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46 后天斩神剑气
    董卓的高效率洗白行动让陆海空很满意,不过满意归满意,陆海空也没有去接触董卓,对于曲梁的事情,陆海空依旧观望者。

    一方面是陆海空这时候不想介入其中,一方面是戏志才那边的情况让陆海空很是担心,就因为戏志才的闭门。

    戏志才的闭门,一方面是证明,陆海空目前遇到的问题的严重性,毕竟这一种状态,这么紧张凝重的戏志才陆海空还是第一次看到。

    让陆海空这一段时间以来,心情忐忑不已,他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怕那家伙有个好歹。

    随着陆海空的权势越盛,这家伙也越来越像政治家权谋家靠拢,但对于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人,以及戏志才这样的家伙,陆海空的担心真的是不含一丝功利心的,那是完全处于真诚的担心。

    所幸的是,陆海空提心吊打的日子没有过多久,第四天戏志才那边就出来了。

    只是闭关三天的戏志才,出来之后没有来见陆海空,而是开始忙活了起来,封了一个校场,调用了各种各样的资源,送了各种材料,取走了数百万金。

    而后,戏志才有把自己,还有一千士兵关在校场当中,一待又是一天。

    这回陆海空终于忍不住了,据他所知,戏志才以及四天四夜没有合眼了,这一种情况他怎么能不担心?于是这家伙直接提着斧头闯进那一个校场,打算抓也要把这家伙抓去休息。

    而恰好就在陆海空一脸‘杀气腾腾’的闯进校场的时候,戏志才那边终于做好了准备。

    陆海空一进校场,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阵法被刻录在地上,在这一个阵法边上,戏志才一脸疲惫的站在那里,似乎在等着他。

    陆海军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戏志才最狼狈的一次。

    那一身雪白的书长衫,这时候已经满是污渍,一头的长发也披散了下来,脸上满是那一种难以掩饰的疲惫感。

    “你来了?来得正好,我这边正好准备好了,到这上面去。”

    戏志才指着地面上那一个巨大的法阵的阵眼,疲惫无比的说道。

    看到他这疲惫的模样,陆海空心中一软,脸上的‘杀气’也都散了。

    “你都四天四夜没有睡了,既然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不如等你休息一下我们在来吧。”

    戏志才很倔强的摇了摇头:“没事,我撑得住的,你这件事必须要先处理好才行,你知道我的脾气的,先上去吧。”

    看着那一个少有的流露狼狈、疲惫的家伙,陆海空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默默的走到了那一个巨大的法坛上。

    “从你回来,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感觉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缠绕在你的身上,虽然很淡很淡,但确实是有,那一股力量隐约间给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如果不能妥善处理的话,它甚至可能会毁了你!”

    戏志才在陆海空站到法坛之上后,开始说到。

    随着戏志才的话语声响起,陆海空发现自己脚下的阵法似乎还是运转了起来。

    “这一个阵法,是我在解读完太平天书之后,结合奇门遁甲设计出来的法阵,以金之气作为基础,耗费了五百万金制成的阵法,它运转开来之后,在破开缠绕在你身上的那一股力量的时候,对你可能会有一点痛苦,但请放心,它对于你是无害的。”

    戏志才的话语声刚刚落下,陆海空脚下的阵法开始绽放出金色的光芒。

    紧接着,陆海空隐约看见,在阵法的八个方位上分别都出现了一把金色的能量剑,这些金色的能量剑诞之后,陆海空隐约感觉到一股锐利的气息向自己席卷了过来。

    紧接着,陆海空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针的海洋一般,四面八方的那一种锐利的气息,仿佛一根根细如牛毛的针一般刺进了陆海空的体内。

    尽管陆海空在戏志才说会有点痛苦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承受的准备,但那一种痛苦涌来,陆海空还是差点绷不住了,那痛苦的程度远远超过了陆海空的想象。

    “抱歉,痛苦的程度可能稍微有些超过我的预料,没有办法,时间太短了,我只能做到这一种程度,你稍微忍着点吧。”戏志才看着脸色涨红,浑身有些抽搐的陆海空抱歉道。

    “喂,志才,你这是有点痛苦吗?我怎么感觉我我就要死了,你说你这小子,是不是要报我不顾你百般阻拦非要去巨鹿,最后惹了一身麻烦回来找你的仇?”

    尽管身浸在针的海洋,尽管无比的痛苦,这个时候的陆海空还是艰难的跟戏志才玩笑道。

    陆海空这家伙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自己已经痛苦得要死了,他还得强颜欢笑一下,用他的方式来安慰戏志才,免得戏志才愧疚。

    面对这样的家伙,戏志才有些疲惫的笑了出来,他原本是想要站着,但是四天四夜没有合眼,脑袋高速运戏志才疲惫不堪,不由自主的坐了下来。

    “喂,你感觉怎样?”阵法当中的陆海空,看到这一幕,艰难的问道。

    “我吗?我挺好的,你还是别分神了,担心一下自己吧,阵法只是刚刚开起来,你待会的痛苦还会升级。”

    戏志才现在的状态,并不如他所说的那般乐观,他现在连说话都有些一顿一顿,看上去非常吃力的样子。

    陆海空看到这一幕,正想要说什么,戏志才所说的痛苦升级如约而至,陆海空的喉间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咆哮声。

    于此同时,陆海空感觉到,自己的眉间有一股冰冷传播开来,那一种痛苦很诡异的没有上到他的眉间去。

    而在眉间的那一种冰冷传来的时候,笼罩着陆海空全身的锐利之气,顿时像是闻到腥味的猫一般,一股脑的全部钻到了陆海空的眉间去了。

    “找到了,果然就是在这里!”

    这时候,原本已经疲惫不堪的戏志才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整个艰难无比的站了起来,信手一指遥指在陆海空的眉间。

    就在戏志才这一指点出的时候,陆海空敏锐的感觉到,在自己的面前,一把如虚似幻的金色长剑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一股前所未有的锐利之气冲天而起,那一股气息是如此的真实,甚至让陆海空有一种一剑刺过来,会自己把自己的脑袋劈成两的错觉。

    陆海空从来就是一个谨慎的人,尽管开山一斧和破海一斧的修炼都有一定程度上磨练了陆海空的精神,但骨子里的谨慎依然还在,或者说,是多疑才对。

    陆海空的多疑,让他对很多人都不会去信任,如果是换一个人在他面前遥指这一下,陆海空绝对不会在感觉到有致命的危险的同时不避不闪的。

    但是这时候,在他面前的是戏志才,所以陆海空尽管心中强烈的预警着自己,这一剑下来自己就要被劈死了,但陆海空硬是咬着牙一动一动。

    这是一种信任,既是一种陆海空对于戏志才的信任,但又何尝不是戏志才对于陆海空的信任呢?以他现在的状态,他只能指这一下了,戏志才知道这一下会对陆海空带来多恐怖的危机感,但他还是不做任何解释就指出去,一方面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一方面是他对于陆海空的信任。

    在这两人彼此的信任间,这一剑劈在陆海空的眉心上。

    而就在这一剑劈在陆海空的眉心上的时候,它直接穿过了陆海空的,点在了陆海空眉心或者说是识海当中的一个陆海空之前没有发现的金黄色的锁上。

    一剑刺出,那金色的剑和那一把金色的锁同时泯灭掉。

    于此同时,遥指出这一指的戏志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家伙在喷出那一口鲜血之后,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软软的瘫倒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的陆海空对于这一幕却无动于衷,因为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就没有看到这一幕。

    在那一个金锁被劈开的同时,一些画面在陆海空的面前,如同全息影像一般一闪而过。

    在这些画面当中,陆海空看到了一些被张角封印住的东西。

    他看到了张角本尊的出现,也看到了张角鬼神一般强大得实力,甚至没有做什么,自己就被禁锢在当初一动不动。

    在那一个景象在陆海空的面前展现的时候,陆海空才了解到,张角这一个家伙的恐怖实力,那仿佛根本就是人类不应该拥有的力量一般。

    而当画面出现到张角一手点在他的眉头上的时候,陆海空的眼前再一次陷入了黑暗当中。

    陆海空很明显的感觉到,在那之后还有东西的,但在那之后到底发了什么,陆海空依旧想不起来。

    很明显的,戏志才花了四天四夜的努力,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完全破开张角对于封印在陆海空眉间的秘密。

    而就在陆海空以为戏志才的这一次行动以失败告终的时候,陆海空似乎隐约听到了张角的声音。

    “后天金气斩神剑!谁?到底是谁?”

    随着张角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随后陆海空听到一种一剑斩破的声音,以及张角痛苦得惨叫声。

    以及最后张角若隐若无的呢喃。

    “若不是在那家伙身上耗费了大量的心思我怎么会被这区区后天斩神剑气所斩?”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陆海空内心有一个明悟,或许戏志才的阵法不是一无所获的,张角这时候或许已经被戏志才斩杀了,或者是重伤了。

    陆海空了解到这一种情况,顿时一脸惊喜的张开眼睛。

    然而就在陆海空张开眼睛的第一眼,他看到的确是倒在了血泊当中的戏志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