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525章 不同的生活
    张治冲张然笑了笑,不好意思的道:“让你见笑了,在他们看来,我的所作所为就是个笑话,是在自我陶醉和自我催眠。”

    张然摇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牛冬梅认识张治,觉得他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劝道:“张治,你安安生生地找个活吧!”

    张治笑了笑,道:“我还是想演戏!”

    牛冬梅实在不能理解:“当演员,你凭什么当演员啊?你以为自己长得好看,跟刘德华似的?还是你家里有人当导演?现实点吧,你也老大不小的了!”

    张治坚定地道:“我不会放弃演戏,这是我的梦想。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杨迷诧异的看着张治,实在很难相信一个群众演员,明明只能在工地搬砖过活,但他竟然说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张然本意是让杨迷感受生活的艰辛,张治的出现倒让他有了新的想法,可以让她再感受下群众演员生存的不易,便压低声音对张治道:“晚上一起吃宵夜!”

    张治往张然身边凑就是为了拉近关系,闻言顿时大喜:“好好,那我们说定了!”

    吃过午饭,工人们几乎没有休息,又开始下午工作,张然和杨迷继续跟着邱洛夫妇抹水泥。

    抹了一会儿,牛冬梅突然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杨迷一怔:“我们是来打工的啊,怎么了,冬梅姐?”

    牛冬梅不信:“张治一直把自己当演员,他内心很傲,觉得自己跟我们不一样,可是他看你们的眼神却不同,尤其是看张然,非常崇拜。你们肯定不是普通人,还有你口音是北平口音。”

    杨迷没想到一个建筑女工竟然有这样的观察力,忍不住道:“冬梅姐,你的眼力也太好了吧!”

    牛冬梅笑了笑道:“工地乱得很,什么人都有,得学会看人。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张然见对方已经看穿,在隐瞒也没什么意义,就道:“我是北电的老师,她是班上的学生,因为学习不认真,我就带她来体验下真正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牛冬梅和邱洛吃了一惊,是大学老师啊,还是北电的老师,专门培养明星的学校啊!想到对方是北电的老师竟然和自己一起抹水泥,牛冬梅和邱洛不禁肃然起敬,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样的老师。

    在知道张然他们是大学的老师和学生们后,牛冬梅和邱洛倒也没觉得怎么样,毕竟大家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过对张然他们倒是多了一些关照。

    上午干了一个多小时,杨迷就累得够呛,下午要干好几个小时,自然更加辛苦。在抹了一个多小时的墙后,她感觉自己的腰像生锈的机器似的,简直不能活动。

    牛冬梅知道杨迷是大学生,而且一看样子就是没吃过苦的,就让她休息会再干。

    杨迷自然也想休息,不过看到张然一脸嫌弃兼鄙视的表情,咬了咬牙又开干起来,绝对不能让这个混蛋把自己看扁了!

    整个下午,杨迷几乎没有休息,一直在咬牙坚持,而她也真的坚持下来了。

    晚上六点,工地收工。张然和杨迷跟邱洛来到了他们住的地方,呈现在张然他们眼前的,是一排用帆布和彩条布搭成的大棚。

    踏着泥泞的道路,张然和杨迷走进了邱洛家的帐篷,里面只放了张床,一张桌子,两三个小板凳,电饭锅、碗盆放在桌上。张然和杨迷跟着进入房间后,就显得特别拥挤。邱洛不好意思地道:“张老师,我们这里又脏又乱,你们别嫌弃啊!”

    张然赶紧摆手:“没有没有,是我们给你们添麻烦了。”

    邱洛性格有点木讷,不是特别爱说话,坐下来聊天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张然再问,他在回答,整个氛围有点冷。

    牛冬梅很快买菜回来,从路边的水阀里接了些水,开始做晚饭。

    大部分建筑工的晚饭都吃得非常简单,没有什么菜,连吃顿肉都是奢望。不过今天因为张然他们来了,肯定不能太寒酸,所以就买了一块肉。整个晚饭三菜一汤,简直赶上过节了。

    吃过晚饭,牛冬梅和张然他们聊天。牛冬梅能说回道,给张然他们讲工地上的种种艰辛与不幸。有人从五层掉下来,摔成了腰部粉碎性骨折;在医院花了11万元,人算废了;他还很年轻,不到三十岁。有一次气枪打偏了,从一个人的后肘打进去,手心都打飞出来。有个女人丈夫患上了股骨头坏死,这是建筑工人的职业病,为了给丈夫治病,也为了养家,她不得不到工地打工。

    聊到后来,牛冬梅告诉张然他们,每天晚上睡觉前她都会把儿子女儿的照片拿出来看看,只要想到儿子女儿,想到他们未来有个好前途就不觉得辛苦。

    她把照片取出来,给张然他们看,是一张全家福。照片上邱洛、牛冬梅和他们的两个孩子面对镜头笑靥如花,他们的眼睛闪闪发亮,里面是一种叫希望的东西。

    从邱洛家出来,来到停车场,上车之后,杨迷眼泪突然大滴地落了下来:“他们太苦了,可是他们依然在努力的生活。看了他们的生活,我才明白自己真的没有资格抱怨!”

    张然笑了起来:“你不会是害怕明天我让你继续到工地干活,故意这么说的吧?”

    杨迷很生气:“张老师,你真的很讨厌!”

    张然淡淡笑道:“现在这个社会很浮躁,年轻演员都期望一夜成名,就像章子怡、赵微那样。抱着这种心态的人往往很难成功,即使是真的红了,也往往不会快乐。现在很多演员成名之后不但不觉得快乐,反而觉得空虚,干各种乱七八糟的事,甚至吸毒。我听到过一些演员抱怨自己压力大,心里就一个感觉,贱人就是矫情。这种人就是缺练,要是把他们扔工地上干半年就知道什么叫压力大了。”

    张然顿了下,继续道:“你是有天分的孩子,如果你能放平心态会成为非常好的演员,甚至成为艺术家。我带你到工地就是希望你能从这些普通人身上看看真正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们是如何面对生活的。”说到这里他发动汽车:“看完和你不同世界的生活,我再带你看看和你同为演员的人,看看他们的生活!”

    夜幕早已降临,整个城市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北沙滩附近的一条街道灯火依旧,各种小摊贩摆在徽山路口的两侧,阵阵香气不时的弥漫开来。

    当张然驾驶着车来到这里,抬头望了望,然后将车停在路边上,带着杨迷路口走了过来。

    街上摊位极多,串串香、麻辣烫、铁板鱿鱼之类的美食遍布在两侧,一路走过,香气萦绕,让杨迷不住的吞口水。

    张然看到坐在串串香摊位前张治,就带着杨迷过去,拉开凳子坐了下来。屁股还没坐热,杨迷就跑过去挑菜去了,然后拿一大盘各种吃的放在锅内煮。

    缭绕的雾气中,张然看着张治,问道:“你到北影厂门口当群主演员多久了?”

    张治应道:“快三年了!”

    张然伸手一指杨迷,道:“这丫头在工地呆了半天,觉得建筑工是最辛苦的,给她讲讲群众演员的生活,让知道演员也不容易。”

    张治看了杨迷一眼,笑了笑道:“建筑工确实辛苦,但起码能吃饱,起码有睡觉的地方。做群众演员,很多人连吃和睡都保证不了。刚做群众演员的时候,我每顿饭就是一个馒头加一壶水。有时实在难以下咽,就跟大杂院里的街坊借点酱油,馒头沾着酱油吃。我跟其他五个群众演员合租一间屋,为了省钱,我们凑钱买了一麻袋土豆。每天晚上回去,就一起吃土豆,烤、煮、烧,各种方式,都想遍了。我们吃了将近半年的土豆,吃到后来,都觉得对方身上一股土豆味儿。”

    杨迷刚才在牛冬梅家,她觉得他们的日子苦,现在听到张治说的,真的有点超乎她的想象。

    张治继续道:“一次我们在北影厂门口等戏,有消息传来,说李连杰晚上要拍戏,半夜两点多要拉人。我们谁也不敢走,从下午一直等到深夜,一点多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那是冬天,我们只能挤在北影厂门口的屋檐下以及过街天桥下,寒风刺骨,我们冻得瑟瑟发抖。两点多,雨渐渐小了,来了两辆大巴,下来一位年轻女导演,拿个小手电筒挑人。我们排着队伍站在细雨中,巴望着女导演能把自己挑中。很不幸的是,我和其他一帮朋友都被淘汰了,我想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饥寒交迫的夜晚。”

    讲了一些自己的经历后,张治又开始讲自己听来的一些故事。过着悲惨生活的群众演员在北影厂简直太多,随便抓一个群众演员都能讲出来几段悲惨故事。

    张治给杨迷讲了个群演们都知道的故事,《还珠格格三》剧组到北平拍戏,很多女孩抱着成为小燕子的梦想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其中有四个女孩白天和剧组拍戏,扮宫娥,晚上就回来睡觉。一个月后,北平的戏拍完,剧组就离开了。四个女孩生活就没有了着落,身上的钱很快花光,她们又不愿意回家,只能出去卖血。到后来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只能去当坐台小姐。

    杨迷不是没见过群众演员,只是没想到他们的生活会这么惨,忍不住问道:“那你想过回家吗?”

    张治叹了口气,道:“怎么可能没想过?北影厂门口每天都有新人来,每天都有人坚持不住离开。有好几次,我在公用电话亭拿起电话,想听听家人的声音。但在拿起听筒之后,总是迅速放回去。我怕听到家人的声音忍不住会哭,会脱口说出,我想回家。只是回家我能做什么呢?种地,娶媳妇,然后就那么过一辈子?我不甘心,我清楚自己为什么来北平,所以哪怕再难我也会坚持!”

    杨迷心里有些难受,拉了拉张然的衣袖,给他使眼色,你是导演,又是电影公司的老板,完全可以帮他,给他一个小角色嘛!

    张然没有理杨迷,看着张治,问道:“有认识的女群众演员吗?有的话叫一个出来聊聊!”

    张治马上点头:“有认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