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53 蒙恬的属性成长模版
    【恭喜您,您获得【随机获得一个先秦历史武将模版】奖励,是否领取?】

    直到系统提示响起,陆海空才相信这次系统没有在玩他,直接把这一个任务奖励送了过来。

    对此,还没有把那一个武将模版领下来的陆海空,到还没有敢过于高兴,免得乐极生悲,系统待会直接给个普通的先秦历史武将的模版就悲剧了。

    抱着只有拿到手里才是自己的想法,陆海空没有丝毫耽搁,直接选择把这一个先秦的历史武将模版领取了下来。

    【恭喜您,您获得先秦武将蒙恬的属性成长模版!】

    随着一道系统提示响起,一块令牌出现在陆海空的面前,陆海空目光一凝,这一块令牌的属性就尽收眼底。

    武将模版令(蒙恬)

    四维成长上限

    武力:99,政治:85,谋略:80,统帅:90

    说明:此模版以蒙恬巅峰时期作为蓝本。

    ps:此模版有一定的使用条件

    1,模版的使用范围只能是数据np

    2,模版的使用者必须是新生完全没有智能的数据np

    陆海空看到这一个模版的时候,顿时眼前一亮,不愧是先秦名将,这属性彪悍得一塌糊涂。

    不过随后看了后面两条使用条件之后,陆海空稍微有些皱眉,这样的使用条件摆在那里,那完全是说陆海空需要一点一点手把手把这一个顶级的名将自己培养起来的。

    这样对于陆海空而言稍微有些麻烦啊!

    不过为了一个顶级名将,而且还是武力和统帅兼备的名将,陆海空倒是愿意受一下这一个累的。

    陆海空也没有多少犹豫,直接起身回到了山寨兵营当中,随手招募出十个山贼。根据那些使用条件,陆海空最终也只能把这一个模版用在山贼上了。

    招募出这十个山贼的时候,陆海空稍稍有些意外的是,他的运气貌似挺不错的,十个普通的山贼当中他居然招募出一个山贼头目来。

    这个就有点意思了,陆海空这明显是遇到了那千分之五的几率了,山贼等阶没有【精锐】【卓越】之分,要么就直接上一步变成【山贼刀扑手】(精锐)之类的,要么就直接变成山贼头目,被陆海空招募出来的那一个明显运气好一点直接变成了山贼头目。

    陆海空见状眼前一亮,把那山贼头目叫过来看了看。

    发现这家伙由于是招募提升的关系,虽然有着山贼头目的属性,但其他方面上完全是白板,既没有什么武功心法同时也没有掌握武技,甚至连智能都没有被开起了。

    这一种情况下,对于陆海空而言不正好是一个使用模版的最好对象吗?陆海空直接二话不说,把蒙恬的模版使用在了它的身上。

    【是否使用先秦历史武将‘蒙恬’的模版?】

    陆海空一点头,随即他手中的那一块令牌就轰然粉碎掉,令牌变成一道道绮丽的光彩落在了那一个山贼头目的身上。

    这是一个蛮玄幻的过程,但却并不是一个太漫长的过程,十几分钟之后,陆海空麾下就又多了一个拥有顶级天赋,甚至一定程度上可能继承了‘蒙恬’的记忆的人才了。

    陆海空把这山贼头目带在身边,取了个谐音命名为蒙田。

    ………………

    陆海空那边获得一个顶级天赋的人才的同时,潘凤这边正陷入苦战当中。

    其实说是苦战有些不恰当,应该说潘凤这时候是在垂死挣扎才对!

    以千敌万甚至是敌十万这一种事情倒也不是不可能,至少他家主公就创造了数次这一种奇迹,但尼玛陆海空那个是骑兵,拥有机动性的优势而且麾下的士兵个个都会【嗜血狂战】这一种恐怖的越战越勇的兵种特性。

    而反过来看潘凤,这家伙有什么?

    他麾下就只有三千山贼亲卫,虽然有一个小城作为防御工事,但在这个小城之内,他们还有一个核心的聚义大厅要他们镇守,一旦聚义大厅被攻破了,那么潘凤也就意味着战败了。

    士兵士兵不行,机动性机动性不行,甚至还被钉死在了这一个小城当中,潘凤完全想不到这一场战斗他有什么可以胜利的理由。

    事实上,这一场战斗,从一开始潘凤就没有胜利的可能,别说是他,就算是把陆海空和他的位置调换过来也一样,陆海空也同样不具备一丝胜利的可能性。

    这一种绝对的实力差距下,任何计谋都是没有半点用处的。

    而一场试炼考验的从一开始就不是潘凤如何在这一种绝境当中翻盘,而是在这一种战争当中会有怎样的表现。

    从第一轮面对陆海空时候潘凤的不作为,让潘凤的身上不可避免的被打入了怯战的标签,所以潘凤这一场试炼当中,应该做得是把自己的这一个标签给撕下来。

    然而这时候的潘凤已经不知道什么怯战不怯战了,甚至连试炼他都已经忘记了,这时候的潘凤带着麾下的以及死伤过半的山贼亲卫,在已经被攻破一半的小城当中,死守着聚义大厅。

    潘凤在被陆海空虐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跟陆海空说,一旦真到了战场上,敌人就算是成千上万的来,他老潘也不会怂的。

    每每这一时候,潘凤能够得到的,当然只是陆海空的戏谑调侃了。

    不过戏谑归戏谑,调侃归调侃,对于潘凤的这话,陆海空从来就没有反驳过,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潘凤对于陆海空和典韦的怯战,与其说是一种畏惧倒不如说是一种亲近的表现,这家伙骨子里就不是一个怂货。

    在这一种近乎绝境之下,潘凤没有一刻想到要撤退,带着麾下仅有的三千山贼亲卫顽强的抵抗着波才的十万大军!

    凭借着简陋的防御工事,和那仅有的三千人,潘凤硬生生挡住了波才那边十万大军的好几轮进攻。

    一直坚守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潘凤麾下的三千亲卫在战至最后一人,他本身在被波才利用士兵消耗了极大的体力之后,最后被波才麾下的几员历史武将练手围剿,最终死在了战场之上!

    当潘凤被波才麾下的大将彭脱一枪捅死之后,潘凤发现,本该死了的自己意识还是保持着清明,而他眼中的这一个战场,却仿佛在一点一点的离他远去。

    原本对方的马鸣声,以及胜利的呐喊声,还有不变的鼻尖的那浓郁的血腥味也在一点一点的远去。

    潘凤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他再一次来到了那一个纯白色的空间上。

    在这一个空间当中,那一个身材魁梧的身形模糊的家伙正扛着一把战斧站在正中央。

    “你的战斗我看了,从头战到最后一刻,拼光了麾下的士兵,甚至是在自己的小命被人取走之前,你所护卫的聚义大厅都没有被摧毁。”

    那人边说着,边向着潘凤走了过来,那浑厚的声音当中,仿佛是多了几分敬佩:“从一个武将的角度来讲,对于你的战斗方式我很满意,但从一个试炼官来讲,有些问题我必须要问你!”

    “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只是一场试炼,这一场试炼当中,你永远不会真正死去,所以你才会这么不惧生死的扛到最后?哦,这样问可能有些绕,我们直接一点,你之前的战斗如果是在必死的情况下,你还能够像刚刚那样子战到最后一刻吗?”

    这人的问题还是一如既往的尖锐,对于他的这一个问题,潘凤犹豫了一下,最终应道。

    “如果这是一场必死的战役,我需要知道我守护的是谁?是不是我家主公下令让我死守,如果是我会战至最后一刻,如果不是我会在彻底脱不开身之前离开,因为我家主公说过,在战场上我们是他的财富,在没有他允许的情况下,我们是不能够死亡的!”

    如果有熟悉潘凤的人,看到这时候潘凤圆润的回答一定会大吃一惊。

    潘凤这家伙一直以来就给人一种粗旷活宝的错觉,让人感觉这家伙就是一个莽汉一个,实际上,这家伙虽然说不上是大智若愚,但却也是一个外粗内细的人。

    对于那一个人的两次质问,潘凤两次都回答得很好,然而对方却似乎并不满意这一种回答。

    “也就是说,你之前的那一场战斗就有表演的意思咯?你的奋不顾身,你的舍生忘死,那不顾一切战至最后一人,实际上不过是为了能够通过考验是嘛?”

    对方明显曲解了自己的意思,并且这时候显得有些咄咄逼人,然而潘凤这时候却没有过辩解,犹豫了一点点了点头:“是!”

    “这样啊!”

    在潘凤回答是的那一刻,那人得语气突然就轻松了起来,没有了之前的咄咄逼人的强势,那模糊的脸上似乎也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来进行最后的考验吧!”

    那人说着,手中的战斧一顿,潘凤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这时候的潘凤并没有注意到,在他的环境发生变化的同时,那人轻轻的呢喃了一句:“希望你可别想我这样,就学了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