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09 返回并州
    豫州,颍川书院。

    戏志才和荀氏叔侄的会见结束之后,尽管这对叔侄有挽留,但戏志才还是离开了书院了。

    离开颍川书院之后,戏志才原本是打算随便租下一个酒楼暂时住下的,反正他也带不了几天,访友之后他准备要离开豫州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从颍川书院出来之后,他麾下的人就已经帮他安排好了住处,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被安排好的住处居然是他北上之前让人卖掉的故居。

    很明显,这一种事情是戏志才底下的那些人是得到6海空的吩咐去做的。

    实际上戏志才的故居被买回来并不是在戏志才回来之前,在戏志才道并州之后没有多久,在6海空一次听到戏志才身边的阿福遗憾的说起的时候,就已经记在心里了。

    只是当时条件不允许,所以一直没有什么动作,一直到6海空那边入主强阴之后,才派人把戏志才的故居买回来,只是这事6海空一直没有跟戏志才说起,所以戏志才一直到这一次回来才知道这一件事。

    在并州待了两年之后,戏志才已经把并州当作自己的家了。

    这时回到颍川,尽管是自己生活了二十来年的地方,尽管是在他很熟悉的颍川书院当中,戏志才也难在找到当初的那一种归属感。

    所以他在从颍川书院出来得到这一个消息的时候,忍不住就回到自己的故居看看,而那边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他。

    时隔近两年的时间,戏志才再一次回到祖屋之后,看着被修缮一新,却也在一些细节上保持着原有风格让他莫名舒心的小院,戏志才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

    尽管在离开之前已经做好了不在回来的准备,但不得不说,能够再次回到这里对于这时候的戏志才而言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

    不过戏志才并没有在故居久待,他简单的在故居安顿了一下,第二天戏志才就开始出门访友了。

    戏志才这时候的访友在目的上已经不是很单纯了,他这一次回颖川,除了是想要帮6海空把那一份教材整理出来,也想要帮6海空请几个政治方面的人才回去。

    只是第一方面上,戏志才完美的完成了,但是在访友的方面,戏志才并没有那么如意。

    倒不是人家看不上6海空看不上戏志才,只是戏志才回来的时机不对,这时候刚刚是黄巾之乱结束之后不久,大量的异人已经冒出了头,颍川这边原本就有不少的异人在这边盯着,他们在戏志才回来之前都已经纷纷出手了,这时候很多人基本都已经被人收拢了过去。

    当然一些顶尖的存在几乎都没有被收走,只是要不就已经出行游学,要不就是还太小,目前还修学当中。

    戏志才转了几天最后依然还是一无所获,不过这几天的时间里,戏志才的身后跟了一条小尾巴,好吧,其实也已经不小了。

    那家伙看上去十三四岁的模样,只是身材和戏志才一样的单薄,身上的服饰稍显寒酸,不过这小家伙一双眼睛却相当的灵动,更加有意思的是,在这小家伙面前,原本只认6海空和戏志才的滚滚居然会愿意让他抱。

    当然这一种情况,其实相当好解释,也不需要很长的一通根理上的解释,只需要把这一个少年的名字抛出来,‘郭嘉’两个字就是最完美的解释。

    没错,跟在戏志才身边的这一个少年不是别人,就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鬼才郭嘉,那一个被无数人拿出来和诸葛亮比拟的,三国最为顶尖的甚至是在中华历史上也是数得上号的谋士。

    只是目前这一个鬼才目前明显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年仅十四岁的他,虽然已经展现出惊人的天赋来,但依旧还是处于学习阶段,不过尽管是如此,这小家伙这时候的政治属性估计也已经过了8o了。

    这家伙原本就和戏志才相熟,同样是惊世的天才,同样出身寒门,又同样的天生以弱多病。

    如此多相同之处,让这两个家伙在冥冥中相互吸引,所以一直以来这两个家伙的感情就很不错。

    两人当中,年龄较高的戏志才一直扮演的一种兄长一般的角色,一路引导帮助着郭嘉的成长,而郭嘉也一直是隐隐然的把戏志才当中自己学习并且追赶的目标。

    对于这一个小家伙,其实戏志才一开始是打过他的注意的,想要把这小家伙拐到并州去,但最终戏志才还是放弃了这一个想法,额,应该说暂时是放弃了这一个想法。

    戏志才很清楚,这个时候的郭嘉相较于并州,还是颍川更加合适他。

    尽管郭嘉的出身寒门,但是由于他表现出来的天赋,让他得以进入颍川书院。

    戏志才对于自己的才华一直很自信,但他却从来不自负,他很清楚自己能够引导郭嘉的成长,但是相对于在他的身边,郭嘉还是在颍川书院这边才能够得到更好的成长。

    如果这个时候戏志才身边的是十八岁甚至是十六岁的郭嘉,他绝对会眉头不皱直接带走,但这时候带走郭嘉还是早了一点。

    所以尽管这小家伙一次隐晦的有点傲娇的表示想要去并州看看,戏志才最终还是拒绝了。

    当然戏志才的拒绝很有技术性,很委婉而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希望郭嘉能够留在颍川书院在学习一两年的时间,确保不会让这小家伙有什么误会。

    戏志才随后又在在颍川这边待了几天,在访友确实没有收获的情况下,戏志才最终准备离开了豫州返回并州了。

    和两年前戏志才带着一个仆人驾着一辆马车,寒酸的简单的说走就走的离开不同,这一次戏志才带了一支上百人的队伍,光是回去的准备就要两三天的时间。

    而戏志才是空手而来,但是回去的时候确实满载而回的,凭借着6海空的金钱,以及戏志才在颍川的人脉,让他在颍川这边购置了大量的书籍。

    在会并州的车队上,光是运送书籍的马车就有十来辆之多,排场极大!

    只是尽管排场不小,这一次来送他的也就多了一个人,两年前他离开时是荀彧和郭嘉为他送行,这时候他离开送行人也就多了一个荀攸而已。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送我了。”戏志才看着那一个出了颍川书院就有十来天没有见的老友,嘴角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

    荀彧的脸色黑了黑:“我本来不想来的,被公达强拉的。”

    边上的荀攸倒也没有掀自己叔叔的老底,淡然一笑对戏志才一礼:“志才兄,此去并州路途数千里风霜,还请多多保重。”

    戏志才点了点头:“公达兄若有兴致的话,可以来并州一游,志才必定扫榻相迎。”

    “你还别说,我和公达还真有这个想法,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段时间我们应该会去一趟并州!”边上的荀彧接口道。

    而他说到并州的时候,一双眼睛精光一闪,目光变得深远了起来。

    戏志才看到这一幕心中一阵轻叹,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一个好友要去并州是干什么去的,尽管对6海空的戒心已经降下了一些,但对于6海空荀彧终究还是有些疑虑想要亲眼去看看,这6海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物。

    戏志才眼角带着笑意:“欢迎!不过这一段时间并州那边估计会有些忙,文若要是过来的话,一定要做好被我拉壮丁的准备。”

    荀彧的目光收了回来,落在戏志才的身上:“我倒是没有问题,就怕到时候你们家州牧大人未必敢用我。”

    “放心吧,那位不会让你失望的!”

    荀彧的脸上倒也真流露出了一份期待:“行,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最迟三个月后,我和公达会去一趟并州!”

    在荀彧说出这话的时候,他边上的少年郭嘉废了好大的劲才没有把‘我也要去’说出口。

    从昨天开始,在知道戏志才要离开的时候,郭嘉的情绪就一直不是很高,今天在送行的过程当中,郭嘉也几乎没有说一句话,就这么愣愣的站在一边。

    尽管已经是第二次送别了,但对于戏志才的离开郭嘉依然还是有些不舍。

    戏志才在和荀氏叔侄道别完了之后,来到小家伙的面前,沉默了一下之后,伸手在郭嘉的肩膀上拍了拍:“我在并州等你!”

    郭嘉一愣,猛地抬起了头,看着戏志才真挚的眼神,眼一红,不过这家伙很快的把面转到别处去了:“哼,我可没有答应要去什么并州呢。”

    这郭嘉小傲娇的表现,让戏志才几人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行了,时间不早了,诸位就送到这吧,我们并州在见吧!”

    戏志才向三人一礼,随即直接转身走上了马车。

    随后这一支二十来辆马车组成的车队,就在百来个山寨亲卫的护卫当中,开始浩浩荡荡的开往并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