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267 张曼成
    冀州,梁期城上。

    黄巾士兵目瞪口呆的看着城下那个带着几千人就要攻城的狂人。

    见过狂的,没有见过这么狂的,这梁期城内大军几万,各种城防的机装备齐全,这样的一个城市,人家就算是大军十万都未必能有信心拿下,底下那个带着几千骑兵就嗷嗷乱叫了。

    “什么情况?”

    这时候,一个身穿铠甲的武将,狼行虎步的走了上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负责梁期这边防御的黄巾历史武将张曼成。

    这个世界的黄巾起义和历史的黄巾起义有很大的不同,很多原本应该死了的历史武将都没有死掉。

    张曼成之前是负责南阳那边的,被朱儁打败之后没有像历史那样被干掉,而是很轻松的走脱回到冀州这边来,而和张曼成一样的还有被皇甫嵩和朱儁围剿依然走脱的波才等将领。

    这一种情况直接导致,虽然这时候的黄巾看上去地盘只剩下两郡了,但在精锐的兵力上,在武将上其实都处于最巅峰的时期的,这个时候的黄巾力量是极其恐怖的,任何敢轻视它的人都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人就是陆海空?”张曼成看着城下的陆海空,虎目含光。

    “好啊,这狗官,我们不去找他,他倒好,直接找上门来了,渠帅让我老赵去斩了这狗官!”一听到道陆海空的名字,张曼成身边的赵弘顿时跳了起来道。

    陆海空在黄巾当中很有知名度的,当然知名度也可换成仇恨值,作为斩杀张宝的存在,陆海空可以说已经上了任何一个黄巾成员的黑名单了,一听到是他,人人恨不得下来剥了陆海空的皮。

    而正在这时候,梁期城下的陆海空队伍当中又有动静了。

    陆海空可不是带着军队来玩的,他真来打仗的,当然几千人是不可能杀进去的,不过人家可以出来让他杀啊,只是这个时候黄巾一方只知道傻愣愣地看着他,完全不知道要出来教训教训陆海空。

    在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要做的用官方的话就是叫阵,用通俗的话讲就是骂街了,他们不是不出来吗?这种情况当然是要把他们骂出来了。

    不过这时候陆海空身份上去了,堂堂一州刺史,手中掌握几十万兵马的大佬,这时候像这一种骂街的事情陆海空就不合适做了,太降逼格了,所幸的是陆海空自己不做他底下有人可以代劳。

    只见陆海空这边成廉站了出来,冲着梁期城上讥讽道:“我还以为黄巾的人都是汉子呢,没想到我家主公只是带着几千人在你们门口一站,就吓得你们屁滚尿流关上大门躲在里面瑟瑟发抖。就你们这群家伙家伙的德行也跟人出来造反啊?滚回家喝奶去吧!”

    没看出来,成廉这家伙嘴还挺贱的,听到这话,城墙上张曼成背后的几员武将个个勃然大怒。

    “渠帅,让老赵我下去砍了那厮吧!”

    “是啊渠帅,他们不过就只有几千人,我们城里几万人马怕他作甚!”

    “渠帅,让我杀了那狗官,为地公将军报仇雪恨!”

    张曼成身边的武将群情激奋,恨不得这就下去把成廉和陆海空撕成两,但张曼成却没有被他们的情绪左右了。

    张曼成要来掌管梁期,对于潜在的敌人张曼成不可能没有了解一下的,关于陆海空的事情张曼成是了解听说过,带着六千骑兵从上艾一路杀到武城,一把火把梁期外的粮仓烧掉,斩杀了张宝,光是这些战绩就已经是相当惊人了。

    特别是斩杀张宝这条更让张曼成心惊,张宝由于是掌握黄巾的内政的原因,近些年来甚少出手,但张曼成确是少有的知道张宝的实力的人之一。

    他很清楚,张宝道法的诡异,一般人根本就近不了张宝的身更别说是杀了他了,而陆海空居然能够斩杀张宝可见陆海空的能耐。

    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张曼成隐约听到一个传闻,说是陆海空带着一千骑兵杀退了由张梁指挥的三万大军,这个传闻虽然没有得到张梁的证实,但张梁同样也没有否认。

    如此的话,那双方应该是有过一战的,甚至真的可能是陆海空杀退了张梁的三万大军。

    一千骑兵就能杀退张梁的三万大军,张曼成可不敢想象底下那三千多骑兵的实力有多强。

    “不用理他,我们的任务是防守梁期,让他去叫!”张曼成摇了摇头,否决掉了自己麾下的武将的提议。

    张曼成此人在军中还是很有威望的,他一开口他底下的武将虽然不甘却也都闭嘴了,不过就在这时,一冷阴恻恻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渠帅,这样不好吧,对方不过区区三千骑兵,就这么在我们的城门口下叫嚣,您这应对的时不时有些太谨慎了?”

    说话那人将谨慎两字咬得很重,讥讽之意十足。

    张曼成闻言抬眼望了过去,看见了说这话的那人。

    这说话也是一个历史武将,是后来赫赫有名的黑山军的首领之一的于毒,他可不是跟着张曼成一路从南阳那边来的,所以对于张曼成他可没有多少敬畏。

    在他看来,张曼成不过就是一条被人追着跑的丧家之犬,在南阳被打得跟狗一样,跑到梁期这边又耀武扬威起来了,再加上张曼成原本官兵的身份,让于毒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张曼成,

    “那你觉得该怎么做?”张曼成虎目含光,反问道。

    “怎么做?我老于是一个粗人,别问我这么难的问题,我老于不懂,老于我只知道眼下眼下杀害地公将军的狗官就在面前,我老于身为黄巾信徒,当然是要去把那狗官杀了为地公将军报仇雪恨了,兄弟门你们说是不是!”

    这于毒冷笑一声,振臂一呼顿时呼应声一片。

    张曼成是不久前才被调到这边来到,这边他除了麾下的几千人之外,剩下的对他都不熟悉更别说有什么敬重了。

    而于毒不一样,于毒在这边呆了很久了,在梁期当中本身就有一定的声望,更比说相比张曼成那谨慎甚至有些窝囊的决策,于毒这个明显更得民心。

    所以于毒高声一喝,应着无数这样直接把张曼成逼到一个墙角边上了。

    不过张曼成还是坚定地摇头:“不行,我绝对不允许你们出城!”

    “哼,你张渠帅怕死,我于毒可不怕!”

    谁知于毒理也不理,直接转头下了城墙,这时候张曼成新到,威信还没有确立起来,对于于毒这一种老牌的将领举着为张宝报仇的大旗出城,他根本就拦不住也拦不了,只能看着于毒带着一支骑兵直接杀出城门之外。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