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662章 希望
    汽车还在向着唐山艰难的前行,断桥、裂缝,甚至是余震都阻挡不了众人回家的愿望。 .不过距离唐山越近,汽车前行的速度就越慢。城里的汽车拼命地往外开;而救援的车辆要往里进,造成了交通堵塞。

    往城外开的,有很多拉伤员的车,这些车一停,车上的人就喊自己家人的名字,张婧初也趴在车窗上不住大喊。现在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是死是活,都希望能在伤员中找到家人。

    城里,王珞丹将小灯交给一个脚受伤的中年妇女照看,自己爬上废墟,想要把家人挖出来。她正挖掘着,身后突然传来喊声:“小灯,小灯!”王珞丹回过头,只见小灯喊了声“爸爸”,扑向一个年轻男子。男子紧紧抱住小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哭成了泪人。

    银幕前许多观众跟着小灯父亲一起哭泣,但银幕上的王珞丹却笑了。

    由于路上堵得特别厉害,直到下午,胡君的汽车才开进唐山。城里堵得更厉害,军车挤满了道路。解放军宣传车上的喇叭广播着唐山抗震救灾指挥部的通令,并号召市民将尸体集中到指定的区域。汽车实在无法向前开,张婧初他们只好下车,各自寻觅自己的家人。

    张婧初看着四周的废墟,根本分辨不出自己是在哪里,只能踩着碎石瓦砾边走边问。

    空中灰尘与尸体散发的臭气交织在一起,让人窒息。一路之上,倒塌的房屋陷入地中,只能看到天窗和屋顶,完全看不到高建筑物。断楼残壁上,挂着尸体,路边伤者在呻吟,废墟下等待救援的人们在呼喊。

    一辆宣传车缓缓开来,旁边跟着两个背枪的民兵,一个年轻姑娘在车上广播:“全市公安民警动员起来,警惕有人哄抢国家财产,发国难财,一经发现,就地正法,决不手软!”

    季辰他们从废墟中挖了一个孕妇,她腿受了伤,但情况并不严重,唯一麻烦的是她马上要生了。战士们抬着孕妇,火急火燎的将她送到魔都医疗队的驻地。

    很快,帐篷里传出了婴儿的哭声。

    张婧初走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找到了已然化为瓦砾的家。

    宋珠儿茫然看着周围的一切,问道:“妈妈,这是哪儿呀?”

    张婧初回过神来,道:“这是我们家!”

    宋珠儿不解地道:“我们家房子呢?”

    张婧初叹了口气道:“被地震震垮了!”

    宋珠儿悲伤地道:“那我们是不是没有家了?”

    张婧初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房子垮了可以再修。只要家人在,家就在!”

    宋珠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望向废墟,她看到废墟上一个艰难发掘的身影,欢快地叫了起来:“姑姑!妈妈!那是姑姑!”

    张婧初也看到了王珞丹,用力喊了声。废墟上的王珞丹抬起头,看到了她们,露出欣慰的笑容,向她们走了过来。

    张婧初脸色惨白,嘴唇在发抖:“你哥他们呢?”

    王珞丹叹了口气道:“都在下面埋着呢!”

    张婧初身体晃了晃,但最终还是站住了,带着哭腔道:“怎么会这样?”

    王珞丹没有回答,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说:“嫂子,我们把他们挖出来吧!”

    张婧初嗯了声,跟王珞丹向废墟走去,边走边问:“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小曹呢?”

    王珞丹平静地道:“死了!”

    张婧初顿时沉默了。

    此时,开进唐山的部队已经很多,但所有救援队都在找活人,要是发现哪有活人的话,人们一起挖。要找死人的话,只能靠自己找。

    张婧初和王珞丹站在废墟上,艰难的挖掘着,连宋祖儿知道弟弟埋在地下后,也在一边帮忙,用力搬着小石块。

    两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艰难的挖掘着,一天,二天,三天……她们满脸灰尘、双眼布满血丝,浑身上下破烂不堪,到处是血迹。父母和张然的尸体都挖了出来,但儿子光明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她们没有放弃,不停地挖着。

    第六天上午,张婧初隐隐听到下面有人喊了声妈妈,像儿子光明的声音,她有些不敢相信:“我好像听到明明的声音了!”

    现场声音比较嘈杂,王珞丹没有听到:“嫂子,你听错了吧?这都第六天了!”

    张婧初怀着一线希望,拿着石头,对着楼板敲了敲,用力喊道:“明明!明明!”

    水泥板下传来一个微弱的回声:“妈妈!”

    “明明还活着!”张婧初喜极而泣,冲着废墟大喊,“明明,你坚持住,妈妈很快会救你出来的!”

    王珞丹也是喜不自胜:“我去叫解放军过来帮忙,我去找二哥!”

    与此同时,季辰他们刚刚挖掘出一家人的遗体,两个大人在楼房倒塌的瞬间,想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住孩子,可是全家人一起遇难了。季辰他们用被子将这一家人的遗体裹好,抬到送葬车上;将他们的证件和贵重物品登记入册,上交主管部门。

    就在他们完成对废墟的清理,准备离开时,突然有战士发出兴奋地喊声:“哎!你们看,这里有花!”大家顺着战士的手指看去,在刚刚清理开的水泥板间隙中,露出了一株刚刚绽放的,白色鲜花。

    这株花的花瓣狭长细尖,清新淡雅,给人一种虽蒙尘却不失其高贵品性的美感。战士们刚才还十分凝重的面孔上,露出了几许好奇的神情,不约而同地围了过去,小声议论起来。

    “楼房塌成这个样子都没把它砸死,它的命可真大!”

    “这是什么花啊?不光长得好看,还特别香!”

    大家抽抽鼻子,隔得挺远依然能闻到花瓣中散发出的沁人心脾的清香。

    其中一个叫小李的战士趴在地上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得意地宣布:“这是白兰花,我们家也有!”

    战士们都把目光投向了季辰:“班长,咱们把它救出来吧!”

    “对啊,班长救救它吧,多漂亮的花啊!”

    “花的盆已经被砸坏了,如果咱们不把它移出来重新栽上,过不了几天,它就干死了。”

    “人有生命,花也有生命。班长救救它吧!”

    季辰见大家都一脸期盼地望着自己,点头道:“救吧!”

    战士们七手八脚地抬开水泥板,将白兰花从废墟中移了出来。小李找来一只旧花盆,把带着原土的花栽进盆里。

    战士们捧着这盆兰花,就跟捧着稀世珍宝似的,叽叽喳喳地说着话,不住地嗅着花瓣上散发出的清香。这几天天气热,尸体腐烂严重,整个城市漂浮着一股尸体腐烂的恶臭,战士们都戴上了口罩,上面涂了牙膏,又涂上白酒,依然挡不住那刺鼻的味道,大家被熏得眼泪直流。此刻闻着兰花散发出的清香,大家简直觉得像是到了天堂。

    就在这时,王珞丹跑了过来,大声喊道:“二哥二哥!快去救明明,他还活着!”

    听到在废墟埋了六天的孩子还活着,整个部队都轰动了。季辰所在排都赶到了现场,营参谋长亲自到现场担任指挥。

    在进行简单观察后,参谋长他下达了第一个命令:“党团骨干,正副班长先上!”

    话音刚落,包括季辰在内的几个班长和团员立即扑上去,铲土搬砖,撬砸沉重的水泥预制板。

    扣人心弦的营救开始了!

    魔都医疗队的医生们也赶到了现场,五个大夫,一个队长带着四个大夫,他们经过商议认为,就地抢救为佳,能够尽量避免颠动。于是,在离废墟六七米的地方迅速搭起一个帐篷,只要孩子救出来,就可以在帐篷中立刻进行抢救。

    战士正全力发掘,一块预制板突然倾斜下来。季辰眼明手快,挺身而出,用肩膀死死抗住了倾斜的预制板。洞外的战士见状,迅速拿来一根铁柱子,把预制板支起来。季辰担心铁柱支不稳,紧紧抱着柱子不放。

    没过多久,左上方有40多块砖砌在一起、近200多斤重的一个砖垛子松动了,慢慢下坠,严重威胁着下面人员的安全。一班班长快步冲过去,用后背稳稳驮住了砖垛子。

    十多分钟后,参谋长见战士发掘速度减慢,知道大家累了,抢救速度决定着着孩子的生命,快一秒就多一分获救的希望。他当即下达命令:“你们出来,让我们上!”说着,他第一个趴到已经挖得很深的洞子里。他侧耳听听里面的声音,光明的声音比刚才大多了,知道砖土堆积层不厚了,便要求大家:“从现在开始,一律用手扒!”

    在参谋长的带动下,战士们都赤手空拳轮番上去挖救,一批累了,马上换下一批;一批下来,又一批顶上去。战士小心翼翼挖掘着,下来的时候都满手是血。

    不一会儿,砖土堆积层被挖透,露出拳头大一个小洞。一阵风吹过,飞扬的尘土砂灰齐向小洞中卷去。参谋长怕卷进大量尘土,把孩子呛着,赶紧用一片硬纸板挡住小洞,并大喊:“赶紧拿水来,快把土泼湿!”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挖救工作有条不紊的推进着。很快洞口扩大,季辰趴在洞口,把手伸进洞去,摸到了光明的双腿,喊道:“明明,你的腿能动吗?能的话赶紧动一动!”光明马上动了动。季辰大喊:“明明能动,情况很好!”

    经过十多分钟紧张战斗,季辰终于安全地把光明拖出了洞口。当抬着光明的担架走下废墟时,现场口号声欢呼声响成一片。

    与此同时,银幕前也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上万颗紧绷的心弦终于放松下来,同时泪水止不住的流淌。

    在电影的筹备期,市政府方面希望能够多拍现在的唐山,拍三十年来的变化,被张然拒绝的时候,他们心里挺不乐意的。但看到这里,他们觉得还是张然选择的表现方法更高级,电影里出现了许多小孩,他们勇敢坚强,是民族的未来,从这些孩子的身上观众能够感受到希望。你不用多说,只要看到这些人,看到这些孩子,大家都相信这座城市会浴火重生!

    咔嚓一声,画面定格,战士们抬着光明奔跑的画面化为一张黑白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