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593章 后续
    吴瑞德声称分线制大有好处,张然也声称分线制是院线的未来,于是派拉蒙法案迅速成为过去式,影评人和专家都开始大谈分线制。

    北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启发认为:“随着国内电影市场的快速发展,院线洗牌是必然趋势,接下去,我们可以看到背资本浪潮的席卷而来,收购兼并,最终形成几个大的院线,分线制将成为下一阶段院线竞争的新挑战。”

    知名影评人陈青松表示:“国内电影发行模式单一,多为全范围院线发行,各院线根据市场需求排片,没有形成区隔化、差异化的体系,观众不同的观影习惯也没有得到培养。事实上,在电影市场发达的地区,都是分线发行。未来三到五年,分线发行在国内就可能实现。”

    时光网也迅速做了一个关于分线制的专题“什么是分线制?对电影产业有哪些好处?”。

    各大影视论坛、贴吧上很多网友也在议论这事,不过基本上以嘲讽为主。

    “真是服了这些砖家叫兽了,前两天抨击张然他们的时候一口一个垄断,一口一个派拉蒙法案,结果现在全部都开始讲分线制,好像他们他们研究了很多年似的。”

    “砖家叫兽不就这样嘛,前几年北大几位教授翻译的名著《民族国家与暴力》,其中有一段话,中国古代著名思想家门修斯说过,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太阳,居于民众之上的也只有一个帝王。门修斯明显不像中国古人的名字,有人觉得奇怪,就去查了下。结果那句话是孟子引述孔子的一句话:天无二日,民无二王。所谓的门修斯其实就是孟子!”

    “哈哈哈,中国古代著名思想家门修斯,孟子估计要哭晕在厕所里!其实这回不也一样么,派拉蒙法案人家美国人早就不玩了,他们还捡起来当宝,偏偏还拿来抨击张然他们,结果被张然和吴瑞德把脸都打肿了!”

    关于世纪巅峰垄断的风波就在一片笑声中消弭于无形,华宜自然不甘心,却又对此毫无办法。世纪巅峰的行为不管是从法律的角度,从产业的角度,从院线的角度都没有问题,华宜根本找不到有力的点攻击。

    晚上,张然跟导演组开完会,回到房间的时候,张婧初聚精会神的正坐在桌前上网,连进来都没有注意。张然走过去搂着张婧初道:“媳妇看什么呢?这么专心。”

    张婧初扭头咯咯笑道:“你知道中国古代著名思想家门修斯是谁吗?”

    张然撇嘴道:“我不但知道中国古代著名思想家门修斯,我还知道著名军事家常凯申,以及他的终身对手诗人昆仑!”

    张婧初奇道:“那是谁?”

    张然的手在张婧初腰上动来动去:“别讨论历史人物了,我们玩点有意思的游戏!”

    张婧初打了一下张然的手,笑着嗔道:“讨厌!”

    关于分线制的讨论还在继续,不过让张然人意外的是,贾樟科竟然也跳了出来,他的北大百年讲堂为《三峡好人》作内地的首场放映的时候表示:“艺术片和商业片、动画片都在一个渠道里发行这本身就不正常,如果能够实现分线制,让庞大的市场进一步细化,那就能够给艺术电影导演提供找到观众的机会。”

    在对分线制大加赞赏的同时,贾樟科还对中国的商业大片进行了批判:“我们希望让观众多看到反映现实生活的电影,而不是那些穿金戴银、飞来飞去的人。中国这种高投入、高产出的大片运作模式,已经逐渐丧失了中国人的想象力,这种流失思考的做法非常可悲。在这个崇拜崇拜黄金的时代,谁还会关心好人!”

    张然看完贾樟科的采访,忍不住大笑起来,这家伙果然还是碰瓷《黄金甲》了。很多人说贾樟科是导演界的范彬彬,真的一点没错,这家伙碰瓷、炒真的作很有一手!

    不过张然对贾樟科的碰瓷和炒作倒不反感,毕竟艺术片导演生存不易,懂得营销和炒作真的非常重要。如果一个导演连自己都养活不了,你拿什么创作?贾樟科就很聪明,他拍电影其实赚不到多少钱,但电影为他打响了名声,电影节又帮他提高了逼格,然后他带着名气和逼格回到自己的广告公司,为诸如中国移动、玉兰油等大客户拍摄广告,所以他的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张然知道接下来贾樟科和张纬平很快就会展开一场骂战,不过他对两人的骂战不感兴趣,他现在真正关心的还是华宜的动静。华宜已经被逼到角落,接受鹰皇的对赌协议应该只是时间问题了。

    只要对赌协议一签,王家兄弟的十年心血就会化为泡影!

    《伤城》的表现也没有让张然失望,院线方面首日给出了45%的排片。几年前的《无间道》红极一时,导演刘纬强、麦兆挥,编剧庄闻强被人称为“铁三角”组合,现在这个组合卷土重来,同样的警匪题材,同样强大的明星阵容,国内的观众都电影非常期待。

    《云水谣》是主旋律大片,属于官方支持的电影,上面还专门发了红头文件,要求企事业单位和各方对电影的排片、放映给以支持。华纳就是因为不听上面的安排,不给主旋律电影排片,被收拾得退出中国了。现在还有哪家院线敢不听令,加上《云水谣》本身质量不错,上座率也可以,所以本周依然拿到了18%的排片。

    《墨攻》就比较悲剧了,排片从53%暴跌到了26%,尤其是嘉禾院线,排片只有0.99%,简直是恶心死人不偿命!

    华宜气得跳脚,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经此一役,华宜真正意识到了院线的重要性,他们要打破这一窘境,就必须拥有自己的放映渠道。只是不管自己组建院线,还是收购或者入股,都需要大笔资金,华宜现在需要钱,因此王中君加快了与杨授成的谈判。

    国内其他影视公司也都意识到了院线的重要性,也都纷纷开始谋划在自己院线方面的布局。

    中影手里的院线基本上都是跟人合资,并没有控股。其中和星美合办的院线星美占60%的股份,中影只占40%。现在中影意识到了掌控院线的重要性,立即提出要注资,要将自己的股份提升到60%。星美自然是万般不甘,但中影要增资扩股星美敢不同意吗?星美只能眼睁睁看着失去了院线的控股权,却毫无办法。

    12月2号,一周票房出炉。

    《伤城》三天拿下2500万,排名第一。这个成绩超过了《墨攻》,但不如《门徒》,不过《伤城》首周是三天,而《门徒》是四天,实际上《伤城》的表现更好。从各方院线反馈来看,最近上映的新片中,《伤城》观众的评价最高,上座率也高达45%,非常突出。

    《伤城》这片子拍得不错,整个故事不仅结构紧凑而且环环紧扣。庄闻强的剧本看似简单,实则结构交错复杂,几条线索虚实相交时空交错。尽管在影片很早的阶段即透露出事实的真相,但是导演却采用希区柯克式侦探故事的推理手法,将案情的来龙去脉层层剥离,安排得丝丝入扣,步步为营,而与之同时也将带入的几对人物间复杂的感情线索料理得干净利落,将案情和人物情感之间所产生的微妙的心理对抗和变化做得令人信服而不牵强。

    网上观众对电影的评价也很不错,除了少部分观众觉得电影沉闷,并挑了一些毛病外,总体来讲还是以好评居多,算是一部不错的佳作。

    《墨攻》的表现就相对比惨淡了,由于周末三天排片暴跌,只拿到了1800万的票房,排名第二,两周累计4100万。排在第三位的自然是《云水谣》,电影口碑本身不错,加上众多机关和事业单位包场,取得了1100万的票房,两周累计2300万。

    到了星期四,郭富城主演的《父子》上映,这部电影拥有超强的幕后阵容,入围本年度首届罗马电影节、南韩釜山电影节、东京电影节以及台湾金马奖,并在第19届东京电影节上获得最佳艺术贡献奖,也让男主角郭富城在金马奖上蝉联影帝桂冠。

    尽管这部电影不是大制作的商业片,但凭借着郭富城的名气,以及在众多的奖项的加持,《父子》还是拿到了12%的排片,而这12%主要砍的是《墨攻》的排名。

    《伤城》和《云水谣》的排片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而墨攻的排片滑落到了16%。下周张一谋的巨制《黄金甲》就要上映,其他电影几乎都要沦为炮灰,6000万成为《墨攻》遥不可及的目标。

    在这一周里,《伤城》凭借不错的口碑,以2700万蝉联周冠军,累计票房5200万;《墨攻》以900万排名第二,累计5000万;《云水谣》以600万排名第三,累计2900万;第四名的《父子》仅仅获得了280万的票房,可以说是惨败。

    12月14日,《黄金甲》正式上映,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观影热潮。为了看《黄金甲》,很多影迷不惜花时间排长队,影院门口好似火车站售票大厅,大厅里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进场、出场、排队买票的人喧喧嚷嚷,影院被围得水泄不通。影院不只是白天场爆满,甚至连夜场也不例外。

    和《黄金甲》热映相比,《伤城》、《云水谣》表现极为惨淡,很多影院不断的砍排片,这些电影的排片率不断下降。到了周六,《黄金甲》的排片超过了70%,其他所有的电影都被《黄金甲》挤兑得难以生存,《墨攻》的排片更低只有可怜的2.3%,跟下片没有什么区别了。

    到了周一,票房周榜出炉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黄金甲》首周票房高达1.1亿,刷新了中国电影首周票房的纪录,也成为中国第一部首周票房过亿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