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577章 两种演员
    王中君脸色铁青,两个鼻孔像风箱似的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过了半晌,他才咬牙切齿地道:“哈维刚才打电话,说《夜宴》质量太差,不看好电影北美的前景,让我们100万美元卖给他,否则就不要了!”

    五月《夜宴》在戛纳华宜以500万卖给了哈维,当时电影没有拍完,冯小钢他们带去的是片花,哈维以《无极》退货的为理由,只肯付20万美元的预付金。华宜没有海外卖片的经验,没有多想,爽快地答应了,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哈维会来这一手。

    王中垒听到这话也怒了,破口大骂道:“这个王八蛋!”骂过之后,他很不甘心的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王中君在桌子上狠狠地砸了一拳:“只能卖给这王八蛋了!”

    王中垒脸顿时就绿了:“这样一来,我们就亏大了!”

    如果有其他可能王中君绝对不会答应哈维,但问题在于,不卖给哈维,还能卖给谁?到现在为止,柏林、戛纳、威尼斯,甚至多伦多,该去的电影节《夜宴》都去了,该谈的片商业都谈过了,要重新找买家非常困难。华语片本来就难卖,要是背上退货的名声就更卖难。如果不卖给哈维,北美版权可能就会砸在手里,损失更大。

    王中君没有别的选择,咬着牙道:“不卖给他,我们亏得更多!”

    《夜宴》成本1500万美元,凭着章紫怡的名气在海外卖了将近1000万美元,去掉在各个电影节的宣传费200万,海外收益将近800万,国内只需要收回700万美元就能够赚钱。到现在为止,《夜宴》在国内dvd卖了1500万元人民币,加上电影频道收入500万,广告收入1500万,一共是3500万,也就是说,《夜宴》只要在票房上赚回2000多万,就能够回本。

    但现在哈维的500万美元变成了100万,华宜就必须从国内收回1100万美元才能回本。去掉dvd、电影频道、以及广告收入,《夜宴》必须通过票房回收5500万人民币,在再加上电影的宣传费,票房要超过1.5亿才能回本。

    按《夜宴》现在的票房走势,国内最多1.2亿,最终会亏1000万以上!

    张然并不知道此时华宜发生的这一切,不过这在他的意料中。上一世冯小钢曾经炮轰过哈维是骗子,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真正的原因就在于哈维通过这种手法从华宜手中骗走了《夜宴》的北美版权。当这回张然知道华宜把《夜宴》卖给哈维后,就知道悲剧将会重演,华宜栽定了。

    就在王氏兄弟大骂哈维是骗子的时候,张然正在南湖影视基地继续《唐山大地震》的拍摄。

    这场戏讲的是王洛丹和曹炳坤住的那栋楼没倒,慢慢有人回去拿东西。到了傍晚,王洛丹也想把自己家的东西搬出来,特别得把锅碗瓢盆搬出来做饭,都一天没吃饭了。曹炳坤怕大楼不安全,让王洛丹在楼下呆着,自己回楼里收拾东西去了。在曹炳坤上楼后不久,那场毁灭性的7.1级余震来了!

    当曹炳坤挣扎着从窗口往下跳的时候,一块预制板重重砸在他的背上。曹炳坤就像风中的落叶般飘了起来,然后狠狠摔在地上。

    现在正在拍的镜头就是曹炳坤口喷鲜血死去后,王洛丹紧紧抱住他的戏。

    摄影机的镜头里,王洛丹紧紧的抱着曹炳坤,整个人不能自拔地陷入了悲恸中,呜呜大哭起来。王洛丹哭得十分卖力,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鼻涕都蹭到曹炳坤衣服上了。

    在张然喊停后,曹炳坤跳了起来,从身上摸出一张卫生纸,擦了擦身上的鼻涕,嫌恶地道:“丹丹,你恶心死我了!我衣服上全是你的鼻涕!”

    王洛丹脸一红,辩解道:“我是真哭啊,又不是点眼药水,当然有鼻涕了!”随即她有些畏惧的看了张然一眼,担心这次过又过不了。到现在为止,这个镜头都已经拍15次了。

    张然没有调刚才的表演回放看,直接喊道:“丹丹,再来一遍!”

    王洛丹真的快哭了,自己哭得一场比一场用情,一场比一场伤心,简直跟真失去了老公那么伤心,可就是过不了。王洛丹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自己明明把李娜这个人物的的悲恸诠释得非常到位。更让她不解的是,张然也不说哪里有问题,她刚才去问过一次,得到的回答是,你自己好好想想。她真的非常茫然,感到非常郁闷又无助。

    王珞丹走出表演区喝了小半瓶矿泉水,补充了些水分。她已经哭了十多场,眼泪都哭干了,不喝点水,真的哭不出来了。

    等化妆师补好妆,王珞丹重新站在表演区,这次她决定换种表演方式试试。然而表演开始后,没两秒钟,张然再次喊停了,然后又是那句让王洛丹头皮发麻的话“再来一遍”。王洛丹觉得自己真的快疯了!

    整个镜头拍到吃中午饭,足足拍了26条,依然没有过。王洛丹也尝试着以多种方式演绎,如撕心裂肺的、默默流泪的、痛哭流涕等,都没能通过。等到张然宣布收工吃饭的时候,她哭得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季辰见王洛丹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帮她拿了个盒饭,走过去放在她面前:“丹丹,你怎么一直傻演,为什么不去问问张老师啊?”

    王洛丹看了他一眼,微微地摇头道:“张老师让我自己想想,我觉得自己可能有什么地方惹张老师不高兴了!”

    季辰一怔,随即拍了拍她的手背,鼓励地道:“你就说想不出来,然后再去问啊,张老师肯定会告诉你的!”

    王洛丹“嗯”了一声,端着盒饭起身来到张然的身边坐下。

    张然见王洛丹过来,直接了当地道:“你感觉自己上午的自己表现好不好?”

    王洛丹对自己的表演比较满意,回答毫不含糊:“我的情感很真实,也符合李娜在那种情景下应该有的思想感情,感觉还不错。”

    张然也不反驳,问道:“你五月份就到唐山体验生活,跟多少经历过大地震的亲历者交流过?跟他们交流了些什么?”

    王洛丹不明白张然问这个做什么,还是回答道:“多少人我没有统计,但有几十个吧。我主要是问他们大地震来的时候,他们的经历,他们是怎么想的,什么感受之类的。”

    张然班的女学生里王洛丹形象比较普通,也没有多少天分,但张然却挺喜欢她的,主要是她比较刻苦。不过王洛丹有个很大的毛病,就是特别自我。今天折腾这么久,张然就是想提醒她一下:“你问了这么多人,难道没注意到大地震之后唐山很少有人哭吗?就算有人哭,也很快就会有人出来呵止。大家都把悲伤压在心底,都在硬挺着。你演的李娜也一样,你想,你的父母、大哥、侄儿现在全埋在废墟中,二哥、嫂子和侄女没有音讯,生死未卜。你们这一家可能就只有你一个活人了,谁来收敛父母的遗体,谁来掩埋大哥和侄儿?只有你啊!所以,你不能垮,哪怕你在悲伤,在绝望,也只能隐藏起来,选择坚强!”

    王洛丹茅塞顿开,她一直不觉得自己没演好,这下算是心服口服,不好意思地道歉:“张老师,是我太主观了。”

    张然看着王洛丹,道:“丹丹,世界上有两种演员,一种是演戏时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和印记,比如葛优;一种是千人千面,看不到个人痕迹,比如李雪健老师;这两种演员没有高下之分,决定好坏的不是戏路宽广,是对角色的发掘程度。现在我想问的是,你想成为哪种演员?”

    王洛丹可不想成为葛优那种演员,毫不犹豫地道:“我骨子里是个叛逆的人,希望我人生没有尝试和经历的事,能够在角色中体验,这也是我觉得演员这个职业最有魅力的地方。”

    张然知道会这样:“那你知道自己最大的障碍在哪里吗?”

    王珞丹想了想,摇头道:“不知道!”

    张然分析道:“在生活中你个咋咋呼呼的疯丫头。”他没有理王珞丹不满的表情,继续道:“但你演戏的时候总会把生活的感觉带进来,喜欢从自我出发塑造角色。你演李娜,老是演不对的原因就在这里。这是优势,也是缺陷。这会让你的表演具有个人魅力和风格,这是优势;但想成为千人千面的演员,却又会成为你最大的障碍。你的表演个人特色太强;当角色和你的个人特色冲突的时候,大家就无法接受,会觉得你演得很烂!”

    王珞丹挠了挠头,道:“张老师,你的意思是让我保持自己的风格?”

    张然相信王珞丹走小清新路线肯定发展更好,但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听:“我可没这么说,你的演艺道路能决定的只能是你自己,我只是告诉你,现在你面临的问题在哪儿!”

    王珞丹问道:“我想尝试不同的角色,那该怎么办?”

    张然就道:“抹去个人特色,学会收敛。”

    王珞丹继续问道:“具体该怎么做呢?”

    张然对此也只能摇头:“我们每个人的具体情况都不同,我只能给你指个方向,具体怎么走只能自己去慢慢探索。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坚持体验生活!”

    下午拍摄的时候,王洛丹不再嚎叫大哭,她双眼噙着泪水,死死抱着曹炳坤,一动不动,眼神是那么悲伤,却又是那么坚强。

    镜头拉近又拉远,终于听到张然叫了一声“很好”。这场戏在拍了27次后,总算过了。这时,王洛丹隐忍着的巨大痛苦终于能够释放了,抱着曹炳坤哇哇大哭起来。

    曹炳坤哀嚎起来:“丹丹,你又拿我的衣服擦鼻涕!”

    9月27日上午,《宝贝计划》在北平举行盛大的首映礼。导演陈木盛、主演程龙、古兲乐、许冠文到场出席首映礼。首映之后,放映厅内满堂彩的掌声证明了这部影片的品质。

    不过原本在出席名单上的张婧初却没有露面,这让不少奔着她来的媒体记者备感失望。有记者就此向导演陈木盛发问:“女主角张婧初怎么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