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92 召见
    洛阳城中,何进和张让之间的博弈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而作为两人之间争斗的焦点人物的陆海空,这时候却在和戏志才泡茶,很是清闲。

    这家伙从并州回来之后,立刻就找到了陆海空,把那一颗【拾遗补缺丹】给戏志才服下去。

    这一颗【准神话级】的丹药确实如同描述的一样,药效很是温和,并不是那一种一颗丹药服下去,戏志才立刻就满血复活的那一种药。

    要真是那一种药,陆海空也不敢轻易给戏志才服用,毕竟戏志才那一种小身子骨的,可扛不住这一种补法,一个不好还弄出什么好歹来。

    得益于那可丹药,戏志才在服下那一颗丹药之后的第一天虽然并没有天明显的效果,只是气色好了一些,但随着他服药的时间的增加,药效也慢慢的开始发挥出来,戏志才的身体开始一天一天的健朗了起来。

    仅仅六七天的时间,戏志才的身体就已经恢复到他之前使用那一个【后天斩神剑气】的水平了,而且戏志才还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被强化着,似乎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变得和常人一样一般。

    对于这样的情况,陆海空倒是比戏志才显得更加的欢喜,而戏志才本身貌似很平淡。

    他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体一日一日的好转而惊喜,甚至陆海空隐约还能感觉到戏志才的心态相比之前来讲,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他也不敢十分确信,因为戏志才又好像表现得很是惊喜。

    这一种情况怎么看都只能解读为陆海空患得患失的错误感觉了,否则戏志才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矛盾的心态呢。

    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陆海空很敏锐,戏志才对于陆海空能够找到【拾遗补缺丹】来救治他,确是是很惊喜这是没有错的,但他的惊喜,只是在于原本他以为快没有了的时间又续上了一些。

    换句话说把,戏志才现在只是把自己当中一条快要燃烧殆尽的蜡烛,变了一条还能在烧一段时间的蜡烛而已,他很清楚【拾遗补缺丹】对于别人可能逆天改命,但对于他只是续命一段时间而已,只是这个时候的戏志才已经会把这一种消极的心态收敛起来,至少不会轻易让陆海空发现了。

    陆海空确实也没有发现,因为他前一段时间很忙,非常非常的忙。

    从并州回来之后的他,在把【拾遗补缺丹】送到戏志才那边之后,就开始忙碌起来。

    这家伙一方面要处理“摸金校尉”带出来的大量财富的运回问题,还有军队的撤退问题,并且需要利用还在冀州的这点时间,尽可能的收刮一些人才回去。

    尽管这些工作陆海空一早就开始在做了,但就算是这样,在这时候收尾的时候也是需要好一阵忙活的。

    在戏志才帮忙,田丰不在,王均坐镇并州没有人可以帮陆海空的情况下,这些事情陆海空忙活了五六天的时间,一直到今天他才初步把事情搞定下来,才来看看戏志才和他喝这一杯茶。

    “还行,气色已经很好多了,看来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活蹦乱跳了。”陆海空品着茶,看着戏志才很是愉悦道。

    “还真亏您能找到那一种丹药,要不然我家公子现在估计还躺着呢。”戏志才还没有开口呢,他身后的大福满脸红光的应道,一般来讲,陆海空和戏志才的聊天他是不会插嘴的,他这次看到戏志才的身体渐渐好转,心中高兴没有耐住。

    “我说过的,我会治好他的!”陆海空倒是也一点也不介意,这家伙的心情也是不错的。

    大福激动地点了点了头,随后迅速反应过来自己多嘴了,到了声不是之后就退下了。

    大福下去之后,陆海空和戏志才两人茶还是继续喝着,天也继续聊着,只是两人之间的话题很快的发生了偏移。

    从陆海空问起的身体情况,被戏志才很快的转移到了洛阳的局势上去。

    “洛阳那边听说何进和张让为了你的封赏斗了起来了。”情报这一块本身就会死戏志才负责的,尽管前一段时间戏志才的身体状况不算好,但对于情报方面的把控,他还是没有落下的,所以洛阳那边的情况一发生,戏志才这边基本就知道了。

    “这很正常,这两人一个外戚一个宦官,他们不斗那才不正常。”陆海空对此倒是很不以为意。

    “你就不担心张让那边斗输了,让你想要的位置丢了吗?”戏志才抿了一口茶道。

    “不至于吧?以我在剿灭黄巾当中的战功,再加上那皇帝对于张让的信任,再怎样张角那边也未必会输了何进吧?”

    戏志才把茶杯放下:“你对张让这么有信心吗?别忘了,张让的对手可不是单纯的一个何进!”

    陆海空闻言一愣,随后立刻就明白了戏志才什么意思。

    何进这一个大将军凭的是怎么上位的?还不是他那一个坐阵后宫的皇后妹妹。

    那个何皇后可不简单,人家可是从最底层的婢女,一步一步走到皇后的位置上去了,虽然后面有点母凭子贵的意思,但对于这一个皇后,那汉灵帝也是很喜爱的。

    他张让可以在汉灵帝的耳边说陆海空的好话,培养汉灵帝对于陆海空的好感,那何皇后当然也能在汉灵帝的耳边泼陆海空的脏水,破坏陆海空这时候在汉灵帝心中的形象。

    而这还只是其一,不久前辛评送过来的那一份何进他们商讨的封赏方案陆海空也看了,他很清楚,何进在踩着他陆海空的时候捧了皇甫嵩是什么意思,为的就是拉拢朝廷亲近皇甫嵩的大臣一道打压他陆海空,这样的双重压力下来,张让还真有可能被何进他们碾压了。

    陆海空的眼睛眯了起来:“看来洛阳的局势,比我预料当中的还要复杂得多啊。”

    “不过,以我在剿灭黄巾的功劳,张让就算是再怎么扛不住,我最多不也就是维持现状吧?”陆海空看上去倒也不是很担心。

    实际上就算给了陆海空并州牧,他在未来的几年时间的重心也是在北封城三郡还有即将准备修建的域外之城上,所以能维持现状对于陆海空来讲,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情。

    很明显的陆海空虽然把目标定在并州牧上,但他同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和准备了,毕竟他如果没有那到并州牧的化,他在并州的发展上肯定是受到限制的,甚至朝廷或者说何进肯定是会安排人钉在并州制衡他的。

    “这倒也是,你现在也有军功在身了,他们最多就是让你的封赏降点档次,不敢也不能太把你怎么样。”戏志才似乎有什么不同看法,但这时候依旧下意识的藏拙。

    只是和戏志才这家伙呆久了,陆海空这家伙也变得敏感了,看到戏志才的这一个样子,他立刻就察觉到戏志才的状态。

    对此陆海空到没有说什么,毕竟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已经习惯了,而且陆海空也清楚,戏志才不说话的都是感觉自己可以处理的,如果遇到陆海空处理不了的,如张角那一次戏志才就直接出来了,不计生死也要帮陆海空解决掉。

    而随着戏志才的藏拙,洛阳那边的话题也到这里为止了。

    随后,陆海空在戏志才这边待了半天的时间,走之前把自己不久之前开出来的那一只滚滚交给戏志才。

    说来也奇怪,陆海空之前开出来的那一只滚滚一直以来只对陆海空有好感,就跟陆海空亲对谁都是爱理不理的,却没有想到陆海空把它交给戏志才的时候,它立刻就表现出对于戏志才的亲昵来。

    这头滚滚是这样,那一匹被戏志才当猪养的二货狼也是这样,真不知道戏志才身上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动物亲和的天赋。对此陆海空很感兴趣,并且琢磨着,上那再去弄一只什么东西让戏志才样着来着,当然陆海空要真有那一个时间,戏志才有那个精力才行。

    而在陆海空闲下来和戏志才见面没有多久,洛阳那边正式的命令很快的就下来了。

    洛阳下来的倒不是什么封赏,毕竟这事没有这么快,洛阳那边下来的是一份军令,大概的意思就是,让冀州这边的军队打那里来的回那去,战争结束了就别继续在冀州带着了。

    朝廷那边的财政在黄巾之乱爆发几个月后就一直很吃紧,这时候看到黄巾被剿灭得差不多了,朝廷立刻就准备把这一支军团打发了,毕竟冀州的这些军团在战争当中的后勤是需要朝廷给的。

    之前战争还没有结束的之后,朝廷的大佬就在催着了,现在结束了,朝廷那边当然是要把这一个严重的财政负担解决掉了。

    对于这个,陆海空到没有什么想说的,他一开始就在等着这一份军令过来,他返回并州的准备已经做好了,想要走随时可以走,朝廷的军令来了,他直接带着军队回去了就是了。

    然而让陆海空没有想到的是,朝廷除了下达这一份军令之外,更带来了一份圣旨。

    这一份圣旨是汉灵帝下的,圣旨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汉灵帝对于陆海空这家伙很感兴趣,想要见一见陆海空,所以下令招陆海空进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