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558章 关于LED的争议
    7月13号有记者拍到黄小明夜会李小晚;7月14日有媒体爆料林欣如到医院探望张然,两人聊了很久;7月15日,有记者拍到蔡一侬密会张纪忠……

    一连串额新闻可乐坏了各大媒体,各种报道纷纷出炉,进行深入剖析,都猜测张然现在手里拥有10多亿美元,肯定是要针对华宜进行新一轮的挖角行动,很多媒体都在说华宜这回真的要完。

    世界巅峰这一连串动作确实给了华宜极大的压力,王氏兄弟真的坐不住了。

    华宜的办公室内,王中神情十分凝重,问道:“哥,现在怎么办?”

    王中君沉吟了半晌,才道:“张然最近的动作太大张旗鼓了,不像他行事的风格,我怀疑他是在声东击西,真正的目标可能是冯小钢!”

    王中垒一惊,随即慢慢点头,在圈内有句戏言,说冯小钢打个喷嚏华宜都能震一下。华宜离不开冯小钢,而冯小钢却不是离不开华宜。

    03年冯小钢跟华宜合同到期后就没有跟续约,选择自立门户,联手张国利成立了一家名叫太合民众的公司,双方各持50%的股份。二人雄心勃勃,计划冯小钢每年拍两部电影,张国利每年拍三部电视剧。

    只是折腾了大半年,冯小钢觉得自己开公司太累,什么都要自己操心,还是做单纯的导演舒服,只管拍戏的事,所以04年就又回华宜了,并签了五年的合同。

    张然的公司比华宜更专业,比华宜更有钱,要是张然拿两三亿砸在冯小钢身上,那华宜还能留住冯小钢吗?要是冯小钢一走,华宜恐怕就真的危险了!

    王中垒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问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王中君沉声,道:“必须把冯小钢绑在华宜的战车上,不能让他走。现在冯小钢手里有288万股,我们再转给他400万股,让他持股比例达到6%,这样等到华宜上市,他手中的股份也能值几亿。不只是冯小钢,接下来我们还要大面积增股,让公司的员工和明星持股。告诉他们,等华宜上市了他们都是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把所有人都绑在华宜的战车上。如果谁想要离开华宜,那就必须清退股份!”

    王中垒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只能这么办了,只要能够上市,我们就有足够的资金了!

    接下来的几天中,华宜开始大面积增资扩股,出资对象就是华宜的员工及签约明星。除了冯小钢外,黄小明、张涵予在内的50多人都得到了华宜的股份,多的如黄小明180万股,少的如袁春3万股。当然,华宜在出让股份时也签订了协议,上述员工或明星离开华宜后,需要清退股权。

    在听到华宜扩资转股的消息后,张然什么也没说,只是冷笑一笑,华宜真的开始谋划上市了,事情正在朝自己想要的方向走。

    张然知道不管影视公司,还是其他公司,上市前是最重视业绩的,因为上市前的业绩直接决定能否上市以及股票的发行价格。有很多公司为了上市不惜各种手段粉饰业绩,华宜也不会例外,尤其是他们现在面临张然资金的压力,肯定希望将业绩做得漂漂亮亮的,这样才能从股市圈到足够多的钱。

    影视公司要想将业绩做得足够亮眼,唯一的办法就是投拍更多的影视剧。不过要投拍更多的戏就需要更多的资金,而华宜手中资金有限,所以华宜肯定会进行融资。而这就是张然等待的机会,他打算利用华宜融资做个局,就像鼎晖做掉俏江南那样,让华宜死在上市的门槛上。

    当然,要实现这个局并不容易,需要一个实力强劲的帮手,还要不断对华宜施加压力,而且在华宜入局前如何环节出了问题都可能失败。不过张然对此非常有信心,因为王中君向来以资本运作高手自诩,这次张然就是要让他死在资本运作上,淹死的往往是会水的。

    这个局接下来的关键点是华宜下半年的两部重点电影《夜宴》和《墨攻》,两部电影的投资额分别为2000万美元和1600万美元,成本非常高,只要能够成功狙击这两部电影,那么华宜肯定会大规模融资。

    现在距离电影上映还有一段时间,张然倒不急着要做什么,他现在工作的重心是奥运会开幕式的创意。9月5号开幕式创意小组要向奥组委的领导进行方案汇报,所以必须在9月5号之前拿一个比较详细的开幕式方案出来。

    此时,《黄金甲》已经完成了武隆的拍摄,回到了北平。张一谋在对电影的后期工作进行简单布置后,带着创意小组出现在了张然的病房。最近一周,张然的病房就变成了创意小组临时办公室,一帮人每天准时到张然的病房来开会。

    最近一个多月中创意小组也想了很多不错的点子,其中张一谋笑脸的创意得到了一致赞誉。张然也非常喜欢这个创意,孩子代表着未来,数千张不同肤色的孩子笑脸犹如万花齐放,拉近了全球的距离,也传达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共享和平,共同发展!

    不过现在有个非常重大的问题摆在创意小组的面前,就是地面是否要用大型的led。张然肯定希望上led,但反对的声音非常剧烈,三分之二的人都反对用led,创意小组开了好几次会这事都定不下来。

    陈威亚是led的坚决反对者:“我对led从来不看好,我认为他就是霓虹灯在地面闪烁,我们几次看现场效果都不好。我们私低下都说,看起来就像霓虹灯,像酒吧的感觉!”

    路建康也反是坚定的反对者:“这些led屏幕要经受3万多人的反复踩踏,还有各种大型道具上下,你能保证led屏不出问题吗?万一到时候黑屏了怎么办?到时候全世界都知道你黑屏了!”

    其他反对led的人也纷纷发言:“led的弊病,它的安全性太成问题了,他的长期踩踏,震动,下雨等等,去年我们在西安搞活动,都要开演了,还有一大块不亮!这个东西,到时候全世界都知道你黑屏了!”

    “为什么地面铺led这个事历届奥运会都不做,最多就是小范围使用。难道是没有钱吗?一定是led很多问题!”

    张一谋团队是led的支持者,王朝歌是用过led的:“我们的印象系列,一百多平米在水下,而且还是升降的led,天天在用,也没出问题。所有人都看得见这个东西,那带来的视觉效果根本不是传统观察表演能够比拟的!”

    张然对王朝歌的话表示支持:“如果没有影像互动,那么我们的整个表演就是传统得团体操模式,是老一套,很难让观众满意,而且我们就失去了进入数字时代大景观感觉。用led确实有很大的风险,但他带来的视觉冲击力,绝对不是传统表演能够比拟的,我觉得这个险值得冒!”

    陈威亚反驳道:“话是没错,可要是到时候黑了屏,你怎么向全国人民交代?你没法交代啊!这是奥运会,不是其他表演,这次没演好没关系,还有下一场,这个出了问题就没有改正的机会了!谁敢拍着胸口说,到时候会不出问题!”

    张然很想拍着胸口说,绝对不会黑屏,但他没法打这个包票。近2万平方米的地板,可开合升降,并承载6万个led屏幕,这些led屏幕还要经受3万多人的反复踩踏,出现问题实在太正常了。

    事实上北平奥运会开幕式确实有黑屏的情况,在星星人和太极的两段表演的时候,led的右上角就有黑屏。不过因为不是很明显,而且很快就消失了,大部分观众都没有注意到。但要是出现大面积的黑屏呢?怎么向全国观众交代?

    张一谋也知道风险大,但还是坚持道:“谁也无法保证前面三个半小时的垫场表演会不会把信号踩断了。到时候第一场拉起来结果信号断了,谁去检修?根本不可能检修!这个表演一直是在观众眼皮低下进行,你怎么检修?前面演了三个半小时,接起来信号能不断,这是什么led?这个东西你仔细一想就是个噩梦,但我觉得还是应该用led。全世界就这么一次机会在大型广场这么做,以后其他国家就很往王这么方向走了,他往这个方向走就撞到我们怀里了,要超越我们就很难,我们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陈威亚马上又提出了新的问题:“除了风险,还有预算也是问题,我们总预算就8个亿,大面积使用led恐怕需要几千万。这个钱花得值不值,预算你们考虑过没有?”

    于建平是技术组组长,这几天他查询了相关数据,就道:“按照我们的构想led至少要铺8000多平方米,价格要3000万,那预算肯定超了。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国内能够生产这种led屏的很少,而且产能低,生产5000平方米差不多要6个月,如果是8000平方米,那要10个月。现在马上八月份了,距离开幕式只有两年。如果我们用led,还要公开招标,然后要做各种踩踏、雨水浸泡的试验,再算上生产的十个月,以及安装调试,还有多少时间跟演员合练?”

    整个现场都沉默了,用led的问题是在太多,风险实在太大了。

    不过张然不愿意放弃,现在大家构想中的led有200多米长,比他记忆中开幕式的led要大,就建议:“可以把led改小,改到5000平方米,这样能够节省资金和时间。”

    把led改小确实能够降低成本和生产周期,但风险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反对led的声音依然剧烈。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创意小组又进行了几次讨论,这个问题始终确定不下来。

    张然真的很蛋疼,明知道必须要上led才行,但就是没法说服大家。最关键的是他和张一谋到底谁执导开幕式还没定,不然他直接拍板上led了。就在张然实在快没招的时候,安娜-温图尔的一个电话给了他灵感……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