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654章 院线反击
    吴鹤浒坐在椅子上沉吟了一阵,拿起电话拨给了中影南方新干线的老总赵君,等电话接通,就直接问道:“老赵,你收到中影和世纪巅峰他们发的通知没有?”

    中影南方是中影和广东电影公司合资办的院线,主要由广东电影公司在经营。电影圈历来有“北高君、南赵君、魔都吴鹤浒”的说法,他们三个被称为中国电影发行的三剑客,而中影南方的总经理正是赵君。

    此时,赵君也正为这事大为光火,接到吴鹤浒电话就道:“我刚刚看到,提高四个百分点,他们也太过分了,而是且直接发个通过,像法院发传票似的,这算什么意思。”

    吴鹤浒听到这话,心头的火也腾了起来:“以前张纬平要求提高分成,还跟我们一起商量。都是上午先看片,看完吃午饭,边吃边商量。现在他们根本没得商量,就发个通知,对我们根本没有起码的尊重。出租车多收两块钱还听取各方意见呢!影院投入有多大,他们知道吗?现在影院都改数字放映机了,那得花多少钱,他们知道吗?”

    赵君气愤难平地道:“我的想法是这样,一会儿我给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打电话,咱们以放映协会的名义把国内的大院线的负责人召集起来,大家一起开个会,商讨如何应对这事,你看怎么样?”

    吴鹤浒马上道:“我找你也是这个意思,他们可以联盟以联盟,咱们就来个联盟对联盟。这次争的就是控制权,如果这次我们让步了,要不了几年,他们就会把分成提升到50%,那我们院线还活不活了?这次只要我们赢了,在五年之内,没人敢再次跳出来挑战我们!”

    赵君觉得这话有理,中影是国有电影公司的领头羊,世纪巅峰是民营电影公司的带头人,要是把他们这个联盟打散,那么下次谁还敢跳出来挑战院线的权威?当即道:“你说得对,这次我们不能输,一定不能让步,那我们分头行动吧!”

    刚刚挂掉赵君的电话才几秒钟,电话的铃声又响了起来,吴鹤浒拿起一看是万达院线的总裁曾茂君。

    电话刚接通,就听到曾茂君怒气冲冲地道:“吴总,我是万达曾茂君,你们接到中影的通知没有?他们竟然想增加四个点的分成,这摆明是要抢嘛!”

    在中国有30多条院线,平时大家独立经营,明争暗斗不断,为了抢市场抢顾客各种小手段不断,然而,在这个上午,他们在面对五大发行方提高分帐比例的通知时,为维护自己的利益空前团结地站在一起。

    在五大发行方发出通知后不久,这件事就被捅给了媒体,顿时引发了舆论的严重关注,并在业内引发了轩然大波。

    中国电影资料副馆长饶暑光表示:“在现代电影产业链当中,制片方的分帐比例应该到50%才合理。我们国家现在制片方处于相对弱势,制片方拿到的比例只有41%,所有的风险都是由制片方来承担。长此以往,势必导致整个产业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北平电影学院郑冬天教授表示:“当年国内影院少,国家为了鼓励多造影院,所以在票房分账政策上向院线倾斜,制片方是比较吃亏的。现在影院已经在不少城市出现了饱和情况,分账应该交由市场来决定了,所以发行和院线打架是迟早的事儿,这个架早打比晚打好,最好能够打出一个沟通机制来。”

    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秘书长王凤林认为:“从去年开始,业内要求提高发行方分账比例的呼声就强烈起来。今年8月,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召开理事大会,大家都认为发行方票房分账比例在50%左右才合理,准备择机提出,而贺岁档是个合适时机。”

    当然,也有对发行方行为不满的,《综艺报》电影版主编朱玉霖就认为:“电影制片成本提高,但电影的质量提高了没有?现在国产片的质量不堪一击,你们不在质量上下功夫,反而想捞更多的钱,这样迟早会完蛋。”

    电影导演们早对分成不满了,都觉得41:59的分成比例不合理,制片方承担最大风险却只分小头,只是制片方一直处于弱势地位,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现在有中影和世纪巅峰挑头,现在都纷纷站了出来。

    冯小钢第一个出来发声:“我们现在的分成比例太不合理了,国外电影分账比例通常为50%:50%;我们现在是41%:59%;而且人家国外是不交税直接分成,而我们要先扣8.3个百分点,我们名义上是41%的分成,实际上只有37.6%,这公平吗?”

    今年张一谋要忙奥运会的事,没新画面什么事,不过向来高调的张纬平不干寂寞,也跳了出来:“提高分帐比例的事我已经做过了两次,这次终于有其他人站出来了。去年《黄金甲》卖给北美发行商,跟北美谈的分帐比例是我们65%,他们35%,然后随着影片票房越来越好,我就降低分帐比例,这样才是良性的。”

    今年贺岁档的主力《投名状》的导演陈可欣表示:“提高分账比例会刺激提高影片质量,同时,只有提高影片质量让更多观众心甘情愿掏钱进电影院,提高分账比例才会更有意义。因为总票房高了,制片、发行和院线才能分得更高的利益。”

    发行方认为院线赚走了大头,叫嚣着要多分钱,但院线方面觉得很委屈,我们成本也大,我们压力也很大,他们也纷纷通过媒体传达了自己的声音。

    首都电影院副总经理余超向媒体叫苦:“首都电影院建立初期影院的房租基本上只包含200万到300万元的保底费,再加每年10%左右的票房分成,但2007年北平影院房租普遍涨到2006年的两倍。近两年,影院为争取用地,拿出20%甚至更高的票房分成作为房租也非常普遍,我们压力真的很大。”

    赵君也是同样的观点:“现在影城地租不断上涨,至少涨了3倍以上,中影南方新干线目前的月租大概是每平方米150元到160元;器材设备价格也在上涨,以前胶片机约为18万元一台,现在换数字放映机每台要38万元,数字放映机的氙灯一般只能放映2000小时,每更换一盏氙灯就需花费好几千元。”

    新影联院线董事长姜光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3000万元票房收入的影城并不多,中型影城的票房收入一年也就1000万到1500万元,除去300多万元的地租、500多万元的器材折旧以及200多万元的人力成本、200多万元的水电费用,最终获利很少。”

    网友们本来是幸灾乐祸的看双方掐架,反正是看热闹不怕事大,觉得双方打起了最好,但很快有业内人士表示,发行和院线这张之争最终的结果可能会转嫁到观众身上,电影票价可能会上涨,这下网友们也感觉到压力了。

    张小北在微博上表示:“不管你们双方怎么争,都不要涨价,要是电影院借这个机会涨票价的话,那贺岁档的片子我一个都不买票看!”

    网友最爱孙燕姿1990声称:“作为观众,我不关心你们谁对谁错,我只想知道电影票价会不会涨,现在票价真的已经很高了!”

    网友无双361留言表示:“本来现在国产电影就看得少,如果你们还因此提高国产片的票价,那我就只能不看了!”

    11月29日下午,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和院线在深圳举行紧急会议,国内十三家院线齐聚一堂,商讨如何应对这场一触即发的战争。

    赵君作为带头大哥,首先起来发言:“各位,这四个点不光是利益问题,更是原则问题。现在考验大家意志的时候到了,在小利面前退缩,还是在中长期的利益和原则面前挺起腰杆,在于你们的选择,这是一场战争!”

    “说实话,四个百分点不是给不起,但他们这个态度我们万达坚决不接受!”

    “跟他们干到底,我们在亏,他们也在亏,不放他们五家的电影,我们还可以放其他电影公司的电影,我们还怕他们吗?”

    “他们这些拍电影的说电影成本越来越高,这是他们自己没有控制好演员的片酬,有些甚至占到制作的一半以上,这是你们自己的事,凭什么转嫁到我们院线身上?”

    “赵总,你就说怎么办吧!”

    赵君看向吴鹤浒,见他冲自己点头,便道:“他们发行搞了个联盟给我们发通知,那我们院线也搞个联盟,给他们发个宣言,不过该谈的我们还是要谈,只是在谈判的同时也要努力拆散他们的联盟,各个击破,五个发行公司里,中影我们惹不起,世纪巅峰太有钱,不容易打不垮,另外三家比较弱,其中博纳的《投名状》上映时间最早,而华谊跟世纪巅峰矛盾很深,他们是我们的突破口,如果对方始终不松口,我们就盯着博纳和华谊打,只要拿下一个,他们的联盟就土崩瓦解了!”

    众院线老总觉得此计甚妙,无不笑着齐声鼓掌。

    会议结束后,与会院线通过媒体表示了自己的态度,五大发行公司提出的要求不能接受,并指出了发行公司的八大错误:

    第一、不懂规矩,不以协商的态度,而以“通知”的态度对待市场的一方;

    第二、不懂合作,修改分账比例的做法没有通过发行放映协会,缺乏行业合作精神;

    第三、不懂历史,分账比例沿袭很长时间,已经是现实格局;

    第四、不合情理,制片和院线双方都有困难,不为院线考虑、强调己方利益;

    第五、不掌握时机,大部分影城投资尚在亏损期,自然得不到影城院线支持;

    第六、不懂政治,“十七”之后立即挑起折腾,制造全国大规模罢映,是给政府添乱;

    第七、不懂方法,院线理解制片的难处,但想提高分账比例的4个百分点,完全可以向电影专项资金申诉;

    第八、不讲情义,院线影城一贯支持五家制片公司,此次发行方所为属于见利忘义……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