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615章 少女的心
    会议开完时,已经将近十一点。 .更新最快

    张然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刘一菲还在沙发上坐着。他有点无奈,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别扭啊!得,只能送她回家。

    从楼上下来,走到了停车场,张然将打开车门,等到刘一菲上车后,发动引擎离开停车场,向刘一菲家的方向开去。

    开了一阵后,刘一菲问道:“师父,你每天都这么晚下班啊?”

    张然笑着道:“这哪里算晚?前段时间每天都是凌晨两三点才回家。最近方案已经敲定,只做细化工作,才能这么早回家。不过等到正式排练,又会重新忙起来。”

    刘一菲有些不解:“这么辛苦,你为什么还要做啊?你有钱,又不缺名气,为什么要做这么辛苦的工作?”

    张然平静地道:“奥运会是我们这个民族一百年来的渴望,大家都希望把开幕式办得漂漂亮亮的,我有能力让开幕式变得更好,自然愿意奉献自己的一点力量。蜘蛛侠里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只是尽自己的一点责任罢了!马雯,你知道吧?”

    刘一菲下午跟马雯聊过一会儿,就道:“知道,就是那个气质很好的大姐姐。”

    张然叹了口气道:“前些天我看马雯情绪低沉,就问了下,本来以为她是在北平待久了不习惯,毕竟她很小就到美国去了,在那边呆了很多年,没想到她是和青梅竹马的男友分手了。她在北平呆了一年多,而男友一直留在美国。时间冲淡了一切,感情变得平淡,一段姻缘就此终结。如果马雯回纽约,也许能够挽回那段感情,但奥运会这边需要她,她就带着受伤的心留了下来。就为了墙上那句话,祖国利益高于一切!”

    刘一菲有点替马雯难过:“如果是我,肯定做不到。我觉得真正的爱情是不会因为时间、空间、距离的变化而改变的!”

    张然不由笑了起来:“小孩子家家懂什么爱情啊,你以为像童话故事中的王子和公主那样,从此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爱情很娇贵的,就像一朵花,需要浇水施肥,否则就会枯萎。”

    要是在以往刘一菲肯定会反驳,但这次她没有,看着张然问道:“那你和婧初姐会分开吗?”

    张然一怔,随即笑道:“将来的事谁知道呢?不过我们都很珍视这份感情,我们希望能够一直走下去,她拍完大地震就没有再接戏,就是不希望长时间分开,进而影响感情。”

    刘一菲哦了一声,低头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汽车一路前行,开到城郊一处小树林时,刘一菲突然让张然停下。这片小树林依河而建,而河水已接近干涸,灯光昏暗,行人稀少,只有几辆汽车停放在河边,看上去倒是搞对象的好地方。

    张然看着刘一菲,问道:“想上厕所?”

    刘一菲脸蛋红了:“才不是呢!”她望着别处,声音发颤道:“师父,我有东西要给你,你把眼睛闭上,我不叫你睁开你就不要睁开,明白吗?”

    “这孩子,怎么神神秘秘的?”张然摇摇头,然后把眼睛闭上。

    刘一菲白皙的脸上透着一抹红晕,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她一连作了三次深呼吸,把头一伸,嘴唇直接贴上了张然的嘴唇。

    张然突然感到嘴唇被两片香唇给封住了,那唇很柔软,很有弹性,就像喜之郎果冻压在他的嘴唇上。

    他楞了一秒钟,随即像被蛇咬了一口似的,猛地推开刘一菲,盯着满脸红晕的刘一菲,冷冷地道:“你做什么?”

    刘一菲没想到张然是这个反应,好像真的生气了,她有些恐惧,又有些委屈:“我,《功夫之王》里面吻戏,我,我以前没有和男生接过吻,所以,我想把初吻给我喜欢的人。”

    张然觉得这丫头的脑袋简直给驴踢了,冷冷地道:“1993年威尔-史密斯初登影坛演《六级分裂》里的一个同性恋时,剧本里有一段情节需要威尔-史密斯和一个男人接吻。威尔-史密斯对这个情节很犹豫,于是请教丹泽尔-华盛顿。华盛顿告诉他,和另一个男人接吻?没门儿!于是威尔-史密斯告诉导演在拍摄这个镜头时要找替身。你不愿拍吻戏,到时候直接告诉导演你不拍就是,怎么做这种白痴般的举动?”

    这是我的初吻耶?竟然这么说!太过分了!

    刘一菲觉得伤心,又有点难过,不过这不是她的目的,提高声音道:“师父,我、我有些心里话要和你说!”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但语气却是如此坚定,她是个性格恬淡的女孩子,不喜欢和人争,但现在有些事情不可能不争,她要果断出手。

    “我遇到师父的时候才14岁,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姑娘。我知道即使现在,在师父眼里我也只是小姑娘。我也想把师父当成长辈,或者当成老师,就像我在北电的班主任那样,可是,我真的做不到!”

    “师父,你可能不知道。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武汉到纽约,再到北平,我遇到过很多人。妈妈游走在他们中间,而他们又都怀有各种目的,即使是教父也不例外,真正关心我的,完全没有目的的只有师父你啊!”

    这瞬间,张然的瞳孔瞬间放大,他一直以为刘一菲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没想到她竟然知道陈惊飞目的不纯。他一直觉得陈惊飞是把刘一菲当肉票养,就像《三国演义》中王允养的貂蝉。

    张然对刘一菲说过很多次,你要出去,要和人来往,看到更多的人是怎么回事,这对你的生活跟拍戏都有帮助。但她始终不听,现在看到应该是面临太多恶意,她害怕受伤,不愿意和太多的人接触。

    自己这个徒弟看上去有让人羡慕的生活,但她内心不快乐,是个可怜人!

    “师父,你知道吗?只有在你身边的时候,我才有安全感,才会无拘无束的说话。师父,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最快乐的日子就是跟你一起卖冰糖葫芦,还有一起到魔都进行生存体验。师父,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和婧初姐好上了的时候,我的心好难受好难受,完全感觉整个天都快要塌了一样。我知道在你眼里我是小孩子,可是我会长大的呀,你为什么不等等我啊?”刘一菲留下了泪水,她的声音无比悲伤,让人心疼。

    “……”张然此时惊呆了,没想到刘一菲会说出这番话来。

    刘一菲的哭声更大了:“师父,你为什么要走入我的心里?为什么走进我的心里又要跟别人好?你知不知道这样很残忍,我的心会痛的!”刘一菲抓住张然的胳膊,呜咽地道:“师父,我不想离开你,要是没有你,我以后怎么办啊?”

    “包子,你怎……”

    “你听我说完!”刘一菲哭喊着打断了张然的话,“我做过一个梦,梦到你和婧初姐结婚,那么清晰的画面,那么真实的梦境,在梦里我都窒息得快死掉了。你们欢天喜地的,我哭得撕心裂肺,可是都没有人管我,就像被遗弃了。早上醒来我发现枕头全湿了,眼睛肿了。如果师父真的结婚了,我该怎么办呀?我不能没有师父啊!”

    刘一菲的脸上满是泪水,但把这些堵塞在心里许久的话说出来后,她觉得非常的痛快:“我喜欢你,喜欢你,你知不知道?就算最后我受伤了,我也愿意喜欢你,我真的不能自拔的喜欢上你了,不管什么人阻挠都阻挡不了。我二十岁了,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生,也是我唯一喜欢的人,是我的初恋!”

    “师父!”刘一菲深吸一口气,神情越发坚定,就想刑场上高昂头颅的勇士,带着一种神圣的光辉,盯着张然道,“我不想做你的徒弟,我想做你的女朋友,我想和你交往!”

    现在该说的都说完了,该倾诉的也都倾诉完了!

    刘一菲泪眼朦胧的看着张然,就像站在命运的天平上,等待着最终的审判,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

    她的内心非常忐忑,她知道师父是内心拥有铜墙铁壁的人,就连妈妈都看不透他,面对这样一个男子,她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

    自己的告白会失败吗?会是一场噩梦吗?

    张然的内心在颤抖,他是个很容易感动的人,此刻面对一个纯真少女的告白,真的非常感动。但同时,他又是一个理智的人,不会因为感动就冲动。他挺喜欢刘一菲的,不过这种喜欢跟他喜欢贾奶亮、王珞丹他们没有区别,就是老师对学生的喜欢,所以哪怕他在感动,依然会拒绝。

    只是该怎么拒绝实在有点让人头痛,他不想把小姑娘给伤着了。

    张然组织了一下语言,柔声道:“徒弟,你说你喜欢师父,但事实并非如此。其实你所谓的喜欢只是好感罢了,是恋父情节在师父身上的投影。仅此而已。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吗?爱是关心,是责任、是尊重和了解。就说最基本的,你真的了解我吗?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刘一菲想也没想就理所当然道:“我当然了解你,当然知道你是什么人!”

    张然看了她一会儿,叹息着摇摇头:“不,你真的一点都不了解我。如果你真的了解我,就不会向我表白了。徒弟啊,你出身很好,是大家闺秀,需要找一个关心你,呵护你,爱护你的人;而我是希望做事的人,你想要的我根本做不到,也给不了。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只是机缘巧合成了师徒。我们真的适合做师父,不合适做恋人,而且等奥运会结束我就会跟婧初结婚。”

    刘一菲听到这话又开始流泪,不是女追男隔重纱么,为什么会这样?

    张然柔声安慰道:“徒弟,其实每个人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半圆,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与自己契合的另一半。我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而你的另一半正在这个世界上某个地方等着你,我相信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汽车重新启动,马达的轰鸣声中,刘一菲捧着脸呜呜哭泣着,她哭得那么悲伤,那么绝望,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残酷,为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