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561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二天上午,张然班的学生坐飞机回国了,但张然没有走,他还有很多事要办,其中最重要的是见顶峰娱乐首席执行官罗伯-弗雷曼。

    吴瑞德他们忙了一个多月,终于完成了对顶峰娱乐的收购。而弗雷曼是非常有能力的人,以前担任过派拉蒙的执行主席,他将会留在公司继续担任ceo。作为老板张然肯定要和他见见面,为公司的发展交换一下意见。

    其实顶峰娱乐的老板并不想卖公司,公司创始人都是野心勃勃之辈,去年顶峰从发行公司向制作转型就是希望大干一场。但现在公司有一笔3000万美元的债务到期,银行限令他们必须马上还款。

    正常情况下,银行可以延长还款时间,因为顶峰娱乐的电影《舞出我人生》很快就要上映了,如果票房大卖,那么公司就能够偿还债务。但现在情况不同,银行在高盛的撮合下,跟张然联手了,坚决不同意延长还款时间。

    如果顶峰娱乐是知名公司,可以通过出售股份还债,但顶峰娱乐是家小公司。这种公司好莱坞每年不知道死掉多少,现在又陷入了债务危机,根本没有人肯接手顶峰娱乐的股份。

    其实顶峰娱乐只要挺过这关,等到《舞出我人生》票房大卖后事情就简单了。上一世,顶峰娱乐就凭借《舞出我人生》大卖,在2007年完成了金额高达10亿美元的融资。可惜现在银行不给他们这个时间,更重要的是《舞出我人生》试映后媒体给出的评价很糟糕,顶峰的高层他们对票房不是很有信心。如果他们知道《舞出我人生》能够大卖,那肯定是抵押房产也不会卖掉公司,但关键是他们不知道。

    在别无选择之下,顶峰娱乐的高层答应了出售公司。

    经过反复磋商,最终双方达成一致,张然以1.1美元收购顶峰娱乐,拥有公司百分之一百的控股权,同时承担顶峰娱乐1.2亿的债务,双方还签署了协议,顶峰娱乐的创始人在离开顶峰娱乐后的三年内不得在公司挖人,以确保公司的正常运转。

    1.1亿的收购价,再加上1.2亿的债务,价格确实有点高,不过张然相信这是值得的,因为《舞出我人生》很快就要上映了,光是《舞出我人生》系列就可以把这笔钱赚回来。

    张然坐在轮椅上,打量着顶峰娱乐的ceo罗伯-弗雷曼,微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说,以后只能拍摄卖座片。”

    罗伯-弗雷曼一怔,随即大笑起来,张然说的是好莱坞有名的笑话,当初索尼收购哥伦比亚后,给哥伦比亚下了一个指令,以后只能拍摄卖座片。这在好莱坞成为经典笑谈,因为做这行的人都清楚,电影卖座与否存在太多变数和偶然,事先谁也难以保证。

    笑过之后,弗雷曼也明白张然的意思,就是想告诉自己,他不是索尼那种不懂电影规则的外行人,不会让大家乱来的。当然,弗雷曼格知道张然不是那种不懂好莱坞电影产业的外行人,《时空战士》融资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张然笑着道:“我这个人不喜欢说废话,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不知道之前顶峰娱乐的定位是什么?顶峰娱乐是独立电影公司,做的电影肯定有一个方向。比如狮门就主打恐怖片,哈维兄弟就主打奥系电影,不知道顶峰娱乐主要是做哪一块?”

    弗雷曼知道张然是想给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定个调子,进行总体上的规划,这对公司的发展确实很重要。弗雷曼略微沉吟片刻,组织好语言后,从容不迫的道:“顶峰娱乐并没有明确的方向,不过我倾向于做青春片。”

    张然打了个响指,笑道:“聪明的选择,顶峰娱乐是小公司,最重要的是活下来,然后才是逐渐站住脚。做大成本的高概念电影是不明智的,至少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是不明智的。我的看法是我们做主流电影公司看不上的b级片和青春片,其中b级片主要做动作片;另外,可以做少量的奥系电影打开口碑,不过这不是我们的主要方向。”

    张然有自知之明,他的那点钱放在好莱坞根本不算什么。二十多年前,日本的商业巨头索尼和松下怀着征服好莱坞的壮志分别买下哥伦比亚和环球公司,然而松下拥有环球仅仅五年后便因难以适应游戏规则而退出,而索尼则在交了30多亿美元的学费后才站住脚。

    不说这些巨头,就是顶峰娱乐,上一世在2007年也完成了一次金额高达10亿美元的融资;到了2011年,又完成一笔7.5亿美元的融资,最终的结局是什么?还是被收购。

    张然很清楚,现在自己进入这个诡谲残忍的战场,先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弗雷曼微微点头,张然跟他想的不一样,他以为像张然这种手拥十亿美元的年轻人肯定会很狂妄,以为自己能够大杀四方,以为只要稍微努力就可以和六大平起平坐,却没想到张然会这么冷静,会选择b级片和青春片作为主攻方向。

    当然,如果张然是那种上来就要砸上亿美元投资大制作,要干掉六大取而代之,秒天日地的老板,那么他可能会辞职,那种头脑发热的老板在好莱坞是呆不长的。

    在弗雷曼看来,张然确实很聪明,因为北美的全年票房大约在94亿美元左右,而dvd销售收入为200亿美元左右,dvd出租收入约为80亿美元左右,音像市场的收入是票房市场的3倍,b级片虽然票房一般,但靠碟市场却能够活得很滋润。

    弗雷曼露出了笑意:“从2001年的《哈利波特》开始,好莱坞大公司的青少年电影很多都披上了大制作的外衣,集中在中小成本上是很好选择。至于b级片,动作片是不错的选择,动作片有一批忠实的粉丝,票房未必很高,但dvd市场却非常火爆。不过为什么不做恐怖片呢?恐怖片成本更低,有固定的粉丝群,在dvd市场也非常火爆!”

    张然竖起两根手指:“第一,做恐怖片的公司太多了,狮门做恐怖片已经做成招牌了,一提到恐怖片就会想到狮门,我们很难做过狮门;第二,恐怖片进入中国市场很难,但动作片进行中国很容易。以分账片的方式进入中国可能比较难,但以批片的方式是可能的。到时候把电影卖给我在中国的分公司,虽然名义上是批片,是买断的,但最后我会把利润一分为二,返一部分给顶峰。李联杰,还有杰森斯坦森他们的动作片在中国是很受欢迎的。只要运作得好,在4、5年后,一部在中国市场拿到1,2000万美元是很容易的!”

    弗雷曼眼前一亮,随即问道:“这能行吗?据我所知,在中国只有中影才能发行国外的电影。”

    中国的电影政策极其复杂,就是中国人自己很多都搞不清楚,更何况老外了。张然笑着解释道:“不是这样的,你说的是分账大片。我们政府对进口片的规定是这样的,只有中影一家拥有进口片引进权,中影和华夏两家公司拥有进口片的发行权。中国每年可以引进有40部外国电影,这其中20部是分账大片,这20部只能是中影和华夏发行;剩下20部是批片。由于两家公司精力都在分账大片上,没有精力兼顾批片,于是两家公司把部分批片的配额交给其他公司协助推广,或者民营公司购得版权后找中影、华夏合作获取配额。名义上是中影、华夏发行,实际上这些公司才是真正的发行方,中影和华夏只是收取一定的管理费及发行费。对我来说,拿到几个配额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批片具有赌博性质,因为买下电影版权才能送去审查。如果电影不能过审,那就赔本了;再加上批片质量往往平庸,票房低,国内只有极少的人在做,很多电影行业的人都不清楚其中的门道。上一世是到了2010年,有发行公司以50万美元拿下《敢死队》的版权,结果票房超过2亿,这才引起业内关注。

    弗雷曼明白其中的关节了,如果按照张然的办法,张然国内的分公司能够拿到43%的分成,中影拿走10%,还剩33%。这33%就算张然国内的分公司拿20%,顶峰娱乐也能拿13%,这是好莱坞分账大片的比例啊!他由衷赞叹道:“真是聪明的选择,我们就做动作片!”

    张然笑了笑,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活不是好莱坞最爱干的么,正色道:“继续刚才的话题。我们是小公司,电影的成本必须控制在100万到3000万美元之间,要通过海外预售与合作投资最大限度地减少成本。当然,我们也不能沉迷于b级片,每年可以推出一到两部重点影片。明年的重点电影我已经选好了,就是《暮光之城》!”

    张然见弗雷曼一脸懵逼,知道他没看过这小说,解释道:“是去年的一本畅销书,上市短短几周,就攀升到《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第5名,在榜时间长达56周,就这个月会推出第二部!关于这部电影,你先把小说找来看看,看过后我们再聊!”

    与弗雷曼整整谈了一下午,等到他离开之后,张然靠在轮椅上重重呼了口气。他知道批片进入中国会挤压中小成本国产片的发行空间,甚至可能会对中国电影的原创造成一定影响,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跳着脚骂自己,但他相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收购顶峰娱乐,除了获得发行渠道外,还可以让更多年轻电影人走进好莱坞的工业体系,通过好莱坞的工业体系培养有工业化管理质素的导演、制片人,进而推动中国电影的工业化。

    在张然看来,不完成工业化中国电影就没有出路,中国电影的很多问题,审查放宽、分级制度等等,只有在完成工业化后通过市场倒逼才有可能实现。事实上,美国电影的很多制度就是通过市场倒逼形成的。

    所以,骂就骂吧,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