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96 公主
    陆海空在洛阳的登场远比他预料当中的还要成功,他原本只是安排辛评为他造势一下。

    没有想到最后辛评居然能召集了数万百姓,更加没有想到他会在洛阳城外遇到了汉灵帝。

    在这一种机缘巧合之下,他在洛阳的百姓眼中以英雄的身份到来,在汉灵帝的眼中以神将的身份出场。

    在他被汉灵帝看见的第一眼起,在连陆海空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就获得了汉灵帝的信任。

    那洛阳城外震耳欲聋的声声‘万岁’,更是一遍一遍的洗礼这汉灵帝的心灵,让这一个皇帝有一丝蜕变。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汉灵帝没有直接召见陆海空。

    如果他在现在的这一个状态下召见陆海空,估计有可能当场直接给陆海空封赏,甚至是那一种陆海空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封赏,但遗憾的是汉灵帝没有。

    倒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

    东汉末期的皇帝普遍的都是短命鬼,这一个汉灵帝特同样是如此,这个汉灵帝在历史当中只活了到了189年,而眼前已经快要184年了,距离他死亡的时间也只有五年的时间了。

    这个时候的汉灵帝身上就已经出现了端倪,他被酒色掏空的身体很是虚弱,在接连被陆海空的军队气势和那数以万计的‘万岁’连番震撼下,汉灵帝在极度兴奋之后,精神也变得极度疲惫。

    他不是不想召见陆海空,而是他的精力已经不在允许他这么做了。

    汉灵帝虽然算不上什么英明的皇帝,但他同时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态意味着什么,那几乎是国家最高等级的机密,在面对这一种事情上,他就算是在昏庸也不敢马虎,更别说他身边有一个猴精的张让。

    看到汉灵帝的情况不是很妙,张让就直接为汉灵帝安排回宫了。

    不过汉灵帝虽然回去了,走前也不忘了吩咐张让安排好陆海空他们一行,陆海空的这一次登台亮相确实是震撼住了汉灵帝,他疲惫中都不忘陆海空。

    于是在汉灵帝回宫之后,张让直接从一脸铁青的何进的手中接手过迎接安置陆海空的任务。

    陆海空一行直接在张让的人的安排下进了城,在洛阳城内当中,张让帮陆海空安排了一个军营,把陆海空他们安置了下来。

    而在这过程当中,张让也终于第一次见到了陆海空,说实话,看见陆海空的时候,张让的心中是复杂无比,毕竟两人的关系也很是复杂。

    说起来,他第一次知道陆海空,还是通过张立才知道的,而且当初在他的眼中,陆海空只是一颗可以用来打击一下何进的棋子而已。

    谁知道陆海空进一步成了他的聚宝盘,短短半年的时间,陆海空那边就给他送来了千万记的财富,让陆海空这一颗他原本想要用了就扔的棋子变得珍贵而沉重起来。

    而在八个月前,在黄巾之乱爆发的初期,在张让第一次看见辛评的时候,他和陆海空之间的关系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在张让还把陆海空当作一颗麻烦的烫手的棋子来看的时候。

    辛评的一句‘这是命令’直接将张让幻境击碎掉,也是在那时候,他才发现,陆海空成了他在政坛上无力切割的一部分,麻烦危险又摆脱不掉。

    在那一段时间里,张让是既恨不得弄死陆海空,却也不得不为陆海空做事。

    而这样的情况,在陆海空先后斩杀了张宝张梁最后拿下广平城和董卓一起拿下巨鹿之后,陆海空这一个原本在张让看来的麻烦,又成了张让在朝廷当中抬头的资本了。

    而就在刚刚,在陆海空那一声‘万岁’喊出来的时候,在看到汉灵帝满脸激动的通红的时候,张让瞬间就明白了,陆海空这时候或许已经不是很需要他张让了。

    短短的两年不到的时间里,看着陆海空从一颗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一步一步发展到现如今这般的地位,张让的心情当然没有办法不复杂。

    不过张让毕竟是张让,他本身就是伺候人出声的太监,在别的地方上张让或许不行,但在情绪的控制上,张让绝对是一流的,他面对陆海空迅速摆正好自己的位置,调整好自己的姿态和陆海空交流起来。

    两人真正交流下去之后,两人都发现,对方其实并没有自己预料当中的那么难以接触。

    陆海空也不是张让想的那么霸道尖锐,张让也不是那么跋扈不知进退,当然这其中跟两个可以的彼此迎合也是分不开的,彼此这短短的第一面下,留给对方的印象都还是可以的。

    不过印象不印象的是一回事,两人之间的最重要的还是利益的合作才是关键。

    只是那种事情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说清楚的,甚至不是什么促膝长谈能谈出什么结果来的,当然彼此间早就已经有了默契了,这一方面的事情也不需要刻意去说,而且这也不是时候。

    在把陆海空麾下安置好之后,张让也就立刻返身回了皇宫了。

    不是张让不想多呆会,而是张让忧心汉灵帝那边的情况,当时明显可以看得出来,汉灵帝的状态并不是很好,在这一种时候正是最需要张让表忠心的时候,张让当然不会在陆海空这般多耽搁了,张让很清楚,他的权势是从那里来的,什么地方他都可以不重视,但唯独汉灵帝那边不行。

    而在张让离开之后,陆海空这边才刚刚在军营安置下来不久,处理好城外那一群百姓的问题的辛评也过来请安了。

    或许是在洛阳这边见多了各种人,几个月不见的辛评,比之前更加沉稳老练了不少。

    辛评的到来是带着洛阳这边的各种情报过来的,为的是帮助陆海空尽快的了解目前洛阳的各方势力的情况。

    当然,陆海空又不打算长居此地,他也不需要对于洛阳的方方面面都了解,只需要了解对于自己怀有善意和恶意的势力就可以了,当然前者可能会比较少。

    而在陆海空在了解洛阳这边的情况的时候,在洛阳当中,同样也有一个人在研究着陆海空的资料。

    皇宫,北宫,某宫殿内。

    一名身穿汉服的少女慵懒地侧躺在这一张长塌上,手中拿着的,是一份底下人送上来的关于陆海空的资料。

    这一份资料相当之详尽,几乎从两年前开始,把陆海空能够被收集到的信息基本上都被收集了过来。

    “以牲畜贸易起家,两年的时间掌控定襄、云中、雁门三郡,麾下有大军十几万,武将更是有典韦、文丑、高览、成廉,四个历史武将,数十个出色的非历史武将。”

    “这一个陆海空很厉害啊,现如今就有这样的军事实力,在所有的异人当中,应该也是最顶尖的存在了。”

    少女慵懒的翻着手中的资料,美眸中彩波流转。

    “哟,还是一个小鲜肉呢。”

    少女翻到最后,看到在最后面有一张照片一般的画像,画像当中,陆海空身穿金色的铠甲,手中的荒蛮斧斜握着,一脸冷然的直视前方,俊秀的脸上充满阳刚的霸气。

    少女看到张照片顿时精神了一些:“挺不错的家伙,要不去见见这家伙去?”

    就在这时,少女的房门外一阵敲门声响起来,少女眉头一皱:“进来!”

    片刻之后,一个秀气的宫女小心翼翼的进来,来到少女的身边低头轻声的将不久前在洛阳城外发生的事情向这一个少女汇报道。

    听完之后,少女眼中美眸一闪:“这家伙好大的动作!看来我还是别去见他了,近期估计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他身上呢。”

    说着,少女有些扫兴的把手中的资料放到一边,慵懒地伸了一个拦腰,舒展着她还没有完全发育的美好身材,在发出一阵懒猫一般的呻吟之后,这少女坐了起来。

    “对了,我那个可爱的妹妹那边最近在干些什么呢?”少女看了一眼对面的宫殿,问边上的宫女道。

    “那位公主殿下最近一直在练剑。”边上的宫女小声回应道。

    “还在练剑啊,真无聊呢,她就不能找点别的事情做吗?”少女嘟着嘴不满道。

    那表情就像是找不到刻可供她玩耍的玩具一般,很不高兴。

    “本来以为宫里多了一个家伙能有趣一点呢,谁知道来的居然是一个散人,天天就知道练剑练剑好无聊啊,她就不能想办法搞点事情吗?”少女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

    边上的宫女低着头一言不发,仿若一个木偶一般,忽然,这宫女像是了解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抬起了头来:“殿下,那为公主殿下停下练剑似乎准备出门了。”

    “出门?你说我那可爱的小妹妹吗?这怎么可能。”

    骤然得到这一个消息,少女很明显被震撼住了,因为她很清楚,对面那一个家伙转生过来之后,除非是无法避开的场合之外,她几乎一直都是不离开自己的宫殿一步的,怎么突然就要出门了呢?

    少女眼睛弯成了月牙:“我貌似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事情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