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57 双荀去留
    从陆海空军团重组当中,不难看出这家伙磨刀霍霍着准备对乌鲜两族动手了。

    如果以双方的实力对比来讲,这一场战争对于陆海空而言难度并不算大,虽然对方在军力上,可能远胜于陆海空,但凝聚力上战斗力上就远远不如了,一旦开战陆海空应该能够迅速将对方打得落花流水才对。

    不过在这一场战争打响之前,陆海空还有一些小小的问题需要处理一下。

    这四个月以来,得益于荀氏叔侄两位免费的劳动力帮忙。

    陆海空掌握的五原、云中、定襄、还有雁门四郡发生了不少的变化,由于四郡的世家被陆海空牢牢捏在手里,而并州边境的外族,在陆海空就任州牧之后就不敢再犯边境,所以四郡的百姓有了一个比之前好了相当多的生存环境。

    而在这一种情况下,在这两位叔侄的帮助田丰主持之下,四郡之地大兴水利,大力发展农业开垦荒地,仅仅四个月的时间,就让四郡中的耕地扩大了三分之一,而陆海空也成功将四郡的粮税捏在手中了。

    在拿捏住这个之后,目前并州的四郡勉强可以做到自给自足了。

    这里说的自给自足并不是说养活那些百姓,而是那些百姓上交的粮税够陆海空养活底下那十几万军队的,当然这里的养活也指的也只是日常的粮草补给和粮饷而已,并没有把装备训练战争和抚恤等费用算上,不过单单是这样,每年也为陆海空至少省下了上数千万的费用。

    这还不是四郡的全部潜力,而且陆海空这边的手也在向着四郡之外的地方伸过去,一旦陆海空真正掌握了整个并州,光是粮税就能够让陆海空养起数十万大军了。

    不过就在陆海空想要把手伸进五郡的时候,出现问题了,这问题到不是五郡那边世家的阻力,他们的阻力倒是有但远远达不到让陆海空感觉到麻烦的程度,真正麻烦的是主持这件事的荀氏叔侄准备撂挑子不干了,这就很要命了!

    虽说这一件事情,陆海空让田丰他们一起搭手干,但陆海空麾下的文臣严重的不足,如果这时候没有了荀氏叔侄的话,田丰一个人固守和开阔四郡有余,但想要进一步把手伸到了四郡之外的地盘就力有不逮了。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陆海空是很想要把荀氏叔侄留下来。

    不过荀氏叔侄从一开始就是被陆海空强拉着留下来的,如今人家已经免费帮他做了几个月的义工了,现在人家请辞陆海空也不好拒绝不是?

    于是乎,这几天陆海空就有点躲着那两叔侄的意思。

    不过眼下陆海空还真有点躲不过的意思了,如今陆海空出征在即,很多的事情陆海空都需要和戏志才商量核对,而如今荀氏叔侄就在戏志才边上好整以暇的等着他呢,这下子陆海空就再也避不开了。

    “算了算了,该面对的早晚是要面对的。”从交易市场那边出来的陆海空轻叹了一声,直接向着戏志才那边过去了。

    果然,陆海空来到戏志才这边的时候,荀氏叔侄两人正好整以暇的在那边侯着,戏志才在忙碌着各种工作的同时,这两叔侄在边上一壶清酒,几碟小吃,一人捧着一本书在那边看着,一副好不自在的样子。

    两人看到大步而来的陆海空,面上都露出了笑容,纷纷站起来见礼:“陆大人!”

    两人的这一声陆大人,也让和他们仅仅一墙之隔,正在工作的戏志才微微一愣,以他对于陆海空的了解,他这时候貌似来得有点早了,以陆海空对于这两个人才的渴求程度,他应该会正等一段时间才对。

    陆海空的提早出现,让戏志才稍稍有些错愕,手中的工作也暂时放了下来,关注着那边陆海空和荀氏叔侄之间的交流。

    从陆海空到场开始,荀彧在简单的寒暄之后,就开始提出辞行了。

    让戏志才很吃惊的是,对于荀彧的辞行,陆海空在几乎是象征性的挽留之后,就直接同意了。

    这一种做法,不仅仅是戏志才,就算是提出辞行的荀彧自己也懵住了,以陆海空之前的表现,他现在应该是会极力挽留才对,怎么突然间这么轻描淡写的就同意了呢?

    荀彧原本准备用大量的经历来说服陆海空,这下子,陆海空的这一个举动让他有种大锤轰在水面上的那一种不着力感。

    不过荀彧不愧是荀彧,迅速的把心态就调整过来了,不管陆海空是处于什么目的这么容易说话的,总之他的目的达到了那就行了!

    四个月的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算短,足够荀彧看清一个人了。

    尽管四个月间,他和陆海空的接触甚至不如荀攸和陆海空的接触多,但是对于陆海空他也是有一个算得上是详尽的了解的。

    在他看来陆海空此人,虽然圣眷极重但本身却并不是一个忠君爱国之人,陆海空身上有着太重的匪气,行事霸道,而且缺少安全感,一直把把军事力量的提升放在第一位。

    这样的一个人,一个不小心,很容易就会走上一条不归路。

    更让荀彧气恼的是,戏志才明明知道陆海空这时候的状态有多危险,却还一直放任他这么下去,完全没有想要把陆海空那一种危险的想法遏制在摇篮的意思,甚至隐约有一种推泼助澜的意思。

    为了这事,荀彧不止一次和戏志才争辩过,次次他都和戏志才争得个面红耳赤,但始终没有让戏志才改变。

    既然他留下来无法改变什么的话,那他只能选择离开了,他要去找自己的,能够中兴汉室的道,他甚至已经做好把陆海空当中假想敌的准备了。

    在他看来,尽管陆海空麾下又戏志才和田丰这等人物相助,底下还有不断生产人才的立才学宫,势力日益强盛,但只要他们叔侄两人联手,在找到一个明主,一定能够遏制住陆海空这一头被野心操作的饿狼的。

    在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是欲擒故纵也好,是真心放人也罢对于他来讲都不重要,只要能够离开这里就好。

    在请辞之后,荀彧也没有多和陆海空寒暄,他并不觉得自己和陆海空之间有什么好聊的,所以在请辞之后,荀彧直接起身准备离开了。

    而就在荀彧起身的时候,他猛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了,自己起身了,但自己的侄子却没有站起来,他还坐在那里完全没有要起身离开的意思。

    仔细回想,整个过程当中,他似乎完全没有说过一句话,联想到这四个月来荀攸和陆海空的频繁接触,再加上现在的表现,荀彧顿时脸色一变。

    “公达,你?”

    “公达先生答应过陆某,要陪陆某去一趟草原!”陆海空在荀彧开口的同时,出声应道。

    听到这话,荀彧顿时脸色一变,就连一墙之隔的戏志才也微微一愣,他最近都在忙于各种事务,连他都没有注意到陆海空是什么时候和荀攸搞在一起的,不过戏志才一愣之后,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微笑。

    “文若我以答应主公,帮他主抓攻略草原的这一战,所以这一次怕是不能陪你离开了!”荀攸这时候,终于把手中的书籍轻轻放下,看着荀彧郑重其事的说道。

    其实荀氏叔侄说是叔侄,但真抡起年纪来,荀攸这一个当侄子的还多了六岁,如今荀攸二十八岁而荀彧却只有二十二岁。

    其实这个时候,两人无论是从才学上,还是从心智上,作为荀攸都隐隐然比荀彧要高出一分,只是他平时低调没有怎么冒头,再加上荀彧年仅二十二岁,心性其实还没有定下,经常无意识的会站出来抢走风头,还有叔侄的名分在那里,才会给一种荀彧比荀攸出色的感觉。

    甚至连荀彧自己潜意识当中,也隐隐然有一种自己凌驾与荀攸之上的那一种感觉,比如这一次的请辞就是他单方面的决定,甚至都没有和荀攸聊过,所以才会出现眼前的这一种情况。

    眼下看着淡然的回望这自己的荀攸,一种复杂的情绪涌上了荀彧的心头,让他有一种自己被背叛了的那一种感觉。

    实际上,这个时候的荀彧才二十二岁,历史上他是二十六岁才被举孝廉的,这时候他算得上的初出茅庐,面对这一种情况难免会有些激动。

    在这一刻,荀彧的眼睛顿时就红了,他非常想要大声的质问荀攸,为什么要选择陆海空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要投靠这一种从底层上来的,带着一身戾气和霸道的男人,为什么要选择这一个充满野心没有一点忠义在胸的人。

    但荀彧都没有问出口,不是因为陆海空就在他的身边他不敢问出口,而是荀攸那平静的目光告诉他,他的问题可能会得到一个他不想要得到的答案。

    所以荀彧在那里站了很有一会,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荀彧静立的那一段时间里,陆海空很清晰的看到了荀彧的情绪变化,从原本的愤怒变成了平静的过程,他仅仅只用了几分钟。

    在荀彧彻底平静下来之后,原本的愤怒消失不见,再一次恢复了原本温润如玉的气势。

    温文尔雅的向着陆海空和荀攸行了一礼之后,直接转身大步离去。

    看到荀彧如此的养气功底在那里,陆海空的眼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失望。

    如此大好的人才居然不能留在手中,这对于他来讲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遗憾,所幸的是,在这一个遗憾之前陆海空把另外一个人才留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