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500章 贺岁档开打
    2005年12月15号晚上6点,北平政协礼堂外人山人海,无数的影迷手捧鲜花、海报早早守候在地毯两侧。

    50米的红地毯两旁,除了影迷和记者,还有一百个穿着银色盔甲的士兵列队欢迎。现场干枯的树枝都绑上了假海棠花,还有闪烁的灯光。一只白色大气球升在半空,好似满月。

    陈凯哥为《无极》准备了三年,目标就是要超过张一谋的《英雄》,在宣传上是卯足了劲。最近一个月,按开电视、打开杂志、翻开报纸、登上网络,陈凯哥和陈虹这对导演、制片人搭成的夫妻档随处可见。

    从北平、魔都,到蓉城、杭州,一路都见这对夫妻马不停蹄、四处赶场。他们围绕这部电影做足了文章,几乎所有的商机和可以开发的领域他们一个都没有放过:纪录片、小说,歌舞剧、网络游戏……凡是你想到的,他们都提前想到了;凡是你没想到的,他们也都作了周全的安排。

    张然是和韩山平一起出现在红毯上的,张婧初忙着拍《宝贝计划》,人在香江,没法出席。张然又不想和其他女明星一起走红毯,免得听风就是雨的媒体瞎联想。和韩山平一起走红毯,媒体总不能他和韩山平搞基吧!

    现场的影迷没想到张然会出现,一个个喜出望外,顿时响起了一片尖叫声“张然,张然”,而媒体则疯狂的按照快门,强烈的闪光将整个夜空都照亮了。

    韩山平被现场观众的反应吓了一跳:“你小子的人气太高了,不演戏真的很可惜,《赤壁》周瑜一角真的特别适合你,要不你再考虑下?”张然一直是他心中周瑜的最佳人选,也劝说过张然几次,可惜张然始终不为所动。

    张然边冲观众挥手,边道:“明年我要拍大地震,还有亚洲电影学院的事,哪里时间?再说了,吴雨森也拍不出我心中的《赤壁》,实在没有兴趣。”

    张然和韩山平走完红毯,进入礼堂,在第一排坐下后,东拉西扯的聊着。韩三平对《无极》比较满意,对票房非常有信心,甚至跟张然开起了玩笑,说张然今年可能拿不到贺岁档冠军了。

    没过多久,陈凯哥夫妇带着《无极》的主创走了礼堂,韩国的张东健与日本的真田广一外,还有谢霆封、张柏之、刘烨,真的是星光熠熠。陈凯哥看到张然,就带着演员们过来问好,他拍着张然的肩膀道:“张然,看完电影说说感想,我很期待你的看法。”

    谢霆封有些尴尬,当初的《爆裂鼓手》本来有很好的开始,却最终反目成仇。最近几年他的发展不是不顺,有时候他忍不住会想,如果当初没有退出《爆裂鼓手》,后来的顶包案也许就不会发生,自己的发展肯定不会这样。不过错过《爆裂鼓手》虽然遗憾,但他并不后悔,程冠希是他的兄弟。

    当然,如果可能,他还是希望改善和张然的关系,毕竟现在的张然不但是蜚声世界的导演,还是嘉禾的老板,就连自己的老板杨受成见到张然也客客气气的。他硬着头皮上前,挤出一个笑容道:“导演,好久不见!”

    张然并不是特别记仇的人,何况谢霆封当初也只是出于对朋友的义气,笑着点头道:“是啊,好久不见。《无极》可是万众瞩目的电影,期待你在电影中的表现!”说完他补充了句:“有机会合作!”

    谢霆封马上道:“有机会一定合作。”

    《无极》的故事跟张然记忆中一模一样,讲述了一个穷孩子受到命运女神眷顾,成为世上最美的王妃,但命运诅咒她永远得不到真爱;身份卑微的昆仑奴真心爱着她,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让她获得重新选择的权利。而得到真爱的过程自然一帆风顺,倾城王妃在北公爵无欢、大将军光明、和奴隶昆仑之间进行一场惊天动地的爱情角力。

    与记忆中不同的是电影的特效,上一世《无极》的特效假到爆,万牛奔腾的那场戏人和牛的比例完全是失调的;昆仑和大将军追逐的镜头就像《功夫》里周星驰和包租婆赛跑似的,所以陈凯哥一直不认为《无极》烂,而是认为自己被坑了,要是特效做好点,就不会是这个结果。这次的特效是天工重彩做的,在电影拍摄之前特效总监就进入了剧组,拍摄之前就确定了怎么拍,特效怎么做,出来的效果比上一世要好很多。

    不过出色的特效并不能拯救《无极》,在放映的过程中观众多次笑场。焦点几乎都围绕着谢霆封那奇怪的腔调上,尤其谢霆封锋扮演的北公爵无欢手持的金手指变成竖起大拇指的造型时,观众笑成一片。其他的主演真田广之、张东健不太标准的国语也时不时让现场传出笑声。

    原本对电影充满信心,觉得能够超过《英雄》的韩山平随着观众一次次笑场,脸色先是变白,然后逐渐变黑。如果是喜剧片,有这么多笑声,那肯定是好事,但《无极》是喜剧片吗?不是。观众的这个反应意味着电影出大问题了。

    电影放映结束,陈凯哥带着主创上台与媒体和观众交流。陈凯哥的神情显得有些迷茫,观众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他想不明白《无极》明明是史诗般的故事,有深刻人性,有无尽的内涵,观众怎么是这个反应?

    张然没有多作停留,陈凯哥恐怕没心思问自己的看法了,他直接走出了影院。韩三平也跟着出来了,神情非常凝重:“张然,你觉得怎么样?”

    张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这个版本的《无极》比记忆中的版本要强一点,但也只是强了一点:“其实电影的创意很好,但剧本有严重问题,故事糟糕透顶,观众口碑只怕不会太好。”

    韩三平痛心疾首地道:“你不是看过《无极》的剧本吗,为什么不早说?”

    张然笑着摇头:“你觉得我说他会听吗?”

    韩三平顿时说不出话来,只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陈凯哥骨子里是清高的,而且又有些刚愎自用,怎么可能听得进张然这个后辈的话。

    首映结束后,影评人与媒体记者都给出了自己的评价,几乎是一面倒的好评,什么“气势恢弘堪比《指环王》”、“绚丽而沉重的巨片”、“一首绝美的赞美诗”等等。

    与收了红包和媒体和影评人不同,观众都是自己掏钱走进影院去看的,其中不少人看睡着了,几十块钱白白打了水漂,因此很多人都觉得自己被骗了,在网络上大声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太扯了!除了画面好看,剧情一塌糊涂,简直侮辱观众的智商!”

    “陈凯哥,还我六十块钱!看完《无极》我简直觉得自己被偷了六十块钱!”

    “这样的影片用了三年,花了三个多亿元完全不值,和我想象中的落差太大。”

    “烂透了,拍的什么玩意儿啊?我他妈都看睡着了!”

    “我也看睡着了!”

    “倾城的白脸造型,明显是日本艺伎妆容;光明将军在海棠精舍中的造型,服装和长头发的头型都是明显的古日本的打扮。为什么中国的电影非搞得这么日本化,一看就是日本人造型?”

    尽管观众一片吐槽声,但第二天正式上映后《无极》的票房还是爆了,首日赢得了2855万的高票房,创下了今年已经上映的所有中外影片的首映票房新高。

    接下来的几天,《无极》的票房一路狂飙,首周四天拿下8452万,《无极》用这个数字刷新了中国电影的多项纪录。

    不过伴随着票房高歌猛进的是观众对《无极》越来越猛烈的骂声,媒体和影评人也抵挡不住观众的骂声,纷纷倒戈相向,“《无极》除了特效还有啥”、“《无极》让我意识到自己错怪张一谋了”、“从《无极》看国产大片的人格分裂”。

    《无极》的一片恶评让观众对还未上映的《千里走单骑》和《三个傻瓜》多了一份期待,电影的关注度在持续上升。

    12月20号,电影《千里走单骑》在丽江举行首映礼,天南省省长徐荣凯,省委副书记丹增等领导出席了首映盛典,老谋子的国内的影响力无与伦比。

    整个首映礼从下午4点正式拉开序幕,一直持续到深夜。不但有众多明星的演出,还有千人吃火锅的长桌宴,整个首映礼有声有色,各种花招让人惊叹。

    《千里走单骑》本身也没让人失望,虽然无法与张一谋从前的《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相比,但整部电影踏实,有内容,饱含感情,是一部直指人心的作品,媒体和观众都是一片赞誉。

    11月21号,电影《三个傻瓜》在厦门大学建南大礼堂举行首映礼,电影主要在厦大取景的,得到了学校方面的大力支持,首映放在厦大是一种回馈。

    《三个傻瓜》的首映礼不像《无极》那样浓重,有没有像《千里走单骑》那样搞很多花样,甚至没有邀请明星助阵。参加首映礼的除了厦大的学生,就是应邀而来的媒体记者、影评人。当然,01表本的学生全员到齐了,一个都不少。尽管很多人最近都在拍戏,时间非常紧张,但这部电影是大家的毕业作品,哪怕在忙他们也都赶到到了现场。

    放映电影之前是交流互动活动,张然带着班上的学生在台上聊当初的校园生活,聊学生们的糗事,还和学生们现场重现了当初上课的情形,整个过程笑声掌声不断。在场的媒体和观众都看得很欢乐,原来北电上课是这样的,原来表演系是这样训练的。

    在与观众互动的环节,张然从台下请了两个幸运观众,现场指导他们演戏。哭戏是最抢眼球的,观众看到哪个演员能在几秒钟哭出来,往往会觉得这个演员演技很厉害。张然通过讲戏和引导,让两个没有学过表演的幸运观众泪如雨下。观众们惊呆了,不愧是张然啊,这也太厉害了!

    一个多小时的交流互动环节在欢声笑语中过去,张然和剧组成员回到各自的位置,等着影片正式放映。

    灯光很快熄灭,礼堂里一片漆黑,大荧幕上出现字幕,然后电影正式开始播放。(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