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534章 张然的想法
    今天是团队第一次会议,张然不想把气氛搞得太僵,简单回应道:“我的想法和一谋导演差不多,我们需要找到对抗雅典水的符号,但这个符号很难找,我们泄露的方案是以明长城作为相应符号,后来的方案是以太极作为相应的元素,但在捏合上有问题,总感觉赢不了雅典。至于把整个开幕式变成一次行为艺术,这很好,我也有同样的想法。”

    那些对张然不服气的人听到张然这么说,更觉得他是沽名钓誉之辈,张一谋说要找到对抗水的符号,你也说要找对抗水的符号,张一谋说要把开幕式做成行为艺术,你也说要做成行为艺术,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陈威亚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既然你也觉得可以把开幕式做成行为艺术,那应该有一些想法,讲讲你的创意吧!”

    张然皱眉道:“现在有一点模糊的想法,但还没有想清楚,比较乱,等我想好了再说!”

    陈威亚却不肯放过张然,马上道:“有一点迷糊的想法也行,要是你的想法很好,大家可以帮你们完善。我们成了导演组就是希望能够集思广益,发挥集体的力量,你不会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不足以帮你出主意吧?”

    陈威亚团队的人纷纷帮腔:“说出来吧,你要相信集体的力量!”

    “不会真的是看不起我们吧?”

    “对啊,说说吧!”

    韩力勋见陈威亚团队的人都在挤兑张然,皱了皱眉道:“张然,说出来嘛,不然人家真的以为你是沽名钓誉之辈!”他知道张然不是说大话的人,既然他说有模糊的想法,那肯定是有想法的。

    对于陈威亚一再挑衅,张然心里很不爽,陈威亚连看不起大家这种话都说了,他要是再不回应,在场的人恐怕都有看法了,冷冷地道:“在正式讲创意前,先说几句题外话,我知道在场很多人觉得我太年轻,也没有执导大型晚会的经验,心里对我不服。我不求大家相信我,也不求大家服我,只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奥运会开幕式不是个人的事,我真心希望大家团结一致,把这件事做好!”张然起身走到墙边,伸手在墙上一拍:“希望大家不要把这句话当成摆设!”

    墙壁有一句标语祖国利益高于一切!

    本来张继刚幸灾乐祸地等着看张然的笑话,但这番话却戳在了他的心上,让他感觉脸上发烫,呼吸阻塞。他是艺术家没错,但他也是军人。对军人来说,祖国的尊严永远高于一切,人民的利益永远重于一切!

    就像张然说的那样,奥运会开幕式不是个人的事,应该团结一致,但自己却因为个人的荣辱而想着要为难张然这个总导演,真的有点对不起这身军装。

    蔡囯强和马雯都微微点头,他们是自掏腰包来的,在北平吃,在北平住,从纽约到北平的机票全是自己花的钱。奥运会是几代中国人的期盼,他们和其他普通中国人一样,憋足劲要让全世界好好认识认识中国,希望能够呈现给世界一台完美的演出。

    张然看了眼满脸不屑的陈威亚,淡淡地道:“现在来说我的创意,我的想法还不成熟,是前几天看蔡国强先生竞标方案时想到的,方案里面有个创意叫天空中的脚印,从天1安1门到鸟巢的15公里,每150米打出一个大脚印。这个脚印给了我灵感,觉得我们可以用脚印做一个走的行为艺术。我是这样想的,焰火的脚印要大,最好有300米长,脚印不要太多,就29个,沿着北平中轴线,从永定门到鸟巢的29个点打出29个大脚印,代表着第29届奥运会一步一步走进北平,也代表着古老的中国走近奥运会。

    在鸟巢的跑道上,铺一块12米宽,18米长的假跑道,这个假跑道跟真跑道是一样宽的。运动员入场时,会从假跑道上经过,在假跑道的前面有一个颜料垫,运动员踩上假跑道后就会把脚印留下。在跑道的另一头是清洁垫,会把运动员脚下的颜料清除掉。

    运动员走完,假跑道上会留下1万多名来自世界各国运动员的脚印,这是一副由全世界运动员共同完成的作品。而后我们将这个假跑道轻轻拉起,在世界各国国旗的环抱中变成一座圣洁的奥运讲坛,领导讲话,运动员宣誓等仪式将在此进行。

    整个开幕式以脚印开头,又以脚印结束,形成了一个呼应,由全球204个国家的运动员留下脚印,这是全世界最大的行为艺术。这就是我的想法,让大家见笑了!”

    整个会议室内鸦雀无声,在场所有人都被张然的想法震住了,真的不是吹牛,他真的拿出了一个贯穿全场的行为,而且这个行为具有极强的可行性,充满丰富的内涵。

    韩力勋看着目瞪口呆的陈威亚很想放声大笑,但拼命忍住了,怎么样,打脸了吧!竟然怀疑张然的实力,可笑!

    张一谋楞了两秒钟,一拍桌子:“有意思,这个想法太有意思了!把开幕式做成行为艺术是奥运会历史上的第一次,我觉得它的意义远远大于文艺表演,大于一个国家展示自己文化的目的,这才是中国文化的内涵,我们真正的宽广、博大的内涵。”

    蔡国强对张然的创意极为佩服:“全世界的运动一起走,留下脚印,蕴含着全人类携手并肩,共建家园的丰富内涵,它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得’理念的最真实的体现。”

    马雯对张然也是刮目相看,“天空中的脚印”这个创意竟然能引发张然这么多的联想,这是从点到面,典型的扇形思维,真的很厉害!她建议道:“这个创意太棒了,我觉得可以叫我们一起走!”

    张继钢非常吃惊,前几天看完张然的竞标方案他就觉得这个人有两把刷子,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张然,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人家的总导演位置真的不是白来的,是有真材实料的。

    “我们一起走这个名字很好,就叫这个名字!”张然冲马雯笑笑,随即看向陈威亚,淡淡地道,“威亚,你觉得如何?”

    陈威亚也知道这个创意很厉害,但他不可能承认,要是承认的话,那等于打自己的脸。只是他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一口咬定不好,这样反而会被人看轻,但任何创意都不可能完美无缺,都能挑出毛病来:“你这个创意并没有贯穿始终,和文艺表演完全割裂了,没有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我们想要的是一个贯穿始终的创意,把从开头到结尾所有的东西都串联起来。”

    张然笑着点头:“我之所以说还不成熟,就是觉得如果能够让所有演员也加入,那么整场表演就和整个留脚印的行为串联起来,变成了一个整体,但我还没考虑好怎么处理,让大家见笑了。威亚,你是国家歌舞团副团长,又执导过众多的大型晚会,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肯定都比我强,相信你有更好的构思,我很期待!”

    张然并没有将画卷的创意抛出来,太容易得到东西往往不会珍惜,这是人的通病。要是现在把画卷的创意抛出来,要不了两天大家就会开始挑毛病,怎么看都不行。张然记得上一世画卷的创意很早就有了,不管是领导,还是张一谋他们都觉得很好,但没隔多久这个创意就被否掉了。直到张一谋他们提交给中央的方案被常委否掉,需要重新想方案,这个时候才把画卷捡回来的。

    所以,张然觉得先让大家为如何对抗雅典的水头疼一段时间,等到大家实在想不出招的时候,自己再抛出来,这样大家才会珍惜。

    当然,陈威亚对自己一再挑衅,张然肯定要进行回击,否则其他人还真以为自己好欺负。

    陈威亚脸都绿了,他根本就没想过要把开幕式搞成行为艺术,怎么可能拿出更好的创意来。

    在场众人心里都是一凛,心想张然这小子不好惹啊,陈威亚这回要出丑了!

    陈威亚觉得张然不可能拿出比张一谋更好的创意来,没想到张然真的拿了出来。现在张然让陈威亚拿出同样优秀的创意来,如果拿不出来,那他就成会成为众人眼中的笑柄。

    张继刚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对张然本来也心怀不满,刚才张然推脱的时候他也想讽刺两句的,但好在忍住了。现在看来自己是逃过了一劫,不然会跟着陈威亚一起出丑。

    张一谋见陈威亚脸色发黑,知道他肯定是拿不出这样的创意来。从十年前的《图兰朵》,到申奥,到雅典八分钟,陈威亚一直是他的助手,他不希望陈威亚太难堪,而且他觉得大家是一个团队的,没必要搞得太僵,就道:“你们两个都是大人,怎么跟小孩子似的,斗上气了。”转移话题道:“我补充一点,对于开幕式的总体风格,我觉得应该是浪漫的,梦幻的。因为一个民族自信了,才会梦幻和浪漫。我们以为给人家的感觉总是很严肃、很拘谨、很压抑,我觉得梦幻和浪漫的风格,对民族形象的提升有很大好处。”

    张然没有继续和陈威亚继续纠缠,他加入奥运会团队和其他人一样,都是希望开幕式能够做得更好,他微微点头道:“我同意,另外我认为整个表演应该和多媒体技术结合,甚至投影技术向结合,这样才能脱离传统的舞台和团体操模式。”

    争执告一段落,会议继续进行,张然不时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中午十二点,众人吃了工作餐,随即又回到会议室继续讨论,一直讨论到下午六点才结束。因为导演组才开始工作,还处在磨合期,并没有一上来就干到晚上十二点。

    而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导演组围绕我们一起走这个主题,提出了很多构思和创意,但没有哪个创意能够挺过三天。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大家今天晚上为了一个想法特别激动,像疯子一样激动,但第二天一来,大家就把它给否了。

    4月26日,整个团队飞往横店。张一谋的《黄金甲》要开始横店部分的拍摄,他不可能放下工作不管,大家只能一同前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