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601章 百视达和奈飞
    曼哈顿第五大道230号的230fith是纽约面积最大的屋顶餐厅,是许多纽约客闲暇时的必去之地。

    此时,张然和约翰-保尔森在正在餐厅里相对而坐,轻松地闲聊着关于房市的问题。

    去年年初约翰-保尔森意识到房产借贷市场出了问题,开始筹集资金准备建仓做空房市。不过他在华尔街没有名气,而且整个房地产市场看起来很繁荣,看不到萎靡的迹象,他筹集资金很不顺利,直到张然把4亿美元交到他手中,他才成功的组建了第一支基金。到了年底的时候,张然通过代理人,又给了他4亿,让他建了第二支基金。

    就在这个月,寒意袭入华尔街,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企业新世纪金融公司预报季度亏损,美国第五大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公司投资次贷的两只对冲基金也相继垮掉。次贷危机已经不可避免,才几天的时间,保尔森两支基金就升值了30%。

    盛宴即将开始,两人心情非常愉快。

    聊了一阵,张然拿起毛巾擦了擦嘴道:“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约翰-保尔森也知道张然约自己肯定是有事,微笑道:“什么事?”

    张然问道:“卡尔-伊坎,你认识吗?”

    在华尔街没有人不知道卡尔-伊坎,在过去20多年中,卡尔-伊坎凭借着一桩桩著名的恶意收购,成为众ceo们谈之色变的“企业掠夺者”。

    在批评者看来,伊坎所关心的是如何从收购和出售中赢利,而从不关心企业的发展。然而,《财富》杂志却这样描述他,现实中的伊坎是一个复杂而又多才多艺的人,他精通各种赚钱之道,可能他为股东赚的钱比这个星球上的其他任何投机者都多。

    约翰-保尔森自然认识:“前几天还一起共进晚餐,怎么你想见他?”

    张然也不隐瞒,直接道:“我想要他手里的百视达股份。”

    保尔森一怔,百视达是美国最大的dvd租赁公司,不过由于互联网,以及竞争对手奈飞(li)的崛起,这家公司的经营情况很糟糕。04年的时候百视达在全美有9000家连锁店,现在只有4000多家了。他有些不解:“你对百视达感兴趣?dvd租赁是夕阳行业,根本没有成长空间。不要说百视达,就连业绩上更好的奈飞,华尔街也不看好。去年奈飞利润几乎翻了一倍,但股价却在原地踏步。”

    张然打百视达的主意是为全球发行网布局,跟万达收购amc一个道理。只是这东西讲起来太复杂了,他简单地道:“我手里有家电影公司,但你也知道好莱坞垄断着发行渠道,即使我自己发行,但电视网在他们手中,打广告、后期电视收入还是得受制于他们,所以我需要组建自己的发行网。”

    保尔森不解地道:“为什么不选择奈飞?”

    张然笑了笑,道:“奈飞太贵,市值将近20亿,要收购的话需要大量的资金,我没有那么多钱;而百视达市值现在只有6亿,收购的话要容易很多。”

    保尔森的疑惑还是没有彻底解开:“你想收购百视达,到时候直接发动要约收购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先收购卡尔伊坎手中的股份?”

    其实原因很简单,百视达和奈飞是竞争对手,现在两家公司的战争进入了关键时期,百视达推出了一个叫并网的计划,就是把门店和在线业务进行整合,消费者只需支付给固定的月租费,不管是在网上,还是到门店,无论租赁还是归还dvd,都可以获得统一的服务,有点后世o2o模式的意思。

    这招相当厉害,从去年11月推出,仅仅两月的时间,有将近100万新用户被吸引到了百视达,其中包括相当多原本订购奈飞服务的用户。100万用户放在十年后根本不算个事,但现在是2007年,奈飞总共才600万用户。

    财务专家们分析发现,如果这场战场持续下去,奈飞股价可能会在两年之内崩溃;但同时,百视达由于花巨资推广在线业务,导致门店营业额急速下滑,加上以往的高负债,可能在两年内破产。

    这场战争简直就是拼血厚,谁挺得久就是最后的赢家。

    张然重生前奈飞的发展已经是风生水起,以自制剧《纸牌屋》震惊了世界。他看过相关报道,知道百视达和奈飞的战争开始没多久,就被意外终结了。

    按照百视达董事会设定的激励方案,百视达ceo安蒂奥科因为推动并网方案带来了大量新用户,应该获得高达760万美元的奖金。但百视达的大股东卡尔-伊坎嫌这笔钱过高,他认为公司经营困难,ceo怎么能拿走这么多钱,就把安蒂奥科的奖金砍掉了200万。

    安蒂奥科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我辛辛苦苦为公司带来这么多新用户,凭什么说都不说一声,就砍掉我200万奖金。于是,他拒绝接受,最终愤而辞职。而卡尔-伊坎找来的新ceo以前是做连锁店的,上台后立马砍掉了并网方案。

    本来已经被逼到角落的奈飞逃过一劫,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张然想收购百视达,但他现在大部分资金都在保尔森的基金里,只能等到年底保尔森的基金分红之后。所以,在这之前,他必须让卡尔-伊坎离开,否则历史会重演,百视达会砍掉在线业务,那对张然来说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不过这些东西张然肯定不能讲,他找到了一个很恰当的理由:“你也知道我现在没有足够的资金完成控股,只能收购部分股份。我收购后会推进一系列改革,公司在短期内会继续亏损,股价会继续下跌。有卡尔-伊坎在,这些措施很难推进。”

    保尔森明白张然的意思了,就是想把卡尔-伊坎赶走,免得影响改革;其实张然找自己,应该也是想从自己这里探探口风,看看这事可不可行,就道:“百视达是个泥潭,债务问题特别多,卡尔-伊坎应该也想脱身,只要你开价合理,卡尔-伊坎肯定愿意把这个包袱甩给你!”

    张然听到保尔森这么说就放心了:“那请你帮我约一下,我想跟他见个面。”

    保尔森点头,道:“可以。”

    与约翰-保尔森会面结束,张然从餐厅出来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唐人街。

    此时,唐人街上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手持礼炮砰砰作响,一年一度的唐人街花车大巡游已经开始了。

    只见两队警察骑着摩托车呼啸而过,声声作响的警笛后,巡游的花车缓缓开了过来。花车四周贴着倒置的“福”字和“恭喜发财”等新年装饰,车上出现了年味十足的“财神爷福娃”等造型,引得民众发出阵阵欢呼。

    各支游行队伍盛装打扮争奇斗艳,有的身着色彩鲜艳的唐装,有的身着中国少数民族服装,有的穿着京剧袍服出场,最喜剧的是一个黑人竟然穿起了包公的戏服,举手投足间还颇有范,唯一的不足是脑门上没有月亮。

    游行队伍中,一只憨态可掬红色小猪格外引人瞩目,提醒着大家今年是猪年。只见它沿途向观众拱手致意,并不时跑到路边,向观众发红包。张然冲小猪挥手,大声喊道:“猪猪,来个红包!”

    小猪真的跑了过来,把一个红包塞到他手中:“张然,新年快乐!”

    张然感觉声音耳熟,像开幕式创意小组的马雯,小心问道:“马雯?”

    小猪面具中传出马雯哈哈地笑声:“没想到吧,你怎么在这里?”

    张然也笑了起来:“过来谈生意,听说这边有花车巡游就顺便过来看看。没想到会遇到你,这扮相不错啊!”除了马雯,蔡国强、沈伟他们都生活在纽约。创意小组春节放假,他们都回纽约了。张然抬头四下看了看,道:“还有谁在?”

    马雯指了指站在花车上不住挥手的财神爷,道:“那个是老蔡。”

    张然大笑起来,老蔡啊老蔡,你堂堂大艺术家竟然扮财神爷,不怕粘上铜臭吗?他用力喊了声“老蔡”,使劲冲蔡国强挥手;花车上的蔡国强似乎看到张然了,也冲他挥了挥手。

    马雯要继续巡游,也不便多逗留,说了句“有空一起吃饭,”冲了张然挥了挥手,跑回了巡游队伍。

    就在此时,手机响了起来。张然一看,是刘一菲。他走到旁边相对较安静的地方接通了电话:“包子,怎么想起给师父打电话?”

    刘一菲显得非常兴奋:“师父,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张然问道:“什么好消息?”

    刘一菲激动地道:“我通过《功夫之王》的试镜了,你知道主演是谁吗?是程龙和李联杰哦!是好莱坞大片哦!”刘一菲得意地道:“师父,你老是嫌我演技不好,不带我拍戏。现在好莱坞都找我了,而且是女主角哦!”

    张然一怔,《功夫之王》有华谊参股,他还以为这事刘一菲没戏呢,笑道:“在好莱坞电影中当个花瓶有什么得意的!!”

    刘一菲气哼哼地道:“师父,你真讨厌,说那么难听。你就不能夸夸我嘛?”

    张然笑道:“好好好,我夸!我徒弟的演技越来越好了,都可以演花瓶了!”

    刘一菲怒道:“臭师父,你真讨厌!”这时她听到了锣鼓声,问道:“师父,你在哪里啊?那边好吵哦!”

    张然笑道:“在曼哈顿唐人街看花车巡游!!”

    刘一菲惊喜地道:“真的啊?我和妈妈在长岛,你到我们家来玩吧!”

    张然知道刘一菲家在长岛有房子,但没想到她们现在就在长岛:“拜托,你以为师父跟你一样,整天无所事事的?师父是来办事的,不是来玩的,有一大堆事等着要办呢!”

    “你明明在看花车巡游!”刘一菲用撒娇的口气道,“师父,你来嘛,到我们家吃饭嘛!”她不容分说地道:“就这么说定了!”说完咔嚓挂掉了电话。

    张然十分无语,这孩子智商只有75吧,就算请我去你家做客,好歹也要告诉我具体位置吧?隔了三四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刘一菲把地址发了过来。

    好吧,智商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