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94章 彻底服了
    张然准备说两句鼓舞士气的话,却发现袁珊珊的脚在抖,再看其他学生,一个个都非常紧张,就道:“紧张是正常的,但你们也太紧张了,尤其是袁珊珊腿都在哆嗦!”

    袁珊珊低头一看,自己的脚真在哆嗦,不好意思地笑了:“张老师,我从来没在这种舞台表演过,真的好紧张啊!”

    张然见好几个学生都在点头,安慰道:“大家记得中午洪斌老师的那句话吗?胜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样一场比赛。大家放松点,正常发挥就行了!珊珊,你应该这么想!”他咳嗽一声,捏着嗓子学着袁珊珊的声音道:“老娘露脸的机会来了,今天好好给他们露一手!”

    其他学生都哈哈大笑起来,袁珊珊则红着脸跺脚:“张老师,你乱说,我才不会自称老娘呢!”

    张然笑道:“以后你会习惯的,因为张老师教出来的女生,基本上都是女汉子!”

    这话刚落音,郭珍和阎硕就齐声抗议:“张老师,我才不是女汉子呢!”

    张然不理解她们,你们凑什么热闹,笑着拍拍手道:“我们来做个放松练习,猫形准备!”

    学生们伸展身体,脸朝下躺下,学刚睡醒的小猫起身。等学生们起身后,张然拍手道:“小猫们,向我这边过来,快过来!”学生们喵喵叫着,向张然爬了过去。

    张然又拍手:“行了,现在躺下!”学生们顿时躺下。

    剧场的剧务过来通知张然他们上场的时候,张然他们还在做猫形练习,他看到一群学生围着张然喵喵的叫,心想这什么毛病?太幼稚了吧!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张老师,准备上场了!”

    张然双手一拍:“孩儿们,准备上场了!”

    学生齐声道:“喵!”

    很快灯光熄灭,整个剧院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在那黑暗之后,咚咚的声音响起,是木棍杵在地上的声音,台前区的灯箱亮起,常继荣拄着拐杖,在舞台上缓缓地走着。

    “终于开始了。”冯远怔心里有点激动,一个多月的紧张训练,如今就要到了检查成果的时刻了。上戏04级的表演他看了,确实不错,但对张然班的学生很有信心。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表演不确定因素太多了,训练得再好发挥不出来也是白搭。

    “加油,常继荣,你行的!”杨迷坐在观众席,心里暗暗给班上同学鼓劲。

    “现在我们严冬般的宿怨已给这颗约克的红日照耀成为融融的夏景;那笼罩着我们王室的片片愁云全都埋进了海洋深处。现在我们的额前已经戴上胜利的花圈;我们已把战场上折损的枪矛高挂起来留作纪念……”常继荣缓缓说着台词,话语中透着阴森之意。

    冯远怔轻轻呼了一口气,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常继荣很沉稳,演得不错!

    评委们从常继荣上台就感觉到了这个学生的不同,随着表演正式开始,他们都露出惊讶之色,怎么会?这种感觉,他怎么演出来的?

    在很多人印象里外国演员普遍比中国演员强,造成这种错觉的并不是演技,而在于欧美演员身体素质更出色,他们在舞台和银幕上做很多动作非常自然。黄种人身体素质要差一些,明明是相同的动作,往往要加倍用力,这样一来就显得比较用力,就不自然不生活了。当然,黄种人也有自己的优势,在技巧和细腻的表达上更强。铃木忠志意识到了这点,就从日本传统文化取经,开发出了铃木表演方法。

    正因为东西方人的身体素质不同,国内演员去演莎剧往往难以演出莎剧真正的味道来。演员对角色理解了,也深入研究了,但就是演不出人物的感觉来,速度、节奏,还有那个劲儿出不来。

    现在常继荣却把那种感觉演出来了,评委们自然大吃一惊。

    常继荣练了十年京剧,身体素质非常好,最近又进行了高强度的训练,对身体的控制不比欧美演员差,所以当他拄着拐杖上台,理查三世的感觉就出来了。

    张然淡淡的笑着,陈鹤除了形体不如常继荣,还有一点不如常继荣,他的身上缺乏那股狠劲。理查三世是早产儿、驼背跛足,对世界充满恨意,身上有股狠劲。陈鹤能够理解角色,但他对这股狠劲展现得不够充分。常继荣背负着很沉重的东西,身上本来就有一股狠劲,让他来演理查三世是得心应手,就像让章子怡去演玉娇龙,简直如鱼得水。

    如果只是比理查三世,这场比赛几乎没有悬念!但现在比的是整部戏,班上其他学生和常继荣的水平差得有点远,胜负还很难说!

    舞台上,常继荣的表演就像一块磁铁,不光是观众,就连七位评委的目光也被他深深吸引。

    当第一场的大幕拉上时,小剧场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张然站在后台给下场的演员鼓掌:“好样的,大家第一场演得很好,就这样演,跟排练一样,大家放松!”第二场是理查向安夫人示爱的戏,主演是常继荣和林晓璐。张然对常继荣有绝对的信心,但林晓璐没有登台演出的经验,他有点担心,拍了拍她的肩膀:“晓璐,你行的。别紧张,放松点!”

    林晓璐咬了咬嘴唇:“我知道,张老师!”

    张然看她的反应,知道她还是紧张,就道:“我们来做个放大练习,放松一下,听我的口令。全身放松,双手自然下垂,双脚与肩同宽……”

    化妆师为常继荣补好妆,剧务就开始叫演员准备上场了。

    第二场,当常继荣再次出现在台上时,观众席上立刻响起了掌声,大家对他接下来的表演很期待。

    常继荣的表演一如既往的沉稳,而林晓璐开始比较紧张,声音都有些发颤,但随着表演的进行,她忘记了恐惧,忘记了自己,真正进入到了规定情境中,成了那个丈夫被人害死,但同时又被恶魔觊觎着的可怜女子。

    常继荣看着林晓璐微笑道:“温柔的安妮小姐,让你的王子丧命的人虽然可恶,但刽子手不也一样可恨吗?”

    林晓璐的眼中是化不开的恨意:“你才是导致他死亡的人!”

    常继荣用陈恳的语气道:“你的美丽也是一个原因,你的美貌一直让我难以入眠,就算杀了全世界也在所不惜,只要能在你的怀里呆上一个小时……”

    “你这个杀人犯,我告诉,你这些钉子将粉碎我的美貌。”说着,林晓璐拿起一根钉子向自己的脸划去。

    常继荣抓住林晓璐的手,将手中的钉子抖落,提高嗓门道:“从你手中夺走你丈夫的人,是为了让你有一个更好的丈夫。”

    林晓璐看着棺材悲伤的摇头:“比他还好的人,世上已经找不到了。”

    张然露出满意的笑容,林晓璐这姑娘长得并不是特别出色,至少在表演系的女生中算不上出挑。只是当她化好妆,站在舞台上就会光芒万丈,她就是为舞台而生的,跟秦海璐有些类似,但比秦海璐要好看些。

    表演一场场的进行着,学生们一丝不苟的表演着,黄軒、陈哓、林晓璐,所有的演员都有着不错的发挥,尤其是常继荣,他那充满激情,灵性,饱满的表演吸引了台下所有观众的目光。

    每一场结束,观众都会奉上热烈的掌声!

    张然一直站在后台,鼓舞上场的演员,鼓励下场的演员,指挥布景,检查化妆情况,忙得不可开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演出也逐渐走向尾声。兵败的理查踉踉跄跄的走着,大声喊道:“一匹马!一匹马!我的王位换一匹马!”

    对理查三世的呼喊,陈鹤的处理是凄婉绝望的;而常继荣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头走到了末路的狼,他不是在哀嚎,而是拼死也要咬对手两口。陈鹤的表演让人生出同情之感,而常继荣的表演让人心生惧意!

    演出结束,张然和学生们上台谢幕时,台下响起了长时间的掌声,甚至有很多人起立鼓掌。

    “演得真不错,关键是那种莎剧感觉出来了!”

    “要说基本功和技巧,应该是上戏的学生略胜一筹,但张然的学生把莎剧的那种感觉演出来了,很了不起,这个太难了,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张然真厉害,才开学不到两个月竟然能演到这种程度!”

    “是啊,真的很厉害!”

    张然班学生在舞台右边站好,上戏04级的学生也走上台,在左边站好,接下来双方将接受评委的投票。

    中央戏剧学院名誉院长徐小钟第一个发言:“今天两个班的表演都非常优秀,上戏的同学在技巧方面非行娴熟,对角色也把握得非常好。北电在技巧上要稍微逊色一点,但对人物的刻画更加深入,把莎剧的感觉演了出来。天是一场比赛,必须分出胜负,那我这一票给北电的同学!”

    赖伸川清了清嗓子:“莎剧是一套独立的戏剧体系,有自己的训练方法,在英国要演莎剧必须进行专业的培训,演员要是没经过专门的训练是不能演真正的莎剧的,不管是阿尔帕西诺,还是谁,演一个砸一个。今天北电的学生演出了莎剧的感觉,我支持你们!”

    北平人艺副院长濮存薪微笑给出了自己的评判:“我支持北电的同学!”

    魔都话剧艺术中心的杨邵林在情感上更倾向于上戏的,他本来就是上戏毕业的,他们中心的演员也基本上都是上戏毕业的学生,但这场较量确实是北电的学生更出色:“我的票给北电的同学!”

    常继荣直接向张然扑了过来,紧紧抱着他,大喊:“张老师,我们赢了!”

    其他学生一拥而上,将他们两个人抱住:“赢了,我们赢了!”

    冯远怔站了起来,笑着鼓掌,周围的观众也站了起来,潮水般的掌声轰然响起。

    杨迷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有些失落,她是这个团队的一员,却没有登台的机会。

    说实话,杨迷并不相信张然他们能赢,因为他们每天都是形体训练,并没有表演技巧方面的训练,什么七力四感,无实物练习都没有,她觉得不可能比上戏的学生演得好!

    现在事实皆在,她终于意识到那些看似无用的形体训练,比自己想象的要强大得多,她对张然彻底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