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42 返回邯郸
    龙魂铠的进阶本身在陆海空的预料之中,但是让陆海空没有想到的是,龙魂铠的进阶居然连带着让他的使用【天神符】的后遗症直接消失了,这对于陆海空来讲倒是一个好消息。

    虽然如果没有【天神符】的后遗症的话,陆海空的属性可能会得到一点增强,甚至武力上能有所突破也说不定,但陆海空并不遗憾。

    要知道陆海空的实力在进入了90之后,实际上基本就等于是进入了瓶颈期了。

    因为陆海空毕竟是靠着技能经验值,以及使用了【凤凰之泪】之后才勉强突破了90的,所以根基并不是很稳,这也导致了陆海空在进入武力90之后,在基础没有重新打牢之前实力基本上是很难提升的,这一直是陆海空的一个遗憾。

    所以就算是龙魂铠的升级能够提升陆海空的实力,那一种情况陆海空不仅不会高兴,反倒是会有些头疼,因为那会让陆海空的根基再次出现浮层,也会让陆海空破百的路艰难不少。

    没办法,这就是有钱有天赋者的任性,人家在指望着突破80的时候,他已经瞄着破百去了。

    龙魂铠进阶完成,陆海空状态全满了之后。

    这家伙二话不说直接启程回邯郸那边了,他走得有些急,但不是担心有人追杀他,而是他自己急着回去。

    尽管这一次的巨鹿之旅算得上是完美落幕,但不知道为什么,陆海空总感觉,自己忘了些什么东西,隐隐约约的总有一些违和感在。

    但他去追究思考的话,又找不到问题的所在,所以这给陆海空的心中蒙上一层阴霾。这一层阴霾他需要戏志才帮自己破开。

    不过陆海空之前进入巨鹿是由张妍安排的,这个时候,陆海空和张妍两人已经分开了,陆海空一个人回返的路上就难免遇到一些问题。

    由于对巨鹿郡并不是很了解的原因,陆海空一路上几次都被黄巾势力的人遇到了。

    当然这对于陆海空来讲并不是什么大麻烦,这家伙如今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逆天改命丹】都踹在怀里了,他也不需要像之前进入巨鹿那边躲躲藏藏了,被发现了就被发现了,直接暴力杀出去不就好了。

    反正以陆海空这家伙的恐怖实力,这巨鹿当中,除了那一个老不死的张角之外,根本就没有人拦得住他!

    于是乎,这一个来时低调的家伙,就以极度高调的方式,几乎是一路推着回到了邯郸那边……

    冀州,魏郡,曲梁。

    从皇甫嵩朱隽两人遇刺,在到陆海空进入巨鹿,一直到陆海空从巨鹿出来,时间一晃眼的就过了五六天了。

    这段时间里,董卓手中的动作不断,一方面请人在洛阳那边出手,把自己扶到皇甫嵩的位置上去,一方面拉拢曲梁这边的将士,竖立自己的威信。

    洛阳那边的事情倒是很到位,毕竟董卓这家伙和何进有点关系,而且如今皇甫嵩朱儁两人都被刺,重伤的重伤昏迷的昏迷,虽然临阵换帅不是什么好主意,但这两个能够挑大梁的家伙不行了,他们在怎样也是需要抬一个人上去的。

    而冀州那边如今能够上去那个位置的就拿几个,不把董卓放上去难道还把陆海空放上去吗?

    基于这一种考量,何进那边全力支持董卓,轻轻松松的就把董卓放到了皇甫嵩的位置上。

    不过洛阳那边一切顺利,但是董卓这边情况就不是很好了,特别是开局的时候,尽管董卓做了不少的努力,甚至为大汉军团解决了粮食问题,但他在大汉军团当中依然还是没有多少威信。

    归根结底在于,皇甫嵩和朱隽两人的遇刺上,董卓有着巨大的嫌疑。

    尽管董卓当天也遇刺了,但他屁事没有啊,而且事后董卓还上位接手了皇甫嵩的位置,在短短五六天的时间就上位了,这其中没有点猫腻说出去谁信啊?

    在这一种情况下,皇甫嵩和朱隽的心腹相当不待见董卓,底下的人对于这一个名义上的总指挥很有点阳奉阴违的意思。

    面对这一种情况,如果是董卓自己处理的话,就有点难了他能够做到的不多,但如果交到李儒的手上拿情况就不一样了。

    这五六天的时间,李儒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制造了谣言,把陆海空拉过来为董卓分散炮火,这时一手比较被动的一手,主要用来分散士兵的注意力的。

    此外李儒还游走在皇甫嵩和朱隽麾下的将士当中,分化收买那些人将士。

    在李儒看来,只要是人就有缺点,只要有缺点就能够利用,短短五六天的时间里,李儒在硬生生在皇甫嵩和朱隽的麾下拉了一些将领过来。

    短短六天的时间,李儒为董卓收拢了四万的力量在手中,加上董卓手中还有两万骑兵,如今的董卓几乎握有了大汉军团当中一半的力量。

    而董卓这样的动作也不是没有代价的,代价就是他近乎直接的把刺杀皇甫嵩和朱隽两人的标签贴在了陆海空的头上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是事情,如果他不怎么做的话,他就比可能在短时间之内掌控这么多的兵力。

    据董卓了解,巨鹿当中的那一个黄巾领袖的张角就要死了,巨鹿的黄巾也要崩分离兮了,大好的捞功劳的机会就在眼前他不紧着来怎么行。

    至于这么做会不会得罪陆海空,他完全也不担心。

    怀疑是底下的士兵怀疑的,他从来就没有光明正大的说过,皇甫嵩和朱隽是陆海空派人刺杀的。

    陆海空要是不高兴的话,让他自己去跟那些士兵说去。

    如果这一个说法没有办法让陆海空满意的话,那他董卓也没有办法,不高兴就不高兴吧,他又没有直接去找他陆海空的麻烦,他陆海空还能把他咋地?

    只是董卓没有想到的是,陆海空强势的从巨鹿返回邯郸的消息很快的传到了曲梁。

    没办法,毕竟陆海空的动作太大了一点,也他强势了一点,一路上几乎是横扫着出来的,但凡敢拦在陆海空面前的,陆海空一律暴力轰杀。

    这么高调的行动方式,这消息要还是传不到曲梁,那曲梁基本就废了,连最基本的情报系统也废了。

    而这一个消息传到了曲梁之后,整个曲梁城内的一片哗然。

    这一段时间以来,曲梁城内的舆论原本就对陆海空很不利,这个时候又爆出了陆海空从巨鹿归来的消息,这就很要命了。

    尽管大汉军团当中不少人坚定的认为,陆海空是绝对忠于大汉的英雄,他绝对不可能和黄巾军勾结在一起。

    但有拥护者,自然也有怀疑者,一开始怀疑陆海空的声音并不强,但对着李儒在背后推波助澜,五六天的时间怀疑的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陆海空从巨鹿强势返回邯郸的这一个消息一到曲梁,其中的含义就被怀疑的声音解读了。

    在他们看来,陆海空这无疑是和黄巾军因为利益的问题谈崩了,以至于陆海空被黄巾军的人埋伏,最终陆海空凭借着恐怖的力量,强行从黄巾军当杀出来的。

    这一个解释相当完美,既解释了陆海空为什么会出现在巨鹿,也解释了陆海空为什么一路从巨鹿杀出来,更加把叛徒的这一个标签贴在了陆海空的身上。

    这一种说法一传出去,整个曲梁立刻就群情激奋了,无数的士兵站出来要求董卓找陆海空要一个说法,更甚者,甚至要求董卓拿下陆海空为皇甫嵩和朱隽报仇。

    原本这一种情况对于董卓来讲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完全把陆海空设为假想敌,这样他能够更加轻松的凝聚大汉军团的力量在手中,这很符合他的利益,但董卓没有想到的是,朱隽麾下的孙坚直接带着军队找陆海空要一个说法去了。

    当这一个消息传到董卓的手中的时候,董卓当场气炸了。

    他这一边把陆海空拉出来吸引火力,一边极力撇清这其中和自己的关系,就是担心和陆海空正面杠上,没有想到这时候孙坚给他来这么一手。

    “来人,立刻让人去把他们给我拦下来!”董卓桌子一拍,怒喝道。

    “主公稍安勿躁!”

    就在董卓下令的同时,李儒站了出来。

    “主公,依李儒看,这件事您就别管了,当作不知道处理,随他去吧!”

    “这可不行,文优,你是不知道,那陆海空可不是好惹的,当初皇甫嵩在邺城找他麻烦,他当初就反手巴掌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在皇甫嵩的脸上,这个时候我们局势大好,实在是不宜得罪他。”

    陆海空当初打脸皇甫嵩的场面,董卓这个时候还记忆犹新呢。

    “主公,不宜得罪我们也得罪了,从我们开始把他拉过来吸引火力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得罪了他,这个时候您就算是拦下孙坚他们,其实对于我们没有什么好处,不仅不能给他买个好,甚至会让曲梁这边相信陆海空就是刺杀的背后主谋的士兵觉得您跟他是一伙的。”

    董卓听到这话一愣:“拿依你之见我们该怎么般?”

    “孙坚不是想去讨个说话吗?让他去吧?”

    李儒的脸上露自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