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93章 上戏的精彩演出
    《理查三世》开篇是一大段独白,而这些台词的后面都潜台词。比如第一句“现在我们严冬般的宿怨已给这颗约克的红日照耀成为融融的夏景”中约克是指约克家族,整句话涉及到了兰开斯特家族和约克家族斗争的历史。如果演员对历史背景,对角色没有深入的研究,隐藏在台词背后的东西就展现不出来。

    陈鹤表现得很好,不但流利的讲台词讲了出来,而且将潜台词传达了出来。他通个自己雄浑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将理查三世阴险毒辣的生动的呈现了出来,

    冯远怔微微点头:“这个学生的台词功底很不错,无论是清晰度还是穿透性,都很到位,而且把潜台词也表现了出来,这次我们有个强劲的对手!”

    张然轻松地道:“对手强才有说服力,虐菜有什么意思?”

    第一场戏很快结束,第二场的演员开始上场。

    扮演安夫人的江舒影神情悲伤的走上舞台,她的身后一群仆役打扮的人抬着一口棺材,一行人缓缓地走着,现场气氛十分凝重。

    就在这时,陈鹤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上泰来:“站住,把棺材放下来。”

    安夫人的丈夫就是被理查害死了,现在凶手竟然敢阻止下葬。江舒影愤怒地道:“哪里来的恶鬼,竟然敢阻止这神圣的事?”

    陈鹤没有理江舒影,继续呵斥仆役:“狗奴才,把棺材放下!否则,就是圣保罗在此,你们休想活命。”

    仆役劝道:“大人,请你让开,让棺材通过。”

    陈鹤大怒:“无礼的狗东西!我的话听不懂吗?放下棺材!”说着,他拔出宝剑指向几个仆役:“放下棺材,不然我就要你们的狗命,可恶的奴才!”

    仆役们别无办法,只能放下棺材。

    江舒影见仆役们真的放下棺材,悲愤地叫喊:“怎么啦!你们发抖了?都害怕吗?哈哈,难怪,难怪,你们都是人,人都是怕魔鬼的!”她毫无畏惧地瞪着陈鹤大喊:“滚开!你这地狱里的魔头,你的魔力至多不过残害他的肉身,他的灵魂却不归你所有。赶紧滚开!”

    陈鹤贱笑道:“可爱的圣女,不要说得这么恶毒嘛!”

    江舒影大声呵斥道:“恶魔,上帝也不会容你的,快走开!你已经把快乐世界变成了地狱,使人间充满了怒咒痛号的惨声……”

    就在此时,台下的观众发出一声惊呼,陈鹤、江舒影他们的后面,舞台的背景板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

    话剧舞台的背景都是通过背景板来实现,就拿《理查三世》来说,剧组不可能在舞台上搭一个英国的宫殿。搭建场景需要时间,一场戏演完需要换场景,现搭景根本不可能实现,因此话剧的场景往往都是通过背景板来实现。背景板就是一块大喷布,上面是表演需要的背景,后面是一个钢架子。

    现在陈鹤他们的背景板却倒了!

    陈鹤、江舒影,还有仆役的演员看着倒塌的背景板都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才大二,登台演出不多,遇到这种情况有点手足无措。

    站在上场口的洪斌痛苦的捂住了脸,这也太倒霉了,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上戏其他学生也都摇头叹息,这回的演出怕是要砸了!

    话剧具有即时性,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永远不能在演出中喊停,因此舞台事故是话剧的一部分,是不可避免的。当遇到事故的时候往往需要演员乃至全剧组各部门的临场应变,根据突发情况调整弥补。

    陈鹤出身在演艺世家,母亲是国家一级话剧演员,从小看到过不知多少舞台事故,也听母亲讲过她遇到的舞台事故,以及视如何应对的。他知道这个时候必须冷静,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他手中长剑往几个仆役一指:“还愣着干什么?去把墙扶起来!”

    几个扮演仆役的演员吃惊的看着陈鹤,这能行吗?

    陈鹤将手中的长剑挥舞了两下,喝道:“你们几个狗东西,听不到我的命令吗?难道非要我杀死你们才肯动手吗?”

    扮演仆役的演员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跑到背景板后面,把背景板扶了起来,然后重新回到了他们本来的位置。

    陈鹤冲江舒影微微一躬:“可爱的圣女,你继续!”

    江舒影继续刚才的台词:“恶魔,上帝也不会容你,快走开!你已经把快乐世界变成了地狱,使人间充满了怒咒痛号的惨声……”

    评委席上,王小鹰微微点了点头,赞许的道:“这个演理查三世的学生不错,基本功很扎实,对角色也有相当深刻的理解,更难得的是懂得随机应变,反应非常快!”

    魔都话剧艺术中心总经理杨邵林呵呵笑道:“这孩子叫陈鹤,是话剧世家出身,他母亲你们应该都认识,福建人民艺术剧院胡晓玲!”

    几个评委一听胡晓玲顿时恍然大悟,胡晓玲是福建人民艺术剧院院长,也是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和中国话剧研究会理事,在话剧圈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在场的评委都认识她。

    濮存薪看着台上认真演出的陈鹤,微微点头道:“原来是胡晓玲的儿子,难怪演理查三世都能演出这种水平来,今天这场比赛有点意思了!”

    杨邵林听到濮存薪的话一怔,知道是胡晓玲的儿子,而且又展现出了极强的实力,这场比赛应该是没有悬念才对,老濮怎么会说有点意思了?不由问道:“老濮,难道张然班也有陈鹤这种话剧世家出身的学生?”

    濮存薪笑着道:“话剧世家没有,不过我听冯远怔讲有一个京剧世家的学生,冯远怔对这个学生是赞不绝口。”

    听到京剧世家杨邵林有些诧异,京剧表演和话剧表演确实有相通的地方,学过京剧的学生学话剧表演会比较快。袁湶、秦海璐都是学京剧的出身,京剧打下的底子为她们后来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不过京剧终究和话剧不一样,是两种不同的艺术,这个学生就算天分再高,学习一个多月,就演《理查三世》这种难度极高的话剧,肯定演不出理想的效果。杨邵林呵呵笑道:“一个多月的时间,要练到陈鹤的水平应该不可能!”

    濮存薪淡淡一笑:“在短时间内达到陈鹤的水平确实不可能,但在张然的指导下,演好一出戏却是完全可能的,我对他们的表演很期待!”

    旁边的林召华听到濮存薪的话,也表示同意:“我也很期待张然排的《理查三世》!”

    杨邵林微微一怔,连林导也这么看好张然的学生,张然真的有那么厉害?

    舞台上的表演在继续,在贪婪地驱使下,理查花言巧语、栽赃嫁祸,成功地得到了勃金汉、海司丁斯和斯丹莱等人的信任和支持,挑起众权贵对爱德华四世的愤慨。爱德华四世病重去世,其子威尔士亲王返回伦敦继位。道貌岸然的理查老谋深算,再施故技,将年幼王子囚禁伦敦塔,欺骗民众,诛杀反对者,最终登基加冕,成为了理查三世。

    登基后的理查三世,将道德的遮羞布撕碎,在至高无上的王位上不可一世,为所欲为,背信弃义。由无耻谎言和血腥残杀铸成的王座,很快就显现出它暴政的一面,它接受了所有的暴君,却又把他们推上历史的断头台。

    里士满发兵讨伐,众叛亲离的理查三世大败。突然重围的他踉踉跄跄地走到舞台中央,用绝望而有凄婉的声音呼喊道:“一匹马!一匹马!我的王位换一匹马!”

    扮演侍从的演员跑上台来:“快回来,陛下;我这就去给你弄一匹马!”

    陈鹤大声呵斥道:“奴才!我已经把我这条命打过赌,我宁可孤注一掷,决个胜负。我以为战场上共有六个里士满;今天已斩杀了五个,却没有杀死他。”说到这里,陈鹤踉踉跄跄的往前走,用有些嘶哑的声音大声呼喊:“一匹马!一匹马!我的王位换一匹马!”

    陈鹤那凄婉绝望的叫喊声仿佛一把冰刃,狠狠的刺进了观众的心中,对这个残暴的君王生出几分同情来。

    表演很快结束,上戏04级本科班的学生上台鞠躬谢幕,在场的观众不少人起立鼓掌,然后是全场人暴风雨般的掌声与喝彩声。

    “这些学生演得不错,尤其是理查三世的演员,有些功力!”

    “是啊,大二能把的学生演到这种水平不容易了!”

    “对手太强了,张然班这回恐怕要输!”

    “张然带学生是有一手,但才开学一个多月,对手又这么强,恐怕没戏了!”

    “张然托大了,要是训练半年应该有机会的!”

    剧场内的掌声长久地响起着,上戏04级的学生们激动得浑身发抖,其中有两个激动的女生已然是热泪盈眶。

    这可是国家话剧院的舞台,台下坐的又是国内最顶级的专家,还有各大院校的老师,以及各大剧团的专业演员。现在他们竟然在为我们鼓掌,而且是起立鼓掌!

    对一个演员来说,这是莫大的荣耀!

    张然带来的学生们都没有说话,不过观众的议论声他们都听到了,观众的话没错,上戏04级确实展现了极高的水准,尤其是理查三世的演员,不但演出了理查的凶狠残暴、阴险毒辣,最后还是把人物把悲鸣和绝望完美的呈现了出来,整个表演丝丝入扣。

    对手不但表演十分出色,而且成功的化解了一次舞台事故,这场比赛要赢非常困难!

    张然感觉到了学生们的紧张,从剧场出来就不停的说着笑话,试图让大家放松些,但收效不大。

    在外面简单吃了顿饭,大家就回到后台化妆。

    化好了妆,换了衣服,看时间差不多了,张然带着学生们往上场口而去。

    到了上场口,张然拉开幕布,看一眼观众席,330座的剧场已经是座无虚席,就连过道上都坐着人,显然观众对于张然班的期待要高于上戏04级。

    在张然向剧场内张望的同时,学生们也都跟着张望,看着剧场内密密麻麻的观众,不要说其他人,就连原本比较放松的常继荣也感觉到了紧张。

    毕竟这是国话的舞台,毕竟台下坐着的都是专业人士,毕竟这是关乎荣誉的较量!(未完待续。)