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614章 来访
    在国内很多时候领导讲一句,比普通人讲一万句都管用。《泰坦尼克号》得到了386的高度评价,因此政府机关大量包场,最终创造了奇迹般的3.6亿国内总票房;586在座谈会时提了句,《黄金时代》便增加了上百场放映。

    现在一号首长在重要讲话里提到了要发展国产科幻影视作品,虽然只是提了一句,但带来的效果依然是惊人的,媒体关于《天意》的争议顿时偃旗息鼓,即使是《新晶报》也不敢直接提《天意》,转而大声疾呼历史剧要尊重历史。

    关于历史剧该怎么拍的争议还在继续,有人认为历史剧应尊重历史,对重要的历史人物和事件不能失实;有人则认为艺术是艺术,历史是历史,不能按照历史教科书来要求历史剧,双方各执一词,莫衷一是。

    其实国内关于历史剧能不能虚构,该怎么虚构的问题,已经争论了几十年,还会继续争论下去。张然比较认同郭沫若提出了“先欲制今而后鉴于古”的理论,历史剧应该把握历史的精神,努力找到古相通的东西.,而不必完全为史实所束缚。就像《三国演义》也不完全是真实历史,但小说背后的忠义精神,才是小说真正打动人心,并名垂千古的地方。

    不过这些跟《天意》已经没太大关系,毕竟《天意》不是历史剧,而是科幻剧,而且整个故事除了科幻部分,其他的地方都是依据历史来的,本身是尊重历史的。

    真的倒霉的是华宜,网络上针对华宜的讨伐还在继续,不少人甚至把《康熙大帝》、《雍正王朝》、《康熙微服私访》都说成了华宜的作品,很多人在号召抵制所有华宜的作品。

    王家兄弟欲哭无泪,《七品李剃头》并不是华宜主导的项目,是西川一家叫天音的公司在操作,华宜只是入股了这家公司,这事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啊!王家兄弟都是商人,他们投资影视作品是为了赚钱,现在对方捅出这么大篓子,他们除了痛骂,唯一的办法就是撤资!

    不过这件事倒是提醒了张然,上一世唐人投资的什么《大漠谣》也曾引得全网抵制,他给蔡一侬打了个电话,提醒她,以后涉及到历史人物电视剧不要轻易拍。

    这次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虽然最终顺利过关,但蔡一侬依然心有余悸,她向张然保证以后尽量不碰涉及历史的电视剧。

    星期三清晨下了一场雨,为空气混浊的北平带来了一缕难得的清新。

    吃过中午饭,刘一菲让助理开车将自己送到了北五环附近奥运村西侧一个安静的小院门口。

    这是一处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小院,里面只有一座四层楼高的小楼,在周围林立的居民楼掩映下显得很不起眼。刘一菲知道这个小院一点都不普通,是北平奥运会开闭幕式的运营中心,自己的师父就在里面上班。

    刘一菲刚走到院子门口,立刻被身材高大的保安拦住了,她说自己是来找师父的都不行。她噘着嘴,拨通张然电话,说自己有事要找他后,就站在门口等待。

    张然说马上下来,结果过了十多分钟,才出现在门口。他看到刘一菲微笑道:“包子,等久了吧?”

    刘一菲噘嘴道:“师父,没想到你也这么啰嗦。”

    “不是师父啰嗦,这个地方安保很严格。”张然笑了笑,把便条给保安看了看,带着刘一菲边走边道,“师父办公室在三楼的核心区,外人要想进去,必须持有8名主要负责人签了字的放行条才行,我刚才是拿批条去了。”

    “哇,这么严格啊!”刘一菲有些吃惊,一边跟张然往院子里走,一边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有些神秘的院子。

    张然见刘一菲跟好奇宝宝似的东看西看,就给她介绍看一下运营中心的情况。运营中心分成院内封闭区、楼内控制区和核心区三个部分进行管理,整个小院属于院内封闭区,小楼属于楼内控制区,而核心区是一些重要部门,资料绝对保密那种。除了张然等少数人员外,谁也不能满楼乱跑。就是想串门也串不了,铁面无私的楼层保安根本不会放行。

    进入运营中心大楼一层,刘一菲看到了墙上悬挂着的“北平奥运会开闭幕式运营中心”的牌子。前台是一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女孩子,她远远看到张然朝这边走来,立刻把额前的发丝往后面捋了下,挺直上身,微笑着看向张然,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崇拜。

    年轻人崇拜偶像是很正常的,像张然这种有能力,长得又帅,还特别有钱人的男人,前台这种出身社会不久的女孩自然把他崇拜到骨子里了。

    张然冲她笑了笑,带着刘一菲往楼上走去。

    楼梯口又有一道安检,保安很认真的检查了张然手里的便条,才放刘一菲上楼。

    两人说着话,刚走上三楼就撞上了迎面而来的陈威亚和张继钢。

    陈威亚他们都知道刘一菲是张然徒弟,不过都装作不认识,开起了玩笑:“张然,这是哪里拐来的小姑娘啊?挺漂亮的!”

    “不是拐的,是捡的,刚才下楼不小心就捡了个!”张然笑着介绍道,“这是我徒弟包子,我带她见见世面;包子,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大胡子叔叔是陈威亚,国家歌舞团团长;这位很酷的叔叔是总政歌舞团张继钢团长,看过《千手观音》吗?就是他的作品!”

    刘一菲十分有礼貌地叫道:“陈老师好,张老师好!”

    陈威亚和张继钢笑着冲刘一菲点点头,心里觉得好笑,哪里师父给徒弟起包子这种绰号的,也就张然干得出来,不过这姑娘脸圆乎乎,倒真的有点包子脸!陈威亚笑着道:“张然,你收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作徒弟,不怕人家说你居心叵测吗?”

    张然耸了耸肩膀道:“没办法,我这个人颜控,长得不好看是没资格做我徒弟的!”

    陈威亚笑了起来:“你这是要向袁枚看齐么,准备收一群美女弟子?”

    袁枚是清代著名诗人,一生诗名满天下,弟子遍海内,而弟子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女弟子。他没事时喜欢带着一帮女弟子组成驴友团,游山玩水。引得其他羡慕嫉妒恨的人大骂,说他是老不休。

    不过作为老师袁枚是很称职的,教出了几个能够青史留名的女弟子,还编辑了《随园女弟子诗选》,以表彰门下女弟子。

    张然捏着下巴道:“这个主意不错,等我老了,我也收一群小姑娘作徒弟,没事就带着她们游山玩水,这是神仙般的日子啊!”

    陈威亚和张继钢都大笑起来,而刘一菲小声嘀咕:“师父是大色1狼!”

    跟陈威亚他们聊了几句,张然就带着刘一菲进了自己的302a总导演办公室。

    刘一菲打量着办公室,发现这里更像小型的会议室,墙上贴有“祖国利益高于一切”的标语,电脑旁张贴着用a4纸打印的“本电脑内有重要机密,非请勿用!”的提示,这一切都表明这里是机密之地。

    张然招呼刘一菲坐下,然后给她倒了杯水,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说吧!”

    刘一菲突然变得扭捏起来,一直昂着的头羞涩的低下了来,低声道:“隔几天我就要去横店拍《功夫之王》,我想送师父一件礼物!”

    张然听到有礼物,马上摊开手,笑容满面地道:“有礼物好啊,什么礼物?拿来我看看!”

    刘一菲咬了咬嘴唇道:“现在不能给你,晚上你送我回去的时候我再给你。我马上要到横店去拍戏了,好久都见不到师父,想跟师父多呆会儿!”

    张然悻悻地收起来手,无语地道:“这孩子,怎么神神秘秘的?等会儿,我送你回去?我差不多要十二点才下班,哪有功夫送你回去啊?”

    刘一菲打开自己的包包,摸出本谢尔顿的小说《午夜的另一面》,在手里扬了扬,道:“不管反正我就赖在这里了,你是师父,你不能不管我!”

    张然无奈地道:“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徒弟啊!”

    张然问下刘一菲《功夫之王》的准备情况。刘一菲告诉他,最近两个月她每天都要接受长达12小时的训练,包括功夫暗器、武功套路等等。张然微微点了点头,自己这个徒弟笨是笨了点,但还是很刻苦的。

    没聊多久,马雯过来通知张然开会。张然将便条递给刘一菲,叮嘱道:“我没空管你,愿意呆就呆,不愿意呆就自己回去。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到一楼的咖啡吧去,那里有咖啡,还有各种糕点。这个便条你拿着,不然下去就上不来了。不要到处乱跑,这里到处都是机密!”

    刘一菲把便条小心收好:“知道了,师父!”

    在办公室里看了将近一个小时书后,刘一菲有些累了,而师父又不过来陪自己,她就下楼来到了一楼的咖啡吧。

    咖啡吧很小,有两个年轻的女孩子在里面工作。其中有个女孩看到刘一菲,惊呼一声“神仙姐姐”,然后就激动地过来招呼。

    刘一菲点了杯咖啡,外加三明治。等女孩将食物放在面前,刘一菲道了声谢,抬头问道:“我师父经常到你们这儿来吃东西吗?”

    “很少来。”女孩满脸是遗憾地道,“张导太忙了,楼都很少下。我听工作人员说,他特别忙,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他的办公室经常是通宵达旦亮灯。”

    刘一菲有点心疼师父,小声道:“师父真辛苦啊!”又问道:“婧初姐经常到这里来吗?”

    女孩摇头道:“我没有遇到过她,这里的东西涉及到保密,家属一般很少来的。”女孩见刘一菲没什么反应,小心翼翼地道:“我特别喜欢你,能帮我签个名吗?”

    刘一菲随和地笑道:“当然可以。”

    签好名后,女孩知趣的退开了;刘一菲把书取了出来,边喝咖啡,边慢慢地翻着。她一直觉得静静坐在咖啡厅里听着轻松的音乐,喝着香浓的咖啡,慢慢看书是一种享受,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当然要是师父在,就更好了。

    到了四点,刘一菲接到了刘晓丽的电话。刘晓丽声音有些低沉:“准备好了吗?”

    刘一菲眸子里闪着坚定的光:“准备好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