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44 戏志才的凝重
    陆海空那边开四个箱子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多小时,等他把箱子开完了,戏志才那边的工作也差不多处理完了。

    不过陆海空看了看天色,陆海军今天差不多一大早回到的邯郸,这一天忙活下来,也已经是下午了,在过一两个小时也夜幕也就要下来了。

    陆海空让陈平是简单的准备一下饭食,陆海空直接到戏志才的在邯郸的住所等他去了。

    对于戏志才,陆海空在他生活的方方面面上都很是紧着。

    戏志才在邯郸的住所,是一处布置得挺雅致的小庭院,陆海空到来的时候,戏志才还没有回来,家里只有几个陆海空安排照顾戏志才的女婢。

    陆海空来到这里之后,倒是一点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让女婢送上一壶茶水,捧着庭院里戏志才放着没有看完的书看了起来。

    有点意思的是,戏志才再看的书并不是经略典籍之类的书籍,而是一本描写鬼怪的,很光怪陆离的小说。

    以陆海空的阅历,一眼就看出来这一种小说完全就是异人书写印刷的,毕竟故事里的很多情节甚至是细节上是和这一个世界有很大的出入的。

    陆海空哑然一笑:“那家伙居然会看着一种小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啊!”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这里面有很多东西都很有意思,透过一些细节,仿佛能够看到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

    戏志才的声音突然从陆海空的背后响起来,不过这一种突然的发言都是没有吓到陆海空,陆海空这家伙仿佛已经习惯了一样。

    然而背对这戏志才的陆海空并没有看到,戏志才在看到他的同时,他的脸上少有的出现了一抹凝重之色。

    “你在巨鹿那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

    陆海空闻言,翻动着书籍的双手一顿,半响之后把书籍放了下来,转头看着戏志才。

    “为什么这么说?”

    在陆海空转过头来的时候,看到了戏志才脸上少有的凝重之色,心中忍不住一突。

    他在【太平秘境】之后,就一直隐约有一种违和感,陆海空原本以为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了一点,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一个样子。

    而这时候的戏志才仔细的打量着陆海空,从头到尾,从一开始的仔细凝重,到后来陆海空隐约从戏志才的身上嗅到了一丝,极为少见的着急情绪来。

    半响之后,戏志才闭上眼睛:“把你这一趟巨鹿之旅说一说吧?”

    从戏志才的凝重当中,陆海空了解到了这一件事的严重性,也不敢怠慢,正了正身之后,把自己这一趟巨鹿之旅交代了一下。

    尽管陆海空相当仔细的将巨鹿之旅交代了,但或许是张角做得太好了,戏志才手中掌握的情报太少了一点,关于那一段事情,戏志才明明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始终没有办法串联起来,所以戏志才的眉头稍有的皱了起来。

    而就在戏志才皱眉凝重沉思的同时,陆海空突然就笑了出来了。

    “行了行了,愁眉苦脸的干什么?或许是我们两个太敏感了一点,多大点事嘛,就算是真着了张角的道也没有什么,我们到时候见招拆招就是了。”

    陆海空的话并没有让戏志才的眉头松开,他更加仔细的看了一眼陆海空之后,沉吟了一会。

    “你上次那一本《太平天书》呢?”

    “那本放在陈平那里,我待会让陈平给你送过来吧。”见自己没有把话题叉过去,陆海空叹了一口气之后应道。

    “嗯,尽快,另外这几天我可能要休息一下,邯郸这边的事务您要自己担起来。”

    戏志才这么郑重其事的样子,陆海空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时候内心忍不住一突,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是关于自己,而是关于戏志才这家伙。

    随后陆海空和戏志才吃了一顿,第一次戏志才全程皱眉无话的饭,并且在这一顿饭吃完,陈平把《太平天书》给戏志才送过来之后,陆海空就被戏志才赶了出去了。

    敢把陆海空扫地出门的,现如今除了戏志才之外,估计也没有别人了。

    接下来,让陆海空隐约有些担心的一幕发生了,自从和他见了一面之后,第二天戏志才就闭门不出,把邯郸的事务全部扔给陆海空了。

    对于事务不事务的,陆海空倒是没有怎么在意,最让他担心的是,戏志才闭门不出的情况。

    那家伙明显是有些发现,并且正在努力着什么,这对于陆海空应该是很喜闻乐见的情况才对,但陆海空真担心那家伙那小塑料体格,可别弄出什么问题来了。

    只是戏志才那边的闭门,就算是陆海空亲自登门他也不让进,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除了等着也没有办法。

    而就在陆海空回到邯郸,戏志才闭门不出的第二天,孙坚带领的一支队伍直接来到邯郸要见陆海空。

    本来嘛,孙坚要见陆海空,陆海空还是感点兴趣,觉得可以见一见的。

    谁知道,孙坚直接明火执仗的打着要陆海空为皇甫嵩和朱隽被刺给个说法的旗号过来了,另外在孙坚过来之前,有人也找过了陆海空。

    这一种情况下,心情不好的陆海空连见都懒得见他。

    只是陆海空没有想到的是,他不见孙坚,孙坚居然就不走了,带着人直接带邯郸住了下来。

    当这一种底下人把这一种情况汇报到陆海空这边的时候,戏志才那边以及闭门两天了,陆海空虽然不能进去,但透过那些婢女,陆海空了解到,戏志才以及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一直就盯着那一本《太平天书》。

    陆海空这时候心情正不好着呢,一听到这消息,心头火起,直接一声令下,让底下的人赶人了。

    冀州,赵国,邯郸城外。

    孙坚来的近一钱人就驻扎在邯郸城外,他们一驻扎就是两天的时间。

    实际上,孙坚并不是真正意义上想要找陆海空要一个说法的,他来找陆海空更重要的,是来求援来了。

    孙坚不是傻子,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一件事跟陆海空关系绝对不如和董卓的关系来得大。

    但他没有办法,他没有办法找董卓的麻烦,曲梁那边,在李儒的运作下,董卓已经掌控了很强大的力量,他要是敢跟董卓对着干,董卓立刻就能把叛徒的帽子扣在他头上。

    但要他坐视不理同样也不可能,他孙坚几乎是朱隽一手提拔起来,他怎么能看着朱隽被人暗算而无动于衷呢?

    而且董卓明显和黄巾军的人,勾结到了一块去,他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完全没有人知道。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孙坚选择带人过来质问陆海空,其实说是质问,实际上是想要来向陆海空求救来着,毕竟整个冀州目前就陆海空能够和董卓抗衡,而且陆海空在曲梁的十几万将士当中也是十分有威信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陆海空压根连见都不打算见他!

    这样的情况下,孙坚就很尴尬了,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陆海空不仅不打算见他,甚至根本就不打算让他待在邯郸里。

    他在邯郸城外刚刚待了两天,陈平就带着陆海空的命令过来了。

    “孙将军,我家主公有令,命你们今天之前,务必离开邯郸!”

    当孙坚看到陈平的这一个命令下达过来的时候,孙坚顿时就懵了,他没有想到陆海空居然直接开口赶人了。

    陆海空难道不知道,他孙坚是打着什么旗号过来的吗?就这么直接把他们赶走了?这合适吗?

    这一个时候,孙坚完全不懂陆海空在想什么,看着冷着脸宣布命令的陈平,孙坚犹豫了一下,挥手让自己底下的人出去。

    一直到所有人都出去,整个帐篷里只剩下他和陈平之后,孙坚开口道:“这位将军,麻烦您在通报一声,说孙坚请刺史大人救救曲梁的十几万将士吧……”

    “孙将军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家主公不打算见你,您请回吧!”

    陈平这一句话出来,孙坚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他原本以为陆海空不见他,是对于他明火执仗打着找陆海空麻烦旗子表示不满,现在看来他在想什么陆海空完全清楚。

    在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仍然不打算见他,那其中就很值得推敲了。

    要么就是陆海空和董卓两人本来就是一伙的,要么就是陆海空在谋划这什么,这个时候不打算介入曲梁的事情当中去。

    第一种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是第一种的话,董卓应该不会把陆海空拉出去当靶子吸引火力,而且陆海空也不可能在这一段时间无动于衷。

    这样一来的话,那就只能是第二种可能了。

    这样以来的话,这一次的事件很有可能远远比他之前想象的还要复杂,这或许会是一个巨大的漩涡。

    “不管是那一种可能,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今天我无论如何都要见到陆海空!”

    孙坚第一次有了这一种明悟,但这家伙不仅没有退却,在这时候他眼中精光一闪,暗暗下定了决心!

    “要我走可以,我走前想要见刺史大人一面……”

    “孙将军,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们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在给你下命令,您今天是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跟了陆海空很长一段时间的陈平,直接霸气的把孙坚没有讲完的打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