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533章 老谋子的想法太牛了
    北平奥运大厦地处北四环路学院桥西北角,毗邻奥林匹克中心区。奥运会期间,是第29届奥运会组委会所在地。

    4月21日,奥运会开幕式创意团队第一次会议将在奥运大厦三楼的会议室进行。

    此刻,会议室内已经坐着七八个人,正热烈地聊着。张然推门进来的时候,他们都转头看了过来,等看到进来的是张然,又把头扭了回去,继续刚才的话题,似乎是完全没有看到张然。

    都是一个团队的人,而且张然还是他们的头,明明看到了,却装作没有看到,这摆明是在打张然的脸。

    张然皱了皱眉,也没有过去打招呼的想法,过去肯定是自讨没趣,找了个位置把椅子往外一拉,大刀金马地坐下,端着茶杯慢悠悠地喝着。

    到场的除了张继钢、陈威亚、于健平和路建康,其他几个张然都不认识,应该是张继钢和陈威亚团队的人。张继钢、陈威亚分别是残奥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导演,他们在参与奥运会开闭幕式创意的同时,要组建自己的团队负责残奥会的工作。

    就在此时,又有人推门而入。会议室所有人都转头去看,是一个留着短发的中年人和一个年轻女子。

    在场很多人都不认识来人,张然却知道这是烟火大师蔡囯强和视觉艺术家马雯,他颇为奇怪,他们两个是谁请来的?

    蔡囯强和马雯都生活在纽约,在场的大部分人他们不认识,只有张然比较熟悉,但彼此间没有任何交集。蔡囯强在艺术圈的地位极高,而且又是前辈,不可能主动过来结交张然,就和马雯找了个位置,拉开椅子坐下,小声聊着。

    蔡囯强和马雯刚坐下,门再次被推开。

    张然一看来人,顿时笑了,是韩力勋,当即招手道:“老韩,这里!”

    韩力勋哈哈笑了声,快步走到张然身边,拉开椅子坐下:“张然,你还是这个习惯,每次开会早早就到了!”

    张然笑着摆手:“没有没有,我到得也不算早!”

    韩力勋突然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对,张然是总导演,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跟他说话的人都没有。他转头一看,蔡囯强和马雯在低头说话,而张继刚和陈威亚他们看都不向这边看一眼,就好像自己和张然不存在。

    韩力勋不是第一次参与大型演出,顿时明白了,张然太年轻,而张继钢和陈威亚一个是总政歌舞团团长,一个是国家歌舞团副团长,在圈内的声望地位都不是张然能比的。但张然却偏偏做了总导演,成了他们的上级,他们自然不服。

    这样的事韩力勋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果是其他人,韩力勋会担心这个人坐不稳总导演的位置,但他对张然却极有信心。当初他加入张然的竞标团队的时候也觉得张然太过年轻,对其水平很是怀疑,只是他很快就发现张然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等到标书完成后,他对张然是心服口服。

    看不起张然?呵呵,你们会知道自己错得多离谱的!

    韩力勋冲张然一笑:“现在他们不明白,但以后他们会明白的。”

    又隔了几分钟,张一谋带着他的团队成员来了,除了和张一谋号称铁三角的王朝歌和樊悦,还有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颇为面生。

    张一谋看清楚会议室内情况,笑呵呵地先跟张然打了个招呼,道:“张然,你来得可真早啊!”随即介绍到:“这位是高新声,负责文字方面的工作。”

    张然跟高新声握了握手,然后向张一谋介绍道:“这位是韩力勋,曾在很多大型文化体育活动和文艺演出中担任舞美和造型艺术总设计,是位非常厉害的艺术家!”

    张一谋十分客气地道:“久仰大名!”

    和张然简单聊了两句,张一谋直奔蔡国强而去,他和张然都没有提《黄金甲》的事,就好像这事没有发生似的。张一谋知道不能怪张然,而张然也不是冲着张一谋,所以大家都在回避这事。

    张然通过张一谋和蔡国强的对话才知道,蔡国强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张一谋的邀请。张然有点惊讶,张一谋是那种不擅长人际交往,有点孤僻的艺术家,没想到竟然会邀请蔡国强他们加入,看来老谋子真是是卯足了劲要把开幕式搞好。

    张合平最后一个进入会场,他是奥运会开闭幕式工作部的部长,是张然和张一谋的头。他扫视一圈,见人都到齐了,就在中间位置一坐,敲敲桌面道:“同志们,我们开会!”

    众人都按住话头,目光集中到了张合平的身上。

    “今天是我们这个创意团队的第一次会议,开幕式的工作主要由有一谋和张然负责,我就敲敲边鼓,为大家服务!”张合平翻开桌面的文件夹,看一眼,道,“今天之所以我先来讲,主要是有两个事要通知大家,第一个,鸟巢的业主希望我们尽快提供施工需求,要不要挖坑,要挖多深,要埋管道,要干什么,都必须尽快提出来,否则会延误鸟巢完工,这就要求我们尽快拿出方案来,至少要拿出一个大致的方向出来。

    还有个事就是预算,从前年开始国家就提出要节俭办奥运,鸟巢最初的预算是40亿,现在瘦身到7亿,鸟巢原本设计的可开启式的滑动屋顶现在都已经砍掉了。雅典开闭幕式总成本为8100万欧元,按照汇率是9亿人民币,创造了奥运会开闭幕式成本的记录。北平奥组委承诺,我们的成本不会高于雅典,最终国家定的预算是8亿人民币,必须在这个预算内完成。我们不能说,领导钱不够,我这个想法太好了,你再给我加两个亿,不可能。预算是国务院定的,要想增加预算必须找最高首长,你觉得这事可能吗?所以大家在做方案的时候,预算的事必须要考虑。”

    在场众人都愣住了,倒不是嫌8亿太少,这个数字比希腊少点不多,考虑到中国人工成本极为便宜,8亿应该够了。只是大家都没想到国家会把这个定死了,本来大家以为开幕式是国家的门面工作,肯定是呼风唤雨和随心所欲,只要把节目弄好,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张然倒不意外,他看过奥运会的纪录片,知道预算问题一直让张一谋很头疼,有时候为了几万块钱,还得亲自去跟厂家谈。

    很多人看到北平奥运会开幕式比较华丽,阵势很大,觉得费用肯定高,特别是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后,很多公知出来带节奏,说北平奥运会开幕式铺张浪费,说伦敦奥运开幕式花费不及北平的三百分之一,然后拍脑袋想出个数据,北平奥运会开幕式花了150亿。

    黑政府黑得有理有据其实是好事,但这种无脑黑,拍拍脑袋就得出的数据,真的有点秀下限。150亿美元,给鸟巢的地上铺金砖都可以了。

    张然相信等到了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这些人在高呼里约完爆北平的同时,肯定又会说里约的费用是北平的多少分之一,痛批北平奥运会铺张浪费,是面子工程。

    事实上,根据09年国家审计署公布的数据,北平奥运会加上残奥会四个仪式总共花了3亿。预算还是超了,至于最后谁去找最高首长谈的,张然就不知道了。

    张和平讲完,看了张然一眼,随即目光落在了张一谋脸上,微笑道:“一谋,你和张然都是总导演,你年长一点,你先来吧,谈谈你对开幕式的想法!”

    张一谋倒也不客气,直接道:“那我就先来说说,其他国家开奥运会肯定也高兴,但没有那种强烈的心理,就是我要抓住这个机会把我们这个民族几千年的文化和成就展现出来,有些国家觉得奥运会就是一个世界级的运动会而已,有巨大的商机,能够借此机会提高家影响力,顺便表达表达自己国家的文化。但我们是憋足劲,挽上袖子要大干一场,好像要出口气的感觉,让全世界好好认识认识中国,这种心态和任何国家都不一样。万一弄不好,肯定是全国痛骂。前几天,我跟张然聊这个事,我们都觉得开幕式只能拿第一,不能拿第二,拿第二就是失败,观众接受不了,会觉得我们辜负了他们的期望,所以我们必须创做一个超越性的、前无古人的奥运开幕式。

    我们现在最大的对手就是雅典的开幕式,我个人十分喜欢雅典奥运会开幕式。雅典奥运会开幕式的构思很巧妙的一点,是用水作为舞台。他们将传统的舞台艺术发挥到了极致,在空间中采用了巨大的吊装。要想超越,太难了。我们压必须找到这样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不要解释,所有人一看,中国!这事就成了。如果缺乏这样一个符号,我们就很难超越雅典。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找这个,如果这个定不下来,我们底下就根本走不动!”

    张一谋顿了下,继续道:“另外我认为我们的整个演出要有一个动作,或者一个行为贯穿始终,我们要在现场完成一个行为艺术,这样我们就能够和其他晚会区分开来。”

    在场的人都在点头,眼中流露出佩服之色,一谋不愧是一谋,在现场完成一个行为艺术的想法太牛了,让他做总导演果然是正确的。

    张然也觉得张一谋的想法非常牛,他知道最后导演组根据这个构思想到了画,从文艺表演开始,古代部分的演员画出山川日月,现代部分的孩子染成绿色和笑脸,最后由全球204个国家的运动员的脚印,踩出斑斓大地,构成一个简洁、明快的儿童画,这是全世界最大的行为艺术,它使得“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得”到最简单易懂的体现。

    陈威亚对张然非常不服,目光一闪,笑着道:“张然,你觉得一谋的想法怎么样?你也是总导演,相信你也有同样优秀的创意,谈谈你的想法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张然的身上,尤其是那些对张然不满的人都露出了笑意,同为总导演的张一谋亮出了自己的本事,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要是张然拿不出同样优秀的创意,只能威风扫地,以后谁也不会把他放在心上了。(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