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591章 中国迎来派拉蒙危机?
    11月28日,一周票房出炉。华宜联合日韩拍摄的古装大片《墨攻》自上映以来全国票房飘红,首周取得了2300万的票房,排名第一;中影的主旋律电影《云水谣》表现不俗,以1200万排名第二。相比之下,今年最后两部引进大片《迈阿密风云》和《世贸中心》则表现哑火,票房简直微不足道。

    《墨攻》投资1600万美元,成本尚在《夜宴》之上,但首周票房与《夜宴》首周6500万的成绩相差颇远。以《墨攻》首周的表现,以及电影质量,巨亏几乎已经注定。

    就在这天上午,《北平晨报》刊发了针对《墨攻》的发行方西影华宜电影发行公司耿水平总经理的采访。耿水平在采访中表示:“《墨攻》的成绩本来应该更好的,但电影在嘉禾院线受到了挤压,其他电影院排片50%多,而他们只排10%,这真的太过分了!《墨攻》是一部中日韩合拍的电影,是中国电影走出去的一种尝试。我们真的不希望还没出自己国门,就被自己人一巴掌拍死!”

    《北平晨报》的采访标题有些耸人听闻“世纪巅峰故意封杀华宜《墨攻》,中国迎来派拉蒙危机”,文章中写道:“23号上映的《墨攻》拉开了贺岁档的大幕,然而一场更为精彩的暗战也悄然拉开序幕。

    根据西影华宜电影发行公司耿水平总经理提供的数据,23号华宜在嘉禾院线的排片为60%,但到了24号却锐减到了9.9%。显然,嘉禾院线封杀了《墨攻》。

    拥有院线的电影公司封杀对手的电影,在好莱坞曾有先例,最出名的是1948年的派拉蒙案。

    20世纪初,好莱坞大制片厂拥有自己或者合作伙伴的院线,来放映自己出品的影片,排挤了小型制片厂和独立的非连锁影院,小型制片商的影片很难打入被大片厂控制的首轮影院,非连锁影院也拿不到由大片厂生产的最热门影片,大制片厂及其院线形成了票房垄断。

    美国一个独立电影制片人组织于1942年起诉了派拉蒙位于底特律的院线,这是第一桩制片人起诉放映方的大诉讼。

    1948年,美国最高法院根据反托拉斯法对派拉蒙案做出裁决,判定大制片厂的行为是垄断,要求制片公司放弃电影发行和电影院放映的业务。从此,制作、发行与院线彼此分离,成为好莱坞的法则,即使后来重新出现制作方进入发行或院线的现象,但是这些公司在业务上也是彼此独立而不是相互合作和支持。

    今天的中国正在重演美国半个多世纪前的历史。寡头垄断的结局会导向何方?在电影界,优秀电影有可能渐渐失去放映渠道,烂片反而倚靠排片优势大行其道,长此以往,本应是大鱼小虾各自安好的局面,因大白鲨的入侵,电影生态将会遭到严重破坏。中国电影的未来更不应为公司争斗买单,这代价太大。”

    其实从25号开始,网上就不断有人爆料嘉禾院线封杀了华宜的电影,还有媒体报道称得到知情人士的消息,世纪巅峰确实对《墨攻》,对华宜及其出品的电影进行了封杀。

    网络上不少所谓的影评人在大喊世纪巅峰搞垄断,惊呼中国的派拉蒙危机来了。只不过事件的双方,华宜和世纪巅峰都没有表态,这事没有彻底爆发开。

    现在耿水平的话无疑是证明了这一点,华宜确实被世纪巅峰封杀了,整个事件一下就捅开了.

    《北平晨报》的文章刊发后,迅速被各大转发媒体转发,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墨攻》的主演是刘?华,而刘?华的粉丝数量是相当庞大的。现在听到自己偶像的电影竟然被世纪巅峰封杀了,华迷顿时就怒了,在网上掀起了一片骂声。

    “世纪巅峰太恶心了,这是不正当竞争,国家怎么不管管啊?”

    “好莱坞电影公司都是制作方,发行方,都没有自己的院线,要是在美国,世纪巅峰敢这个干,那就违法了!”

    “张然这个跪舔棒子的垃圾,滚出中国!”

    “在很多国家,拥有院线就不能投资电影的,就是为了避免这种事情,世纪巅峰太恶心了,简直是欺行霸市!”

    不过张然粉丝也不少,而且张然的粉丝经历过多次撕逼,战斗力相当强悍,看到有人抨击自己的偶像,马上展开了反击。

    “电影院是世纪巅峰开的,放不放片,放多少,人家自己说了算,人家不愿意放你的片子,你管得着吗?”

    “世纪巅峰的电影院才多少啊,能占几个百分点啊?电影放映市场那么大,电影院那么多,根本达不到垄断地位!”

    “《墨攻》这么烂的片子排9.9%已经不少了,难道华宜觉得世纪巅峰必须给他面子给他排到90%才爽?”

    “华宜,你们要点脸吧,今年年初你们要封杀张然那会儿,咋不说垄断?”

    张然正在剧组忙电影的拍摄工作,对于《北平晨报》发表的文章自然不知道。不过下午收工之后,他接到了高君的电话。在电话中,高君告诉张然,王中垒跳出来向世纪巅峰开炮了。

    回到剧组所在的宾馆,张然打开笔记本电脑,点开新琅娱乐,发现头版头条就是王中垒向自己开炮的新闻。

    今天下午,王中垒在接受新琅专访时表示:“世纪巅峰因为跟华宜有些矛盾,就封杀了《墨攻》的排片。目前,该片在全国其他院线排片平均值为50%以上,但在嘉禾院线的排片率仅为9.9%。这完全是一种欺行霸市的做法,根本不是市场和观众的选择,嘉禾院线就是在垄断。表面上看,受损的是我们这一部电影,但这种垄断行为实际上损害的是整个行业。”

    王中垒接着道:“在美国,影视公司是不可以同时涉足电影制作和院线的,所以好莱坞六大没有一家做院线,怕的就是某一家借助在渠道的优势挤压影视公司。世纪巅峰这次做的太过了,对整个影视产业的发展不利,政府该在影视产业法律法规方面进一步完善了!”

    张然看完王中垒的采访,冷冷一笑,你们华宜还有脸提整个行业,你们为中国电影做什么了?除了买水军,捧台弯和韩国明星,用中国的钱去养韩国特效公司,你们还做什么了?张纬平这个人虽然嘴臭,但他起码拉开了中国商业大片的帷幕,还利用张一谋的影响几次提高了制片方的分成比例,你们呢?

    不过王中垒都跳出来了,那说明华宜真的是急眼了!

    既然华宜急了,那么就应该给他们更大的压力,这样才能彻底把他们逼进自己布好的局中!

    张然拿出手机,拨通了高君的电话:“老高,《伤城》首映的时候,把《墨攻》的排片砍到1%,而且全部排早上!”

    在王中垒跳出来之后,华宜开始全面发力,各路专家跳了出来,众多媒体也展开了讨论,铺天盖地的舆论席卷了过来。

    新琅娱乐将娱乐版的头条换成了陈青松的文章《世纪巅峰封杀华宜坐实,中国电影将重演派拉蒙危机》,文章里写道:“昨天,王中垒公开指责世纪巅峰损害电影产业,双方多年的积怨也由此公开在大众面前。骂战背后,孰是孰非,难以厘清,不过有一些问题值得思考。

    院线会利用优势地位逐渐参与到制作和发行,而制作方也会乐意强强联合,这就会产生垄断嫌疑。比如自己制作的片子或者自己发行的片子会在自己的院线获得压倒性的排片,冲击其他电影排片情况,存在不正当竞争的嫌疑。以世纪巅峰为例,他拥有全国排名第五的院线,也有自己的发行公司,那么,这会迫使很多制片方与世纪巅峰的发行公司合作。这势必会加速他的成长,并形成进一步的垂直垄断。

    1948年的派拉蒙判决导致让独立的制作公司的产生和经纪公司的出现,让整个电影产业的生态更丰富多彩。中国目前产业垄断的趋势已经让很多电影人不安并呼吁监管部门改变这种现状,这不仅是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责任,也是为中国电影业更健康的成长护航。

    《新晶报》向来以黑张然为己任,怎么可能错过这个机会:“现在华宜和世纪巅峰的冲突,正在重演美国半个多世纪前的历史。寡头垄断的结局会导向何方?在电影界,优秀电影有可能渐渐失去放映渠道,烂片反而倚靠排片优势大行其道,电影生态恐遭严重破坏。世纪巅峰这种行为该限制了!”

    《南方日报》以前很喜欢张然,但自从张然成为奥运会总导演之后,他们就转换了立场,以抨击为主:“华宜跟世纪巅峰掐架,暴露行业垄断隐患!”

    《北平青年报》:“王中垒炮轰张然,斥中国派拉蒙危机爆发!”

    《21世纪经济报道》:“华宜世纪巅峰矛盾再升级,拨开中国院线垄断迷局!”

    时光网也做了一个关于派拉蒙法案的专题“什么是《派拉蒙法案》?对电影产业造成了哪些影响?”,不过整个文章只讲了派拉蒙判决生效的过程,以及带来的好处,却没有讲这个法案后来被美国政府废掉了,以及政府为什么要废掉。

    报纸、杂志、网络媒体都在质疑世纪巅峰的行为,都在惊呼世纪巅峰搞垄断,会搞坏整个电影产业,几乎所有人都在讲派拉蒙协议。

    “怎么样?”张然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鼠标,盯着显示器露出不屑的笑容道,“我就说他们会拿派拉蒙法案说事吧!”

    “要是影评人这么喊也就罢了,咱们国内所谓的影评人除了周黎明等少数几个有点水平,其他大多是混子,但很多大学搞影视研究的专家教授也这么说,我还真的有点意外,不知道该说他们无知,还该说他们无耻!”吴瑞德颇为感慨地道。

    “既无知,又无耻!”张然有些无奈的摇头,随即笑了起来,“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大地震的外景戏还没拍完,我得加快进度了。《伤城》的首映我就不参加了。到时候你好好教育下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