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535章 菊花台
    四年前张然拍《黎明之前》,在横店呆了好几个月,那时他还是新人导演,素面朝天走在街上也没有认识,而现在他已经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大导演了,不戴墨镜出现在街上肯定会引起围观。

    张然和开幕式创意团队入驻的酒店是横店有名的贵宾楼,费用是《黄金甲》剧组掏的。创意团队是因为张一谋要拍《黄金甲》才到横店来的,剧组肯定要安排妥当,不可能让大家自己掏腰包。

    入住酒店之后,张然和众人跟着张一谋来到了电影的片场明清宫苑,《黄金甲》在横店的戏份都将在这里面完成。

    明清宫苑是仿照北平故宫建造的拍戏景地,不过现在经过两个多月的施工,花了几百万进行改造,整个场景已经改造成了张一谋想要的样子。

    一进景地内的午门,张然就看到原来通体红色的墙上都被镶上了金边,几十万朵真假混合的菊花在甬路两侧铺了近万平方米,一眼望去金灿灿的,令人炫目。

    张一谋有些得意地告诉众人,在电影的最后二王子周杰轮将率领数万身披黄金甲的士兵与皇帝周润发的银甲武士将在这菊花的海洋中展开惊天动地的厮杀。

    菊花之外的甬道上铺着绣满花纹的地毯,为防被雨淋坏,地毯上铺有一层薄膜。此时,电影的美术指导,正带领一班人对布景做最后的补缺工作,力争给观众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为了拍摄的需要,剧组工作人员在明清宫苑里搭建了一个有台阶的圆柱体平台,看上去有些像北平的天坛。整个建筑高12米、直径28米,有一道20余米长的阶梯直通到它的顶部,这是电影最重要的场景菊花台。

    张一谋带着大家往菊花台走去,边走边说道:“横店的戏差不多要拍一个月,然后去武隆。横店的部分文戏很少,大部分是武戏,而且是夜戏,是程小东在主管。很多工作都可以交给他,这样我就可以抽出时间来和大家聊创意。”

    张然环头四顾,感觉这里的环境很好,就道:“我看不如这样,麻烦剧组在这儿搭个棚子,我们在棚子里聊创意,你休息的时候也可以过来。”

    张一谋觉得这主意不错,不过他也有顾虑:“拍摄现场比较吵,我就怕大家没法集中精力聊创意!”

    如果张一谋不在,那整个团队就是张然说了算,陈威亚不希望这样,马上道:“吵一点也没什么,我们都习惯了,关键是你可以随时过来和我们聊创意!”

    马雯也挺喜欢这里:“我们聊累了还可以出来看你拍戏,换换脑子!”

    其他人也都纷纷赞同,觉得在这里聊创意挺好的。

    张一谋见大家都同意,就把美术指导叫过来,吩咐他在午门旁边的空地搭个棚子,方便创意团队的人在里面聊创意,随后带着大家登上了菊花台。

    站在菊花台上,放眼看去是金灿灿的花海,再加上几百米长的华丽地毯,整个场景显得气势恢弘。张继刚诗兴大发,开口朗诵道:“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众人纷纷鼓掌,称赞张继刚朗诵得好,把那种气势朗诵出来了,然后一个个都朗诵起来。

    张然看着远处的午门,一道灵光闪过,一拍大腿:“我又想到了一个主意。”

    创意小组的人都看着张然,等他说新主意。张然是创意小组的怪物,创意特别多,而且往往是特别有意思的想法。比如,把体育场建成隆起的地球表面;用毛笔写个大大的“一”字,投影到场地中间,然后把“一”撕开变成表演区等等。

    张然笑了笑,道:“开幕式可以表演戏剧,咱门也想了很多关于戏剧演唱的招,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大家应该收到过贺卡,就是折叠贺卡,打开之后会立起一棵圣诞树,或者人物什么的,看起来很立体。我觉得可以做一个折叠装置,看上去就是两块板,放在舞台中央,折叠装置打开之后,一个剪纸风格的戏楼就慢慢地立起来,然后走上来两个演员进行表演,这样就比你直接搭一个戏台唱戏有意思多了。而且还可以这样,戏台四周用纱蒙上,演员在里面是表演,观众看到的是皮影,这样又把皮影和戏剧结合起来了。大家觉得怎么样?”

    张一谋对皮影情有独钟,电影《活着》里富贵就喜欢演皮影,他对张然的创意大为赞叹:“这个想法有意思,将戏曲、皮影、还有剪纸结合起来了,而且它又是现代科技的产物,既古典又现代,真的很有意思!”

    其他人也都觉得兴奋,不断回味着:“这比直接搭个戏台表演有意思多了,直接搭戏台观众一看就是唱要唱戏了,缺乏期待感。但这个创意,观众先看到的是两块板,然后一打开,咔的一下出现一个戏台,它就很神奇,期待值一下就出来了!”

    “这是古老的戏剧和现代机械装置的结合,会显得很新意!”

    “观众肯定能想到我们会演戏剧,但他们肯定不会想到我们会这样演!”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表示赞赏。陈威亚就给出了否定的看法:“你这个想法太抢戏了,完全是装置表演,观众关注的是装置,而不是国粹了!”

    张继刚很喜欢这个创意,反驳道:“这是装置表演与戏剧表演的结合,给戏曲表演提供了最好的平台,这样很有新意。如果只是单纯的戏剧,感兴趣的人不会太多,会很平淡。”

    众人站在菊花台上就张然的创意进行了一番讨论,大部分都觉得这个创意很好,完全可以放到开幕式上。当然,这种想法只是暂时,这个节目肯定会像其他很多优秀创意那样,不出三天大家觉开始批判,怎么看都觉得不行,然后就否掉了。

    奥运会开幕式文艺演出也就一个小时,但背后却是数以万计的人长达数年的艰辛付出。没办法,这是奥运会,是国人一百年来的期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每个参与其中的人身上都背负着无形的责任。

    张一谋因为要检查布景的情况,还要为明天的拍摄作准备,就忙他的去了。人张然他们在菊花台上聊了一阵,就开始顺着台阶往下走。

    刚走到午门,张然突然停下了脚步:“大家注意到没有,我们现在想的创意都是古代的,现代部分基本没有。这样不行,我们的表演肯定要分成两块,古代的灿烂文明,现在的辉煌时代。我们不可能只演古代,不演现代。”

    不只是张然,创意团队的大部分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蔡国强道:“古代部分随便抓一些元素都可以做成很多很精彩的节目,但现代部分演什么是个大问题,我们缺乏这种四大发明这样具有重大影响的东西!”

    “是啊,当代中国演什么是个大问题。古代我们可以演四大发明,演长城,演汉字,演中国画,有太多可以演的了,而当代中国真的没有什么可演的。”

    整个创意团队都有点犯愁,当代中国到底演什么,怎么演,这实在是个大问题。

    张然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他一直认为记忆中的北平奥运会开幕式极其出色,可以说是史上最出色的奥运会开幕式。当然,他并不认为北平奥运会就真的完美无缺。最大问题在于节奏没有控制好,显得虎头蛇尾。开幕式开场做得太漂亮,击缶而歌真的是震撼人心,简直把人都震傻了。之后的整个上半场都非常精彩,其中卷轴的亮相,活字印刷都延续了这种震撼性,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但正是因为开场的节奏过于强烈,整个上半场太过震撼,而下半场却没能延续这种震撼性,显得有些平淡,因此演出的节奏也变得有些拖沓。

    下半场之所以显得平淡就在于是讲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伟大成就,这部分很难演,不像古代部分有太多的好东西,现代中国没有太多能够向世界展现的东西。比如英国人可以演《哈利波特》,日本人也可以展示他们的动漫和游戏,而当代中国缺乏这种具有世界性影响力的东西,只能泛泛而谈。

    如果下半场能有一个类似活字印刷的节目,特别是最后一个节目能有活字印刷的震撼性,那么整个开幕式的整体效果会更上一个台阶。

    张然加入开幕式导演组的最大愿望就是在努力提升下半场的质量,在下半场拿出一两个具有震撼性的作品,让整个开幕式更上一个台阶,现在看来真的很难,至少比想象中要困难很多。

    走出明清宫苑,创意团队不少人建议到处逛逛,见识见识传说中的东方好莱坞到底是怎么一番景象,说不定能从中吸取一些灵感。

    在场所有人中只有张然来过横店,自然就成了大家的导游,他带着众人一路前行,边走边介绍。

    正走着,一个年轻女子带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突然迎面走来,惊喜地叫道:“导演,好久不见了!”

    张然定睛一看,来人是李月和她弟弟秦俊杰,当初秦俊杰在电影《飞行家》中扮演少年乔正飞,整个表演很受好评。他不由笑了起来:“是你们啊,好久不见,你们还好吧?”他见秦俊杰也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笑,就道:“俊杰,不认识我了吗?”

    李月教训道:“俊杰,怎么回事?你不是经常说要找导演和婧初姐姐玩嘛,怎么见到导演连招呼都不打?”

    秦俊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导演,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张然伸手摸了摸秦俊杰的脑袋:“我们这次是和张一谋导演一起过来的,到时候我也会到片场看看,你要好好演哦,不然我会骂人的哦!”

    秦俊杰认真地点头:“我会认真演的。”

    李月见张然身边跟着一帮人,而且都气度不凡,知道张然肯定有事,简单聊了两句,表示有空再来拜会,然后带着秦俊杰离开了。

    张然正要带着大家继续游览,马雯突然笑道:“张然,那边有个女孩一直看着你,看了半天了,应该是你的熟人吧!”

    张然扭头去看马雯说的那个女孩,然后他的眉头微蹙,叫道:“怎么着,还要我请你过来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