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91 洛阳中的博弈
    洛阳,南宫,宣室殿。

    在董卓那边把剿灭黄巾叛乱的捷报送回来的第三天,在这宣室殿内,大量的朝廷重臣齐聚一堂。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宣室殿内却并没有看见本应该出现的汉灵帝的身影,主持着大局的反倒是时任大将军的何进,而他们今天在商讨的确是关于黄巾战局结束之后的几员大将的封赏事宜。

    其实汉灵帝原本是想过来的,甚至今天宣室殿的这一帮大臣还是他召集起来的,不然这事那里需要满朝大臣来商量?

    只是汉灵帝昨天还口口声声跟张让说要重赏陆海空,结果当天晚上就泡在酒色当中不能自拔,以至于所有的大臣都到齐的时候,汉灵帝却不见踪影,让这一殿的大臣等了整整一上午。

    实际上,这些大臣一早过来没有看到汉灵帝的时候,基本谁都知道那汉灵帝到底是什么情况,估计这时候他老人家还没有起来呢。

    这一种情况倒也不是没有人敢去叫他,只是他们敢去也要看汉灵帝边上太监放不放行啊。

    让那些大臣去把汉灵帝醒,那些大臣的忠义成全了,汉灵帝未必会把醒自己的大臣们怎么样,但那些伺候在汉灵帝身边的太监们绝对讨不了好的,所以他们把门看死了,不管是谁要见汉灵帝都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耽搁了他们主子休息。

    在这一种情况下,满朝的大臣硬生生是等了汉灵帝一上午,一直到过了午时了,汉灵帝那边才悠悠醒了过来,想起还有宣室殿的商量要封赏黄巾之乱当中的有功之臣的这事。

    但是汉灵帝醒是醒了,宿醉的他这时候正难受着,那还有什么心情过来主持这事,直接把这事交给何进来主持了。

    还好汉灵帝着家伙虽然昏庸但还不傻,这时候没有做出让张让这一个太监来主持的这一种事情来,要不然场面可就尴尬了。

    只是汉灵帝不知道的是,在他把这事交给何进主持的情况下,宣室殿内今天得商讨就有点走样了,或者说给了何进机会了。

    这几天何进一直在想办法把陆海空搞下去,至少也是要把他的风头压下去。

    因为这一段时间以来,何进实在是受够张让在他面前得瑟了,动不动就拿陆海空在冀州战局的成就来说事,所以他必须要打压一下。

    当然,何进虽然是屠夫出身,但入朝为官的时间也不短了,在他身边也聚集了一些谋士,这一种情况下,有的是人帮他出谋划策,所以何进虽然想要打压陆海空,却也没有直接跳出来怼陆海空。

    何进自己不出来,他底下当然有小弟会出来为他效力咯。

    果不其然的,在何进主持商讨的事宜进行到一半,在商讨到陆海空的封赏问题的时候,就有人跳出人了。

    那家伙跳出来直接就是抓着陆海空各种怼,诚然,陆海空这家伙在黄巾之乱的战局当中表现十分之抢眼,但陆海空也不是没有毛病可抓的。

    这时候何进的小弟跳出来,就是拿着陆海空和皇甫嵩在邺城闹翻的事情说事,直接二话不说,给陆海空戴上了一个目无王法,抗命不尊的帽子,并且直接更是直接把皇甫嵩后来在广平的战败也归到陆海空的身上。

    说是要不是陆海空抗命不尊拒不出兵的化,皇甫嵩他们也不会有广平一败。

    这还不算什么,那家伙甚至还隐隐然的,把皇甫嵩和朱隽两人被刺的幕后黑手隐隐然的指到了陆海空的身上。

    这一盆一盆的脏水往陆海空身上泼下来,直接把陆海空这一个原本光彩耀目的战场英雄,直接泼成了蛮横无理,抗令不遵,并且勾结黄巾刺杀皇甫嵩和朱隽的嫌疑犯了。

    当然,在场的大臣都不是傻子,谁都知道实际上是什么情况,这很明显的是以何进为首的外戚势力和以张让为首的阉党的势力之间的新一轮斗争。

    在这一种情况下,稍微聪明一点的,就不会插手其中,所以当场没有人为陆海空说什么话,直接选择冷眼旁观。

    而这何进倒也有几分手段,他很清楚,这些泼在陆海空身上的脏水其实是很无力的,想要利用这点脏水直接把陆海空拍死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更别说陆海空背后还有张让在那边为陆海空摇旗呐喊着。

    所以何进这时候则是表现出一副很愤慨的样子,当场就把那一个给陆海空泼脏水的官员痛斥了一通,随后继续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展,继续主持对于陆海空封赏的商讨。

    这一种情况下,还有谁敢出来说什么?

    把封赏说重了,得罪何进,说轻了等于是站到何进这边又会让张让记恨上,这一种情况下,谁都只能够保持沉默了。

    这一种情况下,何进还很假惺惺的反复问询了几次,最后在没有站出来说什么的情况下,何进就很直接的把对于陆海空封赏的讨论放到一边,先讨论别人的。

    等所有人的封赏讨论都下来了,何进才随意给了陆海空填了一个结果。

    于是初步的封赏讨论下来,看着何进手中的结果,所有人都眉头一皱,觉得何进这吃相有点难看了。

    皇甫嵩封槐里侯,拜左车骑将军,冀州牧

    董卓封乡侯,拜车骑将军,凉州刺史

    朱隽封西乡侯,迁任镇贼中郎将

    陆海空封汉亭侯,拜荡寇将军,

    这个就是他们初步拟定出来的封赏,明明是功劳最大的,陆海空只捞到了一个汉亭侯和一个杂号将军,至于职位方面,恐怕何进要不是觉得这时候不适合,估计都想给陆海空来个明升暗掉,直接把他迁移出并州。

    而相比之下,明明输了广平之战,并且在战场的后期直接就退下来,的皇甫嵩居然被封了槐里候,还领了冀州牧。

    何进展露出这一手,这是要把皇甫嵩绑到他的战车上去一起去,明显是要把功劳归结在皇甫嵩的身上,完全否定了陆海空。

    对于这样的情况,在场的倒是没有人为陆海空叫屈,毕竟在这一群大佬的眼中,这是何进和张让之间的争斗,而且陆海空尽管是战功赫赫,但发迹的时间太短,而且还是带着一身血腥味上来的,在这时候,在这一群大佬眼中,陆海空依然还是那一个抱着张让跳起来的泥腿子。

    在他们看来,陆海空既然是巴结着张让上位的,享受福利的同时,受点委屈也是应该的。

    更何况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千里之外陆海空的身上,基本上,这一份封赏的名单拟定出来之后,只要是有点眼色的都知道,外戚和阉党新的一轮争斗估计是免不了了。

    既然这个时候何进已经出手了,他们也想要看看张让那边会怎么样应对。

    而张让那边没有让他们失望,何进的这一份拟好的封赏送上去之后,第二天就被汉灵帝打回去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让何进重拟。

    这情况完全是出乎所有人预料,谁都知道张让那边绝对会出手应对的,但谁也没有想到,张让的动作那么快,何进这边刚刚把拟好的封赏送上去,第二天就被打回来。

    他们那里知道,张让的动作何止是快,简直是超前了,在何进还没出手的时候,在陆海空冀州那边的捷报远远不断的传过来的时候,张让就不断的在汉灵帝那里工作了。

    实际上,何进的那一个封赏上去,张让自己都没有说什么,汉灵帝自己直接就把它打回去了。

    真当张让做的那些工作是白做的?

    现在的陆海空,在汉灵帝的眼中,那简直就是他的一员福将,这样的一员大将居然只得了个亭侯,一个杂号将军,汉灵帝可不答应所以直接打了回去了。

    而于此作为信号,张让和何进之间关于陆海空封赏之间的博弈开始正式拉开了。

    何进和张让倒也算是老对手了,之前在并州的问题上,双方就交手过一轮。

    在并州的交手当中,何进虽然是一开始占尽了上风,直接为丁原抢得了并州刺史的位置,但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在并州一事当中何进明显是一败涂地的。

    陆海空现在不仅是当了并州刺史,还成了剿灭黄巾最大的功臣,而反观丁原,在几经失利之后,现在就算是何进都几乎要把他弃掉了,所以从这一方面来看,何进无疑是一败涂地的。

    不过并州一事上的失败,却也成了何进这时候的动力,无论如何何进都必须要把张让或者说是陆海空的势头压下来。

    这既是争一口气,也是政治之争。

    外戚和阉党一直就是皇帝手中制衡大臣和世家的利器,有政治手腕皇帝,一般都会让两者两者直接保持微妙的平衡,在制衡大臣的同时又相互制衡着,而他们的那一个汉灵帝很明显就没有这一个手段。

    在这一种情况下,阉党的势力一旦猖獗被汉灵帝重视,他这外戚的分量自然就小了。

    所以何进,没有理由不去打压陆海空,更没有理由不去和张让争……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