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664章 口碑
    在电影首映之后,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大家觉得这是一个奇迹,要是在电影首映的过程中,下这么大的雪,那首映泡汤了。可在首映的过程中一片雪花都没有,而首映一结束开始下大雪,真的有如神迹,仿佛是老天爷也被电影所感动。

    首映礼结束后,张然和剧组成员没有休息,连夜赶回了北平。明天下午在北平有一场首映,而这次首映将会邀请大量的媒体和影片人到场,为电影集中造势。

    在,张然他们离开之时,络上电影有关的地方都在议论这部电影。

    “看电影感动落泪到不能自已,上次是二十年前的《妈妈再我一次》,这一次是《唐山大地震》。哭疼了五脏六腑,张导真的太厉害了!”

    “今天我和单位一个刚毕业的小女孩一起去看的,我的座位下,一堆哭湿的纸巾。看完电影,小女孩一看说,姐,你哭得好厉害,我才用了一张纸巾!被取笑了!”

    “感谢张然导演为我们展现了当时的惨烈,特别温暖,特别感人,这部电影至少可以看两遍,第一遍自己去,可以酣畅淋漓的哭一场,之后带着全家去一次!”

    这一晚,《唐山大地震》官有许多影迷留言,评论几乎是一边倒的赞誉,从导演张然,到编剧,到每一个演员都成了被称赞的对象,这让所有对这部电影抱有期待的观众更加期待了。

    第二天一早,《唐山大地震》占据了机会所有媒体娱乐版的头条,标题都差不多,几乎都是“《大地震》唐山万人首映,现场哭成泪海”。这些报道都在报道首映礼的盛况,对于电影并没有太多的描述。

    下午,《唐山大地震》在北平举行了首映礼,吸引了众多圈内重量级人物前来捧场,其中有徐可、陈可欣、陈国星、黄建新等著名导演,也有那英、王非等著名音乐人,李联杰、章紫怡、陈道名等影星也前来站场助阵,现场星光熠熠。

    在《唐山大地震》放映过程中,抽泣声不断响起,当字幕刚刚开始滚动,观众看到“导演张然”四个大字时,现场的千名观众响起长达5分钟的掌声。

    电影放完,徐可走过来,激动地拉着张然地手道:“厉害,真的太厉害了,没想到你们的特效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希望有机会合作!”

    01年,徐可拍了《蜀山传》,本来想打造成一部魔幻大片,没想到成为他电影生涯中最为严重的一次惨败,在那之后他的创作一直找不到方向。电影评价一部比一部低,票房也越来越差。最近他在构思一部关于狄仁杰的电影,但这部电影投资肯定会过亿,投资商都是望而却步。

    上一世,徐可电影的特效基本上被韩国人包圆,现在听到徐可这么说,张然觉得很欣慰,自己的努力算是没有白费。张然知道徐可很快会走出低谷,冲他一笑:“中国电影需要大制作,徐可导演是少数能够拍大片的导演,期待跟你合作!”

    徐可听到这话马上笑了:“好,那我们约时间谈谈!”

    在电影首映结束后,有一场专门的发布会,集中接受媒体采访,这也是最为有效的一种宣传方式。

    在提问环节,首先开始提问的是《北平晚报》的一个记者:“张导,首先我要向你表达我对敬意,这部电影真的非常震撼。最近《集结号》掀起了一场关于主旋律的讨论,我觉得《唐山大地震》和《集结号》有一个共同点,跟我们过去的电影不同,是从普通人的视觉出发,我想问的是,《唐山大地震》是主旋律电影吗?”

    《集结号》上映之后,特别是上《新闻联播》后,掀起了一场关于主旋律电影的讨论,双方争论得特别厉害。有人认为,主旋律是歌功颂德,而《集结号》没有,所以《集结号》不是主旋律;而有人则认为,谷子地对国家的忠诚和对战友的忠贞,特别是穿越生死不能撼动的兄弟情意,这是主旋律。

    张然没想到这个问题的争论会扯到自己的电影上来,道:“我觉得在讨论这个问题前必须明白一个概念,主旋律电影到底是指什么?如果主旋律是要能完成讴歌革命的英雄主义、乐观主义和大无畏的奋斗精神,那么我们这部电影不是;如果主旋律电影是指反应社会主流价值观,那么我们这部电影是主旋律电影。我们这部电影主要讲的是家和亲人,亲人不必多说,而家是什么?家是中国人永远的心灵归宿,是生命的寄托。我们每年春节不管天远地远,不管路途多艰难,总是要回家。我去年春节没回家,觉得有些对不起父母,所以今年不管多忙,一定会回家。最近南边闹雪灾闹得特别厉害,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很多外出打工的人依然坚持回家,甚至有人因为买不到车票,直接走路回家。这些回家的人和电影中张婧初、胡君他们那一车想要回家的人,有区别吗?是没有区别的!这是我们的主流价值观,如果主旋律电影是指反应主流价值观的电影,那我们是主旋律电影!”

    在场的记者都不约而同的点头,今天到场的记者中年轻人不少,很多人对唐山大地震记忆并不深,但为什么会特别感动呢?在于,家是大家心中最柔软最温暖的部分,这部电影戳在了大家心灵最温暖最柔软的地方。

    当然,这个问题说起来好像很简单,好像每个导演都可以做到,实际上并非如此,真正能够做好的导演少之又少。

    第二个记者站起身问道:“张导,《唐山大地震》的电影海报上写着‘小学生及学龄前儿童不建议观看’,我刚才看过电影之后也觉得电影比较惨烈,不是很适合儿童观看。不知道你对电影分级怎么看?”

    对于分级这个问题张然是有很多想法和看法的,尽管这里并不适合讨论,但还是道:“电影类型有很多,儿童片只占很小的比例。我们现在没有分级,很多家长带孩子到影院看电影,只能靠提前了解适宜不适宜。但这么做的家长很少,很多人并不了解电影讲的什么,周末一家逛街,顺带一起看场电影,等他们走进电影,意识到电影不适合小孩看的时候已经晚了。前段时间,我听到朋友说,看《色戒》的时候竟然有家长带小朋友进场,这真的特别可怕。分级肯定是应该的,有些片子不适合儿童观看,所以,建立电影分级制度真的很有必要。至于分级制度该怎么做,我这里不展开了!”

    有记者起来问:“张导,你觉得《唐山大地震》这部电影,最终票房能有多少?”

    这个问题很多记者都喜欢问,但张然却知道对《唐山大地震》这部电影来说却是一个坑。上一世冯小钢因为喊《唐山大地震》票房五亿,被很多人唾骂,说他发国难财。

    张然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一脸轻松地道:“自然越高越好,票房越高观众越多,像这样重大的题材,我觉得关注的人越多越好。咱们中国是个地震多发国家,每年都有地震,如果我们这部电影能够让更多的人重视这个事,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地震,了解地震逃生知识,我觉得会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一个女记者起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电影里的情节,眼泪一下落了下来,用哽咽的声音道:“对不起,我真的特别感动。我觉得这是一部伟大的电影,应该让全世界都看到。我想问张导的是,你觉得这部电影能够拿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吗?”

    中国有奥斯卡情结,不光导演有,很多观众也有。主要是改革开放这三十年来,中国电影人已经把各种大大小小的电影奖都拿得差不多了,只有奥斯卡差口气,所以,大家总喜欢拿这个说这事。

    张然对奥斯卡没那么看重,笑着道:“应该是不可能的,奥斯卡是美国奖项,奥斯卡外语片是里面一个小奖,主要颁给那些跟美国本土电影气质、技法,还有文化大相径庭的电影的。简单的讲,是要让他们觉得此片美国人铁定拍不出来,而且电影又好,那才有希望拿奖。《辛德勒的名单》我们知道,但我们拍部中国版的《辛德勒的名单》能够拿奥斯卡外语片奖吗?不可能的。我们这部电影不是奥斯卡外语片的菜,我们不会报名,也没有过考虑奖项的问题,观众喜欢是最重要的!”

    发布会结束后,兴奋难平的影评人和众多知名人士,连夜在络上发表了他们的评论,为电影大唱赞歌。

    《电影世界》主笔吴凯认为:“片中每个演员都演得好特别好,个人认为最好的是李娜的演员,瘦瘦弱弱一个女生,但爆发力惊人!这姑娘绝对会火,李娜这个角色太招人疼了,而且演员在细节把控极其到位,有层次有张力!”

    《第十放映室》主持人龙斌评论道:“看完《唐山大地震》,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尤其到影片结尾,一片啜泣声。地震特效不错,没有回避残酷的镜头,心里很难受,不忍看下去。说它是灾难片其实不太合适,因为没有人会抱着娱乐的心态去看这么一部太过真实的片子。在浮华现世唤回亲情的回归,是这部片子最大的意义所在,推荐观看!”

    《中国电影报道》主编张卫:“下午看唐山大地震,一进场跟自己说即使想哭也要尽量忍住,否则会很丢脸!可这片的催泪弹频繁来袭,我实在忍不住偷偷从包里摸出张纸巾扮若无其事状顺手贴眼擦泪,没多久发现身边男的女的都跟我差不多,于是我也没啥不好意思了。结果是出场时我不得不悄悄跑进洗手间照下镜子,天哪双眼红肿!《唐山大地震》是张然的第六部电影,却绝对是他的巅峰之作!片子超乎意料的饱满,好,真的非常好。没见过那部电影能把一帮老爷们儿哭的眼睛跟桃子似的,大家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