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519章 大地震启动
    李漫知道张然不是说着玩的,可这是张一谋电影的女二号,哪个新人能够拒绝?她鼓足勇气道:“张老师,这是张一谋导演的电影,而且是女二号,你让我去吧!”

    张然知道对一个新人来说能够出演张一谋的电影意味着什么,谋女郎自带逼格,出道就是二线演员。相较于其他从底层一步步爬起来的演员,真的是一步登天,没有哪个新人能够抵挡得了这个诱惑。如果张然站在李漫的位置,他肯定也会去演。

    只是张然作为是05级本科1班的班主任,虽然理解李漫,但还是不能开这个口子。要是放李漫出去拍戏,其他学生会怎么想,谁还会潜心学习表演?都跑出去试镜了,这个班就没法管了。

    这个口子绝对不能开!

    张然看着李漫冷漠地道:“就是斯皮尔伯格的女一号我也不同意,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要么留在学校老老实实的学习,要么退学去拍戏!”

    李漫表情十分凝重,抿着嘴唇看着地面。她来之前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早就想好该怎么办了。她用沉重的语气道:“张老师,那我退学!”

    张然看了看表情倔强的李漫,暗自叹息一声,随即郑重地道:“你想好了吗?确定要退学去拍戏?”

    李漫迟疑了下,还是坚定地道:“张老师,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去拍戏。”

    张然就道:“阎老师现在不在,她跟李老师出去买东西了,等会你来找她,她会给你一份退学申请表。填完申请表来找我签字,然后拿到学校去盖章。等你把所有手续办完,再来找我,有些话我对你说!”

    李漫点头道:“知道了,张老师!”

    退学手续并不复杂,到第二天下午,李漫就把该办的手续办完了。只是等她办完手续,想到自己从此就不是这里的一员,就爬在床上伤伤心心的哭了一场。

    哭过之后,李漫突然想起张然对自己说过,办完手续去找他,他有些话要说,就来到了办公室。

    张然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漫,问道:“手续办完了?”

    李漫点头:“办完了,明天就离校到剧组报道!”

    张然叹了口气,道:“我们毕竟师生一场,有些话我想说说。《黄金甲》是张一谋导演的戏,演完你就是谋女郎了,这是个很大的光环,会给你一个很高的,短时期你根本不用担心没有戏拍,而且都是女一号;但同时,干爹啊,潜规则啊,各种非议会伴随着你,要学会适应,不要被这些流言打垮!”

    李漫点了点头,这半年的训练不但磨练了她的身体,也磨练了她的意志,现在的她比刚进学校的时候要坚强得多。

    张然继续道:“你学了半年的格洛托夫斯基,基础是打得非常好,但没有接受表演技法的训练,塑造角色会有一定问题,一定要把缺的课补回来。演完《黄金甲》你最好在北电或者中戏报个培训班继续没有学完的课程,或者请老师进行专门的培训,这样才能走得更远。记住我的话,再高,谋女郎的光环再亮也只能撑你一时,演员最终是要靠演技说话的,所以你要下功夫磨练自己的演技,这是你作为演员安身立命的基础!”

    李漫听到张然这么说,满是期待的问:“张老师,我能回来听课吗?”

    张然斩钉截铁地道:“不能,如果能让你回来,我又何必让你离开!”

    李漫咬了咬嘴唇,心里十分难过。

    张然打开抽屉,取出一本书放在李漫面前:“本来想送你一本斯特拉-阿德勒的《表演的艺术》,但没有中文版,英文版你也看不懂,就送你本《演技六讲》!”

    李漫拿着书看了眼,眼眶有些泛红:“谢谢,张老师!”

    张然笑着道:“这本书年代比较久了,但是一本很实用的书。我听周星池讲过这样一件事,吴孟达当年在无线混,每天都是磨洋工,收工后就去喝酒赌博,直到遇到老戏骨关海山后才开了窍。在关海山的教导下,吴孟达明白了什么是演戏,当年关海山不但亲自教了许多东西给吴孟达,还送给他一本《演技六讲》的影印本。吴孟达得到这本书后,如获珍宝,看完之后把这本送给了刘青云,刘青云看了之后又给了好友吴镇宇,吴镇宇看后又被周星池要了去……就这样,那本影印本的《演技六讲》发挥了神奇的效果,教出了三位金像奖影帝和两位最佳男配角。所以你有空好好读读,对你会有帮助的!”

    李漫眼泪顿时落了下来,哽咽着道:“谢谢张老师!”

    张然摆了摆手:“行了,你走吧!”

    李漫对着张然深深鞠了一躬,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张然不知道李漫有没有把自己的这番话放进心里,他不希望李漫像上一世那样,演完《黄金甲》就从从云端跌落,再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师生一场,张然真的希望李漫能够有个好前途。

    李漫的离去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效应,羡慕的倒是不少,不过也就仅仅是羡慕罢了。在羡慕之后,大家都更加认真的学习,别人都已经是谋女郎了,自己不努力怎么行。于是张然班的学生更加认真的进行观察训练,观察水果、观察树木、观察观察行人、观察能够观察的一切。

    3月1号,中影集团、世纪巅峰、唐山市政府在北平饭店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启动电影《唐山大地震》。

    与其他有政府参与的项目一样,开始是各路领导讲话,总局的副局长张洪森,唐山市市长,以及中影的领导,当然张然作为主要投资人和导演,自然也不能免俗,上台作了一番慷慨陈词,表示要把电影拍成一部经得起检验,有精气神当然作品。

    接下来就是发布会最重要的流程,签约仪式。其实世纪巅峰、中影和唐山三方早就签定合拍协议了,只是为了宣传,大家又装腔作势的重新签了一次。

    签约的时候,闪光灯不断闪烁,新闻媒体疯狂报道着这一幕。

    在签约仪式之后,张然集中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对记者的疑问进行解答。

    有记者问:“张导,你为什么要拍唐山大地震这个题材呢?”

    张然回答道:“现在有一种说法,外国人说,很多中国人自己也跟风说,就是说中国人没有信仰。动不动中国人没信仰,怎么怎么样。我觉得不对,我们这个民族经历了五千年的风雨,经历了无数的磨难,甚至经历了亡国灭种的危机,我们靠什么走到今天的?如果没有精神,没有信仰支撑着,我们这个民族能够走到今天吗?恐怕早就散了。

    去年8月份我拜访伯格曼回来,无意中看到了一篇关于唐山大地震的报道,然后找了一些资料来看。看完后我特别感动,76年因为大地震整个城市几乎都毁灭了,但活下来的人们在废墟的基础上建设出了一座崭新的城市。我就想唐山不就是我们民族的缩影么,唐山人的精神不就是支撑着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么?当时我就下定决心要拍这个电影。”

    有记者问:“您觉得地震题材的电影应该回避真实的场景重现吗?您怎么看待影视作品对于受灾群众的二次伤害?”

    张然觉得这个问题带有恶意,皱了皱眉解释道:“剧本是刘衡老师写的,最初他写的四稿我们都不满意。在写第五稿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经历过大地震的人,这个人的经历和我们故事的框架几乎是一样的,刘衡就把她的经历放到了故事中。这当然是得到了对方允许的。刘衡老师采访过很多亲历者,大家都希望能够有一部优秀的电影来纪念那场灾难。我们这个国家是个地震多发国家,光是去年国内就有11次地震成灾事件,上百万人受灾。如果我们这部电影能够提高大家对地震的认识,那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事。”

    有记者问:“你觉得的这部电影能感动从大地震中走出来的亲历者吗?”

    张然沉吟了一下道:“我们这部电影会有感人的场面,但我拍这部电影不是为了让大家哭,而是希望大家笑,我觉得大家看完电影能够微笑着走出电影院,那才是电影最大的成功,我拍这部电影就是希望给观众带来温暖和希望!”

    不管是遇到什么问题,张然都很耐心的回答,但关于电影剧情的问题,他始终守口如瓶。

    在发布会的最后,张然没有忘记向媒体记者求助:“我们筹备道现在其他各项工作进展都比较顺利,就是在道具上遇到了麻烦,希望大家能帮我们发一个信息,征集70年代的生活用品信息,比如那个时候的搪瓷杯子,那个时代的自行车?有时候一个镜头里需要几百辆自行车,如果去做那成本太高了。谁有那个时代的自行车、缝纫机或者暖壶等生活用品,能不能给我们捐一些,实在不行便宜点卖给我们也行。”

    发布会结束后,国内媒体娱乐版的头条新闻全是关于这场发布会的,几乎所有的媒体都重点提到了道具的问题,甚至有很多文章直接在标题写着“向全国征集旧物”。

    国内观众看到报道后都积极响应,不少人都拨打报纸的热线表示愿意无偿捐赠自行车等物品。电影的官网也有不少人留言,表示愿意把自己闲置的旧物拿出来,给电影免费使用。

    为表示纪念及感谢,张然亲自设计了上世纪70年代风格的荣誉证书,并附上自己的签名,颁发给获得录用的道具捐赠者。

    就在张然忙着签名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电话那头是中年男子的声音:“你好,是张然导演吗?”

    张然回道:“是我,不知道你是?”

    男子自我介绍道:“我叫樊健川,是一个收藏者,同时是建川博物馆的馆长,我们馆内有500万件上世纪70年代的藏品,听到你要缺70年代的道具,我们也许能为张导的新片提供一些帮助。”

    张然一按脑门,当即站起来道:“樊先生,久仰大名。我真是个猪脑子,怎么把你这个中国最有名的收藏家给忘记了。你能助我们一臂之力,那真的是解决了我们最大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