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656章 院线的盘算
    《桃花运》愿意按以往的票房分账比例操作,院线肯定会鼎力支持,如此一来,必然不会引起其他贺岁档电影的跟进。

    对院线而言,就算和五大行方谈崩,也不会出现无片可放的情况了。

    如果是其他电影公司出来挑这个头,以中影和世纪巅峰的实力完全可以将其封杀,但银都机构受中联办领导,是国家对外宣传的窗口,封杀银都机构的片子等于打国家的脸,张然他们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这么做。

    赵君他们把银都机构拉出来站台,这一手确实厉害!

    大厅的一角,韩山平转头看着旁边的赵君,冷冷地道:“老赵,我们诚心诚意来参加酒会,你们却这么搞,这是在向我们示威啊!”

    赵君打了个哈哈道:“老韩,我们可没有这个意思,你想得太多了!”

    吴鹤浒很直接地道:“韩总,你们电影公司处于上游,我们院线属于下游,但你要搞清楚我们是上下游关系,不是上下级关系,你们给我们通知算什么事?完全是上级对下级的命令口吻,是你们无理在前!”

    这番话确实在理,韩山平也无法辩驳,无奈的看了张然一眼,当初就给你说了,通过制片人协会把他们约出来谈,你非要坚持通知,你看这下被动了吧!

    张然装作没有看见,现在这种状态正是他想要的,他就是希望把这事闹大,只有把事情闹大了,才会引起上面重视,只有把事情闹大了,上面才会出来收拾残局,只有这样,那无数绑在中国电影身上的链条中的某一根才有可能稍微松动。

    中国电影身上绑着太多的链条,中国电影就是带着链条在跳舞,不把这些链条解开,中国电影很难真正崛起!

    张然看着大银幕上正在播放的《桃花运》的预告片,信心十足地道:“《桃花运》影响不了大局,谈判关键要看《投名状》、《集结号》和《唐山大地震》的质量,现在没什么好争的,有什么话还是等明天看完电影再说吧!”

    赵君和吴鹤浒对视一眼,事情确实像张然说的那样,明天才是真正决战的时候!

    酒会结束后,于东和王中君都接到了赵君的短信,约他们到附近的酒吧坐坐,于东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王中君犹豫了下,最终选择了赴约。

    进入酒吧的包间,简单聊了几句后,王中君表了自己的态度:“《集结号》投资8ooo万,我们预计票房在2亿左右,按41%分成,我们只能分752o万,我们还亏钱。如果按45%分成,我们就能分8253万,我能不在乎吗?”

    吴鹤浒冷冷地道:“可你想过没有,要是按45%分账,我们的损失就不是几百万了,你觉得我们还会在排片上支持你吗?如果没有我们院线的支持,恐怕你连7ooo万都拿不到了!”

    万达院线总裁曾茂君也道:“中君,是要那4个点,还是要院线的支持,可要想清楚啊!”

    面对几个院线代表的步步紧逼,王中君苦笑道:“几位老哥哥,我本来没想掺和这事,是韩山平给我挖的坑,他让我参加会议,到了之后我才知道是这事,那种情况下我就算想退出也不可能退啊!”

    赵君拍了拍王中君的肩膀:“中君,要是你现在退出的话,三十一条院线都会挺你的!”

    王中君摇头道:“韩山平和张然已经放话,如果我退出的话,中影和世纪巅峰旗下的院线将会封杀我,中影和世纪巅峰旗下院线的份额加起来有2o%,就算你们能给我多排一点,但能给我多排2o%吗?这种情况下,你说我能退吗?”

    曾茂君冷冷地道:“你别忘了,我们这有8o%的份额,你不退出就是跟我们为敌!”

    吴鹤浒看着王中君道:“如果你不退出,就是我们这三十一条院线的敌人,以后你们华宜的电影我们会区别对待,会尽量少排!”

    王中君脸色一变,刚想问为什么,但马上反应过来,五大行方里中影是总局的直属单位,院线不敢惹;张然太有钱,不可能轻易就范;真正能够拿来开刀的就是橙天娱乐、博纳和华宜,橙天是电影圈新丁,就算拿下也意义不大;而博纳的《投名状》有李联杰,又是古装大片,就算国内不放,也可以指望海外,于东也不容易屈服;而华宜的《集结号》是战争片,海外没什么指望,只能靠国内,如果院线全面抵制,那《集结号》必然惨败!

    基于这些原因,院线拿华宜作突破口就不奇怪了,只要华宜退出,博纳的压力就大了,因为《投名状》和《集结号》的档期比较近,只相差一周的时间。到时候院线方面再向博纳施压,为了保自己的排片,博纳也只能退出。

    如此一来,五大行方组成的联盟就土崩瓦解!

    王中君的心如死灰,不住的喝着杯子里的酒,可越喝越绝望。

    赵君和王中君关系不错,见王中君面色灰暗,有些同情,不过还是硬起心肠道:“中君,你现在打算准备怎么办?”

    王中君叹了口气,揉了揉额头,满脸崩溃地道:“各位老哥哥,我们不是才认识,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你们别逼我行吗?难道你们真的想我死吗?”

    晚上的酒会没有记者到场,不过神通广大的媒体还是知道了酒会上生的事,第二天一早,国内众多媒体标题几乎都是“《桃花运》退出分账之争,院线将大力支持该片”。

    这则新闻出来之后,自然又引起了圈内圈外一阵热议,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的走向。

    与此同时,在传奇时代电影城的一间放映厅里,多家院线经理代表和五大行方的人正在等待电影开始,即将放映的是陈可欣执导,由李联杰、刘德华主演的古装大片《投名状》。

    “张老师,你看看《投名状》怎么样,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看看能不能让顶峰娱乐行,对《投名状》感兴趣的片商很多,但我更相信你!”于东压低声音对张然道。

    其实于东是在吹牛,今年他带着《投名状》跑了好几个电影节,但海外版权始终卖不掉。这部电影投资4ooo万美元,要是海外版权卖不掉,就赔大了。因此,于东心里有点着急,他知道张然在北美有电影公司,最近又收购了dvd租赁公司,就希望张然能够买下《投名状》的北美版权,在北美行。

    张然以前看过《投名状》,记得电影拍得不错,但票房好像不是很好,国内一般,在海外则是惨败,不过于东找上门,他也不好直接拒接,只能表示看看再说。

    放映厅的灯光熄灭,紧接着,银幕上出现了亮光,电影开始播放。

    《投名状》大致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清末战火连绵民不聊生,庞青云被同僚出卖,所带军队无一生还。逃得性命的庞青云,结识了强盗赵二虎和江午阳,三人纳投名状结兄弟义,带着强盗们浩浩荡荡从军。这支军队不要命的拼劲,拿下不少胜仗。只是他们爬得越高,庞青云也变得越来越野心勃勃,三兄弟分歧渐生。面对朝廷的欺诈、官府的黑暗、野心的膨胀,曾经纳过投名状的三兄弟最终自相残杀。

    陈可欣是典型的匠人型导演,几乎所有片子都好看、情节也紧凑,而且电影的质量比较高,但他的电影没特别强的艺术性,说到艺术片导演,一般不会说到他。像陈可欣这种导演在好莱坞很多,但在中国最缺的就是这种导演。

    《投名状》保持了陈可欣的一贯水准,电影整体质量比较高,拍得很工整,剧情出色,故事引人入胜,其中舒城大战的战争戏拍得尤其精彩,整部电影应该是近年国产古装大片特别出色的一部。

    不过《投名状》不是一部让人看完很舒服的电影,这种不舒服在于电影是对中国传统兄弟情义的解构,《投名状》讲了一个类似桃园结义的故事,在电影中也多次穿插京剧,而京剧的内容恰好就是刘关张,是非常明显的暗示,但在《投名状》里这种传统兄弟情义却是脆弱与虚伪的。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忠义”一直占有重要的位置,这是中国传统道德的非常重要的内涵,就连黑社会都要拜关二爷。“桃园三结义”的故事为什么流芳百世,就因为弘扬了这种精神精神。现在《投名状》展现的东西跟大家价值观是相反的,对很多观众来说他一定知道电影是在解构忠义,但看完后会本能的觉得不舒服。

    张然一直搞不明白,明明是拍商业片,为什么国内很多导演总喜欢反思与批判,总喜欢往阴暗路子上走,就好像让观众舒服他们就不舒服似的。

    一百二十分钟的电影放完,放映厅的灯光亮了起来。

    于东压低声音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拍得真的挺好的!”张然对电影的质量给予了肯定,“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对北美报什么希望,李联杰的电影在北美主要卖点就是打,《投名状》里面他根本没怎么打,不好卖的。”

    于东微微叹了口气,在电影节上北美片商知道《投名状》是李联杰主演,前来询问的不算少,不过在听到李联杰不打后,很多人是掉头就走,没想到张然也这么说,《投名状》海外看来怕是没什么戏了。

    “这部电影拍得很好!”吴鹤浒是个直性子的人,“我看完电影有看第二遍的冲动。电影耗资巨大,整个故事也讲得非常好,起承转合,观众完全被影片牵着走的。”

    于东听到这话笑了起来:“听到吴总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不只是吴鹤浒,在场其他院线的老总给出的反馈都非常好,都认为《投名状》展示了一幅血雨腥风、金戈铁马的清末乱世画卷,有史诗片味道;甚至有院线经理说《投名状》是迄今为止华语大片的新里程碑。

    张然见院线经理们这样毫无保留的夸《投名状》,不由跟韩山平对视了一眼,两人神情都有些凝重,看来院线方面对谈判很有信心啊,下午的谈判应该是一场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