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06 荀氏叔侄(2)
    荀彧说什么也没有想到,戏志才书桌前的那个看上去萌萌哒的小家伙声吼叫直接让他的天赋失控,更加没有想到那四人居然有这般血性和忠诚,言不合直接拿刀往自己的胸膛插。

    这样的情况让荀氏叔侄二人脸色大变,特别是荀攸,其实从荀彧开始质问那四个书童的时候他就想要出来制止了。

    他不是他叔叔,他可没有他那种对于汉室近乎偏执的忠诚。

    更加不会因为看到戏志才的那份作品,以及戏志才身边的几个身份不明书童而动容。

    相较于荀彧,他是站在客观的角度说的看待问题的,相较于什么戏志才背后那人对于大汉的什么威胁,他更加好奇的是那个人的身份是谁,仅此而已,他可没有想要得罪人家的意思。

    毕竟能够收服戏志才,能把这样的部下当作书童来用的,绝对不是般的人物,虽然他们荀家未必就怕了他,但也没有必要惹什么是非不是?

    只是荀攸没有想到的是,荀彧的情绪会这般激动,直接动用天赋质问了,更加没有想到会横生变故,最后居然出现那四个书童集体准备自杀的情况。

    尽管荀彧的情况可以理解,毕竟他和戏志才的交情甚好,骤然看到自己的好友走上和自己的理想信念相悖的道路情绪激动点也是正常,但这四个人要是就这么死在这里,那对于他们来讲就很是不妙了。

    但这时候人家悍然出手,他们也无从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四个火字营成员毅然决然的击了。

    所幸的是,就在这时,阵兵刃交击的声音响起,片刻之后这四个火字营成员手中的匕全部被击飞了出去,而整个过程当中荀氏叔侄只看到道若隐若现的身影,至始至终没有看到出手的那个人。

    不过这四人没有血溅当场,也让荀攸松了口气。

    “几位宽心,我们没有恶意,场误会而已!”

    荀攸说完,也不理会那四人,直接拉着荀彧离开了。

    而荀彧这时也知道自己的行为过激了点,所以倒也没有反抗,跟着荀攸离开了,只是临走前他深深地看了戏志才书桌上那只脸呆萌的滚滚眼。

    这段时间以来,心扑在那本教材上的戏志才似乎没有想到,会因为自己的昏迷搞出这么多事情来。

    不过戏志才在醒后,对于火字营成员们的汇报倒是显得很平淡,似乎早就知道了会生这种事情样。

    实际上,这份作品戏志才既然已经写出来了,荀彧就算是把它毁了,对于戏志才来讲也不是怎么大事,他都已经整理好了,随时可以在默写份出来。

    只是他在知道了荀彧的反应之后,尽管开始就知道了自己这位老友的性格,但在确认了他的反应之后还是难免流露出丝失落,看来6海空注定是无缘能够得到这个大才了。

    戏志才醒来之后不久,就直接让自己底下的书童收拾收拾,准备离开颍川书院了。

    他来到颍川的基本目的都已经达到了,而荀彧的反应也说明了,自己的这个朋友他是带不走的,那接下来他在豫州这边也就没有什么必要在呆下去了。

    还是准备准备,离开颍川书院去见几个朋友之后就直接返回并州把,这会6海空估计正忙得焦头烂额呢。

    而带底下的书童收拾着的同时,戏志才带着银月和滚滚第次离开了藏书阁,找到了已经等了他很长的段时间的荀氏叔侄了。

    对于戏志才的到来,这两叔侄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荀彧是冷着脸看也不看戏志才眼,荀攸是热情的迎了上来。

    荀攸的热情相迎,和荀彧的冷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戏志才在见了荀氏叔侄之后,到很直接的进入了正题:“文若兄,公达兄,志才此行是来告别的!”

    戏志才这话出来,荀彧的脸色就更黑了,拍桌子:“你当这颍川书院是什么地方,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该来的时候来了,该走的时候当然就要走了,再说就算是我不走,文若兄此时也未必欢迎我吧?”戏志才摇了摇头,脸色到没有半分的不悦。

    “我倒是欢迎,就怕你戏志才贵人事忙,没有时间多留啊!”

    边上的荀攸看着自己这个叔叔反原本温润如玉的形象,变得这般尖酸刻薄不由得阵摇头。

    他很清楚,若是般人,荀彧绝对不会这般,他对戏志才也刻薄就越说明他越把戏志才看得越重,否则他也不会有这种表现。

    戏志才也知道,自己这个老友真实性格,也没有说什么,很淡然的捧起边上荀攸已经泡好的茶品了口,眉头顿时舒展了开来:“还是公达的茶艺好,这杯茶是我这两年来喝过的水准最高的杯了,那位的茶艺和公达完全不能比啊!”

    荀氏叔侄两人闻言,眼中精芒闪,荀攸又帮着戏志才把那杯茶水满上了:“那位大人估计军务繁忙,那像我这般清闲,有的是时间琢磨这些小道。”

    “行了公达,你就别旁敲侧击了,我知道你们叔侄想要问什么,我这些年直在并州!”戏志才把手中的茶饮而尽,眯着眼睛笑道。

    跟着6海空久了,戏志才在影响这6海空的同时,潜移默化当中也被6海空影响了过去,那时不时出现饮而尽豪迈的喝茶方式,那种特定情况下眯眼睛的动作,这些都是得自于6海空的。

    不过这时候的荀氏叔侄二人可都没有注意戏志才的什么动作,他们两人都被戏志才的话语吸引了过去。

    两人听到并州两个字,眼中精芒闪烁,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名字跃而起,这两叔侄对视眼,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丝震惊,同时也看到了丝释然。

    荀彧的脸色这时候也稍稍解冻了不少,两人都是沉默可好会儿,最终荀攸才为戏志才把面前的茶杯满上,同时苦笑道:“志才啊志才,你瞒得我好苦啊,没有想到你这两年居然是在驸马爷手底做事。”

    “驸马?什么驸马?”这段时间,直闭关整理那份教材的戏志才,突然听到驸马两个字顿时脸茫然。

    随后戏志才猛地回味过来,脸上流露出丝惊喜来。

    “你躲在藏书阁里当然不知道,这是个月前的消息了,6海空被陛下看重,被封【征北将军】【并州牧】并且陛下还许诺了,四年之内拿下鲜卑族和乌鲜族的领就将三公主下嫁给他!”

    荀彧在听到并州两个字的时候,脸色倒是好了点。

    对于6海空他是有过研究的,知道6海空的出身,同时也了解,向6海空这种出身的人,对于世家是没有几分好感的,这样来对于戏志才的那份教材也释然了几分。

    毕竟6海空在不信任世家的情况下,他只能任用自己培养起来的人了。

    尽管荀彧心中还是有着警惕在,但6海空毕竟也是汉灵帝亲封的并州牧,甚至是未来的驸马,不管这怎么说都是汉灵帝嫡系当中嫡系,对于这样的人荀彧天然的还是有几分亲近感的。

    而这时候的戏志才注意力则完全不在荀彧的身上,他的注意力开始就被荀彧的话语吸引过去了。

    不得不说,6海空给了戏志才很大的个惊喜,其实在6海空出之前,戏志才对于6海空能不能够拿下并州牧是没有抱太大希望的,甚至连6海空自己其实也没有多大期望。

    结果没有想到,6海空不仅把并州牧拿下来了,而且还成为了【征北将军】甚至是个未来的驸马,这个就大大出乎了戏志才的意料了,让骤然得到消息的他有些喜出望外。

    要知道,直以来,6海空的出身都是他个极大的缺点,很多人才都因为6海空的出身而排斥他,很多的世家名士也对6海空低看好几眼,但现在情况可不样了。

    6海空个驸马揽在手中,那几乎就等于是把他的过往完全洗白了。

    在往后,6海空的出身就不在是个缺点了,毕竟人家怎么说也是驸马爷,提6海空的出身就是打他6海空的脸,同时也是打皇室的脸面,谁敢这么大胆?所以戏志才听到这个消息才会喜出望外。

    “我说6大人怎么能够在短短的两年的时间,起于微末而后路平步青云,原来在他的背后有你在为他出谋划策啊,这就难怪了!”荀彧的脸色稍好点道。

    听到这话,戏志才收敛了下自己喜悦的心情,随后郑重地摇了摇头:“文若兄误会了,我不否认我在他成长的过程当中对他有帮助,但他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其实我的功劳很小,基本都是他自己的努力。”

    荀氏叔侄闻言愣,他们很清楚,戏志才的性格,绝对不会在这方面刻意为6海空抬高身价的。

    随后两人眼中流露出丝恍然,也是,如果是般人,怎么会能够让戏志才全心辅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