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406 请辞
    其实汉灵帝可以算是一个昏君,但绝对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庸人。

    至少在智商上,他是在常人的水准上,甚至还要高一些,只是他的智商和手腕没有办法应付好他眼前的场面,更别说反抗系统已经隐隐然给他设定好了的命运。

    宣室殿内,尽管被汉灵帝和6海空两人的对话震撼住了,但是在汉灵帝之前的一通操作下,整个宣室殿内的群臣这时候当然不敢冒出来说什么了。

    6海空和太平公主的婚事也这么被定下来了,尽管还有一个前置要求在那里,但不管是6海空还是汉灵帝都没有真正意义上把那要求看在眼里,在这一点上这两人也都是同样有着绝对的信心的。

    只是汉灵帝不知道的是,在说出那话的时候,在6海空的面前就跳出了系统提示。

    【您触任务,迎娶公主!

    任务说明:您获得汉灵帝的赏识,并且得到公主下嫁的许诺,请您在四年之内剿灭并州境外的乌桓族和鲜卑族,拿下两族领的头颅作为娉礼,迎娶大汉三公主太平公主刘玥!

    任务奖励:迎娶公主,???

    失败惩罚:???】

    6海空到是没有想到,居然连这也能成为一个任务,不过在那一种环境下,6海空也没有时间过多的去关注,在汉灵帝许诺之后,6海空就直接拜谢圣恩了。

    在把6海空的这一件事情彻底搞定之后,汉灵帝直接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宣室殿,而大臣们也就此直接散去了。

    不过有点意思的是这一次,不少大臣在离开之前目光都在6海空的身上停留了一会。

    这个时候,有些心思活络的官员已经在想着,是不是要跟这个前途无量的少年大佬打点一下关系了,当然,就算是真有这一个想法,也很少有人在宣室殿内直接行动,那吃相太难看了点,无疑是等于光明正大的站在6海空的身边去,能不能搭上6海空不说,但麻烦肯定是不小的。

    6海空的脸上除了有些激动之外,看上去了寻常没有什么差别,顺着人流直接出了宣室殿,犹豫了一下,没有往月儿妹子那边凑,直接回了军营,毕竟还有点事情要他处理一下。

    6海空回到军营的时候,辛评已经在等着他了,见6海空过来,赶紧迎了上去。

    “让你查的怎么样了?”6海空边走进自己的大营,边问道。

    “属下无能,至今没有半点头绪,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一次的谣言应该不是出自于何进或许杨赐之手。”辛评低着头应道。

    关于6海空的谣言,其实一出来6海空自己这边就已经注意了,并且派人着手调查,只是没有想到几天过去了,甚至谣言的事情都已经被汉灵帝强势压下来了,他这边依然还是没有半点头绪。

    “看来这洛阳城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啊,除了何进之外,居然还有人对我怀有如此恶意。”6海空眼中冷芒一闪。

    “这一次要不是张让那帮忙出力,汉灵帝强势镇压,我估计也要受点影响了,这样的对手很恶心人啊!”

    “属下会加派人手,竭尽全力找出幕后黑手……”

    “算了,你也别忙活了,对方藏得很深,你估计是找不出来的,这一件事既然已经被压下来了,那就暂时先放一放,你做好你的事情就行了,对于这一种隐藏在暗处的家伙,你越是操之过急,他就会躲得越深,你把他先放到一边,该冒出的时候,他早晚会冒出来了。”

    6海空还有一点没有说的是,这一次谣言的事件背后,他总感觉和自己见过一面的那一个大公主脱不了关系。

    而且自从6海空知道月儿在皇宫之后,6海空对于那一个大公主就更家关注了,毕竟同样是异人,同样是公主,6海空总担心那家伙会对月儿不利,不过6海空目前也只能是动能用的力量关注着,毕竟人家怎么说也算是公主,他这时候也那人家没有办法,只能让张让那边多注意一下。

    而在这一次突如其来,又以震撼的方式落寞的这一次谣言事件之后,6海空算是抓到了契机了。

    他并没有打算在洛阳久待了,这一次的谣言事件,更是让6海空清楚洛阳这时候对于他而言,就如同一个深潭一般,呆的越久他陷进去的可能性就越大,眼下他可没有功夫在洛阳继续就久待,更没有兴趣和那些连对手都不知道是谁的家伙交手。

    所以6海空在这一次事件结束之后,第二天直接亲自去找汉灵帝请辞了。

    在会见汉灵帝的过程当中,6海空全程是将自己急切表现出来,一副恨不得立刻就回去把将乌桓族和鲜卑族两个领的人头拿下,好回来取了月儿妹子的样子。

    这一种状态下的6海空让汉灵帝倍感亲切,诚然,他很喜欢那一个忠肝义胆的6海空,但那老是绷着脸的6海空也让他感觉6海空很有一点少年老成,觉得有些距离感,这个时候的6海空他就觉得舒服多了,这才是一个少年应该有的样子。

    而且身为帝王,总会有一种天然的掌控欲,比起前者,汉灵帝当然觉得6海空当然是现在的这一种状态比较好,毕竟这样的6海空明显是在他的把控当中的。

    所以6海空在找他请辞的时候,汉灵帝还特意戏谑了6海空一段,把眼前的这一个原本少年老成的家伙,弄得是脸红耳赤的好不狼狈,当然6海空的那一种状态到底有几分是真的,有几分是经过张让点拨特意装出来的就很难讲了,不过关于月儿的那一部分估计是假不了的。

    汉灵帝在戏谑了6海空一番之后,最终还是答应了6海空的请辞。

    一想到眼前的这一个小家伙就要离开,汉灵帝到也是难得的有些感伤,拍了拍6海空居然还说了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海空,此去并州,万事要小心,不要急着去打什么乌桓族和鲜卑族,做好了准备在去,战场上你也要多加小心,朕还等着你回来当朕的驸马呢!”

    汉灵帝虽然对6海空有些算计,但这几句话到很难得的完全是出自真心的,6海空望着眼前有些真情流露的胖乎乎的汉灵帝重重地点了点头。

    “行了,朕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你说过,好男儿当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去吧!好好干!”汉灵帝拍着6海空的肩膀,潇洒为他送行。

    然而汉灵帝说完,才现,6海空的脸上有些涩然,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不由得一愣心中大奇,这小家伙这是要搞什么?

    却见6海空挠了挠脑袋,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陛下,微臣走前能不能……能不能去太平公主那边一趟?”

    听到这话,汉灵帝胖乎乎的脸上露出的笑容来:“你这小子,去吧去吧!”

    “谢陛下,微臣告退!”

    6海空高兴的跳了起来,对着汉灵帝一礼,在汉灵帝答应之后,转身离开了。

    看着兴奋地远去的6海空,汉灵帝胖乎乎的脸上露出一丝自内心的笑容:“让父,朕是真喜爱这小子啊,这小子诺是朕的皇子那该有多好啊!”

    看着6海空背影的汉灵帝并没有看到张让复杂的表情,身为6海空的盟友的他,当然知道6海空所表现出来的,到底有几分是真的几分是假的,说真的,他自己也被6海空的演技给吓到了,没有想到6海空居然能够演得这么好,如此得汉灵帝的喜爱。

    当然,眼前的这时候,张让不可站出来揭穿6海空什么的:“能得陛下如此恩宠是他的福分。”

    “福分啊?这东西谁说得清呢,朕还说朕若能有这样的皇子才是天大的福分呢,朕也不用担心这偌大的江山了。”

    说到这,汉灵帝突然想起6海空之前的那模样来,戏谑道:“不过,偌是成了朕的皇子,这小子娶不到太平,估计能哭出来吧。”

    6海空倒是不知道汉灵帝对他的喜爱之深,他这时候正一头往月儿或者说太平的宫殿那边钻呢。

    对于太平的宫殿,6海空这段时间以来,不知道去了多少次了,轻车熟路的,从汉灵帝那边出来,半个小时不到就来到太平的宫殿外面了。

    6海空过来的时候,太平的宫殿倒是依然是大门紧闭着,和之前的那几次都一样。

    之前6海空就是这么被逼离开的,不过这一次情况倒是有些不一样。

    一方面6海空是从汉灵帝那边得到了口谕,还有一方面汉灵帝赐婚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了,这时候太平宫殿的那一群宫女太监们可不敢在拦着这一个未来的驸马爷了。

    6海空一到来,宫殿的大门就被打开了一个缝隙,两个熟悉的脑袋探了出来。

    而让6海空意外的是,月千流和冷凝看到6海空这时候,这两个丫头都露出了气鼓鼓的模样,同时说了一声变态之后,同时把小脑袋缩了进去,把门关上了。

    这情况看得6海空是满头的黑线,什么情况这是?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变态了?

    这家伙俨然已经忘了,自己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前,像汉灵帝求赐婚的事情了,而且放着成年的公主不要,就要这一个未成年的,不是变态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