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47 滔天怒火
    当陆海空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戏志才的时候,陆海空愣住了,世界仿佛变得特别不真实了起来一眼。

    用了好一会儿,陆海空才明白这是事实的时候,陆海空刚刚因为了解到张角可能已经被重伤或者是斩杀的喜悦,这时候被一扫而空,俊秀的脸上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一股暴戾的气势冲天而起。

    这时候,愤怒和后悔的情绪将陆海空填得满满的,他甚至开始后悔,自己不应该去那一趟巨鹿。

    陆海空之前的那一趟巨鹿之旅为什么?百分之九十是冲着【逆天改命丹】,冲着改变戏志才的那小塑料体格去的,如果不是这个,以陆海空的谨慎在知道张角的恐怖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去巨鹿?

    结果一趟巨鹿下来,陆海空只得到了一个半成品的【逆天改命丹】,带了一身的隐患回来不说,现在还把戏志才弄成这一副凄惨的模样,陆海空怎能不怒?怎能不后悔?

    所幸的是,这个时候陆海空没有被后悔和愤怒的情绪冲垮理智,毕竟戏志才还在那里躺着呢。

    他迅速平缓了一下心情,把陈平把整个邯郸最好的医师全部找了过来,全力医治戏志才,眼下什么都没有保住戏志才的命重要!

    在陈平和医师的忙活当中,谢天谢地的是,戏志才很快的就被从昏迷就醒了过来。

    不过戏志才是醒了,但经过这么一闹,戏志才的身体比之前更加虚弱了,甚至有医师跟陆海空说了,如果调理得当的话,戏志才能够活三年,调理不得当的话,戏志才可能活不过一年了。

    当那一个医师给陆海空这一个结论的时候,当场就被陆海空身上爆发的恐怖气势震晕了过去。

    “陆大人,我家先生要见您。”

    就在陆海空气势狂飙的同时,戏志才家的大福过来道。

    听到这话,陆海空身上狂飙的气势瞬间降了下来,陆海空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脸上有些僵硬住的愤怒和愧疚淡了下去,尽可能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之后,才起身来到戏志才的房间。

    陆海空进来的时候,戏志才半躺在床上,脸上的气色比起之前好了一点,但依然是苍白得吓人。

    “怎么样?破开张角的封印了吗?”戏志才在见到陆海空的第一句问道。

    看着这一个脸色苍白无比的男人,听着他开口问出的第一句话,陆海空原本努力平复下来的情绪再次被打翻了,让陆海空的心中的情绪无比的复杂,愤怒、愧疚、自责全部涌了过来。

    陆海空对于外人而言,是一个霸道无比,肆无忌惮的家伙。

    而对于自己人,他的内心从来都是柔软的,特别是面对戏志才这样的一个亦师亦友的家伙,陆海空是把他当家人来看待的。

    而戏志才这家伙,虽然一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效忠陆海空,但他和陆海空之间的情感确实已经是超脱于一般的君臣关系了。

    甚至超脱于亲人的关系,或许戏志才隐约把陆海空当做是自己生命的延续来看,陆海空在他心目当中的地位很重。

    所以他才会一察觉到陆海空的危险状态,就立刻废寝忘食的为陆海空寻找破开危险的办法,才会不顾自己身体,强行使用那一种大阵,也才会在醒来之后见到陆海空的第一眼就是问他,张角封印的情况。

    在这时候,在这样的戏志才面前,陆海空很努力才没有让自己的眼眶红了起来,喉间颤抖了许久,陆海空最终还是爆发了。

    “谁允许你这么做的?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你知不知道,这么做的危险性?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什么状态?万一有一个好歹怎么办?你还要不要命了?”

    “我不过是被张角封印了一段记忆而已,一点点小事情,你这么乱来干什么?老子脑袋被人劈了都死不了,犯得着你来自作主张多管闲事吗……”

    陆海空的开口没有感谢,没有赞美,只有怒骂,歇斯底里的不讲道理的怒骂!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很吃惊,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毕竟陆海空在外人的眼中,一直就是一个霸道强势的一方霸主,很难想象他有这孩子气的一面。

    而骂着骂着,陆海空这一个勉强算是铁打的汉子,这一个在尸山血海当中,眉头也不见皱一个的家伙,眼眶最终还是微微红了。

    房间里的这一幕,是很诡异的一幕。

    一个骂着骂着,自己的眼眶红了起来,另一个被骂着,苍白的脸上却舒展出暖心的笑容来。

    半响之后,陆海空的骂声渐渐止了下来,脸上激动的情绪也慢慢平复下来,他走到戏志才的面前坐了下来。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张角的封印怎样了?”

    沉默中,戏志才重复着刚刚的那一句话,脸色似乎更加苍白了,语气也更加的无力了。

    对于这一种情况,宣泄完了之后的陆海空有些不忿,更多的是无奈,沉默了很一会儿最终应道。

    “解了,另外,你的布置应该杀了张角了,就算是没有杀了他应该也重伤了他!”

    陆海空下意识的,没有把张角的封印没有完全解除的事情跟戏志才讲,当然,以戏志才对于陆海空这家伙的了解,若是平时,陆海空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戏志才就应该知道陆海空这话当中有多少真实性了。

    而这一次,戏志才没有看出什么。

    在得到陆海空的这一个回答之后,戏志才放心点了点头,随即两人之间又沉默了下来。

    这一次沉默的时间很有一段,一直到陆海空感觉不对抬起头来才发现,戏志才的头已经垂了下去。

    陆海空一惊,赶紧上前查看,才发现戏志才是昏迷了过去。

    很明显的是,戏志才之前之所以那么早醒过来,并不是因为这家伙已经恢复过来了,而是他不放心陆海空这边的情况,所以他醒了过来。

    而那一个状态的戏志才应该是相当疲惫的,只是没有得到陆海空的平安的回答,戏志才一直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迷过去,一直到得到陆海空的确认之后,戏志才才再一次昏迷了过去。

    看到再一次昏迷的戏志才,陆海空久久不言,在戏志才的床边坐了半个多小时之后,陆海空才转身离开了这里。

    陆海空出了戏志才的房门之后,对边上迎上来的陈平立刻就下达命令。

    “去办几件事,第一让摸金校尉停止行动,开始把这边的收获往回搬。”

    “第二,让人给董卓送信,就说三天之后,我要发兵广平巨鹿让他看着办。”

    “第三,让高顺把军队集结起来,包括五原军、陷阵营、亲卫军团和浴血军团,三天之内做好兵发广平的准备!”

    陆海空的语气很平淡,但跟在陆海空身边有一段时间的陈平却听得出来,这时候,自己家主公心中蕴含的,能够撕裂天地的怒火,这让陈平不敢怠慢,记下之后,迅速行动了起来。

    陆海空命令下达完之后,看了看不知道什么什么来到这边的王越。

    “王先生,我接下来要发兵广平,志才这边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帮我照看好他行吗?”

    王越也不是没有眼力色的主,面对这时候的陆海空,王越面容一肃十分认真的应道:“主公,您放心,只要我王越还活着,绝对不会让戏先生受到一丝伤害!”

    “那就交给你了!”陆海空看着王越,重重的点了头之后,直接起身离开了这里。

    他要去做准备,准备兵发广平的粮草的辎重,要在三天的时间把几万大军的粮草辎重准备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要知道,在这之前陆海空并没有兵发广平的打算,所以之前也没有做好一些预备,这时候临时起意三天的时间很勉强。

    但没有办法,陆海空一点也耽搁不下去。

    他现在的心中像是有一团火在烧,虽然他很清楚的知道,戏志才被伤成这样,他要负很大的责任。

    如果不是他低估了张角,去那一趟巨鹿之旅的话,他也不会中了张角的手段,戏志才也不至于变成这个样子。

    这一个责任他知道,也记在心里,但他不打算让自己来负,他也没有办法用自己来宣泄这一股怒火,所以黄巾军就成了陆海空的报复对象,外加出气筒。

    原本陆海空打算让黄巾之乱才持续一会,他好在收刮一点财富,收拢一些人才,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这一个心情了,他现在唯一想要做的就是灭了黄巾军灭了张角!

    怒而兴兵,这对于一个统治者而言,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这一点陆海空也知道。

    但知道归知道,行动归行动,他陆海空成为一方霸主满打满算也不过是两年的时间,虽然在戏志才的帮助下陆海空在成长,但短短两年的时间,陆海空的心还硬不起来,血也冷不下来。

    在他看到戏志才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无法说服自己,更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什么也不做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当陆海空的热血涌上来,理智,权衡,大局什么的都滚一边去吧!

    陆海空第一次,出自发自内心的,想要彻底将黄巾军从这一个世界上抹除掉。

    “张角啊张角,你既然伤我兄弟,那我灭你全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