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620章 撒一个谎
    等到十二点,咖啡馆的服务员过来通知刘一菲和刘晓丽要打烊了。

    刘一菲不肯离去,看着刘晓丽哀求道:“师父说过,他们有时候很忙,要凌晨两三点才下班。他今天肯定很忙,等她忙完就会过来的。”

    刘晓丽微微叹了口气,对服务员道:“把你们经理叫过来,我有点事想跟他商量。”

    等经理过来后,刘晓丽掏了两千块钱放在桌上,希望咖啡馆让她们等到三点才关门。经理虽然觉得诧异,但看在钱的面子上答应了。

    只是等到凌晨三点,张然依然没有出现。

    刘一菲的眼神变得黯淡无光,带着一股死灰气。刘晓丽叹了口气道:“他不会来了,我们走吧!”

    从咖啡馆出来,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刘一菲眼泪顿时流了出来。

    天空昏暗,几盏路灯在无尽的夜幕显得孤寂可怜。

    车没开多远,刘晓丽听到了女儿呜呜哭声,柔声安慰道:“昨天我跟张然聊了好一阵,大概有些明白他是什么样的人了。他是一个很冷静,也很实际的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不要的是什么。他的心很大,想做的事也很大,谁也无法阻止他前进的脚步。茜茜,哭没有用的!你想赢回他吗?”

    在无尽的黑暗中亮起了希望的火光,刘一菲霍然抬起头:“想!”

    刘晓丽就道:“你知道什么样的女孩适合他吗?不是一朵花,而是一棵树,能够跟他一起奋斗,一起经历风雨的树。你不是这样的女孩,你是一朵温室里长大的花,其实张婧初也不是树,也只是花,不过她是野地里长大的花,比你经历了更多的风雨。想跟张然在一起,你就变得足够强大吧!”

    刘一菲心中生出无限的希望来,问道:“我该怎么做?”

    刘晓丽不动声色地道:“把《功夫之王》演好,这部戏好莱坞关注度很高,只要你把这部戏演好,就能够打进好莱坞,成为国际巨星。等你变得足够优秀,等你能够承受风雨的时候再回来找他,那个时候他一定会发现你比张婧初更适合他的!”

    刘一菲哽咽着道:“我知道了,可我想再见他一面,有些话想和他说。”

    张然已经拉黑了刘晓丽和刘一菲的电话,但中午吃饭的时候,还是接到了刘晓丽的电话。在电话里刘晓丽告诉张然,她已经作通刘一菲的思想工作,以后就不会再打搅他,不过刘一菲想见他一面。见刘晓丽这么说,张然就点头答应了。

    晚上十一点,张然来到了刘一菲家别墅的,他没有进屋,和刘一菲坐在院子里草坪上说话。

    四月底的北平,天气有点凉。

    细细的风吹过,院子里的枝叶一阵轻摇,发出轻微的碰撞声。

    刘一菲穿得比较单薄,身上有点冷,不过她并不在意,用手背抹着眼泪道:“我昨天打了好多次电话,一直都打不通,我真的好难过。师父,我不求你继续对我好,不求你像爱婧初姐姐那样爱我。我只求你。”她声音颤抖着道:“不要不理我!呜呜呜!”

    不要不理我。

    这个要求如此简单,又是如此卑微。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说,倒也没什么,但真的很难想象刘一菲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张然看着刘一菲泪眼朦胧的模样有点心疼,从口袋里摸出纸巾,轻轻的帮她擦拭眼泪,柔声道:“你难道不知道么,师父最讨厌的就是谁哭哭啼啼的了!”

    刘一菲用力擦了擦着眼泪,道:“我不哭!”然后又说道:“师父,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好吗?”

    张然没有答应,问道:“什么要求?”

    刘一菲看着张然,坚定地道:“我知道师父嫌我幼稚,不成熟,但我会努力成长的。等我变成熟,我就回来找你好不好,我不想和除你之外的其他男人在一起,除了你,我谁都不想爱,除了你,我谁都不想要,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等我变成熟了,就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

    张然非常无奈,刘晓丽还说思想工作作通了,根本就是胡扯,吸了口气道:“我没法答应你,感情的东西真的勉强不来的,我们真的不合适啊!包子,我还是觉得你太小了,我不喜欢比我小太多的女孩子,我比较喜欢成熟优雅的女人,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刘一菲用力的摇了摇头道:“你不答应也没有关系,等我变得足够成熟,足够优秀后,我会来找你的。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才是最适合你的人!”

    张然见她如此执迷不悟,心里十分无奈,知道事情不能这么下去,时间拖得越久,对她的伤害越大。

    长痛不如短痛!

    张然决定撒一个谎,让她彻底对自己死心。

    《大话西游》中,至尊宝的谎话让紫霞仙子彻底爱上了他,而自己的这个谎话说完,眼前这个女孩会恨死自己。

    恨就恨吧,让所有的罪孽都归我吧!

    张然声音抖了下:“包子,愿意听一个故事吗?”

    刘一菲点头道:“愿意!”

    张然作了一次深呼吸道:“有个武林门派,有个年轻的弟子被誉为整个门派几百年来天分最高的人,但这个天才弟子修炼到一定程度后,就遇到了瓶颈,不管他怎么努力,也不管师门的人怎么帮忙,就是无法突破。天才弟子的师父非常着急,跟门派里的长老们分析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最后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要修炼这种功法就不能为感情所左右,必须放弃感情。天才弟子有个姐姐,是姐姐把他拉扯大的,他很爱自己的姐姐,这份感情就是他突破的最大障碍。你知道天才弟子的师父是怎么做的吗?”

    刘一菲摇了摇头,但她本能的感觉到了一阵恐惧。

    张然平静地道:“他师父穿上夜行衣,蒙上脸,到山下把他姐姐一刀杀了!”

    刘一菲啊的叫了一声,颤声道:“师父,你为什么要讲这么可怕的故事。”

    张然没有回答,看着刘一菲,语气有点冷漠:“古今中外影坛演技出神入化的那些艺人,大多有不幸的经历,他们眉宇间,总有抹不掉的忧郁,即使笑,也带三分苦涩。他们恨过,爱过,灰心过,绝望过,挣扎过,痛苦过,哭过,笑过……尝尽了酸甜苦辣,看尽了人间百态,正因为如此,他们驾驭角色才得心应手。你天赋一般,尽管经历过父母离婚,经历过海外漂泊,但妈妈把你保护得很好,生活很平顺。你在表演上很难达到一定高度,除非遇到重大挫折。只是像你这样有着很好的生活,又被母亲保护得很好的女孩能够遇到什么重大挫折呢?唯一的可能就是感情!”

    刘一菲迷惘地看着张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张然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不像要下雨的样子,不会有闪电把自己给劈了。他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道:“我看过一个调查,说在学生时代有超过三成的人暗恋过老师。你从小父母离异,缺少父爱,如果有个男人对你很好,那你就把对父亲的情感投射到他身上了。所以我故意对你很好,故意关照你,因为我知道你会爱上我。”他看着刘一菲,语气越发冰冷:“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等你彻底爱上我的时候,我再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假的,是为了让你突破自我而精心安排的骗局!”

    刘一菲瞪大眼睛看着张然,就像是看着一个魔鬼。她震惊了,拼命地摇头,道:“你骗人!你骗人!”她扑到张然怀里,抱着他的腰呜呜哭道:“师父,我知道你是骗我的,就是想让你对绝望。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你不要拿谎话来骗我呀,我真的会信的!”

    张然心一颤,手伸了伸手,不过手指就在即将触及到女孩的肩膀的刹那生生停住,终于还是硬起心肠道:“我的老师为了斯坦尼第三阶段,为了融合斯坦尼与格洛托夫斯基,奋斗了一辈子,她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你是我徒弟,演技怎么能是现在这个样子呢?所以,我必须帮你打破枷锁,让你脱变,就像故事中的老师杀掉徒弟的姐姐那样。我没有骗你,如果不信,可以去问李心悦。我曾经对她说过,有一个办法能够让你突破自己,不过一旦用了,你就不会是我徒弟,而会视我为仇敌!”

    这番话说完,张然自己都吓到了,他甚至怀疑这不是谎言,而是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渴望,自己就是希望用这种方法让刘一菲完成蜕变,成为优秀的演员。

    张然用力摇了一下头,将这个可怕想法甩出自己的脑袋,露出略带残酷的微笑:“徒弟啊,这是我这个师父给你上的最后一课——失恋!这可能很残忍,但我知道你是个内心坚强的女孩。当你挺过去的时候,会对生活有全新的认识,你会浴火重生,成为一名真正出色的演员!”

    刘一菲双眼呆滞,身体瑟瑟发抖。

    张然重重地呼了一口气,道:“我们师徒缘分到此结束,以后你保重吧!”

    在刘一菲婆娑的泪眼中,张然转身离去。

    风轻轻吹起,刘一菲抱着胳膊,瑟瑟发抖,就像失群的孤雁,带着哭腔喊道:“师父,你别走,你不要不管我!”

    她喊完这句话,再也抑制不住情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张然身子微微颤了一下,知道自己彻底伤了女孩的心,不过他没有回头,也不敢多作停留。

    伤害这样一个纯真的少女,要被天打雷劈的!

    他真的害怕天上降下一道闪电把自己给劈了!

    刘一菲哭了好一阵,才拿出手机拨,颤抖着通了李心悦的电话:“心悦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师父是不是对你说过,有一个办法能够让我突破自我,要是用了,我就不会是他徒弟,而是变成的仇人了?”

    李心悦听到刘一菲带着哭腔,问道:“茜茜,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刘一菲哽咽着道:“我没事,心悦姐,你快告诉我!”

    李心悦想了想,道:“对,他是这么说过,就是你们三试放榜的时候。后来我还问过他到底是什么方法,但他一直不肯说,怎么了?”

    刘一菲的身子晃了一下,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仿佛整个天空都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