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98 开始
    陆海空的到来,对于洛阳底层的百姓而言是一件大事。

    那数万个亲眼见到陆海空军队的风采的百姓,在回去之后无不激动的向着自己的邻居亲朋好友诉说着陆海空的英勇。

    再加上那一天,那数万人同时高呼万岁的声音几乎彻响整个洛阳,以至于接下来的这几天的时间里,陆海空都是洛阳城内的焦点,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总是有人在谈论着陆海空。

    而陆海空那边,在进入洛阳之后,这几天倒是几乎一直待在军营了。

    不是他不想要出去走走,而是他走不了,他现在总算是初步体会到了身为明星的苦恼了,现在军营外有不知道多少百姓在蹲着,陆海空走出了军营,那片刻的功夫整个军营外就能被围个水泄不通。

    不过陆海空虽然没有出门,但是他这段时间的动作一直也没有停下来过来。

    一方面是张让有意无意的提醒,一方面是陆海空自己的觉悟,在他进入洛阳之后,他麾下的宣传队再一次行动起来了。

    然而有些不同的是,这一次陆海空麾下的宣传队不在单单宣传陆海空了,开始捆绑着汉灵帝进行宣传。

    陆海空直接把汉灵帝宣传成为中兴汉室的第二刘秀,而陆海空则被描绘成了天降的神将,专门是来帮助汉灵帝横扫域内中兴汉室的。

    陆海空的这一手玩得很漂亮,汉灵帝自从那天被那数万百姓高呼万岁的场面震撼住之后,对于百姓他都关注了几分。

    他突然想要知道,在自己的子民的眼中,他们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而在这一种情况下,汉灵帝看到的是满城的赞美,当然,以汉灵帝的昏庸满城的赞美是绝对不可能的,但皇帝有时候其实是很悲哀的,有些东西他根本就看不见。

    皇帝了解天下的渠道其实是被掌控的,汉灵帝身边的人,怎么可能让他听到他不想要听的话?

    汉灵帝想要了解一下天下,那得知的必然是歌舞升平的天下,他想要了解一下百姓对于他的看法,那当然是无上的圣君了。

    而在这一种情况下,汉灵帝当然是只能得到对于自己的赞美,以及关于陆海空是天降神将帮他扫平叛逆开疆扩土而来这一类的消息了。

    在得到这些信息之后,原本就对陆海空很是满意的汉灵帝那更是欣慰不已。

    这几天的时间里,汉灵帝数次召见了陆海空,这也是陆海空唯有的离开军营的几次。

    在汉灵帝和陆海空的会见当中,陆海空始终扮演着一个忠心耿耿的将军形象,他所表露出来的,也全是要为汉灵帝扫平天下叛逆,开疆扩土的志向。

    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的时候,陆海空就指着大汉的疆域图在那边热血激扬的跟汉灵帝说道,要帮他开疆扩土,要让太阳的光辉所照耀的每一片土地都成为他的土地。

    陆海空在和汉灵帝接触的过程当中发现,汉灵帝有点那一种野心被激起来,有点想要干点什么,做出什么好留名青史被万世人称颂。

    这是很正常的一种事情,很少有人能有什么自知之明,就算是生活在怎么不如意的家伙,总也会有点自我认同感,更别说他汉灵帝了。

    作为一个皇帝,他是大汉帝国的第一人,万万人之上的存在,身处于他这样的位置的人,就算是在怎么样也自卑不起来。

    再加上先后被陆海空的军队气势,以及那一场盛大的,数万人高呼万岁的场面震撼住了,汉灵帝的心中开始激荡出一些别样的东西来。

    在这一种状态下,陆海空指着大汉的疆域图跟他喊要让太阳照耀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成为他的领头的时候,就很容易激发他的野心。

    所以汉灵帝对于陆海空就看得更重了,一连几天,每天都把陆海空召到皇宫来,跟陆海空促膝长谈。

    对于这一种情况,陆海空和汉灵帝交谈的第一天,直接用宏伟的梦想把他砸晕,第二天则是在张让那边突击补习一下,做好功课。

    再根据张让对于汉灵帝的了解,以及陆海空对于汉灵帝的认知,用最合适的方式来应对汉灵帝。

    虽然在这几天当中,陆海空的小日子过得很是辛苦,不过陆海空的这一份辛苦到是一点没有白费。

    一方面是在张让那边得帮助下,一方面是汉灵帝对于陆海空极佳的第一印象,让陆海空和汉灵帝两人越聊越投机。

    在加上陆海空的刻意引导下,短短几天的时间,陆海空在汉灵帝这一个刚刚冒出萌芽的野心当中,刻上了千古一帝的宏伟梦想。

    这个时候的汉灵帝,一心就想着让陆海空帮他开疆扩土,让他成为中兴汉朝的大帝,让他名垂青史。

    换句话说,就是这家伙在陆海空的有意的引导下,开始做起了白日梦了。

    而在陆海空往汉灵帝塞着这宏伟的梦想的时候,在另一边,何进也开始在运作着,在等着悍然出手把陆海空留下来。

    经过几天的时间,何进那边已经从原本那青年的一个建议,发展成了一整套的计划了。

    这一个计划从把陆海空留在洛阳开始,然后开始运作何进的人,让他进入并州然后开始一点一点的接收陆海空的基业,把陆海空麾下那十几万大军拿在手中,最后在把洛阳的陆海空干掉,一整套下来完整无缺很是毒辣。

    这一套计划并不是出自于那一个青年的手的,而是出自于何进麾下的另一个谋士。

    当那一整套的计划方案端到何进这边的时候,何进眼前一亮,当场就拍板了下来,随后开始准备开始他的行动了。

    只是何进这时候也只能准备着,他必须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合适的机会提出对于陆海空的封赏,才能让陆海空无法反驳。

    这样的场合必定要是大场合才,要是满朝的武大臣都在,要是汉灵帝亲口提出来,让陆海空完全没有办法拒绝才行。

    而何进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一个机会很快的就到了。

    在陆海空来到洛阳的第五天,汉灵帝突然下令召集百官。

    汉灵帝的这一个突然的命令让何进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他隐约可以感觉到,这或许对于他来讲,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这一点上,何进在宣室殿当中看到一早就已经在等着的陆海空的时候,更是再次得到了确认,他很清楚,今天汉灵帝突然的举动估计和陆海空脱离不了关系。

    而在宣室殿内,看着陆海空的不仅仅只有何进一个。

    在场的很多人也都在关注着陆海空,很多人对于这一个看上去二十岁都不到的青年人很是感兴趣。

    其实一开始还真没有几个认出他就是陆海空,尽管基本上朝中的大臣或多或少有几个看到过陆海空的画像,但这时候的陆海空和画像上的,以及他们认知当中的陆海空差别都不小。

    所有人都知道,陆海空是山贼出身,而且还是实打实的一员杀人盈野的悍将,所以很多人在看到陆海空之前,都以为他是一个身高八尺一身煞气的满脸横肉壮汉。

    就算是个别有看到陆海空的画像,有点心里准备的,这时候看到陆海空也是分外的别扭。

    因为眼下的这一个陆海空一身刺史官府,淡然而立着,修长的身材加上一身合体的官服,加上俊秀的容貌,以及浑身上下都是那一种极具欺骗性的淡然,任谁看到这时候的陆海空都要赞一句,好一个少年老成的谦和公子。

    骤然看到这样的陆海空,当然没有人敢去相信,这样的一个少年是一个杀人盈野的将军。

    不过陆海空虽然引来很多惊奇的目光,但是这时候真正靠近陆海空的却一个也没有有。

    毕竟外表只是外表,陆海空的真实身份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而何进和张让的争斗也在发酵着,这时候可没有人想要找点刺激去接近陆海空。

    不过在场到倒也没有不长眼跳出来挑衅陆海空的,毕竟陆海空到来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可是谁都知道了,这个时候的陆海空明显很得汉灵帝的喜爱,找他麻烦那不是找死吗?

    而且眼前也不是时候,汉灵帝很明显就要到了,这时候不管是要接近陆海空,还是要抨击陆海空这时候都不宜蹦哒。

    所有人在这么在或直接,或隐蔽的关注着陆海空的同时,等待着汉灵帝的到来。

    汉灵帝这一次倒是和之前不同了,没有让人在白等他一个早上,在所有的大臣到齐之后,汉灵帝就在张让的伺候下,进了着玄德殿。

    在汉灵帝进来坐到属于他的位置的那一刻,所有的臣武将对着汉灵帝抱拳一礼。

    “参见陛下!”

    “免礼了!”

    汉灵帝摆了摆手,随后开门见山:“今天把诸位爱卿招来,是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为朕的这爱卿!”

    何进看到汉灵帝把手指向陆海空的时候,眼中不有的精光一闪,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