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609章 座谈会
    在奥组委让自己向政治局汇报的时候,张然就知道应该是由自己执导开幕式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当张然真的听到由自己执导开幕式时,他浑身的血液瞬间冲到了头顶,心脏以平常数倍的速度疯狂的跳动着。

    韩力勋、沈伟他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鼓起掌来;蔡国强、马雯,以及张继钢他们也都开始鼓掌,向张然表示祝贺。

    张然早已凭能力征服了众人,由他执导开幕式也是众望所归。

    张一谋非常失落,从2000年担任申奥电视宣传片总导演开始,到现在,他参与奥运工作7年了。在他看来执导奥运会开幕式是最大的荣誉,但现在他彻底失去了机会。不过他仍然风度翩翩的站起身来,微笑着伸出手,真诚地道:“恭喜你,张然!”

    张然用力握了握张一谋的手,陈恳地道:“谢谢,接下来我们还要一起努力!”

    两只手紧紧地握了握,随即分开。

    张然本以为方案已经通过中央审查,执导开幕式的人选也定了,接下来整个工作就该进入快车道;然而事实证明,张然还是太天真了。

    中央在听完汇报后,给出的指示,要求进一步集思广益,使专家和群众的智慧结合起来。为了贯彻中央的精神,3月24号,奥组委召开了“我所期待的北平奥运会开幕式”座谈会,听取首都各界群众代表对举办好开幕式的意见和建议。

    座谈会上午9点在奥运大厦召开,张然主持会议,刘琦、张合平等重量级人物到场。这次座谈会邀请了14位首都各界人士,有社会精英,也有普通群众。

    座谈会开始后,刘琦代表奥组委向出席座谈会的各界群众代表表示衷心感谢,希望大家围绕奥运会开幕式积极建言献策。

    接下来就该张然这个总导演发言,他不喜欢说废话,直接道:“作为开幕式总导演,我希望从大家这里得到三方面的建议,第一,你们想看什么;第二,不想看什么;第三,你们觉得要给外国人看什么。我的话完了,下面请各位代表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在张然看来这种座谈会纯粹就是形式主义,要想听群众的意见,把问题往网络上一贴,什么意见没有?如果不愿广泛传播,设个内部论坛,权限密码一发,也能办到。搞座谈会这种形式化的东西完全是浪费时间,而且效率极其低下。

    不过没办法,座谈会是领导要求的,就连刘琦都到场了,张然还能说什么。他之所以提出三点要求,就是希望大家直接拿干货,想看什么,不想看什么直接说出,不要叽叽歪歪的浪费时间。

    首先发言的是一位的哥:“我在接到参加这次活动的邀请后,在四天之内征集了200多位乘客对奥运会开幕式的意见和建议。在征询过程中,我深深感受到了奥运带给大家的那份打心眼儿里的快乐。一个外国人说,奥运会开幕式要让全世界更多的人了解中国。”的哥举起了手中的软抄本道:“这是我作的记录,我想把收集的建议交给张然导演!”

    的哥见张然冲自己点头,赶紧拿着软抄本走到张然面前,将笔记本递到他手里。

    软抄本明明很轻,但张然接过来的时候却感觉很沉重,薄薄的软抄里面承载的是无数观众的殷切希望。他用力握了握的哥的手:“谢谢大家,谢谢你!回去之后我一定好好看看!”

    接下来发言的是一位男大学生,他酝酿了一下情绪,清了清嗓子,声情并茂的说起来:“我们的国家是从上千年的封建统治中坚强的走出来的,从黄巾军到李自成再到洪秀全,这些起义一次又一次的向封建统治发起挑战。而我们的华夏文明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进步中得到推进。因为向往自由!我们团结在一起……”

    张然看得出这个学生准备得很认真,但说话的效果简直像在诗歌朗诵。兄弟,这是座谈会,不是央视的诗歌大会啊,要不要搞得这么声情并茂的?如果张然班学生发言的时候谁敢这种腔调,他绝对上去就是一巴掌,给我说人话!

    本以为这个男生就够让人无语了,但等到专家们粉墨登场的时候,张然才发现那个男生是如此可爱,简直是整个座谈会的一股清流。

    体育大学一位教授手舞足蹈地讲道:“外国的上帝创世纪什么都没有付出,希望有光,就有光了,希望有风,就有风了,却把亚当的肋骨拿来做了夏娃;而我们的盘古却是把自己的眼睛当成了日和月,把身体当成了天地山川,这是一种献身,这是一种高下之分……”

    张然只觉得一阵冷风吹过,带起了几卷枯叶。大哥,讲重点好不好?

    这位教授十分投入,继续激昂道:“……要用国际语言讲述中国传统体育文化,讲述中国对奥林匹克精神和世界多元文化的理解,形成主会场与观众互动。要用国际通用语言阐述北京奥运会核心理念!”

    这货说完,一位民间文学教研主任起来发言,他简直不是在发言,而是在念“民俗论文”,从历史、哲学、文化、社会影响等角度详细阐述了“威风锣鼓安塞腰鼓”等鼓文化,他足足讲了十分钟,最后提出了要求,希望阐释中国的鼓文化。

    接下来的专家很谦虚:“我并没有做什么详细准备,随便说两句。”

    张然本以为这位发言不长,没想到他居然从盘古开天说起,然后开始讲炎帝和黄帝的故事,及其相互关系。本来每人规定五分钟发言时间,这货竟然足足讲了十五分钟。张然心中十分佩服,没准备都这样,要是准备好了,那是不是要讲到明天晚上去了?

    刚开始时候,张然很认真的听着,还做了记录,但听到后面他实在懒得记录,这些专家不是来提意见的,纯粹是来显摆文化。我是研究xx的,它是很深奥的,是很有文化内涵的。

    内涵你妹啊,能不能不要这么多废话,直接讲重点会死啊?

    张然早知道这种座谈会很无聊,但这次来的专家比他想象的还要无聊,脑海里至尊宝的经典台词在盘旋:“这个家伙没事就长篇大论婆婆妈妈叽叽歪歪,就好象整天有一只苍蝇,嗡……对不起,不是一只,是一堆苍蝇围着你,嗡……飞到你的耳朵里面,救命啊……所以呢,我在手起刀落。哗!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座谈会进行到11点,终于结束了。张然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炸开了,里面被到场的专家塞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妹的,听到别人演讲要钱,听这些专家胡咧咧简直要命啊!

    回到创意小组的所在地运营中心,张然直接往沙发上一躺,跟休克了似的。

    蔡国强见张然跟霜打的茄子似的,笑着问道:“怎么这幅模样?开个座谈会有那么累吗?”

    张然听到这话翻身起来,开始叫苦:“老蔡,你不知道啊,我今天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听觉强1奸了,我真的感觉自己被那帮专家蹂躏了两个小时,简直是惨无人道啊,要不是刘书记在我都想拍板走人了!”

    众人一阵大笑,这也说得太夸张了吧?听觉强1奸都来了!

    张合平笑着摇头道:“张然,你这张嘴也太损了!”

    张然叫苦连天地道:“我说的都是事实啊,有个专家从盘古开天地,一直讲到新中国成立,折腾了十多分钟,结果他什么具体内容都讲,然后就来一句我讲完了,我当时简直恨不得上去暴打那货一顿!”

    陈威亚搞过不少大型活动,对此深有同感:“这种座谈会岁数越大、职位越高的发言者,言语往往都空洞无味,相反年轻人的发言往往更有针对性。”

    张然无语地道:“我都不知道干嘛要搞这么一个活动,纯粹是形式主义,完全是浪费时间。有时间听这些专家瞎扯,不如我们大家多聊聊,看看有没有新招!”

    张合平见张然越说越离谱,赶紧提醒道:“张然,别胡说。中央给的方针是要集思广益,使专家和群众的智慧结合起来,这事一点折扣都不能打!”

    张然很无奈,其实中国很多事往往政策是好的,可到了下面就会走样。这次也一样,中央要求听取专家和群众的意见这肯定是对的,但不能为了听而听啊,更不能瞎听啊!

    张然撇了撇嘴,道:“听专家和群众的意见没问题,我觉得我们搞反了,听取专家意见应该这样,我们有了一个好创意,让相关的专家参与进来,比如舞蹈的,比如美术的,通过专家参与,让节目更出彩。我们现在开座谈会让专家提建议,就变成了爱书法的说书法,爱绘画的说绘画,爱瓷器的说瓷器,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浪费时间!”

    张合平知道张然是对的,但有些事不是对错的问题,而是必须做。

    要是按张然的办法,邀请专家直接参与创作,这些东西设计到开幕式的内容,媒体不可能公开报道。媒体要是不报道,那么中央怎么知道会知道奥组委有没有按中央的方针执行?而办座谈会,媒体会大肆报道,中央领导一看,就知道下面的人在执行这个方针,这样领导才会放心。

    张合平看着张然,道:“张然,我知道你不喜欢形式化的东西,我也不喜欢。但你坐到了总导演这个位置,有时候就必须妥协,得从全局考虑。”

    张然苦笑道:“你说的我懂,我只是发下牢骚!”

    张合平微笑道:“明天下午有一个座谈会,邀请了……”

    不等张合平说完,张然直接叫了起来:“明天我胃疼,让继钢代替我去!”

    下午六点,张然正在办公室里吃工作餐,手机突然响了。是丁胜的电话。张然接通了电话后,懒洋洋地问道:“丁胜啊,有什么事吗?”

    丁胜的声音有些激动:“导演,《救赎》票房很好,各界评价也都比较好,所以电影家协会准备在27号举行一场学术研讨会,我们几个主创将与业内的专家学者进行交流。我想请邀请你也参加这场研讨会!”

    听到邀请自己参加研讨会,张然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没空,别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