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644章 K街
    微软总部并不像一家公司,反而有些大学校园的感觉。园区里十分安静,楼群被树林、草坪和鲜花包围。树林茂密,有不少合抱粗的大松树。小鸟们喜欢园区里的草木和新鲜空气,林间满是啾啾的鸟鸣声。

    微软园区里的楼群都很低矮,一般是三四层,楼房一般是白色墙面配上宽大的深绿色玻璃窗,与绿色的环境十分协调。这种楼房共有35幢,总建筑面积超过400万平方米。

    此时,34号楼的eo史蒂夫-鲍尔默的办公室里,鲍尔默正招呼刚刚进入房间的哈斯廷斯坐下。

    哈斯廷斯没有多废话,直接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史蒂夫,你也知道我们奈飞现在遭遇的麻烦,现在世纪巅峰已经持有奈飞14.5%的股份,成为奈飞最大的股东;而且他们已经发出了35美元的收购要约,但我们不想把公司卖给他,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白衣骑士。”

    最近几天张然收购奈飞的事,炒得沸沸扬扬,对于奈飞的处境鲍尔默自然是一清二楚:“张然这次偷袭奈飞,出手非常果断,在二级市场浮盈将近亿美元,形势一片大好,而且世纪巅峰这个牌子的知名度、市场信誉都得到了极大提升,不得不说走了一步很高的棋。”

    哈斯廷斯摇头道:“不,只要不让张然拿到奈飞的控制权,就算他获利十亿,他也输了!”

    鲍尔默一怔,觉得这话有些不可思议,就算获利十亿也输了?这话未免太夸张了吧!不由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哈斯廷斯笑了笑,道:“最初我以为张然只是单纯想做串流媒体,但最近我想明白他要的是什么了,他想要的是电影的输出端口。电影行业的输出端口有几个?电影院、电视、电脑、手机,再加上dvd。这所有端口中哪些最重要?是电视和dvd。好莱坞电影公司手里可以没有电影院,但一定有电视台,有dvd发行公司。张然是中国人,他在美国是不可能拥有电视台的,而拥有了串流媒体,不但可以在电脑上看,可以在电视上进行点播,就相当于拥有了一家有线电视台。只要拥有奈飞,张然就获得了电视、电脑、手机,以及dvd几个输出口。对张然来说,只要不能完成对奈飞的收购,在战略上他就输了!”

    鲍尔默听完哈斯廷斯的描述非常惊讶:“看来这位张先生真是深谋远虑啊,不过他遇到你这个对手真是他的不幸,你已经把他看透了!”

    哈斯廷斯咬牙切齿地道:“遇到张然这么无耻的对手,才是我的不幸!”

    最近几天网络上关于奈飞歧视女性,关于哈斯廷斯歧视女性的谣言满天飞,尤其是在ly上,关于哈斯廷斯的各种谣言铺天盖地,哈斯廷斯看过后,差点没气死。他知道这绝对是张然捣的鬼,要是张然在他面前,他简直可能在张然的脸上来两记老拳。

    哈斯廷斯见鲍尔默一脸惊讶,吸了口气,平息了一下内心的愤怒,道:“无论是收购还是反收购,最根本的还是资金,现在奈飞刚刚完成了对百视达的收购,手里的资金几乎耗尽,而且背上了巨额的债务,现在正是奈飞最困难的时候,张然正是利用我们资金断档的时机打了个时间差。尽管我们已经启动毒丸计划、驱鲨剂条款、金色降落伞,但只要他继续提高报价,我们根本挡不住的,所以,我们需要微软作我们的白衣骑士!”

    鲍尔默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哈斯廷斯知道不谋求自身的利益而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企业几乎不存在,白衣骑士并不是天使,要让微软来做这个白衣骑士就必须让对方从中获益。他调整了一下坐姿:“奈飞跟微软是能够互补的,奈飞现在正在向流媒体转型,在影视上很强,与内翻合作,微软可以将影视资源集成到bo服务上,更重要的是奈飞现在有1100万付费用户,有了这些用户资源,微软可以更好地与苹果竞争。”

    鲍尔默问道:“你的具体计划呢?”

    哈斯廷斯就道:“奈飞以50美元的价格向微软定向增发4000万股,增发之后微软持股比例为28.5%,成为第一大股东;张然的股份将会稀释到10%,就很难对奈飞产生威胁了。”

    鲍尔默皱了皱眉道:“现在奈飞的股价不过27美元,而且是由于最近的收购大战拉起来的,实际上最多20多一点,50美元收购溢价过高。”

    哈斯廷斯马上道:“张然现在报价35美元,我估计45美元是他的极限。微软报价50美元的话,可以轻松将他击溃。50美元听起来好像很高,但我对奈飞的未来有绝对的信心。不出一年,奈飞的股价就会超过50美元。奈飞正在向流媒体全面转型,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会彻底转化为互联网公司。现在奈飞和百视达的在线用户加起来有1100万,而且正在以每个月几十万的速度递增,我相信到了明年这个时候,在线用户会接近2000万。一家互联网公司,有2000万付费用户,这是多恐怖的一个数据啊!”

    鲍尔默沉吟了几秒钟,开口道:“我觉得可以,不过这事需要通过董事会决议,这样,下周四我们召开董事会,你看怎么样?”

    哈斯廷斯松了一口气道:“没问题!”

    与此同时,张然乘坐的航班稳稳降落在了华盛顿国家机场。

    舱门打开,张然第一个走了下来,头上是十月的阳光。在明媚的阳光下,华盛顿的美景一览无余。张然吸了一口气,心里暗暗祈祷这次的美国之行一切顺利。

    前来接机的是世纪巅峰这次收购在北美的联络人李云明,坐上李云明的车,两人向着华盛顿市区驶去。

    “张先生,酒店已经帮你们定好了。抵达酒店以后,你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晚上七点你将在theprimerib牛排店与艾伦-拉森先生共进晚餐,他是我们这次游说和公关的顾问,他需要和你交换意见。”李云明一边开车,一边向张然介绍情况。

    张然点了点头:“好,我也确实有很多东西需要跟艾伦-拉森先生交换意见。”

    李云明非常健谈,去往酒店的这一路上,他绘声绘色地为张然介绍着最近的公关战。

    汽车开了一阵,李云明突然道:“张先生,这就是大名鼎鼎的k街了!”

    张然抬头看了一眼,传说中的k街跟想象中不一样,街道两边都是宽大的仿欧式建筑,层数不高,跟普通的美国大街差别不大,唯一不同的是高档写字楼的门前刻有“某某咨询或公关公司”字样的金字标牌特别多,都是专业的游说公司。

    是的,k街就是游说一条街,许多大名鼎鼎的游说办事机构就设在这条大街上。如果说华尔街是美国的金融中心,那么k街代表了风云变幻的美国政治中心。当谈到k街的时候,美国媒体喜欢说,如果你不了解k街,你就不了解华盛顿,也就不了解美国政治。

    据统计在华盛顿,有大约17500名说客,而这些说客大部分都集中在k街,他们深刻地影响着美国政府和国会的立法和决策。

    七年前,这里曾进行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游说战,为了让中国加入to,包括波音在内的数百家跨国公司联合起来,组成了一个数百人的超豪华游说团,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游说战。从国会到州议会,数百名说客往来奔走,整个游说团公关了将近一年,花掉了1.12亿美元,最终让中国加入了to。

    这些游说公司的厉害之处在于公司的说客非同一般,很多是在华盛顿混迹多年的政客,包括前议员、前政府官员和他们的前助手们。他们凭借熟悉的政府网络和人脉关系,很容易一箭中的。如挂名麦克弗森汉德游说公司门下的鲍勃-多尔和乔治-米歇尔,他们原来的身份都是国会参院多数党领袖,多尔1996年还曾与克林顿一较高低,角逐总统宝座。

    张然这次他们雇佣的游说公司艾金-岗波律师事务所,在国会也有极深的人脉,他们在06年的政治捐款覆盖了30多名国会议员;而张然要共进晚餐的艾伦-拉森正是美国前副国务卿,05年离任后,成了艾金-岗波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

    没过多久,汽车开到了宾夕法尼亚大道的万豪酒店。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张然看到了大街尽头国会大厦标志性的圆顶。宾夕法尼亚大道是华盛顿市中心的一条大街,因为白宫与国会都位于这条大街上,所以这条大街被认为是一条政治大道,类似于北平的长安街。

    因为接下来张然可能需要到进入国会,与外国投资委员的人见面,澄清自己的立场,住在了这里,能够节省不少时间。

    在酒店安顿下来之后,张然洗漱一番,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就打开电视机,看起新闻来。

    到了六点半,李云明过来敲门,通知张然该去餐厅与艾伦-拉森共进晚餐了。

    从楼上下来,李云明驱车前往k街一家叫theprimerib的牛排店,他告诉张然,这家店的牛排是整个华府地区最叫座的。

    张然他们刚把车停在餐厅外面,守候在那里的服务员立即招呼着走上前来,打开车门,恭候张然他们下车,然后替他们停车。

    进入餐馆的正厅,一位服务生走过来招呼张然他们,在问清情况后,马上将张然他们引领入座,并热情殷勤地为他们展开洁餐巾,小心翼翼地斟满冰水,必恭必敬地递上菜单。艾伦-拉森还没有到,张然他们也没有急着点菜,让服务员等一等。

    张然看了一下餐厅的环境,装饰得豪华而不失古典。餐具都是银的,座椅都是真皮的,四周墙壁上挂满的装饰画大都是名贵的真迹。而李云明小声的告诉张然,现在餐厅里有不少政府官员,甚至包括副财长。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一个五十来岁,满头白发的男子走了进来。李云明马上告诉张然,艾伦-拉森来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