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553章 刘书记探病
    第二天上午,有很多人到医院来探望张然,甚至不少和张然不是特别熟的人都来了。?

    直到临近中午,病房内才算清净下来。张婧初见时间不早了,就问张然想吃什么,她好出去买。

    张然正要回答,手机突然响了,是老师玛丽-希尔的电话。他非常诧异,平常都是自己给老太太打电话,今天老太太怎么打电话过来了?赶紧接通:“老师,出什么事了?”

    老太太关切地道:“报纸上说你出车祸了,伤得重不重?”

    张然没想到自己出车祸的消息都传到美国了,传得也太快了吧,若无其事地道:“就是擦破了点皮,一点都不严重。”

    老太太听到没事也就放心了:“这些报纸整天胡说八道,竟然说你重伤不醒,吓了我一跳,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和张然聊了几句,老太太又道:“对了,还有个事要给你说下,今天我接到了通知,好莱坞今年会在星光大道为斯特拉-阿德勒女士追授一颗星,希望到时候你能够出席。”

    张然听到斯特拉-阿德勒的授星仪式,马上道:“我是你的学生,也是阿德勒夫人的传人,她的授星仪式肯定会到场。不但我会到,我还会带现在的学生出席。老师,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天,位置在哪里?”

    老太太就道:“8月4号上午十点,好莱坞大道6777号,就在猫王的星星旁边。”

    张然拿起记事本作了一下记录:“老师,8月4号我会准时出席的。”

    挂掉电话后,张然轻轻呼了一口气。

    张婧初问道:“怎么了?”

    张然浮现出了笑容:“8月4号,我得去美国一趟,好莱坞终于想起要给斯特拉-阿德勒授星了!”

    张婧初有些惊讶:“你不是说阿德勒、斯特拉斯伯格,还有个叫什么来着,麦斯勒?这三大方法派的流派撑起了美国现在的表演吗?怎么阿德勒现在才授星啊?”

    张然有些无奈地道:“表演教师不都这样么,观众知道巩俐、章紫怡,有多少人知道她们的老师是谁?范彬彬的老师还是海派话剧的代表性人物,又有几个人听说过他?所以马龙白兰度才说,在很大程度上,她对戏剧文化的贡献未被了解、认知,及欣赏!”

    吃过中午饭,张然和张婧初正在腻歪。房门被推开,紧接着陈惊飞提着果篮走了进来。他来到张然病床边,道:“张然,我听茜茜说你醒了,就过来看看。”

    张然眼中有光芒一闪而过,随即笑着招呼道:“陈总,请坐!我身上有伤就不起来了!请勿见怪!”

    “你跟我这个做哥哥的客气什么!”陈惊飞一副责怪的表情,把果篮交给张婧初,满是歉意地道:“这事都怪我,要是活动安排在饭店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怎么样,要不要紧?”

    “陈总说哪里话,这事怎么能怪你呢?再说了,我也没什么大事,休息个把月就可以了!”张然压低声音道,“最近各种事堆起来了,忙得我晕头转向的,我正好乘机偷一段时间懒,你不要给别人说啊!”

    陈惊飞哈哈大笑道:“好,不说不说!”他以过来人的身份劝解道:“做事别太拼了,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现钱啊名啊,其实都不重要,身体是最重要的。”

    张然表示赞同:“是啊,这次被车撞了一下,把我撞清醒了,我现在也体会到这一点了。等奥运会忙完,就安安心心做导演,不会像现在这么拼了!”

    两人聊了一阵,进来一老一少两个警察,要向张然了解一些情况。陈惊飞就不便逗留,嘱咐张然要多休息,然后离开了。

    等陈惊飞走出房门,张然的神情顿时凝重起来。刚才他和陈惊飞说话的同时,一直在暗暗观察陈惊飞的反应。

    昨天张婧初告诉他,肇事汽车在一个月前就挂失,而司机已经逃逸后,他就感觉事情有点蹊跷,整个事情听上去太巧了。事情当然可能真的就有那么巧,但万一不是巧合呢?

    如果不是巧合,那么会是谁向自己下手?张然真正的敌人就两个,一个是华宜,但王氏兄弟除非脑子进水,否则绝对不敢这么干;另外一个就是陈子文,但陈子文的父亲已经被双规,最大的靠山已经垮了,现在应该是自顾不暇,张然不去找他的麻烦就好,怎么会有胆子来找张然的麻烦?其他人和张然就算有些矛盾,但也基本上都是小矛盾,肯定不会干出这种事来。

    不过在刘一菲来后,张然突然想到,刘一菲以往的生日宴会基本都是在酒店进行,毕业聚餐怎么会在家里进行?再加上,一辆挂失一个月的卡车,整个事件实在太反常了!

    于是,张然就把肇事汽车在一个月前挂失这个消息告诉刘一菲,他相信刘一菲回去后肯定会和刘晓丽、陈惊飞说这件事。如果陈惊飞真的与这件事有关,他很可能会过来打探虚实。

    就张然刚才观察的结果来看,陈惊飞恐怕真的与这件事有关,倒不是说这事是他做的,很可能是他把自己会参加刘一菲毕业聚餐的事透露出去的。如果对方不知道张然会参加刘一菲的毕业聚餐,那么凶手怎么会跑到城郊去埋伏张然?

    当然,这只是猜测,事情到底如何,等到警方的调查结果出来就清楚了。

    陈惊飞出了医住院大楼,上了自己的白色奔驰。

    司机问道:“老板,现在去哪儿?”

    刚才和张然说话的时候,陈惊飞感觉张然在试探自己,现在他只希望车祸真的是一起意外,不然自己的麻烦就大了。他擦了擦额头的汗,道:“回公司吧!”

    司机动车子刚开到门口,一辆黑色奥迪车开了过来。司机一看那车牌就赶紧把路让开了,是市委书记的车。等刘琦的车进了医院,司机就动车子快离开。

    刘琦来到张然的病房时,两个警察还在向张然了解情况。

    两个警察看到刘琦进来,都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刘琦会来看望张然。两个警察赶紧起身敬礼:“刘书记!”

    刘琦微微点头,道:“你们是办案的同志吧,我看看张然,等下你们给我讲讲到底怎么回事。”随即对病床上的张然关切问道:“张然,你怎么样,伤严得重不严重?”

    张然没想到刘琦会来看自己,有点激动:“刘书记,你怎么来了?我没事,就是需要打几周的石膏。昨天我跟一谋导演通了电话,《黄金甲》马上就要拍完了,他们很快就会回京。到时候他们可以过来跟我一起开会,不会耽误工作的。”

    这时候还想着工作,真的是个很好的年轻人!刘琦就道:“你现在不要想工作的事,好好休息,先把身体养好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本来张然受伤,刘琦让秘书过来探望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但刘琦却亲自过来了。最关键的原因就在于张然为奥运会开幕式做了很多事,特别是在《拉里金现场》与美国国嘴的对话,在海外赢得了很多的赞誉,对北平奥运会起到了极好的宣传。

    现在这样的有功之臣受了伤,作为奥组委主席刘琦觉得还是亲自来看看比较好。

    跟张然聊了几分钟后,刘琦看了眼两个办案的警察,问道:“肇事者找到没有?”

    两个警察后背有点冒汗,老警察硬着头皮道:“还没有,肇事汽车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挂失,还没有确定肇事者的身份,但我们正在全力排查!”老警察看刘琦没什么表情,又道:“不过经过法医对汽车轮胎痕迹的鉴定,以及对现场的重构实验,我们现事之时肇事卡车不但没有刹车,反而有明显的加。”

    刘琦有些不敢置信,问道:“你是说,肇事汽车是故意撞张然他们的车子?”

    老警官十分肯定点头:“是的,刘书记。现场的轮胎痕迹不会说谎,所以我们认为这不是肇事逃逸,而是针对张然进行的有预谋的行凶!”

    汽车的轮胎痕迹是不会说谎,踩过刹车的轮胎痕迹会有明显的特质,而故意行凶轮胎痕迹的分布、构成、以及特征都会与意外事故中驾驶员的正常反应相差很多。

    刘琦闻言大怒,一拍床边的扶手,道:“简直是无法无天!这些人眼里还有法律吗?这件事你们要严查,绝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内地娱乐圈很少生恶性案件,但也不是没有,比如2o1o年,李小然的男友严泼在车库取车时,遭4名歹徒围追、刀砍,被砍成重伤。据说是因为李小然前男友因不喜欢李小然和严泼在一起,多次威胁李小然未果之后就狠下毒手。

    尽管警方最后抓了十多人,但李小然一再坚持真凶,也就是她的前男友没有落网。警方和李小然到底谁可信,网上是众说纷纭,不过有一点是肯定,李小然的前男友来头非常大,因为连赵星瑜都站出来为他讲话了。

    现在有刘琦话,这件事肯定不会草草收场,张然也不需要动用自己的力量,感激地道:“谢谢刘书记!”

    刘琦看着张然,斩钉截铁的道:“张然,你放心养伤,这件事肯定会查清楚!”说完,他就带着秘书出了病房。

    刘琦离开后,两个警察和张然说话变得极为客气,这可和刘书记谈笑风生的人物,他们哪里敢得罪。

    一辆黑色公务车驶过马路,开进了北平市局的大院。

    车内一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刚将车停下,正准备下车,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中年看了眼号码,立刻接通道:“刘书记,我是李朝晖。”

    刘琦的语气十分严肃:“朝晖同志,我刚才去医院看张然,办案的同志告诉我,这可能是针对张然进行恶性案件。张然在海外名气很大,又是奥运会开幕式总导演,现在海外媒体已经在报道这件事,如果不能尽快破案,影响会很坏!”

    李朝晖心头一凛,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不能尽快破案,海外媒体恐怕会大肆报道,连奥运会总导演都被袭击,我们的运动员到北平安全能有保障吗?只有尽快破案,才能把影响降到最低!他马上道:“刘书记,我马上召开紧急会议,集中精兵强将全力侦破这件案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