。

    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他在没有第一时间动手斩杀了戏志才之后,他就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机会了。

    就在他捏着戏志才的脖子两个人这么对峙着的时候,戏志才突然轻轻喊了一句:“滚滚!”

    边上自己在玩的滚滚一愣,歪着头有些不解的看着长孙弘和戏志才,似乎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在干什么。

    随后滚滚貌似现了长孙弘对于戏志才的恶意,滚滚顿时就很不高兴了,那一双肉乎乎的小爪子一撑直接站了起来,迈着小短腿向着长孙弘走了过来。

    然而滚滚那边刚刚开始行动,长孙弘立刻就已经察觉到。

    实际上,戏志才抱着滚滚进来的时候,他第一眼就落在了滚滚身上了,他不是一个大意的人,特别是在如今这一种环境之下,任何一点变故都可能让他的计划彻底失败,所以对于算是意外出场的滚滚他一开始就不着痕迹的使用观测技仔细的观察滚滚。

    也正是因为有了观测,他才没有把滚滚放在眼里,因为他的技能告诉他,这一只滚滚的武力只有2o而已。两个拳头大小的家伙能够有2o的武力已经很出乎他的预料了,所以长孙弘直接把它化作卖萌用的萌宠了。

    不过虽然不认为这小家伙有什么威胁,但这时候它既然是遵从戏志才召唤过来的,在滚滚向他走过来的时候,长孙弘还是下意识一挥手,打算把这一个卖萌的家伙抽飞了,把这一个潜在的危险彻底排除在外!

    然而就在他一挥手的同时,他突然之间感觉,自己的眼前一花,紧接着他的抓住戏志才那一支手一疼,随后他就看见自己的手臂和自己的肩膀已经脱离了,然后就是一股恐怖的巨力涌了过来,他直接飞了出去。

    长孙弘一直在被拍飞出去之后,还没有落地呢,就已经被扑上来的巨大化的滚滚牢牢按住了。

    一个瞬间的功夫,滚滚就完成了两个拳头大小卖蠢卖萌的萌宠,到两米高很是雄壮的魁梧巨兽的转变,而在巨兽转变的同时,武力8o的长孙弘直接被暴力碾压了。

    这时候戏志才揉了揉脖子,来到长孙弘的面前:“我说的换一种方式来聊天的意思是,比起被你捏着脖子交谈,我更喜欢现在的这一种聊天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